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7

《黃背心運動/ 西方文明的毀滅/ 從歐盟的世界監獄脫離/ 改變貨幣政策 》 

 

 

彼得·梅爾( Peter B. Meyer 2019 2 13

蓄意破壞貨幣制度

欺詐貨幣體系的運作方式

社會和貨幣一樣虛偽

解決辦法很簡單;共識

知識就是力量

 

當今時代不比半個世紀前更好

 

1971 年引入欺詐貨幣系統以來,普通工薪階層在其整個 48 年的勞動力市場生涯中工資收入為零。

眾所周知,實際時薪並不比 1970 年代中期高。此外,這些數字表明,零增長時期可以追溯到 1971 年。

正如美國勞工統計局( BLS )的精確數據所顯示的那樣,實際工資年增幅為 0.01 %,是百份之一!換句話說,什麼都沒有。

這成為一個我們應該關注的事實。大多數人只有一種商品,那就是寶貴的時間,按小時、按週,按月出售。數據顯示,人們今天並不比近半個世紀前更有價值。當這被證明是事實的時候,不要感到難過。

這怎麼可能呢?從一、二戰禍到尼克松時代,數十年的進步怎麼可能在事情看起來最有希望的時候突然結束呢?

今天,全世界擁有博士學位的人士越來越多,工程師、碩士、專利、技術和受良好教育的人也與日俱增;他們往往強調勤奮、緊湊、劃分和有效的利用時間。簡單的說,我們的時間越來越不夠用了,為何我們的所謂進步會如此引人注目地失敗呢?

 

同樣是車

事實是,情況比數據顯示的還要糟糕。首先,給定的數字是平均值。因此,少數人的高工資拉高了多數人的平均低薪水。其次,與其看錢,用假的統計調整,不如看時間。

1971 年,人們可以用 2500 美元買到一輛新的中產階級多功能車( Utility vehicle-UV )。以每小時 4 美元的貸款,買那輛車花了 625 個小時。如今的同類車型售價為 3 萬美元,平均時薪為 26 美元。

現在,工薪階層平均要工作 1154 小時,才能買得起一輛車。換句話說;他花了幾乎兩倍的時間來償還汽車的錢。

但是等等,那些央行行長說,今天的汽車和 1971 年不一樣了,因為技術改進多了。

如今的新車配有 GPS 、藍牙和座椅加熱裝置。因此,因為科技的進步,你得到了翻倍的價值。但是,新車的耐用性還不如那時候的兩倍好,而且基本功能仍然是一樣。

無論哪一個年代的車輛,不管車子有沒有額外的奢侈品,同樣四個輪子,都一樣能把你或物體從一個地方送到另一個地方。簡單的事實是;你現在需要的一輛 UV 車要 3 萬美元。

 

胡扯的金融系統

第三,由於各國央行通過人為壓低利率和普遍提高生活成本來抑制儲蓄,買家不太可能手頭有 3 萬美元。

因此,他就被迫借貸了。一筆帶利息的貸款,然後成為金融經濟的一部份,被分割、槓桿化和抵押,直到資金轉移者在貸款上賺的錢,比汽車製造商賺的還多。

因此,不太富裕的上班族不僅被迫賣掉兩倍的時間來買車,他的時間現在已成為一種資產,不僅是汽車製造商,而且是銀行。這就是整個毫無意義和扭曲金融體系的薄弱環節:這一切都是在價值不斷下降的有限資產上孕育而成的。

金融業向勞動者的貸款利率為 5.5 %。一輛汽車貸款 3 萬美元,貸方的毛利潤為 5290 美元。

這樣一來,這個可憐的人每個月要支付 490 美元;相當於 19 個小時的工作; 6 年總的來說,他將被迫在 6 年的時間裏工作 1356 個小時,以獲得或多或少與 1971 年他只花 625 個小時購買的同一輛汽車。

 

住房也是一樣

同樣的計算也可應用於住房。 1971 年,平均每個男人花 24000 美元買了一棟房子。如今,他卻要支付 37.1 萬美元。如果按時間計算,這棟房子 1971 年的價格是 6000 小時,那麼今天則是 14269 小時。

這是進步嗎?並非大多數人想像的那樣,時間就是生命,這是大多數人擁有的唯一商品。如今,普通人要花 7 年多的時間才能買到一棟普通的房子;比 1971 年多了 4 年。

 

全球化

所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答案很簡單:由於全球化和世貿組織的陰謀,大量的時間湧入了市場。由於大約 10 億中國、印度和東南亞等廉價勞工,願意以每天 1 5 美元的低薪工作,並已進入世界經濟,因此,這種競爭降低了時間的總價值。

