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帕梅拉 ajoyfullife

 2019-04-27


 

亲爱的朋友们,

 

我是约书亚,我是你们的兄弟和朋友,来这里支持你们,并感受我们之间的连结以及我们的一体性、相同性和平等性。请不要认为我高于你们,我是你们中的一员,与你们是一体的。

 

你们的地球之行是为了寻找真正的自己。或许你认为在天国更能找到真正的自己,因为那里充满了善和美 —— 纯洁的振动,因为那是和谐、爱与连结的国度,与充满烦恼、孤独、恐惧和分离的地球相比,在那里岂不更能感受和认知真正的自己?

 

尽管如此,你还是来到了这里,有意识地做出了沉入这一物质次元的选择。你的灵魂已经选择和接受了这一人生,带着目标和使命毅然地来到这里。你知道在这里你会发现和找到一些在天国无法找到的东西,你能在这一物质实相体验到的 感受深度 ’—— 感受上的丰富和深刻 —— 是无法在天国找到的。确实,正是地球实相的二元性 —— 光与黑暗之间无尽的转换 —— 深深地吸引了你,你希望来这里体验这一切,因为只有跃入物质实相 —— 拥有血肉之躯 —— 并于其中体验人生呈现给你的一切,才会有灵魂的觉醒。这一觉醒是如此地深刻和令人满足,你愿意不惜一切地去体验它。

 

地球上的生活能够带给你们真实和深刻的体验,具有无限的价值。或许你并不相信这一点,并于心中暗衬: 话虽这么说,但我宁愿生活在一个和谐、宁静的次元中,在那里一切都简易顺畅,在那里我可以自然而然、无需任何努力地体验合一和连结。 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你所向往的正是家的能量,是真正的你。对家的渴望、乡愁并不是什么坏事,只是你要意识到一点:你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将合一感、归家感以及真相带给地球,在这里彰显家的能量

 

在这里,在地球上,你们将实现这一切,这是一个珍贵的地方。我非常理解你们有时因为这里的黑暗与恐惧而拒绝人生,不过这里也同时充满了未知的机遇,这里的人生丰富多彩。看一看地球上各种各样的生命形式 —— 人类、动物和植物,在这里,生命希望互动、渴望互动。而在天国,从某种意义上讲,存在着更多的分离,就是说,各个次元彼此隔离。在天国中,频率不同的次元都有其各自的 领域 ,而在地球上,不同频率的能量交融、混杂在一起,光与黑暗,恐惧和爱,各种生命形相以及不同的灵魂层次都存在于地球上。

 

而你,则来到这一能为你提供各种体验的丛林找回你神圣的内在本性。请感受你这一行动、这一旅程的力度和强度,能够踏上这一旅程需要极大的勇气、毅力、信心和信任。你的目标是成为二元世界的导师。所谓成为导师我指的是你们认知和体验过这里所有的能量形式,这个物质次元中的黑暗与喜悦以及幸福和创造力等,在某一时刻,你们熟知这一物质次元的所有能量形式,也因此能够理解和包容它们。从此你的心中有一个宁静与合一之处,你能够经由这一寂静中心看待这个世界的一切。

 

你越频繁地回归这一宁静与合一的中心 —— 它其实是你的内在本质,就越能够在地球上拥有更多的喜悦和光耀,从而能够在混乱和负面能量之中如如不动地静处于内在的寂静中心,如此这般,你就成了二元世界的导师。因此,所谓 成为导师 其实是拥有一种柔顺、寂静、开放的能量 ,成为导师是你们的目标,也只有在这里才能够实现的目标。你们无法在一个完美、合一的次元中学习、成长为导师,只有在充满阻力和对立的次元中才能发现和发展这一导师特质。因此,导师与权力和控制无关,与你们对 导师 这一概念的传统理解无关,既不高高在上,也与任何等级观念没有任何干系。成为导师意味着放下、不带任何评判地观察和看待一切事物以及回归内在那寂静与开放的中心觉察一切,全然接纳一切,在暴风雨中找到寂静的中心 —— 飓风中的寂静中心,这就是一个导师的风范 —— 拥有极其淡定、宁静的能量。由此,你根植于大地,坚定地立足大地,骨盆沉稳,对天国敞开心灵与双臂。这就是你们在人生中寻找的平衡。

 

