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9

 

黃背心運動

西方文明的毀滅

脫歐是不可避免的

我們從歐盟世界監獄脫離

改變貨幣政策

 

彼得 · 梅爾( Peter B. Meyer 2019 2 6

 

反歐盟力量

預計反歐盟的勢力愈來愈烈,範圍不斷擴大,布魯塞爾( Brussels- 歐盟的主要行政機構所在地)欽點的政治奴才完全有理由擔心自己的未來。

隨着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親歐洲的穆斯林一體化力量正面臨嚴峻考驗,當歐洲人受夠了布魯塞爾的奴役,試圖將歐洲懷疑論者拒之門外時,當權派不得不將政策轉向國家利益,抑制歐盟及其超國家結構的作用。

人民臉上無笑容;不僅不高興,而且很生氣。他們抗議默克爾的移民政策,而和平抗議者則受到警察的暴力鎮壓。歐洲已成為一個由懦弱的陰謀集團附庸組成的高度威權國家。

意大利、奧地利、匈牙利、保加利亞和摩爾多瓦等國家,都投票支持反對默克爾移民政策,這些國家的領導人呼籲取消制裁、改善與俄羅斯的關係。西方大企業已開始在俄羅斯進行再投資。如果他們不確定自己的投資是否會有回報的話,是永遠不會冒這個險的。

 

歐盟的爛船

歐洲人似乎無法想像,除了私人慈善機構、有限的政府、最低限度的稅收、不受監管的經濟、智力和心理自由之外,還有其他自由主義的選擇。這是歐洲帝國正在崩潰的另一個原因。

一般人甚至不知道,今天被稱為意大利的這個國家是在 1861 年建立的,它是由許多完全獨立和非常不同的集團所組成,這些集團自羅馬帝國崩潰以來一直是獨立的國家。

德國直到 1871 年脫離封邑、公國和爵位等制度才統一全國。上述兩種統一都是非常糟糕的例子;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只是眾多原因中的冰山一角。

全球有 200 多個民族國家,全球主義的「精英」、陰森國度,以及布魯塞爾的歐盟等組織,希望看到數量少得多,更強大的國家穩步走向由它們控制的統一世界政府。

但是,從人民精神出發的實際趨勢是相反的,這一趨勢是世界各地民族國家的解體。西歐一些大國也有分裂主義運動,比如西班牙的巴斯克人和加泰羅尼亞人。

還有來自大英帝國的蘇格蘭人,他們希望和英國劃清界限。許多在大眾媒體上很少報導的分離主義運動,在整個歐洲甚至在全球,確實在上演着數十個分離主義運動。

 

西方文明的毀滅

歐盟的解體和歐元的終結只是時間問題,其發生的速度可能遠遠快於任何人的預期。

歐盟已在財政上奄奄一息,所有的債務都導致政府、企業和個人頻臨破產。它的經濟正在衰退,被沉重的規章制度和稅收壓得喘不過氣。

在人口統計學上,它也受到了遏制,出生率遠遠低於替代水平,除了非洲和穆斯林移民,他們沒有融入歐洲社會,也沒有在歐洲人中間造成過度緊張和擔憂。

造成這種社會壓力的主要原因是,數以百萬的移民似乎期望得到免費食物、住所、衣服、金錢、強姦以及整天在餐館裏抱怨。

長期以來,歐盟一直是宗教、種族和種族戰爭的溫床。索羅斯非政府組織資助的穆斯林和非洲人湧入的移民,將成為下一代人面臨的最大問題之一。

可以肯定的是,不僅僅是數百萬人,還有數千萬「足民」和「船民」將試圖進入歐洲。如果他們被接受並重新定居,將摧毀殘餘的西方文明。

如果加以阻止,可能導致數百萬人死亡而成為大醜聞。目前還不知道這一切將如何結束,但這是一場巨大而醜陋的災難。

歐元注定要完蛋,它會達到固有值 0 歐元,很可能在本十年結束前不復存在,而且很可能遲早會消失。保護歐元財富的最佳選擇當然是貴金屬;真金白銀。

馬里奧 · 德拉吉( Mario Draghi )理應得到與希拉莉同樣的命運,但他並不稱職,而且行事完全可以預料。重要的是盡可能地減少歐元的數量,並在必要時制定一個盡快撤出所有歐元的計劃。

