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实验室

 

()

我从来没有见过像这样的房间,摆满了最令人吃惊的仪器。一排排的图表和控制面板。对我来说在这里第一次看到的每一部奇怪机器都装备好自己的大型控制台。六台机器已经开动,陪我们来的六位男性马上就位操作六台以上的机器。但仍然有些没有被照顾到。我注意到其中四个人的左肩上有某种徽章。

站在我最近的女性飞行员告诉我:所有这些仪器的操作者就是你们叫的高级科学家。4个人的肩章表明他们的土星人。

就像其他情况那样,图表闪烁着彩色灯光,有很多类型的线条和图形,没有与地球相似的刻度盘或者计量器。尽管我已经见过一定数量的图表了,但它们对我来说仍然很神秘。

这是我们测试地球周围大气密度的地方,女性飞行员继续说,或者说测试任何星球或者我们接近的实体。我们小心地研究每个实体周围大气的元素组合,就像研究外太空元素组成那样。虽然这些都处于恒定的变化,但是根据宇宙法则,其中有有一个变化的行为模式。这引起了特定组合,保持得比其他地方更长时间。在观察宇宙活动的过程中,我们有能力探测到任何新类太空实体的构成并判断它的成长速度。

我太吃惊了,我很乐意留在这个房间,观察并理解这些仪器的工作——有一些机器很像我们的大型电视机——我希望这能给予我关于显示出来的改变模式的理解。

但飞行员说:现在我们将到其他你想去的地方。

她带领我穿过大实验室,FirkonZuhl和女士们紧随其后。这里我们开始攀上一个扩展了船舰宽度的装料斜台。我们继而又走上另一个斜台,通往一个大房。

新鲜事总是层出不穷。每走一步都带来新的奇迹,我开始害怕连一半所见所闻都记不下。但我的朋友确保当我开始写作的时候,他们会帮我回忆晚上事情每一个细节的精确图景。我怀疑有没有很多人一个晚上会遇到这么多惊奇的事物,美人,富教育性的见闻和对话。

现在,我非常兴奋。我看见12个小磁盘排成两行在船的两边。我马上猜这些是记录磁盘,或者小型远程操控装置,从母舰发送出去作近距离观察。它们直径约3尺,有光泽,质感顺滑,外形有点像两个浅盘子,或者轮毂盖。颠倒过来在边缘处缝合,这样中心位置就有几寸的厚度。我了解到,这些圆盘大小不同,直径由10寸到12寸,取决于携带设备的数量。正如我在其他地方说过,它们包含高度灵敏器件,不只能导引每艘小飞碟准确地在它的航道上飞行,也能把发生在观察区域的每种振动的全部信息传送回母舰。

振动包括广义的与声音,无线电,光有关的波的场域——甚至包括思想波。所有这些都能通过专门负责记录和分析的船舰进行监测。技术上,这些小磁盘可能是我曾经见过的太阳系内最出色的工程设计了。除了我说过的功能外,如果失去控制或者坠落对地球构成危险,它们能自己分解。如果会威胁到地上的人员财产,就会自爆或者缓慢地分解。这些小太空玩意在房间每边的桌面上排列着,放在某种凹槽上。每张磁盘后面的墙上都有一个开口,好像是出口或者活板门,足够大让它们通过。无论如何,我们进去的时候所有开口都是关闭的。

我的视线离开它们,又周围地看了一下。我注意到飞碟出口通道的轨道和轨道底座往下穿过这个房间远端的屋顶,继续向下伸到地板。又看回这些磁盘,我观察到一块长长的控制面板位于安放它们的桌子的前方部分。

当我们走进里面,看不见有座位,但当六个女士来到控制面板前,小板凳那样的东西静静地从地板下升起,可能是通过脚踏开关控制。

这些控制面板与我所见过的有些不同,我无法确定那些小按钮是不是嵌在面板上,或者它们通过风琴那样的按键来操作。一坐下,女士们就快速地工作,她们灵敏的手指在仪器上敲打,她们把指令和飞行数据输入到候命的磁盘上。我记得那就像六个女士在做哑剧,一首无声的协奏曲。过程实在太吸引了,看着一张磁盘如何接收全部的指令,然后其中一个活门会打开,磁盘平稳地滑到孔口处,通过气闸等待着飞出外太空执行任务。

ZulhFirkon和我在一起,我问这些磁盘要去哪里,他说:我们回到实验室,那里就能在仪表面板上跟踪它们的去向。

在我们回去的路上,他提到这艘母舰在航行中,但没有透露我们的终点。我感觉不到有任何移动,或者听到其他的声音。

回到实验室,所有男士仍然在操作他们面前的仪器。我看到其中一个屏幕上变化着线形图案,消失,又以新的形态出现。这些线条后来又被圆点和长的破折号代替,它们快速组成不同的几何图形。同时,其他屏幕上显示不同强度的颜色,一些是闪光一些是波。屏幕上不时会组成图形。这些也是快速地变化着大小和形状。每样事物对我来说都很神秘。

