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亚瑟·鲍威尔 翻译:Andy Chow

  2019-03-22

 

第十五章死后生活:特殊情况

 

在死后,除了特异功能人士会对星光物质较熟悉和对新环境更有家的感觉外,他们的意识和普通人的意识几乎没什么分别。作为特异功能人士,表示在拥有肉体时,会在某程度上比大多数人更敏感:所以,当没有肉体时,这不平等的状况就不再存在了。

 

 

突然死亡,如出于一次事故,不一定会以任何方式影响到星光生活。同时,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情愿较自然的死亡,因为随年华老去而缓慢的洗刷或长期病患的蹂躏几乎总是伴随着星光粒子的显着脱落和分解,因此,当人在星光层恢复意识时,他会发现某程度上,他主要的工作早已完成。

 

在大部分情况下,当世俗生活因事故或自杀而被突然切断时,欲乐(欲望)和普拉纳(生命力)之间的连结并不容易中断,而星光体也因此被强烈地活化。

原理们因任何种类的突然死亡而从肉体牢笼退出,可与从没成熟水果取出果肉作出鲜明的对比。巨量的最粗糙类型星光物质依然依附在人格身上,因而滞留在第七或最低的星光副层面中。

有时与意外死亡伴随的心智的惊惧和骚乱当然会是一个对星光生活非常不愉快的准备。在某些稀有的情况下,激动和恐惧可能会在死后持续一段时间。

死刑的受害者,除了因为受到的致命伤害令星光体突然从肉体中拧出来,悸动了仇恨、激情、复仇感等感觉外,还在星光世界中构成一个特别危险的因素。拥有肉体的杀人犯可能不容于社会,但他突然从肉体被驱逐出来时,明显远要危险得多:而且,社会可从拥有肉体的杀人犯保护自己,可是现在杀人犯突然在满腔激愤的状态下投射在星光层时,社会就顿如无掩鸡笼一般。

 

这些人会好好演绎为其他杀人犯的教唆者。众所周知一种特定类别的谋杀案总在同一社区重复又重复地上映。

 

自杀的定位远为复杂,全因事实上他轻率的举动极大地削弱了较高自我的力量,将其较低的部分撤回自身,所以令他暴露在其他人和很大的危险中。

 

然而,正如早已说过的,一定要记着根据情况而定,自杀的罪疚有很大的不同,从苏格拉底式道德上无可指责的行为到为了逃避自己所犯的罪行的后果而自杀的可怜人,而当然死后的位置也会根据这些而各有不同。

 

自杀的业力后果通常是重大的:他们必然会影响到下一世,也可能影响到往后的几次转世。这是违反自然的罪行,干扰了指定在物理生活的规定时期。每个人都有指定的生命期限,它受之前种下的因,如业力,而形成的错综复杂的网所断定,这期限必须像沙漏漏光其指定的沙子后,人格才能消散。

 

在死亡一刻心智的态度会决定了人在其后的定位。因此,一个一生以利他主义的动机来过活的人和一个故意以自私的动机如恐惧等等摧毁自己一生的人,会有很大的不同。

 

纯净和灵性心智的人死于意外,会快乐地度过他们自然生活的期限。在其他情况下,他们会保持意识 - 经常是缠绕于俗世中最后一刻,以他们星光体最外层留在那个与他们相关的地区。

 

他们正常的欲乐世界生活会在俗世的自然之网出纺后,才会开始,而他们会生动地意识到他们周围的星光和物理事物。

 

绝对不要认为,由于星光生活对物理生活的诸多优势,因此人就有理由要自杀或寻求死亡。人是带着只有在物理世界才能达到的使命,来转世在肉体中的。有课题在其他地方学习不到,只有在物理世界中学习,我们越早学会,就越早脱离要回到低等和受限制的生活的需要。

 

自我要承受不少烦扰去转生进肉体,还要经历令人厌烦的童年时期,他要逐渐和付出很多努力去获得他新载具的掌控,以使他的努力不会被愚蠢地浪费掉。在这方面,自保的自然本能是须要服从的,这是作为人俗世中大部分时间的责任,在环境容许下,尽可能地停留在俗世中。

 

