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亚瑟·鲍威尔 翻译:Andy Chow

2019-02-19

 

 

 

第八章物理生活

 

我们在第二章总括提到了星光体的组成和结构。我们现在应该要开始巨细靡遗地研究它的存在并且在肉体原本意识清醒时的运用。

 

断定星光体在物理生活中的本质和质量的因素可以粗略分类成以下这样: -

 

1. 物理生活

2. 情绪生活

3. 心智生活

 

1. 物理生活 - 我们已经知道(第一章)肉体的每颗粒子都有它的相应星光「倒影」。因此,由于构成物理形态的固体、液体、气体和以太可能是粗糙的或精细的,粗粒的或精微的,所以相应的星光包膜的性质也是如此。不纯净的食物滋养的肉体会产生一个相应不纯净的星光体,而以清洁的食物和饮料喂养的肉体会帮助到净化星光载具。

 

星光体作为情绪、激情和感官的载具,因此,较粗糙的星光体主要适应于较粗糙的激情和情绪:而较精细的星光体更容易与较精致的情绪和抱负共振。

 

令肉体粗糙的同时将星光体和心智体组织成更精细是不可能的:即使是带着不纯净的心智体和星光体也是不可能拥有一个纯净的肉体的。因而三个身体都是环环相扣的。

 

不只是肉体,高等的身体也会受吃下去的食物影响。肉食餐点会危害所有真正的神秘学发展,那些依赖于此的人将严重和不必要的困难放在自己的路途上,因为肉食会增强所有不良的元素和低层面的激情。

 

在古代的秘仪中,绝大部分人都是纯净的,他们清一色是素食者。皇道瑜伽士(Raja Yogi)需要特别的痛苦才能净化身体,通过精心设计的食物、饮料、睡眠等系统,并坚持吃愉悦性的(sattvic)或「有节奏(rhythmic)」的食物来做到此。整个关于食物的系统是建立来帮助身体可被高等意识所用。

 

肉食是激情性的(rajasic),例如它们限制了活动的质量,成为兴奋剂,并累积起来表达出动物的欲望和活动。它们完全不适合于类型较精细的神经组织。因而瑜伽士不能容许食用这些去高等处理意念。

 

正在腐烂的食物如打猎而来的猎物、野味等等,以及酒精都是惰性(tamasic),或沉重的,也要去避免进食。

 

趋向生长的食物如谷物和水果都是愉悦性,或有节奏的,有最高的活力和适合于建立身体的灵敏度和同时令身体强壮。

 

其他某些物质也会对肉体和星光体产生不良影响。烟草会将不纯净的粒子渗进肉体,引致散发出经常以嗅觉会感知到的物质。以星光角度看,烟草除了带来不纯净的物质,还倾向减弱身体的灵敏度:因而被声称所谓「舒缓神经」。

 

虽然这可能在现代生活的条件下,有时候不去舒缓神经会更为有害,但对于一个神秘主义者来说当然是不可取的,因为神秘主义者需要能够立即对所有可能的振动作出反应,当然,还有完美的控制。

 

同样地,无论是处于星光体还是心智体的观点,饮用酒精毫无疑问总是一种不良的行径。

 

吃肉喝酒的身体在开放更高的意识下,舍弃了健康:而神经疾病有部分原因是人类的意识在尝试透过被肉食堵塞和酒精中毒的身体表达自己。特别是脑垂体,即使是非常小量酒精也很容易中毒,从而检查到其最高度的进化。脑垂体的酒精中毒会引致与震颤性谵妄相关的反常和不合理的视觉。

 

除了肉体和星光体直接粗糙化之外,肉食、烟草和酒精也倾向做成严重的问题:吸引嗜血和灵魂的不良星光实体:它们围着这个人滔滔不绝,把它们的意念加诸在他身上,强灌它们的观感进他的星光体,所以会有一种像一个壳般的令人讨厌的实体包围着他的光环。

 

