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另一位大师

 

我们又来到美丽安静的休息室。我注意到大椭圆桌子上的玻璃杯重新满上。一个人,我觉得他大约3040岁的样子,正在等待我们到来。我们一进来他就站起。没有介绍,他向我打招呼就跟其他已经认识的人一样亲切。对我来说,他好像不是一个陌生人,我从他身上马上感觉到深深的情谊和一种亲戚关系。无疑,我的读者曾经也有相似的经历。他的出现在房间在我们之中增加了无限的融洽感和理解。

打了一个轻微的手势,他示意我们围着桌子坐下。我对面增加了一张椅子,他在那里坐下。FirkonZuhl再次坐在我的两边。在大师的邀请下,他就像一个主人那样,每个人举起酒杯小啜一口。所有人显然在等着他说话。他深褐色的眼睛闪耀着深深的生命的喜悦,我知道他们能看出我每一个思想。我也知道无论他发现什么,他都会理解而不谴责。

他是一个体型匀称的男人,肌肉结实。他没有一丝白发,发型整齐。头发浓密,用自然柔软的波浪式从高高的额头向后梳整。他的面型很漂亮,给人一种居于内在的灵魂的无尽优雅的印象。

他扫了一眼在座,充满仁慈。然后用一把柔软有活力的声音,直接跟我说话。

我们很高兴向你展示我们宇宙的很小一部分。我们知道你在这方面的兴趣,这花去你在地球上的多年时间。现在,你亲眼看见在我们仪器上的很多东西,这些你很早就在意识上知道了。这些经历应该能给你信心,在向你的世界解释宇宙法则的过程中给你极大帮助。

不要就此停下脚步,我的儿子,所有人都是兄弟姐妹,不论他们在哪里出生,或者选择在哪里生活。国籍或者肤色只是附带的,因为身体只不过是临时居所。这些都会在来世改变。在所有生命无限的进化里,每个人最终将会知晓所有状态。

在无尽广大的无限里有很多(生命)形式。这些你已经在我们飞船上两次参观看到,完全超出你们大气层的限制。这些物质大小不同,从人类眼睛看不见的无限小的尘埃微粒,到数之不尽的最大的行星和恒星。所有都沐浴在合一之力的海洋里,由合一来支持。

在你们的世界,你们命名了很多形式——人类,动物,星球等等。名字只不过是人类的观念,在无尽的海洋里你们所用的名字毫无意义。无尽智慧无法命名它自己,因为它包含了一切。所有形式已经,也一直,居住在合一里。

在众多(生命)形式里,有一种你们叫的,你们声称是地球上唯一拥有智能的形态。但不是这样。在无尽的宇宙观里,你们的世界或者其他地方没有不表达它智能的显化。因为所有形态的神圣造物者就是创造的表达者。这是它的显化,一种它的智能的思想表达。

作为一个人,你不高也不低于此。因为每种受到支持的生命形式,以及通过它的智能表达,就是神圣的表达。

大部分地球人不知道这一点,他们在自身以外找出很多事情的错误,但没有意识到每种形式表达了它(造物者)的意图,以及用服务(service)报答创造之恩。

没有一种形式能够评判另一种形式,因为所有形式都是至高合一的仆人。没有人知晓所有要被知晓的事,因为没有人知道所有。这只能被全知者知晓。但所有生命形态,通过欣然的服务,增长了他们从其中接收智慧的源头的理解:他们用同样的生命能量存续。

在整体概念上,所有形式的显化就像巨大花园里的美丽花朵,很多颜色和种类的花协调地开放。每朵花通过另一种显化来感受它自己。矮的往上看高的。高的往下看矮的。各种各样的颜色是一个喜庆。成长的方式满足它们的兴趣,并加强了满足的渴望。看着一朵花从含苞到绽放,不论是用一天或者一个世纪的时间,逐渐为其他的花朵显出它的颜色,香味。每朵花自己都为其他的花朵服务;作为回报,也从其他花朵获得服务。在那个伟大的花园里所有花朵都是给予者和接受者,从至高处通过容器流动出一首旋律。

所以有一些服务于王座脚下,同时有一些服务于王座上面和其他地方。每个生命与其他混和,因为能给予服务而只表达出喜悦。同样地作为人类的表达本应该从他开始居住在世界起学习生活。但在这个课程里他失败了,如果没失败,那么地球就会成为一个喜悦的花园——一个永恒的希望服务(其他生命)的花园。但是人类,在缺乏理解之下,已经破坏了你们地球的和谐。他与邻居居住在憎恨中,他的思想分裂到乱七八糟。他从不知晓和平;他从未见过真正的美丽。不论他如何自豪于他物质上的成就,他仍然像一个失落的灵魂那样生活。谁是生活在如此黑暗中的人?那就是人类。人类未能服务于不朽的合一。他嘴上说道路,但不寻求走下去的路。他害怕所有在他受束缚的思维的理解之外的一切事物。他拒绝了灵魂的渴望。

