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亚瑟·鲍威尔 翻译:Andy Chow

  2019-03-02

 

 

第十三章死后生活:原理

 

不能过于强烈地坚持认为没有发现人在死亡时发生任何突然的变化:相反,除了他不再有肉体外,他在死后完全与他死前的状态没有分别。他有相同的智力,相同的性情,相同的美德和恶德;失去肉体没有令他成为一个不同的人,极其量就是脱掉一件长大衣而已。

 

而且,他发现自己的状况是由他自己的意念和欲望创造出来的。没有来自外在的奖赏或惩罚,但只有他自食其果的真正结果,就是在物理世界生活时的说话和意念。随着我们逐步描述死后的星光生活,人们会认识到真正的事实和天主教的炼狱概念以及希腊人的哈迪斯或冥府相当准确。

 

死后是众生皆平等这种诗意的观念仅仅是由于无知而产生的谬论,因为事实上,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丧失肉体并不会令人的性格或智力出现差别,因此,所谓的死者和活着的人之间存在着许多不同的智力程度。

 

这是首要和最值得意识到的事实:在死后,没有奇怪的新生活,而是在某些改变了的条件下,延续现在的物理层生活。

 

很多时都是这个情况,当人肉体死亡后第一次来到星光层,他总是不知道自己已死去:即使当他意识到他身上发生什么事,他总是无法第一时间理解到星光世界和物理世界有何不同。

 

在某些情况下,人们会考虑到这样一个事实,即他们仍然有意识,证明自己没有死去:而尽管人们大肆吹嘘对灵魂不朽的信念。

 

如果人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星光层的生活,他就会对自己身处这完全陌生的状况或多或少感到不安。最后,他会接受这个他不理解的状况,认为它们是必然且不可避免的。

 

眺望新世界,乍一看他可能会看到很小的差别,接着,他会认为自己和以前一样看着同一个世界。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每种程度的星光物质都被相应程度的物理物质所吸引。

 

因此,如果我们想象物理世界被淘汰,没有任何其他变化,我们仍然应该有一个完美的星光物质复制品。因此,人在星光层依然会看到墙壁、家具、人等等,被最稠密的星光物质以他习以为常的模样清楚地勾勒出来。

 

可是,如果他近距离打量这些物件,他会感知到所有粒子都在迅速而可见的在运动着,而不是在物理层时看不到这些运动那样。但是,没多少人会近距离观察,死掉的人经常在最初都不知道改变已来到他身上。

 

所以很多人,特别是在西方国家,会发现难以相信自己死了,纯粹因为自己依然看到、听到、感受到和会思考。对发生了什么事的认知可能会逐渐明暸,因为人会发现他能见到自己的朋友,不过总是不能够与他们联系。

 

有时他对他们说话,而他们却像听不到似的:他尝试触摸他们,却发现他碰不到他们。之后甚至在某些时间,他可能会说服自己在发梦,而在其他时间,当他的朋友熟睡了,他们完全意识到他的存在,和他像以前一样相谈甚欢。

 

按照程度,这个人开始意识到他现在的生活与他在物理世界的生活之间的差异。例如,他很快就发现,对他来说,所有的痛苦和疲劳都已经消失了。

 

他还发现,在星光世界中,欲望和意念以可见的形体表达自己,尽管这些主要由层面中的精细物质组成。随着他生活的持续,这些变得越来越突出。

 

而且,虽然星光层上的人通常看不到他朋友的肉体,但他能够而且确实看到他们的星光体,并因此了解他们的感受和情绪。他不一定能够详细地了解他们物理生活中的事件:但他会立刻意识到爱或恨、羡慕或嫉妒之类的感受,因为这些感受会通过他朋友的星光体来表达。

 

因此,虽然活着的人常常认为自己「失去」了死者,但死者从来没有一刻感觉到失去了还活着的人。

 

事实上,死后生活在星光体中的人会比他还在地球上时,更容易和深刻地被他在物理世界中的朋友所影响,因为他没有了肉体去减低他的感知力。

 

星光层上的人通常不会看到一个物件的整体星光倒影,而是他当时身处副层面所对应的一部分。

 

