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的“青年与真理”活动中,中国青年获得了一次向 Sadhguru (萨古鲁)提问题的机会,我们广泛收集了大家的提问,并选出一个问题提交给 Sadhguru Sadhguru 在一次 Darshan (达显)中回答了这个问题。

 

问: Namaskaram Sadhguru (萨古鲁)。我父母总是说我太简单、太纯洁了,嗯,仿佛那样不好似的。所以我的问题是……我需要变得狡猾才能在这世上生存么?

 

Sadhguru (萨古鲁):(笑)哦,纯洁,好的。所以我必须变得狡猾才能在这世上生存下去么?取决于你想要选择哪种职业。(笑)在这个世界上有某些不幸的工作需要你变得极其狡猾,否则你无法做事。这是我们社会中不幸的现实,在有些地方,你需要变成一个骗子才能在那儿生存。并不是所有人都需要去那儿。而且即使你到了那里,也有能改变那儿的方法。但首先,如果你不想的话,你不需要去那里。除非你怀着带去转变的意图到那里去,你不必涉入那些事。有很多其他事你可以带着你的纯洁去做。啧,如果你到了像这里一样的地方(指 Isha 瑜伽中心),那份纯洁会被极其珍视。在其他一些地方,他们或许会带着一点慈悲看待你。但不管怎么样,纯洁是什么?让我们来看看。

 

纯洁是什么?看,这纯洁和不洁、美德和罪恶、好与坏、上帝与恶魔——是人们创造出来的东西。只是或许……我不知道在中文中这个词是怎么说的,很可能在英文中那被冠以 pure (纯洁)这个词。纯洁意味着未污染的。那么生命是被污染了吗?绝不。生命永不会遭受污染。头脑是纯净的么?绝不。没有人的头脑是纯净的,因为你没有过滤器去过滤吸收进头脑的东西。无论你看到、听到、闻到、尝到、触到什么,一切都进入你的头脑。没有选择。“这必须进入我的头脑,这必须……这一定不能进入我的头脑”,没有这回事——一切都会进入头脑。对于我会使用我头脑的什么方面是我可以判断或者选择的。我要忽视什么或利用什么——这份选择是我们所拥有的。

 

但是,有哪个地方有纯净的头脑吗?不,没有这回事。即使孩子也是狡诈的。是的,即使是一个六个月大的宝宝,如果你做了他不喜欢的事,他也会想要咬你, heehhh (动作),他会这么做的。(笑声 / 掌声)是不是?他是不是会这么做?他会的。或者他会大哭——他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让你的生活变得悲惨。所以,不存在纯净的头脑。绝对纯净的身体也是不存在的。但是生命——是绝对纯净的,不是吗?现在唯一的问题是,如果你完全认同于身体,你会以一种方式运转。如果你完全认同于你的心理结构,你会以另一种方式运转。如果你认同于你所是的这个生命,你会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运作。这是你拥有的全部选择。所以,纯净的头脑、不纯净的头脑——没有这回事。

 

或许,他们想要说的是,你对这个世界而言太天真了,啧。嗯,我……我基本把“天真”这个词从我的词汇表中移除了。我只是看到,你要么对某事有所知,要么无所知。或者你知道一切能被知晓的事,但你依然只运用你认为有意义的,余下的你不去运用。我不想通过“天真”或者“纯净”这样华丽的称呼来庆祝无知——本质上它不过是无知。“我没能力在世界上运行”,并不说明我纯净,只表明我无能。嗯,当有人被这个世界所伤害——只是因为他不知道如何存在于此,我们在那些情形下为他们感到难过,因为我们觉得这个人本该在一个更好的地方;他们本不该坠入贸易市场,他们本不该在战区。要在一个战区生存,要在一个贸易市场生存,你需要变成另一种样子。有些人没有所需的必要手段——他们就那样走进去,然后被其所伤,我们为这样的事发生在那个生命上而感到难过。但那并不是纯净。我不为无知冠以华丽的称号。它只是各种各样的无知。

 

某些层面的无知,或者某些种类的无知在世上被庆祝,但我不这么做。对我来说,无知就是无知。但是,无所不知而又超然其上,需要一定程度的 Sadhana (灵性修持)、智慧、才智。不然,人们会陷入他们头脑的沼泽中。所以唯一的选择是——要么你学会如何超越头脑,要么你让你的头脑对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保持无知,从而变得无能。这么一来或许你会得到“纯净”的头衔。但是那种毫无用处的纯净,那种无法转化我们身处环境的纯净,无法转化我的纯净,无法转化我周身事物的纯净,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对我来说,你知晓世上的一切污秽,但你从不允许那污秽变成你的一部分——对我而言那是纯净。“我不知道世上存在污秽”——这不是纯净,对我而言这是无知。而这对任何人而言都不是个好兆头。你最好——你必须处于一个受到保护的氛围当中。瑜伽中心是一个好地方,但在这里也存在一些人(笑声)。我们仅仅是为了质量管控而留下他们(笑声 / 鼓掌)。不然的话,你或许会变得过于松懈。

 