這一切都給特朗普創造了條件。他認為,美國需要「築一道牆」和開始實施關稅,把廉價勞工和他們的產品擋在門外。老實說,事情並沒那麼簡單,你無法通過把那些能夠更快速、更廉價地生產產品的人拒之門外,或比你做得更好的舉措來致富。你只能提升自己的產品或服務,然後去換取別人做得更好的東西。

此外,廉價的外國勞動力本應壓低從海外進口商品和服務的成本,即使他自己的工資沒有增加,普通工人的實際生活水平也應該提高。通貨膨脹調整;實際工資本應上漲。

但這也沒有發生,因為發生了別的;眾所周知的美國腐敗政壇瘟疫在滋長,經濟正變得更低生產率和「金融化」;致使到處充滿寄生蟲、親信、喪屍、卒子、走狗和金融騙子。

內部人士和富人利用髒潭的便利繼續牟私利。但典型的工薪階層,即外來者,卻在央行的主要街道經濟中走下坡路。

現在,央行被迫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擴大全球貨幣供應的原因可能已很清楚了。自從全球貨幣體系完全脫離黃金和實際利率以來,從未有過如此多的貨幣憑空產生。貨幣理論家相信,這些操縱行為將帶來自由市場的好處;財富、豐富和許多其他的優勢;無需任何成本、儲蓄、投資、勞動力和實際利息補償等,廢話,當然可以。

 

蓄意破壞貨幣制度

世界貨幣體系被蓄意摧毀,引導市場的貨幣信號也是如此。在自由市場中,代表着數十億人的供求決定。因此,所有的信號都變成了完全虛假、烏有和幻象。

儘管經常予以否認,但市場上的這些扭曲是各國央行有意操縱世界各地貨幣價值的結果,為應對各國政府對競爭性出口機會,寬鬆貨幣和廉價信貸的需求而精心設計。這個世界已被灌輸了這樣一種觀念:紙幣是財富的象徵,可以帶來自由市場的所有好處,但這並不是真的。

經濟學的核心真理是以稀缺為基礎的,任何東西都不可能滿足所有人,政治的核心真理是任人唯親:表面上承諾為民服務。而紙幣就是經濟和政治之間的橋樑。

歐洲、日本和美國印刷的巨額鈔票在阻礙「市場決定」匯率。世界各國政府的債務負擔如此之重,以至於它們只能寄望於通過通脹擺脫困境,而這也是不可能的。整個世界都處於全球貨幣戰爭之中,已變成了一場瘋狂的貨幣競賽。

 

社會結構在遭到破壞

在整個歐洲,貪婪和腐敗在摧毀社會結構。無論是政治、金融、企業、歐足假球,還是西班牙廣泛存在的政治賄賂。

長期以來,「特權階層」不斷在掠奪國家的財富。政客、銀行流氓和企業老闆已失去了所有的信譽,他們的核心是如此徹底的腐敗,以至於必須對掌權者和體制本身進行徹底的改革。

銀行流氓和政棍竊取的錢財都應該歸還;他們的特赦財政保護盾應該廢除。政棍和銀行流氓必須被判欺詐或非法活動罪,並關進大牢。他們向公眾所宣稱的一切謊言,將有希望被證明是現代最後的錯覺。目睹這場悲劇的展開是令人震驚的,無論是參與推動這種大規模欺騙的份子,還是生活在幸福無知中大眾痛苦的醒覺過程。

就連經濟刺激計劃和全球變暖都是謊言;不必要地增加稅收,進一步剝奪人們的金錢和限制他們的自由。政府的行為就像被定罪的對沖基金騙子伯尼•麥道夫( Ponzi swindling )的龐氏騙局一樣,他也用新資金為現有客戶製造了回報的假象。政府不可能在不持續增加工資稅和增加貨幣供應的情況下履行其承諾。

 

  例行騙子

許多世界領導人每天都在做他們最擅長的事情;撒謊,他們的謊言是不會停止的。他們嚮往財富和權力,並受制於強大的金錢利益,受精英的指導。他們說:「是時候把財富分配給全世界,是時候擁有更多自由了。」但都是騙人的社會主義!

社會主義和個人自由似乎不能同時存在。社會主義實際上是對自由的一大威脅。民主和社會主義之間存在着不可調和的矛盾,「政府不能保證任何利益或服務,除非先從別人那裏獲得。」這就是社會主義的承諾僅僅是掠奪,而國家不可能通過掠奪本國公民而變得富有的原因。

羅斯柴爾德家族幾乎擁有全球的中央銀行,股東是私人銀行的,也是羅氏家族及其銀行流氓的親信所有,政府並不擁股份。

 

欺詐貨幣體系的運作方式

這個系統是這樣運作的:當政府缺少資金時,財政部發行債券並將其交付給債券交易商,後者將其拍賣。當央行想要「擴大貨幣供應」;既創造更多的貨幣來介入,用新發行的紙幣從這些交易商手中購買債券,這些新發行的紙幣是以在電腦屏幕上把它們寫入賬戶的成本獲得的。