目前這種情況可能會變得更糟。利率上升,受債務市場壓力和債券市場即將崩潰的影響,和更高的失業率而令全球金融體系深陷泥沼,會出現與大規模印鈔相抗衡的現象,導致債務水平上升以及無法退出的惡性債務循環。

 

黃背心運動

歐洲企業對歐盟的軟弱無力和巧言令色失去了信心。許多人違反了與伊朗的長期合同,在未簽署的,不正當的伊朗核協議之後,由於擔心華盛頓方面的反應,以及對歐盟保護缺乏信任,該協議沒有得到「續簽」。

法英石油巨頭道達爾( Total )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該公司違背華盛頓的明確意願,將供應來源從伊朗轉移到了俄羅斯。然而,損害已經形成,歐盟諸侯在慢慢自殺。

超過一半的歐洲人希望走出布魯塞爾的迷宮。這就是法國、德國、英國、比利時、荷蘭、意大利、匈牙利、波蘭和紐西蘭等「黃背心」抗議潮湧現的原因,並且抗議的國家每週都在增加。它被稱為新法國革命,而這一次,是全球性的。

最新的一系列美國襲擊德國企業的制裁,是威脅如果他們在北溪天然氣管道 2 號( Nord Stream 2 )動工。這條 1200 公里長的管道,將把俄羅斯輸往歐洲的天然氣容量擴大一倍,定於今年年底落成。

在法國,黃背心抗議潮自去年 11 月中旬以來就不斷活躍,到目前為止,他們已經連續 12 個週末抗議默克爾的奴隸獨裁者馬克龍,以及他傲慢漠視公民利益的態度。黃背心潮和超過 80 %的法國人最希望看到的就是馬克龍的下台。

抗議者的數量一直被法國媒體,以及全球大多數虛假主流媒體嚴重低估。

大多數關於各種抗議活動的報導都保持非常低調,重點總是放在被捕、受傷甚至被殺的抗議者人數上。

這一切都是有意在抗議者心中播下絕望的種子,我們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問題;當成千上萬的人在為我們的自由而戰時,媒體卻異常不願報導如此廣泛的抗議活動的真相,這無疑是他們徹底絕望的表現。

應該鼓勵人們堅持下去,這種草根運動將勢不可擋。為了舉例說明他們對群眾力量的恐懼,找出法國黃背心抗議潮的真相,人們被迫跟隨《今日俄羅斯新聞》( RT-News )的報導,在那裏可以更詳細地了解目前的趨勢。

法國官方公佈的全國抗議者人數為 5 萬人,而實際上的數字至少是 3 4 倍。他們對數字進行推敲,讓人們相信黃背心運動正在減弱,但事實並非如此。

政府僱傭的暴徒製造暴力,讓警察使用催淚瓦斯、高壓水槍和橡皮子彈進行干預開了綠燈。防暴警察甚至從背後開槍擊中一名黃背心抗議者的頭部,證明他們攜帶了上膛的自動武器。

可以確認,馬克龍在派遣越來越多的武裝警察到街頭與黃背心作戰。

據《今日俄羅斯》報導:在馬克龍的命令下,警察變得更加暴力,用軍事鎮壓來控制抗議的法國平民。

數千人被警方逮捕,數百人受傷。儘管如此,這一運動還是獲得了大量的公眾支持,「黃背心」的想法正在歐洲和全球範圍內傳播,而主流媒體卻沒有對此進行報導。

民意調查顯示,超過 8 成的法國人支持黃背心運動,他們的公民公投( Citizen Initiated Referendum-RIC )想法是公民可以提出自己的法律,然後由公眾投票表決。