主要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右手路径(Right Hand Path)的瑜伽中绝对禁止肉和酒。这些实体包括人的意念和欲望生成的人造元素,和被困在自己的星光体中的堕落的人,也被称为元素使(elementaries)(看第十六章)。元素会被那些星光体先天包含它们本质的物质的人吸引,而元素使会自然地寻求沉溺于诸如他们自己在肉体时喜好的恶习。

 

几乎所有毒品 - 如鸦片、可卡因、茶的咖啡碱、咖啡的咖啡因等等 - 都会对高等载具产生有害的影响。当然,有时它们对医治某些疾病几乎是必要的:但是一个神秘主义者应该尽可能少去使用它们。

 

知道怎么做的人能够在鸦片在肉体上达到它的作用后,从星光体和心智体中清除它(可能被用作舒缓强烈的痛楚)的不良影响。

 

所有类型的秽物甚至在高等世界中也比在物理世界中更令人厌恶,和会吸引低等级的自然精灵(看第二十章)。因此,神秘主义者对所有物质的清洁很严格。特别要注意手脚的清洁,因为很容易通过四肢散发出来。

 

物理的噪音如遍布各个城市而刺激神经的,因而导致烦躁和疲劳:许多星光体以不同的速度振动形成的压力,再加上所有人都被琐事刺激和打扰,造成更加剧烈的影响。虽然这种刺激不痛不痒,可能十分钟内就抛诸脑后了,但是这个影响可以产生在星光体中维持四十八小时。因此,住在现代城市中,是很难避免受到刺激的,特别是那些星光体比普通人有更高连系和敏感的人。

 

总括来说,一切有益于肉体健康的也会良好反应于更高载具上。

 

旅游是另一个会影响星光体的因素,与每个地方或地区连结的以太和星光影响力令游人的以太体和星光体产生变化。海洋、高山、森林、瀑布,每个都有自己特别种类的生命,星光、以太以及可见的,因此有各自一系列的影响力。

 

很多这些不可见的实体都在灌注生命力,在任何情况下,它们对以太体、星光体和心智体的长远效果都是健康和良好的,不过转变的时候是令人有些疲累的。所以偶尔从城镇到国家的转变对情绪和肉体健康是有益的。

 

星光体也可能被一些物件如护符(tailsman)影响。制作它们的方法早已在以太体这本书中描述过。我们在这里只会说一下它们的一般效果。

 

当一个物件为特定的目的被一位胜任的人强力的充磁时,它成为了一个护符,而当它是被正确地制作出来的话,它会持续辐射这磁性多年而没有减损。

 

它可以有很多用途。例如,一个护符可以被纯净的意念充磁,它会以星光和心智物质中明确的振动率去表达自己。在许多情况下,不纯洁的意念是不经意地搭上的,因此令护符本身并不具备强大的力量。另一方面,护符已被有意图而强力地充磁,所以当两股意念相遇,毫无疑问,与护符连结的意念将会击败另一个意念。

 

此外,对立的意念之间最初的冲突会吸引人的注意力,因而给予他时间去想起自己忘记的事,从而他不会像往常一样措手不及。

 

另一个例子是被信念和勇气充磁的护符。这会以两种方式运作。第一,护符辐射出的振动会在恐惧的感觉升起时就抵制它们,因而防止它们像往常一样,累积和增强另一个感觉直到它们变得无可抗拒。已将这个效果与陀螺仪的效果进行了比较,当它向一个方向起动,要转向另一个方向就会受到强大的阻力。

 

第二,护符间接作用在配戴者的心智上:他开始感到恐惧时,可能会立即想起这护符,然后呼唤他自己意志中储备的力量去抵抗这不良的感觉。

 

护符第三个可能性是与制作它的人之间的连结。配戴者在事件中处于危急关头时,他可以呼请制作者和诱发来自他的回应。制作者可能在物理上意识到或意识不到这个呼唤,但在任何情况下,他的本我会意识到,并会以补强护符的振动作回应。

 

某些物品在很大程度上是天然项鍊或护符。所有宝石都是这样的,每一块都有不同的影响力,并可以分两种方式来使用:

1)吸引某个种类的元素精华的影响力,意念和欲望会透过该精华自然地表达自己;

 

2)这些天然的特点令它成为一个合适的磁性载具,它的目的是与那些意念和情绪一致。所以,以一条纯净的项鍊为例,应该要好好选择一块石头,它的天然波动不和谐,是不纯净的意念表达自己的关键。

 

虽然宝石的粒子是物理的,但在这个层面上的调(key)与高层面的纯度的调相同,即使宝石没有被放大,他们也会凭借折光的色彩检查到不纯净的意念或感觉。而且,宝石能够很容易在星光和心智层面以设定成同一个调的纯净意念和感觉波动充磁。

 

其他例子有(1)金刚菩提树莓(rudraksha berry)在印度经常用作项鍊,特别适合于需要持续神圣意念或冥想的磁化,而所有干扰的影响要被排除时;(2)图尔西(tulsi)植物的珠子,其影响力有些不同。

 

产生强烈气味的物件就是天然的护符。因此,被选择用于香枝的树胶会散发出灵性或虔诚意念喜爱的辐射,而不谐于任何形式的干扰或担忧。中世纪的女巫有时结合香枝的成份,再去产生相反的效果,而在今天的路西法(Luciferian)邪教仪式也这样做。

 

一般最理想是避免粗糙而浓重的气味,例如麝香或香囊粉,因为它们很多都类似于官能的感觉。一个原本没想要充磁的物件有时会得到护符的力量:例如戴在人身上,来自朋友的礼物,如一只戒指或鍊子,或甚至一封信。

 

一件习惯性放在口袋的物件如手表会被充磁,如果送给别人,就能够对受者产生既定的效果。硬币和纸钞通常都带有杂乱的磁性、感觉和意念,因而辐射出干扰和令人烦躁的影响。

 

所以一个人的意念和感觉不止影响他自己和别人,还会影响他周围的死物,甚至墙壁和家具。就这样,他无意识地磁化了这些物理物件,所以只要在它们的影响力范围内,它们就有力量向其他人发出同样的意念和感觉。

 

2. 情绪生活 - 无需特别强调,星光体的质量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不断发挥作用的感觉和情绪。

 

无论人意识到这个事实与否,当他表达出情绪时,就是在使用星光体,就如同他在思考时,在用他的心智体,或者他进行体力劳动时,就在用他的肉体般。当然,要在意识完整表达到的情况下,将他的星光体作为独立的载具去使用就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了,这个问题会在稍后的适当时候再去探讨。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星光体是欲望的显化场,所有感觉都会瞬间反映出来的镜子,其中所有触及人格的意念都一定会表达出自己。

 

从星光体的材料中,身体形态被赋予黑暗的「元素」(看第七章),这些元素是人透过邪恶的愿望和恶意的感觉所创造和启动的:从它也体现到透过善意的愿望、感激和爱让它活过来的善意元素。

 

星光体就如同其他身体一样,会在使用时成长,它也有自己的习惯,会因为不停重覆的类似行为而建立和固定。星光体在物理生活期间会作为来自肉体和低等心智体的刺激的接收发送器,它倾向自动重覆惯常的振动;就像手可能重覆做一个熟悉的手势,所以星光体可能会重覆一个熟悉的感觉或意念。

 

所有我们称为邪恶的活动,无论是自私的意念(心智)或自私的情绪(星光)也好,都无可避免展示自己成该层面的粗糙物质的振动,而善良和无私的意念或情绪就设定于高等类型的物质的振动。

 

由于精细物质比粗糙的更易于移动,于是,发出善良意念或感觉所花费的力会产生的结果或许百倍于以同等的力送去粗糙物质所产生的结果。若非如此,明显普通人就永远无法有任何进展了。

 