他们用仪器来记录屏幕上的状况,土星飞行员解释道,所有这些随后会转成有教育意义的档案。

好奇心驱使我问到,看着磁盘离开母舰,它们会有什么遭遇。

飞行员解释,这些磁盘现在盘旋在地球上某个有人居住的地点,记录着这些地点发出的声音。这些情况在你所见的屏幕上以线条,点和破折号展示。其他机器在汇编这些信息,解析并通过有意义的标志制成图像,与原始声音一起显示出来。

很明显,在Zuhl进一步解释后我也不太能理解,宇宙万物有着自己特有的模式。比如,如果有人说出房子这个词,一幅住所模样的心智图像就会出现在他的思维里。很多事物,包括人类的情绪,都是这样。

通过这些机器,我们甚至能知道你们人类在想什么,或者他们是否对我们有敌意。如果有一些刺耳的,令人恐惧的词语,或者思想,这些都会以那个方式来形成图像,我们的记录器会精确地记下来。同样,我们知道你们当中谁是友好和善于接纳的人。整个宇宙每样事物都有振动,正如你们地球人所称,或者说频率。通过这些频率或者振动,我们学习其他世界的语言。

在他解释时,我看到屏幕上千变万化的模式。我觉得所有图形看起来相对简单,想知道为何我们地球的科学家很久以前没有发现相同的程序。正当我这么想,还没有说出口,我的朋友回答,一定程度上他们发现了。这跟你们的录像带或者其他记录形式没有太大不同。原理是一样的,我们只是更深入地应用。我们不止停留在记录声音频率上,我们现在能翻译它们,变成图像。你们在电视娱乐上已小规模地使用这个原理。但我们这种,你们仍然受到有限知识的约束。

在他向我解释的时候,他专心地看着很多屏幕。当他做完解释,他建议我们回到磁盘房间看看这些小信使的回归。

我们刚来到,同样两个活门,看起来像飞船墙上的大舷窗,各自打开接收小磁盘。它们回到原位就好像被无形之手静静地放回去。

我没有时间对现在发生的奇观进行反应,因为Zuhl小声地说,用心看着!每边的另一张磁盘正在被发送出去——这次是用作一个不同的目的。我们在你们的大气层形成电弧,当这些磁盘飞出去,我们就回到实验室,你会看到它们是如何工作。

我看到前两张磁盘旁边的活门很快在它们后面打开。队列后面另外两扇门也打开了,房间每边都有一扇。女操作员继续在仪器面板上弹奏着敏捷而无声的诙谐曲。

随着第二组磁盘离开船舰,我们三个人回到大实验室。头一次,我发现其他两个屏幕在工作。分成几个截面。Zuhl解释,这里显示很多大气条件。在一个截面上我看见大气的运动,其速度和稠度,随着信号标志越过屏幕,被其他仪器记录着。大气的电荷或者磁力似乎向相反方向运动,这个信息在这个屏幕的另一个截面上看见,大气气体的组成是分开的,在这里我能看到其组成不断地飞速改变。不同的大气压强和很多其他我们科学家完全不清楚的条件状况,在这里醒目标注。这些状况在屏幕上再现,同时被其他仪器记录下来作永久保存,留为其他世界的居民研究。

几分钟后那些磁盘就回来了,我被告知它们采集到我们的大气样本。之后将会提取和研究。

磁盘的用途就是这样,”Zulh告诉我,我们首先警觉到你们大气层边缘的不正常状况——随着地球上每个原子弹或者氢弹爆炸,这个状态不断增强。因为这些仪器一直都在运作,它们告诉我们在太空穿梭时会遇上什么。

在我们站在实验室谈话时,我的注意力落到一个特别的屏幕上。你看那里,他说,你们称作太空碎片的视觉影像。这些都被两个磁盘反射回来。

看着这些小小的物质粒子在屏幕上运动令人着迷。那里有一种恒定的漩涡运动。有时细小的物质好像压缩成固体的外表,又消失并回复成不可见的粒子。偶然地,这些形态变得非常稀薄和微小,它们几乎已经变为纯的气体。某程度上,这使我想起小白云突然形成在晴朗天空上,或者扩展得更大,然后很快又消失于无形。这是我最好的类比来描述我在这些屏幕上看到的微粒运动。