RIC 可以有效地繞過法國議會甚至歐盟,並寫入法國憲法。 1848 年以來,瑞士也有類似的法律,並定期由瑞士公民實施。它是指導民主的一種工具,任何自稱「民主」的國家都應將其包括在其憲法中。

 

脫歐是不可避免的

至於英國退歐帶來的日益嚴重潰敗,沒有人知道英國的未來會是什麼樣子。無論宣傳和反宣傳都注定要進一步迷惑人民。

由反對緊縮的人民大會組織數千人走上倫敦街頭,呼籲舉行大選,以取代特麗莎梅及其失敗的保守黨政府。

出於團結一致,許多法國黃背心也加入了他們的行列。與此同時,許多英國抗議者也穿着引人注目的黃背心。

英國脫歐是不可避免的,也是無法逆轉,因為英女王已在去年根據正義聯盟的要求下,正式簽署了該法案。

英女王簽署了正式的退歐法案,使之成為法律,這將使用英國退歐的不可逆轉成為「議會法案」。這一巨大打擊將徹底破壞索羅斯爭取第二次公投的陰謀。

甚至還有一場親歐盟抗議者的運動(索羅斯黑資),由大鱷資助的歐洲議會成員組織,堅持「留在」歐盟。

數週以來,全球黃背心運動已蔓延至比利時和荷蘭,抗議活動不斷在增長,公眾對緊縮政策的不滿,和歐盟對比利時和荷蘭主權的獨裁。英國央行堅稱,英國退歐會變得更糟,商店裏的貨架將空空如也,而且極度貧困,這是在嚇唬民眾。想想鏡子,因為它總是與他們所說的相反。

一旦從歐盟的噩夢中釋放,英國將會更加繁榮昌盛。結實將給其他國家的一個榜樣,大家都想要離開歐盟。

意大利五星運動聯盟( 5-Star Movement )及其規模較小的右翼兄弟北方聯盟( Lega Norte ),被聯盟副總理兼內政部長馬泰奧 薩爾維尼( Matteo Salvini )拉到極右翼。反移民的薩爾維尼顯然是在發號施令 - 他的聯盟正以充分的理由對歐盟發起猛烈攻擊,因為布魯塞爾正試圖對意大利的預算強加規則,而同樣的規則並不適用於所有歐盟成員國。

例如,就預算超支的利潤率而言,法國羅斯柴爾德銀行植入的馬克龍就擁有特權。薩爾維尼反歐盟的立場已不是秘密,他背後有很多意大利人支持。很快就會出現一場反歐盟的意大利黃背心運動。

 

歐盟帝國的封臣堡壘在崩潰

匈牙利和波蘭也反對歐盟,因為它們不欣賞歐盟對其反移民政策的干預,以及插手波蘭對備受爭議的司法體系改革。

波蘭和匈牙利公眾的不滿情緒依然強烈,移民和司法制度只是表面上的,是虛假的藉口;傳說中的冰山一角。

真相在更深的層次,這兩個國家都想起了前蘇聯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手銬,所以「自由」不會由歐盟說了算。

 

 

 

我們將脫離歐盟監獄

政府沒完沒了地談論「自由」和「自由世界」,卻一直在暗中向我們兜售一座沒有鐵欄的監獄。他們向我們兜售的當然是無稽之談,但我們人民正被迫相信這一點,因為他們害怕我們最終意識到,既事實上我們是活在一個由少數人控制的監獄裏。

獨裁和控制最強大的形式是你看不到也沒有意識到。正如歌德( Johann von Goethe )所說:「沒有人比那些錯誤地相信自己是自由的人更無可救藥地淪為奴隸」。