而且,人即使在看到它时,也绝不能总是确定地认知到肉体的星光倒影。在他能够清楚地识别物件之前,他通常需要相当的经验,而他为处理它们所做的任何尝试可能都是迷茫而不确定的。这类例子经常在闹鬼的大屋见到,发生丢石子、或物理物质模糊而笨拙移动的事情。

 

通常,他没意识到没必要去工作谋生、吃饭、睡觉等等,死后的人可能会继续准备和进食早午晚餐,完全由他的想象力创造出来,甚至为自己建造一幢房子来居住。有一个人的情况被记录下来,他为自己建造了一幢房子,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地建造出来,每块都是由他自己的意念分别创造的。

 

当然,他可以用等量的功夫去立即创造出整幢房子。最终导致他看到,石头根本没有重量,状况与物理生活中的不同,从而诱导到他去进一步调查。

 

同样,一个对星光生活情况不熟悉的人可能会继续走过门或窗户来进入和离开房间,而不是意识到他可以轻易地穿过墙壁。出于同样的原因,当他其实可以漂浮在空气中的时候,他可能会在地球上行走。

 

一个在地球生活时,早已通过阅读或其他方式熟悉了星光生活的一般状况的人,自然会发现自己死后或多或少地熟悉和接地,因此不应该对自己要怎么做而不知所措。

 

经验告诉我们,人经过神秘学教导对这个主题有了智慧的认识,在死后就会是一个巨大的好处,同时,即使人仅仅听说过星光生活的状况,而他可能将这些教导视为众多假说之一,并且没有进一步深究,也是有相当的好处。

 

对于其他人而言,他们不太幸运,对星光世界不了解,他们最好的计划就是评估他们的位置,努力了解他们面对的生活本质,以及如何充分利用它们。此外,他们最好咨询一些有经验的朋友。

 

上面提到的生活状况构成了欲乐世界(Kamaloka),字面意思是欲乐(Kama,前几章所说的卡马)或欲望的地方或世界:学术神学的灵薄狱(Limbus)。

 

一般来说,欲乐世界是一个由有智慧和半智慧实体组成的地区。它拥挤着许多种类和形状的生物,彼此都有所不同,就像一片草不同于一只老虎,一只老虎不同于一个人,当然除了已故的人类,还有很多其他实体生活在这里(参见第十九章至第二十一章)。它与物理世界互相渗透,由于这两个世界中的物质状态有所不同,它们同时存在,但两个世界的实体之间不会意识到彼此的存在。只有在异常情况下,两个世界的居民才能意识到彼此的存在。

 

因此,欲乐世界并没有被分裂为一个单独的地方,而是以实体的意识状况对应的星光层其余部分来分隔开,这些实体是人类,他们已经摆脱了肉体和以太体,但是他们还没有从欲乐里解脱出来,即激情和情绪本质。这个地方也被称为饿鬼道(Pretaloka),饿鬼就是已经失去了肉体,但仍然受到动物本质影响的人类。

 

欲乐世界的情况可以在星光层的每个分层找到。

 

许多死去的人起初处于相当不安的状态,而其他人则处于积极的恐惧状态。当他们遭遇到自己和自己这类人几个世纪以来在制造的意念形体 - 个体魔鬼、愤怒和残酷的神灵以及永恒的惩罚 - 他们往往沦为可怜的恐惧状态,并且可能会在自己从这种愚蠢而完全错误的概念中解放之前,花费长时间去承受这剧烈的心智苦痛。

 

然而,应该公平地提到,只有在所谓的新教社区中,这种可怕的邪恶才会呈现出最严重的形式。

 

罗马天主教会及其炼狱的教义更接近真正的星光层概念,其虔诚的教徒好歹在他们死后不久,会意识到自己的状态只是暂时的,并且尽快通过强烈的灵性抱负努力从中提升自己才是自己需要做的事。

 

与此同时他们却接受任何冲他们而来的痛苦,认为在他们能够过渡到更高和更明亮的球体前,这都是洗刷掉自身不完美特性的必要过程。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尽管他们的宗教教导了人们到了星光层会有什么,以及如何在此生活,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这还是行不通。所以,对他们身处其中的新世界的一个良好而充分的解释是有需要的。但是,在死亡之后,就像之前一样,很少人能够对进化的事实有一个明智的认识,并且通过了解它们的立场,而知道如何充分利用它。