如果一个过着低等、残酷、自私和纵情生活的人突然被杀,他会以完整意识去到第七星光副层面,并很容易发展成为一个恐怖的邪恶实体。他再无法满足内焚的欲火,会努力地透过他能附体的任何灵媒或敏感人士去满足自己的激情。

 

这些实体魔性地喜欢使用所有的星光妄念幻术来引导他人沉迷于他们自己同样热爱的过激行为。这类别的实体和被激活的灵体壳(看第十九章)就是那些诱惑者 - 教会交献中的魔鬼。

 

以下是对不论自杀或于事故中突然死亡的受害者,而这些受害者堕落而粗暴时的强烈说法,「如果是带罪之身和纵情的不悦的阴魂,他们会四处游荡。。。直至死亡的时刻来临。自紧绑他们在熟悉场景中的满腔俗世激情中切断,令他们寻找机会吸引与自己共鸣并能取悦他们的媒介。

 

他们是中世纪的饿鬼、梦魇和魅魔;嗜酒、贪吃、情欲和贪婪的恶魔;强力巫术、邪恶和残忍的元素使,挑起受害者进行可怕罪行,并令他们陶醉于这些委讬。」

 

在战斗中被杀的士兵并不会落入这个类别,因为他们为之而战的原因在抽象上无论是对或错,他们认为这是对的:对他们来说,这是使命的召唤,他们愿意和无私地献出自己的生命。因此,尽管战争是可怕的,却在进化中某程度上是一个强力的因素。还有,这是穆罕默德狂热分子中的真理,就是为信仰而战死的人会直接在下一个世界过着非常美好的生活。

在年幼夭折的小孩的情况下,他们不太会发展成亲和于星光世界的最低分层,经验上来说,他们甚少会在最低星光副层面被找到。

 

有些人在死时如此拼命地要与物质并存,以致他们的星光体无法完全与以太体分离,所以他们在醒来时,依然被以太物质包围。这些人会在一个非常不悦的状况中:他们会被包围自己的以太外壳令自己与星光世界断开连结,同时他们当然也感觉不到普通的物理生活,因为他们没有了肉体感觉器官。

 

结果就是他们孤独、愚蠢和恐惧地漂泊,不能与两个层面的实体联系。他们没意识到只要自己放下对物质狂热的执着,就会解脱,然后失去意识几刻后,就进入星光层的正常生活中。但他们宁愿以悲惨的半意识状态紧抓着灰界,也不要落入他们认为是完全的消亡,或甚至他们被教导要相信的地狱之中。

 

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太外壳消失了,尽管他们有所挣扎,正常的自然过程仍然会自己重新确立:有时候在绝对的绝望中,他们不顾一切地让自己放下,甚至是有着终结他们现在的存在的想法 - 结果却是压倒性地和令人惊讶的愉快。

 

在一些情况中,另一个星光实体可能能够帮助他们,说服他们放下,迎接新生活和为它而沉进去。

 

在其他情况下,他们可能不幸地发现了一个让他们复活到一些程度的方法,透过一个通灵人士去接触到物理生活,不过作为一项规则,通灵人的「灵性导师」会非常正式地拒绝他们的进入。

 

「灵性导师」的行动是正确的,因为这些在恐惧和渴求中的实体会变得不择手段和会附体,甚至令通灵人发疯,像快要淹死的人在拼命求存般。他们只有在通灵人的自我因载具沉浸于不良意念或激情中,而削弱了对其载具的掌握下,才能成功。

 

有时一个实体可能能够找上一个婴儿的身体,驱逐出那个虚弱的人格,有时甚至附体于一个动物的身体,这个对动物来说就是自我的集体灵魂其中一块碎片,对其身体的掌握会被人的自我弱。这种附体可能是完整的或部分的。因此,成功附体的实体再一次接触到物理层,透过动物的眼睛去看,并感到施加于动物身上的痛 - 事实上,以他自己的意识来看,他这时就是这动物。

 

一个与动物缠绕在一起的人不能够以意志舍弃动物的身体,但只有逐渐和透过相当的努力才能做到,这情况可能会持续很多天。通常他只有在动物死掉才能解放,即使如此,还有星光的缠绕要去挣脱掉。

 