人們被允許投票給了自由的假象,但在幕後,不管哪個政黨正式當選,都是少數人在控制。

真正的民主應該由多數人來統治,影子政府這本身就是一種暴政,但它甚至不是。它是少數人的獨裁,躲在「自由開放社會」的煙幕後面。

這隻隱藏的手牽動着看似負責決策的人的心弦。整個想法就是欺騙人們,讓他們相信自己是自由的,但人們無法看到的是自己從根本上被控制。

當人們相信自己是自由的時候,沒有人會反抗不自由。如果你在一個牢房裏,看不到柵欄,你認為可以自由離開,直到有一天,你試着離開,這是大多數人從來沒有做過的。

現在,隨着英國脫歐,我們發現,英國為期三年的公投正受到布魯塞爾方面代表各國央行的抵制。

傀儡統治者的帷幕已輕輕拉開,我們不存在的民主的真實狀態正在顯現。群眾正在慢慢地認識到被監禁的現實。

果沒有脫歐協議,英國退出歐盟將變得會非常繁榮。陰謀集團非常清楚,沒有央行,每個國家都會做得更好,這就是他們如此擔心的原因,這意味着他們必須不惜一切代價避免英國退歐。一旦一個國家表現得更好,其他所有國家都會效仿。

簡而言之,世界人民的解放就是要剷除陰謀集團,把他們趕出這個系統甚至消滅殆盡。者一切都是通過巨大的叛國、戀童癖、財政腐敗和廣泛的犯罪網絡聯繫在一起的,並滲透到社會各階層和所有制度而得到便利。

值得研究的是,在特朗普執政的短短兩年裏,他已取得了多少成就。記住,特朗普和愛國者不能讓他們的計劃受到太多關注。 Q 南運動的設計和實施是為了讓人們做好準備。

如果他們透露得更多,敵人也會知道。出於同樣的原因,他們不想讓人們感到恐慌,這就是他們對如何部署如此謹慎的原因,步步為營。

 

改變貨幣政策

今天的央行經濟是人民的奴隸,這就是向人民經濟過渡已在進行中,確保我們擺脫舊陰謀集團奴隸系統的原因。

記得;特朗普已接管了陰謀集團的魔棒,這讓央行擔心自己的獨立性,他們對即將發生的事情感到慌張,因為他們已不再掌握主動權。

特朗普團隊知道貨幣體系正在崩潰。當房價下跌時,人們可以在房地產市場上實時看到這種情況。這將是一個從舊到新,從欺詐央行票據到黃金支持貨幣的轉變。

特朗普和盟友正在運用央行的戰術來對付他們,這種認知錯覺正在結束,新的雙邊貿易協議正在達成,而不是世界貿易組織( WTO )的秘密協議。

這些貿易協定將更好地經受住過渡時期的考驗,而特朗普則是為了人民的利益,利用這一計劃為自己謀利。美聯儲的計劃是將整個貨幣體系納入,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行的新的特別提款權全球貨幣,這是一種他們能夠控制的法定貨幣;騙局。

與此同時,許多國家正同步退出央行法定美元債券,因為他們知道,央行在為一場將把中國推入下一個強國之位,使美國成為最大輸家的事件做準備。

因為每個國家都有根深蒂固的貨幣體系;特朗普團隊必須在全球範圍內摧毀整個羅氏商業銀行的貨幣體系,放棄欺詐貨幣,轉而使用黃金。

可以肯定的是,不會有繼續的央行計劃,它會死在水裏。許多國家正在吸收更多的黃金,從而擺脫央行的管制。

他們知道,黃金是信心的建設者。一旦每個國家都不再使用欺詐貨幣,而是用真金白銀或其他硬資產支持的本國貨幣,央行就不再需要了。

中國、俄羅斯、印度、伊朗以及美國和無數其他國家將能夠立即做到這一點。黃金最終將摧毀羅氏在全球的私人銀行欺詐系統。

如果主要國家同步採取這一舉措,黃金的價值將抹去所有債務。 Q 南還表示,黃金將摧毀央行。

這一切都非常重要,這就是每個人都應該了解在發生的變化,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以及應該如何解決這些問題的原因。

我們鼓勵每一個醒覺的人,通過參與從監獄和奴隸制中掙脫出來的過程,加入這場過渡戰爭,支持特朗普、正義聯盟和全世界的愛國者。加入 Q 南運動,從全球主義者手中解放地球。

 

【待續】

 

資料來源:醒覺大勢頭http://blog.udn.com/17ab68df/124632434

 

(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