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咖啡馆的谈话(上)

大约9月初的时候,我开始感觉到我将会再次见到自来太空的朋友。经常在夏天的时候,Iliad看着他们的飞船飞过我们的大气层,但显然还没有个人会面的需要。

随着一天天过去,我愈发感觉有必要回到城里。在98日,一位跟我们在巴乐马山花园相处了一段时间的朋友,邀请我跟她开车到洛杉矶。我接受了,大约下午4点我们就来到城里。我入住往常的旅馆,跟着侍者来到房间,梳洗一下然后又回到大厅。

令我惊讶和高兴的是,他们在微笑着等我,那是FirkonRamu!

互相问候之后,我问他们赶不赶时间。仿佛知道我的想法,Ramu说,不赶。我们在这里尽力回答你想到的问题。他笑着说。

我建议我们去那间小餐馆,我们可以不受打扰地边吃边谈。当我们一路走去,我说,我猜你很清楚正在烦扰我的主要事情。

Firkon笑着说,或许你想知道今年夏天你向太空发送的那些问题的回答有没有回来?”“是的!我大声回答并长舒一口气。

因为时间尚早,餐馆几乎没有人。我们在远处尽头坐下,点了三明治和咖啡。我向女服务员解释我们是来找一个舒服的地方谈事情多于来吃东西。她让我们随意一些,很快上了食物,然后就回去继续跟出纳员谈话了。

在佛罗里达的那个童子军团长怎样,我问,报道说有些光直接从飞碟照到他身上?

从来没有!”Firkon强调。我们不会这么做。事实是那个人吓得要命。他不想逃跑去告诉其他人,而是开始用弯刀砍飞船,完全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无论如何,他离操纵飞碟的能源太近了,所以被烧伤。

再澄清一下,他继续说,你知道一条没有火的绳索,如果你用手拉得太快就会引起灼伤。同理,从飞碟放射的能源很快速地经过这个人的身体,就像电阻那样,就被烧伤了。

你有个相似的经历,”Ramu提醒我,在你第一次见到Orthon时,你的手臂被飞碟下面的能源脉冲捕捉到。你没有烧伤,但你本应该失去平衡掉到边缘下。Orthon把你拉了回来。

然后我问Brush Creek的报告有多少是真的。

那些目击是真的,”Firkon说,虽然那些飞船和人不是我们组织的。除了你以外,许多人已经有很多类似的目击和个人会面;有些在之前,有些自你第一次接触后。这些事情在几乎每个国家都有发生。你的经历,无论如何,是首次被报道给大多数人的。

虽然这类接触已经发生多年了,但有关的记录从未公布,很少人敢于叙述他们的经历,因为他们的同伴不相信他。

他笑着补充,我们不喜欢保密,就像现在我们会面那样。我们更愿意来拜访你们,就像我们拜访其他世界那样。但如果我们的拜访不被理解,并且对我们和我们的飞船造成危险,那么我们就不得不继续现在的警觉。

我询问关于Mantell上尉遇上死亡时发生了什么。

Ramu解释说,他真实的感觉非常清晰。我们对那起意外感到深深的遗憾。他追赶的那艘船很大。机组成员注意到Mantell上尉向着他们而来,知道他是真诚而不是好战的。他们减慢飞船速度,想通过他的仪器与他联系。他们完全知道从他们的飞船辐射的能量,认为这会令他停止接近而不伤害到他。但当他靠得更近时,他战机的机翼被这能量穿透,引发了一股吸力,把整架飞机拉了进去,马上造成飞机和他身体的分解。

这次分解,”Ramu解释,是通过磁射线分离组成物质的粒子发生的,完全地改变粒子的位置。如果他的飞机是圆的,或者是雪茄型,这次意外就不会发生了。他的飞机在形状上不统一。