动物死后,这个灵魂有时会努力去附体于同一族群的另一成员,或其他拼命地能够抓到的生物中。最常被抓到的动物看来是较不发达的种类 - 牛、羊和猪。较高智力的生物,如狗、猫和马不是如此容易被附体,不过这样的情况偶尔也有发生。

 

所有附体,不论是人还是动物的身体,都是邪恶的所为和对附体的灵魂造成妨碍,因为他们暂时加强了对物质的掌握,如此延误了进入星光生活的自然过程,更别说所造成的不良业力连结了。

 

在有恶性欲望或其他事情的人的情况下,会与任何种类的动物形成一个非常强力的连结,他的星光体展示出动物的特质,并且在外观上可能类似于在俗世中有如此品质的动物。在极端的情况中,人可能与动物的星光体连结,因此,成为了动物肉体的囚犯。

 

这个人在星光世界中有意识,并有人类的能力,但不能够控制这动物的身体或透过这身体在物理层表达到自己。动物身体成了监牢,而不是载具;动物的灵魂不会被驱逐出去,但仍然是其身体的适当宿主。这种情况解释了,或最少部分解释到经常在东方国家找到的信仰,就是人可能会在某些情况下投胎为动物。

 

当一个人在重生的路途上回到星光层时,类似的命运可能会降临,这会在第二十四章重生中描述。

 

这类别的人绝对地透过焦虑要下来俗世,通常被称为地缚:正如圣马丁所表达的,这些人是「残留者」,而不是「回归者」,不能够彻底从物理物质脱离出来,直至一些他们特别有兴趣的事情都安顿好。

 

我们已看到肉体死亡后,真正的人会稳定地从他最外层的身体撤出自己:而这特别是末那识或心智会努力从欲乐或欲望中摆脱出来。在某些罕有的情况中,人格或低等的人可能会被欲乐如此强力地操控,以致低等心智完全被奴役和不能自拔。

 

低等心智和高等心智之间的连结,「连系着大师的银线」断成两段了。这就是神秘学所说的「失去了灵魂」。这是丧失了个体的我,从其父母,自我分离了,因此注定要灭亡。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在俗世中,低等四象从三位一体中拔出来,即低等末那识带领的低等原理从高等原理,亚特玛、菩提和高等心智切断了。这个人被分裂为两半,当中的畜生自由自在了,在前进的路上不再受到约束,本应在生命中指引着他的末那识之光也被切断了。

 

这种生物因为具有思想,甚至比还没进化的动物更危险:尽管有人类的形态,本质却是野蛮的,失去了真相、爱或正义的感觉。

 

肉体死亡后,这种星光体是一个恐怖之极的实体,在这方面独一无二的是,在某些罕有的情况下,它能够在人世中转生。没有动物的本能,甚至从不受情绪,而只受激情驱使,狡猾得没有畜生能够媲美,刻意的邪恶,它触及卑鄙的极致,是所有正常人的天敌。这类别的存有 - 被称为元素使(elementary - 每紧接转生一次,就越深陷其中,直至邪恶力量自己逐渐消磨掉,它就会消散,从生命的源头切断。它会分解掉,并因此作为一个分离的存在般消失。

 

从自我的观点来看,从这人格没有有用的经验可以收割:「光束」没有带回一点东西,低等生命成了完全完整的失败。

 

元素使这个词语被多位作家以很多不同的意义去运用,但建议它还是用在上面所描述的实体上吧。

待续。。。

 

翻译:Andy Chow

資籵來源:新亚特兰蒂斯

https://mp.weixin.qq.com/s/FBIJj9q6BMSqfr1JDmn4SQ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1)《第一章 总体描述》

  (2)《第二章 组成和结构》

  (3)《第三章 》(星光体的色彩及表达)

  (4)《第四章 功能》

  (5)《第五章 脉轮》

  (6)《第六章 昆达里尼》

  (7)《第七章 意念形體 》

  (8)《第八章 物理生活》

  (9)《第九章 睡眠生活》

  (10)《第十章 梦》

  (11)《第十一章 连贯意识》

  (12)《第十二章 死亡和欲望元素》
  (13)《第十三章死后生活:原理》

  (14)《第十四章死后生活:细节》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