然而,在粒子构成的每个形态中,一些能量似乎看得见,固态,然后马上又通过爆炸或者突然的瓦解而消散,很明显在屏幕上看得见。其他的仪器记录着强度和成份。有时这些增加物以很大的强度成形,接着爆炸又是同样地猛烈。有几次它们又很温和,几乎无法探测出来。但循环是不停歇的;旋转能量,凝固,分解;一种能量的永恒运动和细小微粒都在寻求组合或者与其他空间粒子互动。我用能量这个词,因为我想不到其他字眼来描述我的观察。其中似乎有着巨大的力量,我注意到当它们聚集成薄片状或者云雾状的形态时,似乎打扰了空间附近的其他东西。

我相信我见证的正是遍及太空的能量,行星,太阳,银河系由此形成;同样的能量是宇宙里所有运动和生命的支持者和维持者。

 


 

 

(下)

当我有了这个感悟,我似乎无法承受其中极大意味。Zuhl觉察到我内心的迷惑,肯定地笑着对我说,是的,我们的飞船就是用同样的能量推进。

我又观察着屏幕一段时间,充满了惊讶。然后我的同伴把我的注意力拉回磁盘上。这些小飞碟经常能在太空看见,有时在地球的低空上。在晚上它们是发光的。它们飞越地球,记录从星球上发出的各种波——波就像其他事物那样,不断地运动,波长和强度持续地变化。无论何时,可能的话这些复杂灵敏的小机器都会回到它们的母舰上,但有时因为各种原因,会断开连接并且失控坠落地面。这种紧急情况就要马上采取行动。在母舰的每一边,就是磁盘发射出口下面,是一个磁力射线发射器。当一个磁碟失控,一束光线会发射使之瓦解。这类情况在你们天空的一些神秘爆炸中占一定比例,这不能归咎于火炮,喷射机或者雷暴。另一方面,如果一架磁碟在星球表面失控,而爆炸可能会造成损伤的话,它会被允许降落地面,然后一束较柔和光线发射到它上面。这会导致金属缓慢地分解而不会爆炸。首先它会变软,然后变成果冻状,然后变成液态,最后变为游离状态就像气体那样。不留下残骸。这种事后处理,在磁碟分解的过程中不会危及到其他人或物。唯一的危害就是如果,意外地,有个人看见它掉下来,在光线照在上面的时候触摸了它。

当土星人描述磁射线,我想到这是多么好的一个防卫装置,用来对付任何人或者任何企图攻击他们飞船的物体。

接收到我的想法,他回答,是的,完全可以使用这些机器对付人,或者其他形式的东西,包括星球。但我们从未这么做,我们也不会这么使用它。如果我们这样做,那我们比地球人类又能好到哪里呢。

我们的防卫措施,在你们的飞机追赶时已经展示过很多次,我们能够逃跑的速度比你眼睛的感知更快。而且,我们能提高一艘飞船在活动区域的频率,使它隐形。要不是我们自己警觉,你们的飞机就会盲目地撞上我们的船。如果我们允许你飞得这么近,当两者碰撞,你会发现我们的飞船就像低频率时那么坚固。这种冲击力能毁灭你,但对我们来说毫发无伤。

从你告诉我的东西看来,我说,我知道即使是你们设计完美的飞船也会有意外。

是的,他回答。这种情况下,如果在外太空,倘若无法救援的话我们就弃船。必要时,飞船能分解变回太空原始成份。每艘大型母舰装备有小型紧急飞船,上面有足够物资所必要器材用来与太空其他船舰取得联系,或者跟一个星球联络。然而,如果这样的意外发生在星球的近地面,那我们就像你们的飞机那样坠落。

我马上问,那船上的人都死了?

是的,他回答,但出于我们的理解,我们不害怕你们观念上的死亡。我们每个人把自己理解为智能而不是肉体。所以,通过再生,我们会有一个新的身体。

另外,因为我们的理解,我们从来不会故意伤害其他以用身体表达智能的人。然而,如果我们无意地因为意外造成死亡,那么我们也不需负责,因为这不是我们自己的意愿。

这些设备在我们站着谈话时继续工作。我看着屏幕闪烁,想知道还有没有更多不同的,我还没见过的机器。

Zulh回答了我的想法,是的,在另一个位于磁盘储存间和飞行员活动区之间大房间里有更多的机器,当我们在行星间飞行时就要运作。

在参观实验室和磁盘室期间,我完全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我不知道我们是停留在地球大气层还是在太空中快速穿梭,虽然我一直看着屏幕,但我看不懂它们是干什么。土星飞行员说:我们现在离月球不远。

听到这我很兴奋,想知道是不是要登陆那里。

不是,他说,这次不去月球。我们想你自己看一下你们一直在猜测的月球是什么样的。月球有空气,正如你通过我的仪器看到的,现在我们飞得够近可以记录这些状况。大气不是观察另一个实体的天然障碍,我们有时也听到地球人这么说。从你们的星球看,你看不到月球上漂着的稠密云团,你们的科学家有时会观察到他们称作大气温和运动,特别是在这些山谷的口袋处,你们叫做环形山的地方。实际上,他们看见的是云的影子在运动。

