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梅爾(Peter B. Meyer2019227

2019-03-01

 

 

非揭竿起義,乃揭露腐敗

非全球主義,乃自我主宰

法國外的變革乃關鍵所在

過去就是未來

 

 

公民倡議全民公投

 

 

由於歐盟長期以來對人類社會毫無建樹,並破壞所有會員國人民的民主意願。這就是自去年 11 月中旬以來,首次的,人人都穿上黃背心走向街頭的原因。

起初,他們針對政府提高汽油稅和柴油稅的政策,對法國農村居民造成最嚴重打擊。政府沉迷於虛假的全球變暖騙局,利用這一論點,將燃料價格提高 25 %來實施碳稅。

那是壓垮法國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這場運動是在基本問題上進行的:針對影響人民生活的措施,他們對所採取的是捍衛發言權的行動;既一個詞:「民主」。

無論什麼政黨,偏左還是偏右,或者他們在競選演講中承諾過什麼,一旦上台就把一切拋諸腦後,因為這些政棍的政策都是由權貴精英決定的。

因此,人們對所有施政方案都失去了信心,並尋求開闢新的途徑,讓人民的聲音得到傾聽,讓他們的願望得到實現。

隨着需求的增長,燃油稅課題很快就被遺忘了。現在他們把抗議行動升級到倒馬克龍,以及公民倡議公投( CIR )。

公民可根據倡議提供自己的法律,然後由公眾投票表決。 CIR 可有效地繞過法國議會甚至歐盟,並寫入法國憲法。

1848 年以來,瑞士也有類似的法律,並定期由瑞士公民實施。它是指導民主的一種工具,任何自稱「民主」的國家都應將其包括在其憲法中。

顯然的,法國政府以暴制暴,希望激起相應的暴力以譴責抗議運動。

因此;在馬克龍的命令下,警察變得越來越粗暴,利用軍事鎮壓來控制抗議的平民,數千人被警方逮捕,約 10 人死亡,數百人受傷。

儘管如此,這項運動還是獲得了高達 80 %的法國民眾的支持,他們是形成「黃背心」大浪潮的力量。與此同時,「黃背心」運動在整個歐洲和全球範圍內傳播,而主流媒體仍在刻意迴避。

在政府首次派出僱傭的暴徒毀壞汽車和商店櫥窗後,一隊身穿黑色,酷似機器人的警察包圍並封鎖了和平的黃背心抗議者,他們被催淚彈淹沒,並直接向抗議者發射閃光彈,造成數百人(如果不是數千人的話)嚴重受傷。因為真實數字尚未公佈,許多人失去了一隻眼睛,一條腿或一隻手,而政府卻保持沉默。

儘管有這些挑釁行為,黃軍仍然非常冷靜和堅定。只有少數人,其中包括一名受歡迎的拳擊冠軍,當他看到一名抗議者被警察虐待時,就壓不住怒火。

 

不是革命,而是對系統性腐敗的揭露

這可能不僅僅是一場革命,更是對「體制」真實本質的一次揭示。所謂權力在於官僚和政客的意義;就是對人民、經濟、宗教、金融和資本的控制。這些傀儡奉命重塑世界各地的人類社會,以支撐持有特權的陰森國度,最終形成新世界政府。通過實施經濟制裁,鋪天蓋地的宣傳和北約軍事力量來追求「全球化」,在未經人們同意的情況下塑造他們的生活形態。

法國羅斯柴爾德的傀儡馬克龍正是這種制度的化身。正如馬琳•勒龐( Marine Le Pen )在上次全國大選期間對自己反歐盟立場所表達般,人為操縱的選舉結果,使馬克龍得以獲勝。馬克龍是由精英培養的,聽命於光明會陰森國度,並由歐盟強制執行。無論如何,馬克龍都是不允許屈服的。但是現在人們都醒了,並看清楚一切,他們也不會停下來。痛定思痛,今天的法國人總算受過教訓,拒絕權貴精英的愚蠢渲染,而且變得很現實。

馬琳與馬克龍對着幹的議程項目包括脫離歐盟、放棄歐元、和保衛邊境安全等,法國是世界第六大經濟體,她希望法國退出歐盟,並為此會見了特朗普。如果馬琳獲勝並入主愛麗舍宮( Elysee Palace )的話,她的首次正式出訪將不是華盛頓,而是布魯塞爾的歐盟,這表明歐盟帝國終於走到了盡頭。

現年 50 歲的馬琳是一名律師,在競選期間,她利用日益增長的反移民情緒、恐怖襲擊和低迷的經濟作為彈藥。在法國、德國、意大利、比利時和荷蘭也存在同樣的反精英情緒。作為一項利益;馬琳也是普丁的粉絲,她不買氣候變化的賬,並將其稱為「另一種極權主義」,聽起來一點都不陌生!

