灵界的结构

〔节录自《灵魂出体》门罗著〕

 

在圈环间巡戈

以我(指门罗,下同)出体的经验来说,那第一个内层或内圈,比较清楚明确,那里的所有注意力都是集中在人世经验上。若你想与他们沟通或分散他们的注意力,你会发现他们会毫不知觉你的存在.

 

即使你引起他们的注意了,他们的反应通常很迷惑,恐惧或甚至怀有敌意。他们全都想继续过人世的生活,但全都不行。他们也对除了人世以外的存在全无知觉。我经过了反复的观察,才将这些接近人世生活的生灵分成以下几类:

 

梦游者:

这一类有极明显的振动或发出之辐射光度,说明了他们目前有肉体联系。由此可推断他们或许是在梦中发生出体的现象,但这种说法也无由去证实。他们的行为很明显地想要继续在清醒时的行为,或实践某种欲望或幻想。

 

有些人只是做一些动作,另外的想要跟他们在醒时所认识的人交谈,或吃喝,工作或玩乐,或做爱,或更有的做出像在曼哈顿中区的那些角色,但不管他们做什么都只是空想,因为在没有肉体状况下,无法真正继续人世的生活。

 

唯一能看出他们的实体存在,是他们有时会在某个行为中间,突然消失了。他们是不是又回到肉体,从梦中醒来了?梦的分析者可能走对了方向,但基本观念不对。

 

锁入者:

这一类与梦游者很相似,但亦有多处不同。这一类只限于那些已死去,但仍不自知的人。因为他们并不自知已经死去,所以他们只是一直持续他们所熟悉的人世行为。

 

他们通常停留在实质的地点,比如说房子,还有待在他们所牵念的人身边。有些想重新进入他们已死的尸体并想重新活动,即使在坟墓中,这或许可以说明,有时在墓地中所见到奇怪的辐射效果。你可以设想他们在看到自己的身体被火化时的痛苦。

 

正如梦游者,这类锁入者,也是全盘且强制性地与时空的物质世界紧密联络,他们甚至将他们的情感奠立于恐惧和那些在世时未能实现的追逐目标。

 

这一类人是人类整个学习经验中的一大障碍。除非他们能接受帮助或有那么一点灵光展现,他们会积年累世地陷入锁入人世阶段。只要物质世界的价值观所产生的那些状况没有改变,这一类锁入者也会不断地增加。

 

疯狂者:

这一模拟锁入者的数目要少许多,但其追逐目标相同,只是以完全不同的方式表达,其原因是这一类与锁入者相比,有略微不同的知觉意识。

 

疯狂者既不知道他们已失去了肉体,也对物质世界以外,任何东西的存在没有任何知觉。但是,他们很清楚自己与以前不同。他们并不明白为什么不同和有什么地方不同,他们也没有学习的欲望。

 

他们唯一了解的是:不同地方乃在于解除他们在世时的限制,责任与约定。他们把这现象解释成完全的自由,而且想以他们唯一知道的方式来表达自己--那也就是模仿人世经验。

 

如此一来,他们想加入人世活动的努力,变成许多怪异行为。在本书中所描述的那些受性欲支配的扭曲成团的肢体,可作为一个例子。而且在任何时候,只要人类在清醒时刻,其意识状态变成“涣散”或“不稳”.

 

不管是什么原因,这种疯狂者会乘机进入,只为了急欲体会人世经验。从我目前的观察,我不知道这种事件是否频繁,希望发生的次数不多。因为有时,这类疯狂者会使坏。

 

当然,我们可以从这些内层的圈环中学习很多东西,但如果你的注意力,还是专注于人类时空幻相中,那你的学习过程可能会比较艰苦。要是你想计算曾经有过多少次与内圈的生灵有所接触,实在不具任何意义。

 

你可以不必出体,即可有类似的经历。你可以到任何大都市观察那些川流不息的人群,和他们讲讲话。你得到的结果会是一种真正与内层人物接触经验的缩影,但也比较容易把握。那些沉迷于物质世界的主要原因,是来自于对基本求生欲望的极度扭曲所致。

 

很明显的,对这些内层人物,不管是针对个人或针对一群人,都有救援的方法,而且这种救援会继续不断地做下去。我本人就曾经介入一两个类似的救援行动,只是我并不以为我做得很好。

 

但我多少学了一点东西。首先,意识到由人类思想所发生的那些不调合的刺耳声音,可称为m带噪音(我的发明);其次,学习如何降低我的知觉感,使m噪音变成可以令我忍受的范围。这种方法其实是非常必要,即使是在清醒的时刻,有时也得用这种方法使自己好受些。

 

这最内圈向外的下一个圈环比较单纯。这个圈环的组合份子全是那些知觉已不存在肉体中,但并没有意识到其它存在的可能性,而且对这可能性也毫无记忆。

 