实质上,你们的旅程是一次精彩的冒险之旅。当然,我也知道你们在一生中的许多时刻并不觉得如此,因此,今天我们讨论的重点就是 灵魂的暗夜 ,你们一生中感到内在生命被恐惧、怀疑和忧郁遮蔽的那些时刻和时期。首先我想说的就是:要尊重灵魂的暗夜,尊重人生中可能出现的暮色苍茫的时刻 —— 有时其前兆是仿佛源于外在的剧变或者颠覆你人生的危急情况。作为人,你的第一反应或许是抗拒: 我不能这样,不可以这样,这样不对。 也或许你被恐惧笼罩: 我无法做到,我没有能力承担这一切,这远非我力所能及之事。 请注意,这些都是评判:我不可以这样,这样不好;或者我做不到,这超出我的能力范围。恐惧和抗拒中充满了评判,这完全符合人类的特性,你会发现自己也不例外。而正是这一评判的过程 —— 评判出现在你人生之路上的一切 —— 使你更加举步维艰,使你感到窒息和绝望。尽管如此,抗拒或恐惧的出现却是正常的,不要去抗拒它们,重要的是你能够在某一时刻放下评判,放下这一评判的恶性循环

 

所谓的灵魂暗夜指的是:你的人生中发生了某些糟糕的事情,而你则以恐惧和 / 或抗拒来应对,因此你无法跟从生命之流 —— 生命赋予你的一切,不能或不想接纳与顺遂出现在你面前的机遇,而是全身紧绷,抗拒,停滞不前。你拒绝顺应生命之流,从而导致灵魂的暗夜。

 

为了能够帮你们更好地理解如何又因何出现灵魂的暗夜,我想先转个话题,谈谈你们于人生早期便被灌输的观念:情绪有好坏之分,正面或负面之分,愤怒、恐惧、嫉妒等是坏的,快乐开心、听话可爱和尽力而为都是好的。你作为一个孩童的种种感受和情绪都淹没在各种评价之中,这些评价从孩童时期就伴随着你,而价值和力量同样蕴含于负面情绪之中这一点却遭到否认。人们不鼓励一个孩童去认真对待自身的情绪并感知其中蕴含的讯息。恐惧被轻描淡写地驳开:你去尽力克服吧;愤怒则被看作是叛逆或不听话的表现。人们在希望与不希望看到的情绪之间划出了明确的界限,这严重地影响了一个人,而当他尚是一个脆弱、敏感的孩童时,更是如此。

 

严控情绪会导致一个孩童不敢再信任其 负面 感受。当他愤怒或反应激烈之时,他会努力压抑这些情绪,因为他知道周围的大人不会赞同他这样做。当他感到强烈的恐惧时,他会试着鼓励自己,以压抑恐惧,而有时也会因此压抑自身的敏感。童年时期发生的很多事情会导致一个人成年后对自身的情绪和感受持一定的不信任态度,他认为某些情绪是好的,另一些情绪则是负面的,在与他人交往的过程中必须要掩饰这些负面的情绪和感受。

 

那么,如果现在有什么糟糕或激烈的事情发生,它挑战你的自信和坚信,使你不得不自己去应对,你又会如何呢?这时你不得不去面对各种强烈的情绪:恐惧、惊骇、慌张、忧伤、愤怒、抗拒和绝望,整个一个负面情绪的漩涡。你对这些负面情绪的第一反应是:我不可以这样,我必须抑制它们,这样不好!由此你更加强化自身的痛苦和折磨,陷入更深的黑暗。因为,第一时间涌出的感受和情绪 —— 恐惧、忧伤和惊骇 —— 并不是什么坏事,这本是你对人生经遇的自然反应,如果你顺应它,也就是说接受它且对它说 Yes ,就会为你带来疗愈,使你感到自己已经开始恢复和复原,因为在气愤、忧伤、感到被遗弃或异常恐惧的时刻,如果你依然对这些感受说 Yes ,你至少在关注自己,与自己同在。事实上,你是在告诉自己: 是的,我非常理解你此刻的感受和反应。 由此,你对自己忠诚,与拒绝、逃避或试图掩饰自己的强烈情绪相比,你会立刻感到自己更加坚定和刚强。拒绝自身的情绪和感受,只会使你违心地遗弃自己,这反而会使你感到无助,被负面情绪的漩涡吞没。

 