  不是全球主義,而是個人自決

全球化並不像其陰謀集團所宣稱的,僅是現代技術應用於通訊、貿易和旅遊的必然結果,世界並沒有變小。然而,它實際上是一種只能通過專制手段強加的意識形態和世界觀。

特朗普曾向他的支持者說:「全球化讓向政界人士捐款的金融精英變得非常,非常富有 ...... 但它導致成千上萬的人士一無所有,只剩下貧窮和心痛。」

歐盟主要是關稅地區,而不是自由貿易區。布魯塞爾有 54000 多名官僚機構,幾乎沒有必要制定簡單的泛歐洲關稅削減法案。這不是必需的,他們只有一個原因,就是開始構建全球主義。真正的目的:一個事實上的歐洲政府、擁有密集的監管和稅收規則、準司法機構、新生軍隊,以及進一步服從國家、語言、地區和文化身份。

已故知名經濟學家路德維希·米塞斯( Ludwig von Mises )明白到,自決是自由的根本目標,是真正的自由主義。的確,自由主義者不應該關心政治意義上的「國家主權」,因為政府並不是至高無上,永遠不應該被視作有決定我們生活方向的資格。同樣正確的是,自我主宰與受制於人距離越遠,被人操控的陰謀就越弱,或自決權就越強。

如果要以任何可能的方式將這一自決權利授予每一個人,就必須這樣做。

英國退歐是一場關於國家地位的全民公投,這是脫離全球主義更遠,更接近個人自決。

馬克龍得閃人了

黃背心浪潮要求馬克龍下台的聲音已越來越大,但為什麼人民如此不喜歡馬克龍?從 2014 2016 年,馬克龍在社會黨主席奧朗德( Hollande )的領導下擔任經濟和財政部長。在這段時間裏,他起草了一項非常不受歡迎的新「勞動法」。根據該法,工人可能會失去他們長期以來爭取並捍衛的大部份累積的勞動權利。而現在,他們在幾乎沒有任何保護的情況下被行業僱傭或解僱。這項法律最終在馬克龍執政的第一年得到實施。

在此之前,從 2008 年(恰好是陰謀集團製造的「金融危機」開始的那一年)到 2012 年,馬克龍是法國羅斯柴爾德銀行的一名成功的投資銀行家。

事後看來,很明顯,他是由羅氏家族和精英幫兇為擔任總統做準備的。在 2016 2017 年的競選活動中,他得到了由銀行流氓資助的媒體支持。他承諾建立一個民有和民享的新政府。在「偽旗行動」的幫助下;也就是 2016 7 14 日法國國慶日尼斯大屠殺;他承諾,如果他當選總統,將會有更多的安全措施,出台類似戒嚴法的永久性緊急狀態法。

2017 5 7 日,無冕之王馬克龍在第二輪選舉中狡猾地繼任,按照現行的「民主制度」,他獲得了決定性的優勢;事實上,他只得到不到 25 %的選票。

在他贏得選舉不久後態度即刻 180 度轉變,種種選舉前的承諾已忘得一乾二淨;這對一般的政棍來說並不罕見;但使馬克龍與眾不同的是,他變得卑賤和傲慢無比,幾乎完全不尊重民生,甚至感到厭惡。他開始大幅削減富人的稅收,並對窮人和中產階級徵收新稅、減少養老金、失業和醫療福利等等。