以十分之一向好的力就大大压倒其他十分之九致力于自私目的的力了,所以总括来说,这样的人每一世都会有明显的进步。即使有个人只有百分之一是好的,也会有些微的进步。一个人如果是保持不变,也就是没有进步也没有退步的话,一定是明显过着邪恶的生活:而往下走向邪恶的人,一定是一个异常而一贯的万恶之徒。

 

由于逻各斯那一直稳定地推着他们的无可抗拒的力量,即使没意识去做些事走向进化的人和让一切顺其自然的人,也会逐渐进步。但他们会走得非常慢,以致要花费几百万年的转世和麻烦和无用功,才能走前一步。

 

确保进步的方法是简单而巧妙的。正如我们所见,邪恶的质量是各自层面粗糙物质的振动,同时善良的质量是透过高等物质表达。

 

由此得出两个显著的结果,必须记着这一点,星光体每个副层面与对应的心智体副层面都有一个特别的关系;因此,四个低等星光副层面对应心智体的四种物质,同时三个高等星光副层面对应因果体的三种物质。

 

所以,低等星光振动不能够在因果体中找到物质对应它们,只有高等质量才能够内建进因果体。因此,它会融合人的内在发展出并且其改变被永久记录进因果体的所有善事,同时他所做的、感受到的、或想到的坏事不可能触碰到真正的本我,但只会对心智体导致干扰和麻烦,并在每次新的转世重现。

 

坏事的结果会被储存在星光和心智永久原子:于是人就要一次又一次地面对它,直到他克服了它,并最终根除他的载具要作出回应的一切意向。这显然是一个非常不同的问题,把它带入本我并使其真正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星光物质比物理物质对来自心智世界的每个冲击回应得更迅速,所以人以星光物质制作的星光体随时准备好回应意念的冲击,并雀跃于回覆每一个冲击它的意念,无论这些意念从外面,例如其他人的心智,或从内在,从自己的心智而来。

 

所以,人令到他的星光体习惯性地回应邪恶的意念,就会令其充当吸引附近类似意念形体和情绪形体的磁石,然而一个纯净的星光体会对这些意念释放出反弹的能量,并吸引与自己的物质和振动一致的意念形体和情绪形体。

 

为此必须牢记这一点,星光世界满是其他人的意念和情绪,这施放出永不中断的压力,不停轰击每个星光体,在其中设置类似于它们自己的振动。

 

此外,低序的自然精灵(看第二十章)喜爱愤怒和憎恨的粗糙振动,并将自己投进这种本质的流动中,从而加强了波动,为它们增添了新的生命。屈服于粗糙的感觉的人会依赖于被这种星光世界的乌鸦群不停包围,然后它们互相争先恐后地热切期待着激情的爆发。

 

大多数人在承受的很多情绪或多或少都与外界的星光影响有关。同时,例如抑郁可能来自肉体如消化不良、寒意、疲劳等等,不过较频繁的原因都是本身就在沮丧的星光实体漂浮在四周去寻找同病相怜的人或希望抽取对方的生命力去补充自己的缺失所致。

 

此外,例如有个人置身于暴怒中,暂时失去了对星光体的控制,欲望元素(看第一章)就会变得至高无上。在此情况下,这个人会被类似本质的已死之人或一些邪恶的人造元素掌握或附身。

 

学生应该严正和特别要排除抑郁,它是对发展进度的一个很大的阻碍,和至少努力别让任何人知道他为此受压。这表明他考虑得更多的是自己,而不是大师,这令大师的影响力更难作用在他身上。

 

抑郁对敏感人士造成很多苦痛,很多时也是小孩在晚上感到惊恐的元凶。求道者的内心不应该是持续的情绪波动。由以上种种可见,求道者要学习别去担忧。满足与求道并不矛盾。善良总是会得到最终胜利证明了乐观是正确的,不过如果我们只考虑物理层面,就不容易维持这个立场了。

 

在非常强大的情绪压力下,如果有个人陷入得太深,他可能会死、变得精神错乱或被附体。这种附体不需要被定性为我们所说的邪恶,尽管真相是所有附体都会造成伤害。

 