这种恐惧使人类变得对所有生命,所有事物处处提防。因为如果这种恐惧离开了自己的影子,那就不再是恐惧了。正是这样人类成为囚犯,直到他生命的尽头。

确实,今天人类居住在地球,孤独地活在担心和他称为死亡——凡人生命的终点——的恐惧下,独自活在个人黑暗的荒野中。然而人类自己导致这种他如此残酷谴责的荒芜,全都是因为没有提供服务,就好像他周围的较低级生命自然地提供服务那样。相反,人类继续破坏其他生命的显化,这可能使他活下来。他未能意识到其他形式可能会赠予他丰饶,未能允许它们以本要服务的形式提供服务。

唉,人类在地球上的图谋确实无益。他用小小的理解播下种子,长出苦涩的果实。但他仍然束缚于他的无知,几个世纪以来重复着错误,仍然希望找到让他内心渴望,灵魂呐喊的事物。

他害怕离开,唯恐他站立之上——他为自己建立的俗世地基——可能会被其他人占了,这样他将一无所有。于是他守望着一些不是永恒,只是瞬间的,处于变化和衰退过程中的事物,他的眼睛看不见正在发生的事情。他把自己囚禁起来,本来光能指导他走上永恒合一的道路;成为一种其他已经走上那条道路的人的喜悦。这些人就是所有世界的仆人,合一的儿子和女儿。天父,那个有着很多形态,颜色,树荫,至高和至深的美丽花园创造者,那里日夜上演和表达着很多美好,演奏着一首天堂和谐的歌曲,所有生命都能加入其中。

当他说话时,他话语表达的图画生动出现在我眼前,再一次我对地球人类困境的理解加深了。随着他停下,没有人打断。我也不想打破这沉默。

 

当那些图画不再萦绕于我脑海,大师从他的座位上站起,向我走过来。所有人都起来,安静地保持站立。

这个伟大的老师轻轻握着我的手,我为他告诉我的话感到谦卑和感激。我很愿意永远与他在一起,但从之前的经历看来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我的儿子,如果你在地球上遇到嘲笑和怀疑,不要气馁。有了我们的理解,你会知道为什么事情是这样而不是那样。告诉你的兄弟姐妹你所学到的。很多人有着开放的心灵和思想,这些人数量会增加的。

飞船在等着,我们的兄弟将陪你回到地球。既然我们已经这样共处过了,你可以在任何时候都更容易地与我们取得联系。记住空间距离不是障碍。

他的话语给我一种满足,没有任何空虚。我与他告别,他转身离开了房间。过了一会,FirkonZuhl向我打手势。我跟我的新朋友说再见,当休息室的门静静在滑开,我们就踏上回去的路。

我们乘升降机慢慢下降,静静地沿轨道向下滑行,远离这架大型实验母舰。我们飞向地球时,我回头看了一下等着小飞碟回去的船舰。我想知道它究竟有多大...

虽然我的想法没有说出口,但Zuhl回答,你可以估计一下,以你们的数字,直径大约300尺,长约350尺。这不是准确的数字,但差不多。

好像只过了几秒钟,侦察船的门就打开了,我们回到地球。我们向侦察船说再见,因为飞行员没有跟我们一起出来。

火星人和我走到几个小时前停车的地方,然后驶回旅馆。我回头看一下侦察船,看见它很快从视野消失在我们大气层的高处。

就像前一次那样,我们在回去的路上默不作声。我想了很多事情,不想说话。我记得空气带着一点早晨的清新,第一缕阳光才刚刚破晓。我全神贯注地回忆着大师的话,没有注意到眼前的景色。

当汽车驶到旅馆前,Firkon惯常地碰了一下我的手说,我们会再见的。

我知道我们会,即使身体回到了地球,意识上我仍然在地球和与其他世界的遨游太空朋友在一起。知道我们不是孤独的,这种感觉很棒,我们再也不会孤独。今晚,我今生以来沉睡于内心的一种领悟,突然开放觉醒了,就像大师向我描述庭园的花朵那样。那种从这个领悟中得到的喜悦就像一曲美妙的音乐,没有混杂孤独和分离。我希望并祈祷有一个方法可以让我与地球上的人分享这个感悟。

我回到旅馆的房间,但没有睡觉。我晚上的经历是如此强烈和鼓舞,我感觉自己是一个全新的人,我的思维清醒,有着比以前更生动和迅捷的想法。我的心快乐地歌唱,我的身体就像睡了一个长觉那样精神有劲。今天有很多事要做,明天我必须回到山上的家里;但现在我会尽大能力,活在每个瞬间,完成生命的丰富,作为人类想要的那样服务于合一智慧(One Intelligence),这正是人类被创造的目的。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第一章金星人回归》

《第二章在金星侦察船内》

《第三章在金星母舰内部》

《第四章第一次凝望外太空》

《第五章与大师会面》

《第六章飞船内的问答》

《第七章来自土星的侦察船》

《第八章土星母舰》

《第九章实验室》(上)、(下)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