這些操作稱為「公開市場操作」,因為央行在「公開市場」上從債券交易商手中購買債券。這些債券隨後成為銀行機構用來支持其貸款的「儲備」。在另一個花招中 -- 巧妙的欺騙,稱為「部份準備金」貸款,同樣的儲備被借出很多次,進一步擴大貨幣供應,為銀行的每筆貸款產生利息。

央行為股東創造利潤,用新發行的央行票據購買的債券利息用於支付央行的運營費用,外加向股東保證 6 %的回報。在華爾街高級金融的世界裏,每年僅 6 %的利潤可能不會被認為是利潤,但大多數能夠支付所有費用並保證給股東 6 %回報的企業,都被認為是盈利性公司。

除了 6 %的擔保外,銀行現在還將從他們的「儲備」中獲得利息支付;這些儲備最後將來自納稅人。美聯儲設定的基本準備金率是 10 %,這 10 %的「儲備」可以分成十倍的貸款;意味着 1 萬美元的儲備變成了 10 萬美元的貸款。

 

社會和貨幣一樣虛偽

換句話說,通過政府,納稅人向銀行支付利息,這樣他們就可以保留準備金,將利息累積到貸款總額的 10 倍。很明顯的;銀行在納稅人的支持下「賺取」這些回報。根據歐洲央行自己的聲明,通過這些操縱手段, 2012 年歐洲央行「賺了」近 10 億歐元。

整個體制充斥着腐敗,它貶低了金錢的概念,這與為什麼小孩子不再把硬幣存進儲蓄罐有關;因為它們不再是有價值的硬幣;它們只是不斷貶值的代幣,基本上沒有價值,整個社會就像它的貨幣一樣;多麼空虛和虛偽。

https://www.nu.nl/economie/3252722/winst-ecb-stijgt-miljard-euro.html?redirect=1

 

簡單的解決辦法

如果央行實際上是政府機構,政府可以直接發行國家的法定貨幣,避免不必要的有息債務給自己憑空創造貨幣的私人中間商。它可以將國家的全部信仰和信用無息貸給州和地方政府,將運營費用削減一半,恢復幾十年前繁榮的地方經濟。

我們所有的行動都應該以邏輯思維為基礎,我們必須重建社會的一切。一開始;把今天的央行經濟變成人民經濟,人民控制政府。這是 Q 計劃的一部份,該計劃是在特朗普當選多年前制定的。在這個宏大的計劃中、中國、俄羅斯以及許多個人和組織都參與其中。

現在,美聯儲在特朗普的控制之下, 2020 年不會出現衰退,並且他將再次當選。一旦一切就緒,錘子才會落下。在他的第二任期,經濟將會改善,陰森國度也無法參與 2020 年的選舉。這個計劃是令人難以置信、有主見,和軍事計劃最好的行動,人們很快就會擁有以實物資產為後盾的資金;擁有實際購買力的貨幣將比今天的欺詐貨幣走得更遠。

就連在歐洲,直言不認的反移民聯盟黨主席馬泰奧•薩爾維尼( Matteo Salvini )在意大利也表示,意大利央行和該國證券交易委員會( Consob ),應該「減少到零,換句話說,應該消除,給意大利儲戶造成損失的欺詐份子「應該在牢裏呆很長時間。」

 

共識

有一件事非常重要;我們人民必須不惜一切代價,絕對確保央行永遠,永遠不再回來。但這不會馬上發生,需要時間。在未來,我們作為一個民族,可能會再次面臨這樣的考驗。總有一些惡棍會捲土重來,攫取權力。由於這種可能性,我們人民必須接受充份的教育,了解過去發生的一切。我們確實有義務教育自己,我們和他們的後代,應該讓他們知道央行的罪惡,以及陰森國度的犯罪行為。

真正重要的是,要聚集足夠的知識和了解這種金錢詐騙。因為,由於我們曾經的無知,讓它肆虐了幾個世紀,為自己帶來痛苦。

一旦洞悉了這些陰謀是如此的縱橫天下,就將是採取行動,參與重建我們自己社會的時候了。前車之鑑,我們必須防止這種明目張膽的欺詐行為。我們必須利用過去十多年來所做的大量和徹底的研究來揭露這一欺詐,和數個世紀以來所發生的無數的罪行。每一個負責任的成年人都有義務,竭力打擊欺負人間已久的妖魔鬼怪,來參與社會的重建,成為有知識的人。記住,無知才是我們最大的敵人;永遠不要忘記;印鈔容易致使政客和掌權者變得腐敗。

知識就是力量。

  資料來源:醒覺大勢頭http://blog.udn.com/17ab68df/124843729

 (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