这个现象的描绘可从信仰复兴运动(religious revival)的「皈依(conversion)」获知。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人会陷入巨大的情绪激动状态,以至于超出了安全的程度:然后他们可能会被一位有同样宗教信仰的离世传教士附体,因此两个灵魂可能会暂时使用同一个身体。这些歇斯底里的过激行为的巨大能量具有传染性,并可以在人群中迅速传播。

 

星光干扰是以巨大的漩涡的本质来设定的。走向这个渴望官能的倾注的星光实体:所有喜爱和沉浸于无论是宗教或性爱特性的野性亢奋的振动中的自然精灵(看第二十章),就只是像小孩在玩冲浪而已。

 

它们提供并增援了那些被如此鲁莽地消耗的能量。主导思想通常是自私的,只想拯救自己的灵魂,星光物质是粗糙的,而且自然精灵也是原始的类型。

 

因此,信仰复兴运动的情绪影响是非常强大的。在某些情况下,人可能真正地和永久地受益于他的「皈依」,但是认真的神秘主义学生应该避免这种过度的情绪激动,这对许多人来说很容易发生危险的。「激动与灵性生活是格格不入的。」

 

当然,还有很多导致精神错乱的原因:它可能是由于一个或多个载具中的缺陷所致 - 肉体、以太体、星光体、心智体。其中一种是由于星光粒子与以太体或心智体的粒子之间缺乏精确调节所致。这个情况下,他不再能回复正常,直到他到达天堂世界,例如直到他离开星光体并过渡到心智体。这类型的精神错乱是罕见的。

 

其他星光体的星光振动对星光体造成的影响在东方很久之前就被发现了,这也是学生住在进化程度比自己高得多的人附近,会得到莫大好处的其中一个原因。有位印度老师不只规定学生为了净化、强化和发展星光体而进行特定种类的练习或研究,还在物理上让学生成为他的邻居,去透过此紧密陪伴去协调和调整学生的载具到像他自己般。

 

这位老师早已平静了自己的载具和它们早已习惯以一个小心挑选的频率振动,而不是交缠在百种的狂乱之中。无论他是熟睡还是清醒,这不分昼夜的少数振动频率是非常强力和稳定的,它们永不停歇地作用在学生的载具上,逐渐提升他到自己老师的调(key)。

 

为了类似的原因,一位希望过着高等生活的印度人退隐山林,作为一个其他种族的人退出世界并过着隐士的生活。因此,他最少有了可以透一口气的空间,和不再受到被其他人的感觉和意念向他载具永不停歇的击打而导致的无尽冲突,也能找到时间连贯地思考。大自然平静的影响力也在某程度上是很有帮助的。

 

这有些类似产生在与人类有密切关系的动物的影响。

 

动物对牠爱的主人的忠诚和去理解主人的愿望和讨好他所作出的心智的努力,会大幅度发展动物的智能和牠虔诚和感情的力量。但除此之外,人的载具在动物身上不断发挥的作用会大大协助这个过程,也因此为动物准备好个体化和成为一个人类实体的路。

 

透过意志之力,是有可能在星光光环外围制造一个星光物质的外壳的。有三个可以这样做的目的:

 

1)避开另一人有意图地指向人的情绪振动如愤怒、嫉妒或憎恨;(2)避开在星光世界中随意漂浮并击向人光环的低等种类振动;(3)冥想期间保护星光体。这个外壳通常不会维持很久,但是需要延长存在的时间的话,就要频繁地翻新。

 

当然,这个外壳会保持振动出入无门。所以,学生应该只以最粗糙的星光物质制造外壳,因为他不会想高等类型的星光物质振动进不来出不去。

 

一般来说,可以说一个人为自己使用外壳在某程度上是承认有弱点,就好像一个人应该是,不需要这种人造保护般。

 

是时候回想一下(看第一章),人的星光体不只包含原本的星光物质,还有一定数量的元素精华。在人的生活期间,这种元素精华与周围相似物质的海洋隔离开来,实际上在那个时候变成了可以被描述为一种人造元素的东西(看第七章),例如,一种被称为欲望元素的半智能分离实体。