机翼突出到机身外,就是一个机翼引发了意外。机身不会引起足够的吸力把飞机拉进去,但一旦机翼被那能量捕获,飞机剩余部分就会被快速吸进去,分解为小碎片落到地上,一些部分完全转化为粉尘。

另一方面,他说,我们飞到自己船舰旁边,不会发生这种事,因为我们飞碟是用一种允许自身补偿任何冲击力的方式设计。

那艘太空船的意图仅仅是减慢速度并试图与他取得联系。我们不知道他的战机无法接触并维持在我们的能量之下。驾驶这种飞机,你们会失去很多很多飞行员,尤其是你们的喷射机,因为它们不只在我们的能量半径范围内有危险,也可能进入自然磁流中,那将会扭曲和破坏机体。你们的机身有太多突出的点,一旦能量冲击到其中一点,整架就完了。

有关这个夏天我注意到的未解决的接触事件的问题列表总算完成了。你证实了每个事件里我的感想。我告诉我的同伴。

那么或许我们尝试进一步回答一些你未来可能问到的问题,”Firkon建议。正如你以前被告知,行星和系统不断在形成的过程中,或者在分解的过程中。一个行星系统与其他(生命)形式很像,用一段时间达到表达的顶峰;然后开始衰落或者分解的过程。我们星系很久以前在诞生的过程中,数之不尽的行星系统上就有你称之为人类的存有。

正如今天,有了系统内的行星旅行和星系间的旅行。这些旅行的主要目的与我们的一样——研究太空活动的各个时期。所以,当一个新的星球在行星系统里被发现正在形成,就会有很多不同世界的旅行者到来近距离观察和研究。

当一个新的星球发现已经发展到准备适合人类居住——所有星球都会到达这个阶段,或迟或早——旅行者就把这个事实告诉其他世界的居民或者其他星系的文明。那些想要前去开发新世界的志愿者就会被招募。然后大型飞船装着这些志愿者,带上所有重要设备,飞向新的星球。频繁的追加航行为这些开拓者带来需要的设备和补给。人们也会回到自己的本土行星访问。以这个方式,新的表达渠道就打开了,同时,人类就居住在一个新世界。

地球是我们星系里最慢的星球到达这个有能力维持人类生命的阶段。地球第一批居民从其他星球被带过来。但这发生在不久以前,一些意外事故发生在地球周围的大气层,移民者们发现在几个世纪以内,这个星球的生活环境都不会太好。结果,第一批地球居民,除了有些人例外,打包了所有的行李上了太空船离开寻找其他世界。少数选择留下来的人,允许他们身体变坏,也要在这丰富美丽的新世界里,他们发现其实没什么不一样。逐渐地,他们满足于生活在天然洞穴里,最终迷失在时间的年表中。

在你们地球上没有关于这些最早居民的记录,除了你们其中一个种族神话,其中保存有第一次文明的记忆,他们称为Triton(人身鱼尾的海神),在Triteria的原始种族之后被命名。

在这些太空拓荒者离开不久,地球表面就发生了很多自然变化。有些陆地深陷进水里,同时其他陆地升上来。然后又一次,世界准备好让人居住了。但这次,因为大气周围条件仍然很一般,没有招募志愿者。另一个我们饶有兴趣地观察地球形成和发展的条件是,作为它的伴侣,唯一一个月球的形成。在自然的条件法则下,这导致一个不平衡的状态,除非在未来的日子另一个月球形成来补足这个正在成长的世界的小伴侣。

此时Ramu被打断,因为女服务员过来为我们的黑咖啡续杯。她离开后,Firkon说,人类是一种奇怪的生物!无论你在广阔的宇宙哪个地方找到的人类都是这样的。虽然人类种族作为一个整体,更喜欢与所有生物生活在和平和协调里,但这里那里的一些人类还是发展出个人的自我意识和侵略性,因为贪婪而想要掌权统治他人。这甚至在我们的世界里也能发生,尽管已教导过人类按神圣法则来生活。