他们通常是为丧失肉体而震惊,但他们的反应则是静止,不思不觉的一种被动状态,好象在等待有什么事情的发生。他们通常比较容易沟通,你可以教导他们,把他们带领到比较适合他们的外圈去。

 

这里的人口比较少,而且因为外圈的帮助也比较稳定。

 

再向外移动,再下一个圈环可以说是最大的,而且包括了许多无数的小圈。但是,这里所有的生灵都具有一共通特性:他们都知道自己已经死去了,但他们之间对目前所处之环境,及目前的身份有模糊和不同的信念,因此也产生了那些无数的小圈。

 

在这一圈内大约中间的部位,有一不同类别所产生的零点,但这现象从外观察也可理解。这零点是由两种代表性的能源场相互交叠运用,但又不相交的两种压力相当的能量所产生。其中没有两者互动的波流,因为这两种能源场毫不相合。

 

这种现象绝不能以一磁铁的正负极汇于中点来说明。比较好的说明,是想象一磁场从一头吸进磁力,而另一头则在上演电视的幽默短剧。

 

在这零点的内部,占多数的是“人类时空幻相”。这时空幻相在最内部的小圈中占最多数,但越向外层越占少数,到了这圈层的外围时,就几乎不占什么分量了。

 

在这圈环的外部占最多数的是“非物质世界”。这种词汇也是以我目前理解的程度,所能做到最广泛的说明。这“非物质世界”的多寡,与“时空幻相”恰好互相消长。它在外圈中占较多数,逐渐接近零点则越减少,而到了圈环的内层则几乎不存在了。

 

在这一圈环中人类的经历过程,从外在的角度看来也极为有趣。它包括了以人世经验形式的能量,分别向内及向外两种方向活动。向内流的能量是由“非物质世界”中的新能量,首度接触“人类时空幻相”。

 

而在经历多次人世经验,这来自“非物质世界”的新能量,越来越被“人类时空幻相”所吸引。若在穿过中间零点时,这向内流的能量也越来越快。从这点向内,能量急速向内涌,直到进入内层的最里圈。

 

那向外流的能量,从最里面的圈层开始,好象循着一条看似随意,但却也一丝不苟的途径逐渐向外层移动。对某些人来说,这向外流的途径比较直截了当,除了有少数几次重回人世的经验,来作为自身不断向外圈移动的动力。

 

但大多数人却得经历成千次的人世经验和几万年的反复循环,方得完成整个过程。而这两种经历截然不同的原因,则不是我所能了解的。

 

但是那些循着比较直截了当途径的人,在作人世经历选择时比较仔细,而且完成了所谓统计上认为不可能完成的目标。这内圈两种流向的能量,会在这圈环的外层相汇合,并朝着最外圈移动。

 

出体到地球以外的记载

 

“我现在快速地穿过一个隧道--我笔直地站着,现在我好象被吸进这个隧道。隧道很窄,我很快地穿过。现在我可以看到另一头的一点光,我很快地向那点光奔去。那情况像我在某种光线之上,它推着我前去。

 

我出了隧道了,我进入了另一种时空,而且我也站定了。我正在这点光的源头而且我很缓和地穿过,所有的东西都是绿色的。那种光非常亮,再加上我刚从隧道出来,所以我几乎看不见。

 

那种感觉很不一样,现在有一股很强的能源好象向我挤过来。现在的感觉很好,这是一种新的能源。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我身边的东西都是绿色的。光线非常强,我经过了一分钟才能适应,也才能体会我在什么地方。”

 

这里有一个小问题,通常在试验者穿过那道光,达到出体状态时,他们就对长期探究一种新的且有效的音律模式觉得无趣。他们仍会继续他们的测验。

 

但对他们来说,穿过了隧道好象到了巴黎那般新奇有趣,为了使他们继续我们那种无趣的试验,实在很不容易。所以我们也只好轻松一下,玩个游戏。

 

有一次,我们派试验员去探测月球,他们都认为月球实在无趣。我们也去了这个银河系中的其它地方、其它星球,结果发现那些地方不过是无尽的火山口、山岳或是一层又一层汹涌澎湃的东西。

 

总之,既没有植物也有任何生命存在的迹象,完全没有任何吸引人类的东西。我们发现在精神出体的状态下,仿佛有另一种意识存在,试验者的观念也有所不同。

 

譬如说,在控制室中,一分钟的时间对在小隔间里的试验者,则好象几小时或完全没有时间的存在。也是因为如此,我们开始称这些试验者为探险队。

 

正如大多数人一般,我们也总认为,在我们肉眼所能看见的亿万个星球中,一定有高等生命存在。所以,我曾派我们的探险队去银河系统以外的地方,那里也不过是瞬息之间变换的地点而已。

 

那时我们给他们的指示是:不断往前走,直到看到什么东西为止。他们经过了其它的太阳;找到了其它的星球,却没看见什么高等生命。在我们看来,那里好像一个不孕的宇宙。

 