 

欲望元素在没有方便的参考(或者其实是知识)或碰巧与之相关的本我意图下,沿着自身演化的过程向下成为物质。因此,它的喜好与人的喜好截然相反,因为它正在寻求更强大和更粗糙的振动。

 

所以圣保罗形容这永久的斗争为「身体中的定律与思想的定律交战(the law in members warring against the law of the mind)」。

 

此外,还发现到它与人的心智体的心智物质的相联会为它带来更活化的振动,它努力激发心智物质,使之与它同调,并促使人相信他在渴求元素精华自己所渴求的官感。

 

因此,它变成了一种诱惑者。然而,欲望元素并不是邪恶的实体:事实上,它不是一个进化的实体,并没有转世的力量:只有由它组成的精华才是不断在进化的。

 

这个阴暗的存有也没有任何邪恶的设计在人身上,它在当下对有一部分是由它形成的人什么都不知道。因此,它根本不是与恐怖串连的恶魔,但是,尽管处于其展开的不同阶段,它仍然是人自己神圣生命的一部分。

 

如果想通过拒绝用粗糙的振动来满足欲望元素,人因此制止了它的演变,那会是错误的:因为情况并非如此。通过控制激情和发展高质量,人抛弃了低等的,并帮助演化高等类型的精华:低等振动可以交由动物提供,在某些时候,甚至比人更好,而除人之外,就没有其他能够演化高等类型的精华了。

 

人终其一生都要肯定地对抗欲望元素和它追求低等、粗糙物理振动的倾向,要相当清楚地认识到它的意识、它的喜欢和不喜欢并不是他自己的。他自己创造了它,就不应该成为它的奴隶,但要学会控制它和认识到自己不是它。这个问题会在第十二章进一步探讨。

 

3)心智生活 - 我们第三个和最后一个在清醒意识时影响到星光体的因素是心智生活。心智活动对星光体有最深远的影响,原因有两个: -

 

1)由于低等心智物质,末那识与星光物质,卡马有着千丝万缕的连结,大部分人都根本不可能使用一个而不使用另一个:例如,少数人可以思考的同时不予以感觉,或感觉时,在一定程度上不去思考。

 

2)因为星光体的组织和控制与心智息息相关。这是一般原理的其中一个例子,就是每个身体都是由在比它高一个层面工作的意识建造出来。没有意念的创造力量的话,星光体就不能够组织出来。

 

每个由心智发送到肉体的脉冲都要通过星光体,也在它身上产生效果。加上,由于星光物质对意念振动的反应远远超过物理物质的反应,心智振动对它的影响在比例上会较对肉体的影响为大。

 

因此,一个受控、受过训练和已发展的心智倾向令星光体受控和发展它。可是,当心智没主动控制星光体,后者就特别容易受到意念流的影响,永远地从外在接受这些刺激,并急切地回应它们。

 

至今,我们探讨过日常生活中,透过物理、情绪和心智生命的本质,产生在星光体上的一般影响。我们现在要去探讨一下,但只是总体简要地探讨在清醒意识期间,星光体自己的特别能力的使用。

 

我们早已在第五章描述过这些能力的本质和星光体中它们与各个脉轮的连结。通过以星光物质自己的力量为媒介,再通过脉轮的代理去发展,人不仅能够从以太物质接收振动,再透过星光体传送去他的心智,还会从星光世界四周的物质直接接收感觉,这些当然也同样地透过心智体传送到内在真正的人。

 

但为了以此方式直接从星光世界接收感觉,人一定要学会在星光体中专注自己的意识,而不是在通常情况下的肉体脑袋。在低等类型的人的情况下,尽管心智发展也到达了一定程度,但重点是卡马或欲望依然是最突出的特征。

 

这种人的意识集中在星光体的下半部分,他们的生活被连结物理层的官感左右。这就是没发展的人的光环最突出的部分都是由星光体形成的原因。

 