最終,新的所謂的生態汽油稅只不過是壓垮駱駝的一根傳說中的稻草,馬克龍的支持率程度降到了 18 %以下。

馬克龍最終撤銷了新燃油稅和其他各種稅收,以及增加最低工資每月 100 歐元。在電視上,他假惺惺的道歉表情出現在畫面中;一種「來得太遲」的噁心姿態。更糟糕的是,他在電視中隻字未提在議會悄悄通過最不受歡迎的新勞動法。

撤銷不受歡迎的勞動法,也許會給馬克龍一點點挽回頹勢的機會,現在依然如此。但他的傀儡主人,當然不會對這種損害自己利益的舉動讓步。如今,黃背心和大約 80 %的法國人都要求馬克龍滾蛋。

 

法國以外的變革至關重要

這對經濟有何影響?對於抗議者和法國人民來說,他們抱怨的是,他們對本國貨幣購買力的持續惡化和來之不易的社會福利的喪失感到不滿。它們要求徹底逆轉工人階級的資本流向精英階層的趨勢;這種趨勢在西方世界隨處可見。

如果「黃背心」行動成功,那可能意味着一場經濟動盪,或許是一場可能蔓延至其它國家的經濟革命。黃軍很清楚這一點,他們呼籲變革,也呼籲法國以外的國家變革。德國、匈牙利、比利時、荷蘭和奧地利等國已經開始了類似的抗議活動。

在德國,默克爾的日子也不多了。德國另類選擇黨( AFD )投票支持德國退出歐盟,他們還希望徹底關閉歐洲議會。這個毫不起眼的在野黨讓人感到訝異,他們發現,該黨成立短短數年間,從 2018 年開始就已成為德國第二大最受歡迎的政黨,甚至超過了主流社會民主黨( SPD )。

德國存在巨大的社會不滿,其原因與法國沒什麼不同,普遍購買力下降和貧困加劇等。在德國人口的很大一部份中,許多婦女都從事兼職工作,特別是單身母親,至少需要兩份工作才能生存。政府逃避失業統計,國家控制的媒體不會報導和告知人民真相。多年來,說謊一直是他們的生計。這種情況不太可能很快改變,除非系統發生變化。

德國也想退出歐元區和歐盟,因為國家的宏觀經濟效益將是巨大的。當然,就像英國脫歐一樣,主流媒體不會報導對民眾有巨大好處的新聞,因為這將暴露布魯塞爾的小丑應該被清除。它將意味着必須回到經濟學的根源,離開央行的經濟,本質上是回到一個由地方生產,為地方市場提供支助的人民經濟,具有健全的地方貨幣和人民控制的金融系統。

人們的巨大動力將推動國家前進的巨輪,從而促進經濟和福祉。如果希臘在 2008 2009 年(當時由國家策劃的嚴重危機來襲)採取這一步驟,採取退出歐元區的方式,如果沒有令人窒息的債務,今天的希臘可能已是一個繁榮的國家,或者至少已在走向繁榮的道路上遙遙領先。

另一方面,如果事情照現在這樣發展下去,加上馬克龍做出的幾項半心半意的讓步,估計法國經濟將損失約 80 100 億歐元。只要馬克龍繼續掌權,富人就不會有什麼重大變化,因為他不會逆轉稅收體系。他們讓安插這個總統,驅使他將公共財富轉化為私人擁有,導致今日全球普遍的形式;富人越富,窮人越窮。

這意味着法國必須從其他地方竊取資金,例如,在前法國殖民地,仍然嚴重受法國央行的控制,這些國家無法控制自己的外匯儲備,因為它們的經濟受到法國經濟的拖累;這是一個鮮為人知的事實。

換句話說,如果情況保持現狀,如果黃背心沒有根本性突破,經濟狀況將會變得更糟。別擔心,毫無疑問,官方宣傳版將把經濟困境歸咎於黃背心,而所需的額外資金將從窮人處擠出,可能是在前法國殖民地。

 

過去顯示我們的未來

 

黃背心運動是一個變革的機會,可以傳播到歐洲和全世界。我們醒覺人士有一項使命,那就是向普通大眾宣揚醒覺運動,揭示黯黑運作機器,過去發生了什麼錯誤,是什麼讓我們陷入了今天的危機,前車之鑑,過去會教會我們未來。

資料來源: 醒覺大勢頭

 http://blog.udn.com/17ab68df/125034365

 

(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