 

今时今日,有大量的人,包括「活着」和「死了」的,都在参与去照顾和帮助那些对死后生活的真正本质完全无知的死者(参看第二十八章的看不见的帮手)。可是不幸地,星光层就如物理层般,无知的人很少准备好听取这些明智的建议或例子。

 

对一个在肉体死亡前,就已自己认识到星光层生活的真正状况的人来说,这生活其中一个最愉快的特征就是它的安逸和完全自由于那些不可避免的需要,如饮食这些物理生活的负担。星光层上,人是真正自由的,可以自由地做他喜欢做的任何事,花时间在他自己选择的东西上。

 

正如已经指出的那样,肉体已经死亡的人正在一步一步返回自己内在。生命和死亡的整个循环可以比作一个椭圆形,其中只有最底部分进入物理世界。

 

在周期的第一部分期间,自我将自己投入到物质中:曲线的中心点应该是物理生活的中间点,正是当自我已经消耗掉向外冲击的力量并转而开始漫长的回收过程时。

 

因此,每次物理转生都可以被视为一次自我的投放,其栖息地是心智层的较高部分,向外进入低层面。自我将灵魂排除在外,就好像这是一项投资,并期望他的投资会带来额外的体验,这将为他内在发展出新质量。

 

因此,在星光层上的死后生活这部分肯定是处于退回自我的时期。在物理生活的后半部分,人的意念和兴趣应该越来越少地只针对物理物质:

 

同样地,在星光生活中,他应该越来越少地关注构成物理物件星光倒影的低等星光物质,而是使自己忙于关注构成欲望意念形体的高等星光物质。

 

他并没有改变他在空间中的位置(尽管这是部分正确,见第十四章),这是他感兴趣的专注点移走了。于是,物理世界的倒影逐渐从他的视线消失,而他的生活变得越来越融入意念的世界。

 

他的欲望和情绪仍然存在,因此,由于星光物质随时准备好满足他的欲望和意念,围绕着他的形体将很大程度上是他自己感受的表达,其本质主要取决于他的生活是快乐的还是不舒适的。

 

虽然我们不会在这本书中处理死后生活中在「天堂世界」,即心智层的那部分,但是,为了完全理解在星光层上星光体发生什么事,我们应该记住,星光生活在很大程度上是生命和死亡整个周期的过渡阶段,是为心智层上的生活所作的准备。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肉体死亡后不久,星光体就自由了:以意识的观点来表达,就是欲乐末那识自由了。从这一点来看,那部分与欲乐不可分割的低等末那识逐渐自我解放,并将其体验与适合同化的高等心智体相结合。

 

与此同时,仍然与欲乐纠缠在一起的那部分低等末那识,给了星光体一种有些混乱的意识,对生命刚刚完结的事件的记忆出现断层。

 

如果情绪和激情都很强烈,而心智元素很薄弱,那么星光体就会充满能量,并且会在星光层中留存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由于与之纠缠在一起的心智物质的关系,它也会显示出相当数量的意识。

 

另一方面,如果刚刚完结的地球生活的特征是心智能力和纯洁而不是激情,那么星光体将会活力不足,只会是人的一个苍白模拟体,并会相对迅速地瓦解和消亡。待续。。。

翻译:Andy Chow

資籵來源:新亚特兰蒂斯

https://mp.weixin.qq.com/s/PihNKkX2-ClngZDzxCnapw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1)《第一章 总体描述》

 (2)《第二章 组成和结构》

 (3)《第三章 》(星光体的色彩及表达)

 (4)《第四章 功能》

 (5)《第五章 脉轮》

 (6)《第六章 昆达里尼》

 (7)《第七章 意念形體 》

 (8)《第八章 物理生活》

 (9)《第九章 睡眠生活》

 (10)《第十章 梦》

 (11)《第十一章 连贯意识》

 (12)《第十二章 死亡和欲望元素》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