因此,你们童年时期被灌输的各种观念并不会助你度过灵魂的暗夜。当你们觉察到自己以恐惧、评判或抗拒来应对强烈的情感和情绪时,要明了这并非你的自然本性,这种应对方式是他人教给你的,也就是说,存在着改变的空间。而那些危机时刻恰恰为你提供了选择的机会,这其实是你之灵魂对你的终极呼唤。面对最痛苦、最强烈的情感和情绪时,要能够允许你的灵魂走近,对自己的感受说 Yes ,全然地拥抱自己 —— 即使你感到异常的沮丧和糟糕,以这种方式 与自己同在 就是你在这些黑暗时刻最需要的。

 

在情绪激烈的危机时刻,压抑或消除情绪并不是解决办法。有时你周围的人会试图这样做 —— 带着帮助你的愿望和目的,他们试图弱化或淡化你的情绪,对你说世上还有比这更严重的事情,但这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解决方法是:面对和接纳这些情绪。真正帮助你的人会试着鼓励你去面对这些情绪,不逃避,与自己同在。不评判自身的恐惧和抗拒,也不去试图解决和消除它们,这就是我刚刚提到的导师风范。比如说,你感到有深度的恐惧袭身,这恐惧可能有着某一具体的原因,而有时也可能是无来由地不期而至,一种模糊却侵蚀一切的恐惧。此时此刻,一个导师会与恐惧同在,静静地感受它流过自己,而不做任何事 —— 从表面上看起来如此,不抗拒,不去思考分析,不去试着化解它,只是静静地与它同在。

 

相对于抗拒恐惧,还有评判恐惧以及逃离恐惧,这一切都不要做,要去承受它,承载它。一旦做到这一点,你的内在就会出现一个开放的空间,正如婴儿通过产道需要经历强烈的阵痛一样,你可以选择全身紧绷地与阵痛作战,也可以无为地顺遂阵痛,每次阵痛之后,产道都会变得开阔一些,以使新的生命出生。

 

其中的艺术在于:顺应阵痛而不是抗拒它。而如果你以头脑 —— 大脑思维 —— 来审视这一切,你或许会想: 这岂不是毫无意义?我根本什么都没有做。 你虽然貌似什么都没有做,却有一些事情自行发生。如果你在感受到恐惧 —— 或其他一些强烈的情感和情绪 —— 时能够与自己同在,就会创造出一条产道 —— 新的物质实相由此而生,你意识的某一部分不再受制于恐惧、愤怒或绝望,你的意识觉知因此获得扩展。而且,你内在的某一部分在觉察 —— 只是静静地觉察,这一正在觉察的部分就是你内在深处的核心,在这一核心中,你就是自己的导师,而这里所说的导师角色指的不是监督和控制,而是接纳。

 

你们在人生中经遇的问题常常是对整个轮回进程失去了全面的视野,因为我刚刚探讨的问题在你们的旅程中不只出现过一次。你们不断地演练,就象河流一样,缓慢不懈地冲刷它流经的河床,以使更多的水流通过。人生亦如此。比如你感到有恐惧袭来,你于内在能够觉知恐惧,接纳恐惧,由此,你内在的某一部分不再受控于恐惧。如此这般,你又冲刷走一部分河床,使水流更加顺畅。然而,你的人生中,依然会出现感到被恐惧挟制、无能为力的时刻,不过也会再次出现你能够以爱和慈悲接纳自身感受的时刻,而且这种时刻可能会越来越多。

 

这就是你在灵魂暗夜时分所能做的事:有意识地觉察却不评判,静静地聆听内在情感的流动。这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无法时时做到,身处混乱和狂风暴雨之中却保持宁静需要很强的内在力量。请肯定和称赞你能做到这一点的那些时刻,你来这里是为了学习,逐渐了解真正的自己,逐渐发现和找到内在的导师。要有耐心,这个过程需要时间。有时你所走的路仿佛没有任何前景,但你正在做的是一项极其特别与神圣的工作,你正在开拓道路,以使灵魂能量流入这个世界,这是一项神圣的工作。请不要放弃,你并非孑然一身!

 

我理解也了解你的痛。有许多人与你同行,请感受这一集体的力量,你们一起在这条路上一步步地前行。这些人和你一样,也生活在地球上,你能够经由心灵与他们建立连结。这一集体力量正在地球上做工,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这一力量,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正在寻找这一力量。我请你们信任这一力量,在困难的时刻感受这一力量。你并不孤单!

 

谢谢你们。

 © Pamela Kribbe (紫译)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