是的,”Ramu说,即使我们知道这种态度会导向罪恶。在遵守宇宙法则时,我们不能自由地把这些兄弟用任何方式绑起来。所以很多世纪以前,在许多星球的智者会议上,决定把这些自私的个体用船运到适合人类生活的新星球。这样,很多星系里发展得最慢的星球就用选作流放这些犯人。

所以由于这些原因,我们星系的地球就被选作这些不守规矩来自很多我们星系内外的的人的新家。这些流放者你们称为麻烦制造者。我们既不能毁灭也不能禁固他们,因为这违反了宇宙法则。但因为这些人全都是同样的自大本性,就好像互相不服气,他们最终被迫在自己协调之外工作。这些就是你们地球上原始十二部落的真正来源。

于是他们被装进船里,从很多星球运到地球,没有像志愿者那样的任何设备和工具。所有人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都受过教育,知道土壤,矿物,大气和其他用于物质维持的知识。这里就是他们必须运用知识,白手起家的新世界。这是为了强制让他们工作,利用他们自身的天赋,希望把能把他们带回到实行造物主意志的合一的拥抱中。


 
第十一章咖啡馆的谈话(下)

 “这些就是你们圣经里的‘堕落天使’——就是那些从更高生命状态掉落的人,在你们现存的世界环境里播下最初的种子。

“把这些人带到地球很长时间之后,我们很多世界的人经常访问他们,在他们许可下尽量多地提供帮助和指导。但他们非常傲慢和目中无人,不欢迎我们提供的帮助。然而,在早期冲突后,他们学会与其他人和谐生活了很长时间。那个时候地球确实是‘伊甸园’,因为一切都很丰饶,大自然慷慨地给予食品和生命必需品作为礼物。

“在新世界的喜悦里,这些新来者开始和其他人生活在和平和幸福中,其他星球也感到高兴。然后,正如你们圣经叙述,人类吃了‘善与恶知识之树’的果实,出现了以前没有的分离。贪婪和占用欲再一次蔓延在人类中,他们开始互相反对。

“随着时间过去,人口增长。由于原始部落出现了自我尊崇的人,他们开始在几个部落里区分高低。他们每一次对全体人类的要求统治地位,声称来自比其他人更高级的星球,以此让自己享有统治权力。“我们继续拜访这些正在犯错误的兄弟,一直希望帮他们恢复手足关系。随着时间过去,自封的统治者变得越来越强大,我们的努力越来越没有用。分离继续滋生,最终导致你今天称为‘国家’的建立。”

“国家的建立进一步把兄弟和兄弟分开,整个人类不再按神圣法则生活。“作为这些分离的结果,很多不同的崇拜出现了。但即使当时我们仍继续派遣人员,希望帮助我们地球上的兄弟。这些人被称为‘弥赛亚’,他们的任务是帮地球兄弟恢复他们本来的理解。每次,一些追随者都会聚集在这些智者身边,但最后前来服务的智者总是被杀死。“你想知道为何地球是我们这个宇宙的星系里最低级的星球。这就是原因。

“那些志愿提供这个服务开发世界的男人和女人们,他们已经走在前面了。他们遵循无限造物主想让他的孩子们生活的那个方式来过活。他们已经成长并扩展履行天父的意愿。每次一群志愿者离开他们自己的世界,冒险到一个新世界,在神圣之手已经把它准备好让人类居住之后,他们实际上进入了一个体验的新学校,在那里他们仍然收获着一个整体宇宙的更深刻的理解。所以他们已经准备好继续前进到更高更高的表达与服务的国度里。