但在一九七四年,事情有了转变。在几个星期内,每一个探险都经历了那种经验。

 

因为有些探员彼此从来没见过面,所以绝不可能彼此交换过经验。现在回想起当时产生巨变的原因,我们只能说是因为在每次实验之初,我们加入了曾在入门班中用过的那段肯定的文字。

 

除此之外,我们无论在“双脑同步”的音律上、基本环境上或在表现方式都不曾做过重大改变。很可能是那段文字中的第二段,导致那些巨变:

 

“……同时,我也急需那些在智能、发展、经验上与我相等或优于我的个体给予合作、帮助与了解。我请求他们给我指引,并在遭遇非我所愿的任何外在影响和力量时,给予保护。”

 

那种改变好象一道窗帘突然打开了。几乎每当探险者进入出体状况,或进入十二焦点时,总会遇见高等智能的东西。乐于与他们交谈。尤其在这几年,每次探险队出征总是无功而返,这种发现实在令人兴奋。有时,我们反而不知如何处理这种情况。

 

出体现象的化学变化〔节录自《赛斯书-梦与意识投射》珍·罗伯兹著〕

 

在投射能发生之前,在实质有机体内必须发生某些化学变化。要是没有这些,你们仍会被囚禁在肉体形象之内!你们知道作梦有一个明确的化学基础,在醒时经验的期间累积的化学素,经由梦被释出。

 

它们不仅被释,并且形成了一种推进动作,允许能量流向反方向。正如化学反应允许身体去利用能量,并且形成物质的具体化,同样的多余的累积物于是变成了一种推动力,容许行动以你会称为“主观的方向”流动。

 

在一个正当的投射能发生之前,必须发生这同样的化学反应。这就是为什么有意的投射没更常发生的主因之一。通常,多余的化学素被用在正的作梦里。

 

在精力旺盛,身体健康的期间,累积了比正常更多的多余化学素。这能触发一次投射。不过,在暂时的微恙期间,作梦过程可能受阻,而多余化学素累积了起来。再次的,是尝试投射的一个好时机。

 

这些多余化学素是意识的一个自然副产品,被囚禁在实质的物质化里。个人对实相独特经验越强烈,就累积了越多的多余化学素。当意识本身是肉体取向时,它烧完了化学素。

 

个人越是热烈,可以说,火便越旺,并且释出了越多的多余化学素。它们必须被释出,否则有机体无法幸存。一段时间的刻烈活动也可能产生这种额外的化学推进剂。

 

虽然它是经由活动产生的,它却是在替换的安静和休息的期间被释出,而使得投射成为可能。所以,这推进剂必须有一个有纪律的焦点。

 

一段性质强烈而深沉地增强了的性活动时期会有帮助,可是,一段没有性活动的时期也有帮助。另一方面来说,多余化学素是由于很大的强度而累积起来的,并且在后者,它是由于心灵和性的释放没被许可而累积起来的。

 

就饮食而言,蛋和芦荀都有帮助。显然我并不是建议只吃蛋和芦笋。不过,这些加上鱼油是有益的,但却不要与酸性食物一起吃………

 

我仍建议对你们的梦做一个更彻底的检查,因为它们很多都包括了自发的投射。它们最常在凌晨三时到五时之间发生。在这种时候,体温下降。

 

由此观点,下午五点也是有益的。饮用纯净的水也能帮助投射,虽然,为了明显的理由,膀胱应当是空的,北南向的位置极为重要,并且,的确对任何有效率的梦回想是必要的……能量在这个位置最容易被利用,此其一,并且这将不必要的重新结构减到最低。

 

梦与可能事件〔节录自《赛斯书-梦与意识投射》珍·罗伯兹著〕

 

如果你想对可能的宇宙是像什么样子有一些概念的话,那就检查你自己的梦,找寻那些和醒时存在的实质事件没有任何很大相似处的事件。

 

找寻你在正常有意识的生活中并不认识的梦中人。找寻显得古怪或陌异的风景物,因为所有这都在某处存在着。你曾感知它们。它们并不存在于你知道的空间,但它们却又并非不存在,也不只是不具实质的、作梦心智之想象的玩具。

 

你也许无法了解看起来像是由不连贯的影像和动作组成的混乱丛林。你的混淆的主要理由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身分,无法感知不建立在连续时刻上的秩序。

 

可能系统之内的秩序是建立在可以与主观的联想,或与直觉性的洞见闪现相比较的东西上--能够组合可能对自我显得是不连贯的成分的那些经验。此处它们被组合成整个整合了的行动模式。

 

可能系统并不经由主观联想建立其秩序,但那是我所能用的,最接近造成这秩序的基本原因的说法。举例来说,可能系统内的事件,在其实相领域内,的确是客观而坚实的。要记住,你们自己的系统也只在其领域内才是真而坚固的。

 

在睡眠中,你不只由物质的确实性领域撤退出来,而且你还进入了其它的系统。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