现在,即使那里有一群蚂蚁,你都会看一看然后跨过去。你变得警觉,是因为虽然它们是那么小,它们也能给你带来许多痛苦(笑),是不是?许多痛苦。你是否曾踩到过红蚁?嗯?你这么做过吗?哦!如果他们一路爬到这里(手势),而你不知道那是什么(笑)。这在我身上发生过许多次。睡在森林里的时候,它们会爬上你的裤子,接着你就惨了。(笑)所以,无知于那些会咬你的蚂蚁对你不是好事。你必须要知道那些蚂蚁会咬你。你必须要知道老虎会吃了你。但是,即使老虎可能吃了你,你足够聪明能爬上树,当老虎来的时候,你享受那只老虎的美——这是纯净。你不知道老虎可能吃了你,然后就过去,这么做(手势)(笑 / 鼓掌)。不,对我来说那不是纯净。所以什么是纯净和不纯净本质上是个人的想法。有些人认为这是纯净,那是不纯净的。另有其他人认为那是纯净的,而这是不纯净的。过着某种生活的人,将各种各样的事情视为不纯净,因为他们……他们并不将生命视为生命。他们透过自己道德的镜片看待生命。因此,纯净和不纯净就产生了。如果你仅仅以它本来的样子看待生命,以它需要被应对的方式去应对它,与此同时,你不与任何东西有任何纠缠,你处于身体中,但又超越它。你有一个头脑,但它对你而言永远不是陷阱。

 

你的官能——这个身体、这个头脑以及许多他们能做的事。这些是你的官能。你的官能不应该成为一个陷阱,但对大多数人类来说,它变成了一个陷阱。因此,如果有人似乎对很多让人变得狡猾的事一无所知,我们就……有些人就会说他们很纯净。不,生活很快就会找上他们。它会的。你能生活在一个受到保护的氛围中多久?总有时候它会逮住你。并且,这最好早点发生。看,“不,你不该遇到任何坏事”(笑)。不,我不是说坏事应该发生在你身上。但是你必须知道每一天它都发生在一些人身上,不是吗?所以这种纯净能让你变得完全没人性,因为你不知道这些事会发生在他人身上。不,你知道能发生在人们身上最可怕的事,但是依然,你超然其上;尽管你意识到此刻数百万件事都出了差错,你依然是喜悦的——这是纯净。你一无所知,然后你咯咯傻笑——那对我而言不是纯净。所以,许多人——我们这一整个月都在各所大学里(笑),不是和学者一起,大多时候是和学生一起。连我都听到了,你们都在咆哮,我不知道屏幕上出现了什么(笑)。

 

所以,学者们——当一个人变成了学者,通常在大学里,有些研究学者当 8-10 年,甚至 15 年的学生。那些人沉浸在大学的舒适中,那儿有很便宜的住宿、很便宜的食物,一切都很好,你还可以到处随心所欲地吹牛,一切听上去都很富有学识,无论你说的是什么鬼话。(笑)因为取决于你选的课程种类,你捡一些词,然后随意抛出来,然后你就成了一个学者。学者们……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这真的发生过(笑)。一个很知名的学者到了一个瑜伽士那里,在喜马拉雅地区。那个瑜伽士待在一个小洞穴里,仅仅带着一个助手。而这个学者从某人那儿听说,这个瑜伽士很……瑜伽士、神秘家,很怎样怎样,诸如此类。

 

所以他去了那里,首先,他介绍了自己,然后他告诉了瑜伽士所有他完成的研究,还有他拥有的知识。但是现在,他想要知道一些关于自我认知的东西。这个瑜伽士正要告诉他什么,他又开始说这些东西——他学了多少东西,所有他完成的大事,他得到了多少 PhD 学位,还有那些研究成果。瑜伽士等着听他讲完所有这些东西,那时外面开始下雨了。他等着他讲完所有事。他只是全程听着。当所有东西都讲完后,“你能告诉我些东西吗?你能教我些东西吗?”瑜伽士说,“当然。”“教我一些东西。”瑜伽士说,“走到外面站在雨里。像这样举着手 , (手势)然后站着。”你们所有人,请这么做。尽管现在没在下雨(笑声)。像这样(手势),学者站……(对一旁说:像这样保持不动,嗯?),学者像这样站在外面的雨中。他说,“像那样站两个小时。”(对一旁说:怎么了?你的双手怎么了?)(笑),即使你不是一个学者(笑声)……

 

所以他像那样在雨中站了两小时。他想或许他应该去接雨水,他于是这么做(手势),但没能留住雨水。然后他想或许这只是为了让他那过度工作的大脑冷却冷却。他想了许多事,但它就这样一直继续着——两个小时。什么也没发生。然后他进了洞穴,两个小时到了,瑜伽士说,“进来吧。”他进去了。于是瑜伽士说,“发生了什么?”他说,“什么也没发生!我感觉像个傻瓜。”(笑)他……他说……瑜伽士说,“那是一个绝妙的开端。”(笑 / 掌声)。如果一个学者认识到他是一个傻瓜,这不是一个绝妙的开端么?(笑)

 資料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GEO07NFieXeszSQi0V215A

(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