你从地球上看到的月球的那一边,没有太多机会向你展示它真实的云彩,很少有密云。同时在月球边缘以外,那个区域叫做温和区,你从我们的仪器上看出那里有更厚重的云在形成,运动和消失,就好像地球上那样。

你从地球上看见的月球那一面,可比得上地球上的沙漠。正如你们的科学家说,那里很热,但它的温度不如他们认为的那么极端。同时你们看不见的那一面要冷一些,但也不像他们认为的那么冷。作为人类学习但不去质疑那些知识的局限性,而又从中接受这些(知识的)陈述,这是很奇怪的。

有一条美丽的带状地区在月球中央附近,那里植被,树木和动物繁衍生息,人们生活舒适。即使地球人也能在月球那个地区生活,因为人类身体是宇宙中最具适应能力的机器。

人类多次实现了那些不可能的事情。人类的想象力没有什么是不能实现的。但回到月球,在太空中的任何实体,不论是热还是冷,都必须有某种大气层,正如你们所称,或者说允许生命活动的气体。但是你们的科学家,在主张月球没有大气的同时,确实又承认球体既热又冷!月球没有像地球或者我们星球那样的大气,因为它比两者都要小。尽管如此,大气层仍然是存在的。

或许我举例再解释一下我的观点,土星人说。比方说地球大海中间有一个隔离的小岛。眼见所及没有其他大陆,但人们还是能生活在这个小岛上,正如在大陆上生活那样。太空里的星球就像小岛。有些大有些小,但所有星球都有一个大气层包围和支持,同样的力量赋予它们生命。

你们很多科学家都说月球是一个死物。如果这是真的,根据你们对这个词的解释,月球是死物,那么它很久以前就应该分解消失在太空里。不是的。月球是活的,支持着包括人类在内的生命。我们自己在月球那边就有一个大型实验室,在地球视野的外面,就是球体温和与较冷的区域那里。

我问飞船能不能飞近一点,以便我可以用肉眼看看我们的卫星表面。

他笑着回答,这是不必要的。过来用这个仪器,我们就能把月球拉近到一个跟我们很短的距离,你就能清楚地看到,就好像你走在月球上那样。

我问我们现在离月球多远,他说,大约4万英里。

我很希望我们能环绕月球,这样我就能看看它的另一边温和区了。同时我意识到那里可能有些东西不想让我看见。土星飞行员给这个想法一个肯定的回答。

我们必须用已经揭露的信息来测试一下你。我们认识到人类的弱点,即使是那些有极大意愿做好事的人。我们必须很小心不能增加地球的破坏。

观察月球仪器调整到近距离上,我很惊奇地发现关于我们最近的邻居的观点上,我们完全错误。很多环形山实际上是大型山谷,围绕着崎岖的高山,那些山脉是由月球内部巨大的剧变隆起而成的。

我看到明确的迹象,在我们从地球上看到的这一面,一度存在过大量的水。Zulh说,另一面仍然有丰富的水,就正如很多水其实埋藏在这一边的山脉之下。然后他向我指出,在山脉的侧面,围绕环形山的地方,有着清楚的古代流水线的痕迹。

确实,有些环形山是由撞击月球表面的陨石造成,但每一个这样的环形山都显示明确的漏斗底部。我研究着眼前被放大的月球表面的屏幕,注意到地面上很深的凹槽和一些嵌入的岩石,这只能是过去一次大量的水源流出造成的。这些地方仍然生长着一些小植被。表面一些部分看起来是细小和粉状的,同时其他部分好像是由更大的颗粒,像粗砂或者细砾石组成。就在我观察的时候,一只小动物穿过我观察的地区。我看见它是四脚和有毛的,但它的速度太快使我无法确定那是什么。这一点点的见闻对我来说很陌生,因为多年来我一直这样思考和谈论得的太多了。

土星人似乎知道我的想法,他说这是他们决定让我近距离看月球的部分原因。他承诺迟些时候,他们会让我看看月球的另一面。同样地,他补充说,不会跟你想象的方式有太大不同。

正当他作出这个承诺,显示月球的屏幕变成空白。其他屏幕继续在运作。

Zuhl让我再次去到磁盘室,但我们到达前女士们就走出来见到我们。从升降机跟我们一起下来的六位男士从他们的座位上站起,土星飞行员建议我们回到休息室。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第一章金星人回归》

《第二章在金星侦察船内》

《第三章在金星母舰内部》

《第四章第一次凝望外太空》

《第五章与大师会面》

《第六章飞船内的问答》

《第七章来自土星的侦察船》

《第八章土星母舰》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