“他们的生命里不存在你们地球人所理解的劳动。因为任何星球的居民一旦在他们造物主的意愿下工作,那么大自然就会反过来服务他们。

“地球上恰恰相反。由于自我尊崇和颠倒自然法则,人类把自然之力反转对着自己。人类互相战争就是最明显的例子,他们破坏性地指导造物主为他们的幸福而赋予的能量。

“这就是地球人类和其他星球的人类的主要差别。地球人反复地攀登到一些顶峰,但只是进入到破坏的另一个阶段,以此滥用自然之力,毁灭他们建成的所有事物。

“到处,一个人把自己抬高到大多数人的头上。但这(是否高于其他人)是由每个人加速或减缓他自己的进化来决定的。只有当地球人在错误中学习到:在与无限神圣智能竞争时,明白他们的力量只是弱点,他们的‘智慧’只是对全知的困惑,如此他们才准备好回到合一。

“同时,我们自己警觉地接收来自地球人真实渴求的呼叫,因为他们仍然是我们的兄弟。”

“你们从不气馁吗,”我问,“面对这样压倒性的不平等?”

Firkon说,“我们不知道气馁是什么。这是一个负面词语。很久以前我们就学到了信念和希望,还有从不放弃的力量。今天失败的目标,明天可以赢回来。这不代表我们已经完全发展了。远非如此。我们还有来生。但在我们的世界,我们不再有疾病和贫困,正如你知道。也没有犯罪,正如你所知。我们承认人类是神性的最高代表,是所有较低(生命)形式的(进化)顶点。我们不意图对其他形式造成损害,我们知道这是在强迫那种形式脱离它自然的意志,这样会对我们有害。“你可以看到为何造物主让我们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当它的法则被违反时,法则就证明我们有罪。“你们说撒旦,就好像他是一个单独的敌人。但只有通过对抗神圣法则,一个人才能造成不和谐的状况,你们把这个归咎于撒旦,你们自己必须矫正过来。然后你将发现撒旦变成了一个光之天使,正如圣经告诉你那样。因为所有扭曲都必须被造成扭曲的那个人矫正。”

Firkon停下,Ramu嘴角微微上翘,严肃的笑容如此有特色,他说:“太阳不统治地球;地球也不统治太阳;星星也不会互相统治。一切都是天父在统治。在这里,人类要从她的本质开始学习。”由于一些原因,这让我想起一个思考了很久的问题。“关于我们称为死亡和再生,”我问,“我们是否应该带着记忆进入下一个人生?”Ramu说,“在不同的意识层次这是有可能的。不朽的人类什么都不会忘记。但前生所学习的记忆,很少像本能知识那样显化,或者说被某种相似事物的吸引。在意识心智里,地球人几乎无法理解为何是这样。当这种倾向显现在较低层级时,你们会把它标签为天赋。当天赋非常显著地出现,尤其出现在孩童时期,你们会叫那些人做天才。

“你们星球运作在低频率下。作为结果,生命形式的成长和发展——尤其是人类——很慢,需要在出生和成熟之间花去很多时间。当人类出生在地球,他们会处于无助的婴儿期,这个时期比其他星球上的更长。随时间过去他们成年了,无论他出生时想起了多少前世记忆,都被埋藏在青少年时期的他们被灌输的迷思混乱里。“不依赖自然法则,人类的理性力量非常有限。新来者被过去历史的传统和惯例塞满,前生的正面记忆被挤出。这种真正的记忆有时会从你们叫的潜意识进入意识心智过程中一闪而过,通过一些突然打开的渠道。这种情况可以发生在你第一次见某个人,你感觉你认识他;或者你目睹一个今生从来没去过的地方,但你对这个地方真实的关联和回忆。“所有这种经历让大部分地球人很迷惑。然而这种回忆通常是真实记忆,要解释也很简单。

“在其他星球上,我们不把这种(记忆)阻隔强加到新生婴儿上。相反,每件事都是他自由决定的。我们认识到每个人的表达都与其他人有所不同。个人经历的背景,作为一个基础,服务于履行特定的命数。“一个星球的频率只能由上面的居民来建立。因为我们星球的更高频率,那些出生的人不像你们那样受到婴儿到成年的缓慢发展期的制约。我们从出生到青春期这段时间只要2年,相对于你们的18岁或更老。