普通的一般人也几乎完全活在他的官感中,虽然高等星光正在发挥作用:但对他而言,最突出的问题依然是指引他的行为的不是对的或凭理性而做的,而是纯粹他自己渴望去做的。

 

较有文化和发展的人会开始以理性去管制他的欲望:就是说,意识的中心逐渐将自己从高等星光转移到低等心智。随着人的进程慢慢地往上走,他开始被原则主导,而不是喜好和欲望。

 

学生要记得人类依然在第四轮(the Fourth Round),就是应该自然地致力于欲望和情绪的发展;然而我们正在从事智力的开展,就是第五轮(the Fifth Round)的特别特性。

 

这是因为来自金星的火焰之主的降临给我们的进化带来了巨大的刺激,以及透过为我们保留了这影响的行者的工作,稳步地牺牲自己,为的就是让我们可以取得更好的进展。

 

(译注:第四轮是地球演化七轮中的第四轮,详情可以看此系列书籍的最后一本书太阳系(The Solar System),在此暂不深入探讨。)

 

尽管事实是绝大多数情况下,意识的中心位于星光体中,大多数人并不为意这个事实,对星光体或它的用处一无所知。他们背后有一系列生活的传统和习俗,其中没有一个有使用星光能力的;

 

然而,这些能力一直在壳里逐渐而缓慢地成长,有点像小鸡在鸡蛋里生长般。于是,非常大量的人有他们完全没为意到的星光能力,实际上离发现很近了,可以说,在不久的将来,随着这些事情的广泛了解和明白,这些潜在的能力将会遍地开花,而且星光能力将变得比今天更加普遍。

 

(译注:遗憾的是,距这本书面世已有90年,进步看不见,反倒可说是退步了。)

 

上面提到的壳由大量自我中心的意念组成,普通人几乎无可救药地被它埋葬掉。这也可能对睡梦生活(sleep life)有更大的影响,我们将在下一章讨论这个问题。我们在上面说了意识集中在星光体中。人的意识每次只能专注在一个载具中,不过他可以同时模糊地意识到其他载具。

 

可以从普通的物理视觉中进行简单的类比。如果将一只手指举在面前,双眼可以聚焦到清楚看到手指:同时远处的背景也会看到,不过并不清楚,因为它在焦点以外。这时可以改变焦点,因此可以清楚看到背景,但现在手指在焦点以外,看起来是蒙矓和模糊的。

 

正是以同样的方式,如果一个已发展出星光和心智意识的人在日常生活中将自己专注于肉体脑袋中,他会完美地看到人们的肉体,而同时间他会看到到他们的星光体和心智体,但会有点蒙矓。

 

在不到一刻,他能够改变意识的焦点,以致他完全和完美地看到星光体:但在这情况下,他也会看到心智体和肉体,但细节并不完整。同样的事情适用于心智视觉和更高层面的视觉。

 

所以一个高度发展,意识甚至早已超越因果(高等心智)体的人的情况下,他能够在菩提层自由地运作,也有一定的意识在自性层(atmic plane)上,意识中心就在高等心智层和菩提层之间。

 

在他之中的高等心智和高等星光比他低等的部分要发展得更多,不过他依然保留自己的肉体,这仅仅是为了方便他在其中工作,而不是因为他的意念和欲望而被固定在这里。这种人已从一切会束缚他去转世的卡马超脱出来,于是,他保留肉体,只是为了充当让高层面的力量来到物理层的工具而已。

 

待续。。。

 

翻译:Andy Chow 

转载自新亚特兰蒂斯

https://mp.weixin.qq.com/s/iRoItzSNoouBfL6XxLuHAg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1) 《第一章 总体描述》  

(2) 《第二章 组成和结构》  

(3) 《第三章 》(星光体的色彩及表达)

(4)《第四章 功能》

(5)《第五章 脉轮》

(6)《第六章 昆达里尼》

(7)《第七章 意念形體 》 

(8)《第八章 物理生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