“你们在地球上用的一个术语叫‘轮回法则’是一个错误的观念。它真正的意思是当一个地球上的人,已经克服了像他兄弟的那种愚昧,达到生命更高层次的理解时,就允许再生在另一个星球上。他将会带着地球上鲜明的记忆。他主要掌握了管理所有人世的基本定律的概念。

他的日常生活,家庭关系和伙伴的记忆仍然清晰,但这是次要。他将会意识到两次人生之间没有缺失的环节,而是连续的发展,整齐地记得地球上让曾让他困惑的很多名字和分类。

“尽管在地球上从婴儿到成年需要这么长时间,但是年龄和衰老又来得如此快。这是因为旧的传统和惯例继续表达在个人身上。真正的知识,不管需要多长时间掌握,很容易就能保持。但人类的重担和痛苦一次又一次地重复,长久以来一直记着,不可承受地压在人类灵魂上。“正如你所见,我们在外貌或者感觉上不会变老。这是因为我们把自己带入新的每一天,很好地学习了丰富的课程,丢弃了所有被证明是贫瘠无益的东西。我们表达出永远的新鲜和清新,因而变得年轻。

“就好像一个雕刻家的梦想,他手上捏着粘土,决定粘土表达的形式。人类身体也是这样。人类就是自己的雕刻家,用他的造物主提供的材料创作。人类在宇宙中对自己的概念塑造了他的身体,把美丽或者丑陋渗进他的容貌里。

“在你们的世界,你们把神绘画成年长和不朽的形象。这是一个巨大矛盾,因为不朽不知道年龄。

“因为你们海洋的深处和表面有无止境的水流运行,历经岁月大海仍然存在。但一个池塘,不论水的运动在哪里停止,就会开始显示出年月痕迹和大量杂质,曾经清澈的水慢慢地暗淡。你们叫的‘停滞’就发生了。

“身体疾病和崩溃的原理同样。因为你没有学会用自然法则生活,个人的停滞就会发生。偶然地,哪怕在你们的世界,以你们的标准一个人可以岁数很大但仍然年轻。这是因为一种用作维持精神活动质量,兴趣和比一般人热忱的能力。

我想起有一些认识的人确实是这样,我点头同意。“你们确实远远超过我们,”我说。“是不是已经达到了永不倒退的程度?”

这让Firkon笑起来。“还差得远!当我们犯了错误,这个错误就像一个矫正我们以后行为的课程服务我们,而非把它隐藏或者证明自己是对的。更多地,当新的领域被探索,不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领域,我们都接受一些错误是不可避免的。对你来说,你们认为失败是可耻的,并经常揭露给别人或者其他组织,用来嘲笑和冒犯他人。这是把人类捆绑于旧习惯的主要因素,当他们有了勇气,或者他的同伴有足够容忍时,他们才会尝试新的方式。在我们的世界,那些真诚尝试的人不会被认为是失败,不管结果如何,那个人都学到了什么。通过他的失败,他能为他的同伴作出很大的贡献。勇气和进取心让他尝试新的方法,如果仍然是错的,也不会被他人践踏。他独自一人欣然承受了失败,我们是他的兄弟,应该称赞他。

Firkon停下来看了一下Ramu,我知道这次获益良多的谈话要结束了。我们从座位上站起来不需要说什么。付了账单,我们再一次走到街上。

这次FirkonRamu没有陪我回旅馆。“我很感激,”我们互相告别时我说。这话我听起来不太适当。

我站了一会,看着他们离开。然后转身朝另一边走回旅馆。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第一章金星人回归》

《第二章在金星侦察船内》

《第三章在金星母舰内部》

《第四章第一次凝望外太空》

《第五章与大师会面》

《第六章飞船内的问答》

《第七章来自土星的侦察船》

《第八章土星母舰》

《第九章实验室》(上)、(下)

《第十章另一位大师》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