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becomequantum 灵音悠扬

2019-01-02

 

 

本文主要讲缘起,参考资料,学习宇宙法则的重要性和该系列文章的写作思路和读者该如何去阅读思考等几个问题。

 

缘起和参考资料

 

本系列文章会引用到的参考资料主要有三个:一是中文版的《秘密之书 - 赫尔墨斯智慧秘典》,这就是一本专讲宇宙法则的书。二是巴夏的信息,巴夏信息中讲过五条宇宙法则。三就是乔治 - 斯坦科夫先生的有关宇宙法则的著作,“启动 EVENT” 订阅号有将其翻译成中文,在我的“灵音悠扬”订阅号里也转载过。

 

其实想写这类文章的最初缘起还要退回到 9 年前。 2010.10.10 前后这段时间,我刚开始接触到南怀瑾先生的书并在使劲阅读,然后就莫名的一下子开始悟到了很多东西。我当时还挺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开悟”了,还产生了要把自己领悟到的东西都写出来的冲动,不过终究还是没写,因为那个时候还是太幼稚了,而这一晃就 9 年过去了。

 

那时才刚接触通灵信息,已经看过《一的法则》,还有克里昂的一些信息,距离看到上述这三份参考资料还很远。 2016 年时看到了《秘密之书》这本书,读完甚是欣喜,竟然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本书把这些道理全都归纳总结进来了。当年我悟到这些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宇宙法则”这个词,直到看了这本书才知道可以把这些叫做“宇宙法则”。这本书里面还谈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这个概念似乎也只有在这本书中提到过,在我看的其它资料里都没有。这个概念就是“神圣的悖论性”,说它重要是因为我们人类现有的线性思维之所以不能理解宇宙法则就是因为无法理解这个“神圣悖论性”。这也是学习宇宙法则的难点,后面的文章会详述。

 

2018 年年初我才开始接触到乔治 - 斯坦科夫先生的文章,他的文章中有一些关于 2012 的预言内容,而这些预言显然都没有发生,所以一开始我也产生了懒得继续看下去的念头。但后来看了其中关于宇宙法则的内容后,又非常的震惊和佩服。最初我悟到宇宙法则时就产生过一个疑问,那就是宇宙法则本身其实并不复杂,也不难理解(如果你能突破线性思维障碍的话!)因为大道至简吗。那么又该如何用这些法则去指引我们对物理世界的认识,也就是对物理的研究呢?我当时也想了想,然后觉得这似乎很复杂,也没想出来什么结果,就觉得从领悟大道理到能指导实际应用这中间还有很大的鸿沟要跨跃。当时也隐约觉得数学中那个著名的理发师悖论问题似乎可以用宇宙法则来解决,但后来也没去琢磨了,那时我对搞科研也没啥兴趣。

 

看到斯坦科夫先生的文章后才发现,他已经把用宇宙法则指导物理数学研究的工作给做了,哈哈。实在是太牛了啊,他又不是学物理出生的,只是一名医生,仅仅凭借自己纯粹的逻辑思维能力,就把现在物理和数学中的基本问题给指了出来,并建立了真正完备没有矛盾悖论的逻辑公理体系,并在这个公理体系中把现有的大部分基础物理学定理都推导了一遍。

 

看他的文章我也只能看懂前面的讲述宇宙法则的基础部分,到了后面的推导物理公式阶段,我也不大跟的上他的逻辑。而从网友的反馈来看,也有一些朋友觉得很难看懂。而这也是我又重新想起要写这方面的文章的原因——宇宙法则还需要有更通俗易懂的解读。

 

重要性

 

如果你要问传说中的开悟是悟到了什么?其实也没有那么神秘,借用“宇宙法则”这个术语来说,开悟就是悟到了宇宙法则。“宇宙法则”就是“道”,也就是《一的法则》中所讲的“一的法则”。中国古代有很多开悟的大师,他们都是懂这些的,从他们留下的文字中都可以看出来,只是我们都被这些优美的文字迷惑了,从来没有从逻辑和法则的角度去解读这些开悟大师们留下来的文字。在后面的文章中也会举一些这方面的例子。

 

斯坦科夫先生在他的文章中批评了光工们缺乏逻辑和理性,缺乏对真正科学的理解,而通灵信息中关于科学和逻辑方面的优秀信息很少,还直接批评了现在的人类根本就没有正确的逻辑思维能力。关于光工们缺乏逻辑和科学能力这一点我觉得也很正常,因为毕竟大部分光工的主要任务都不是去当科学家,所以通灵信息中缺乏优秀的科学信息也很正常,因为光工们不愛听吗,会觉得通灵信息跑来讲科学干什么。其实克里昂还是传导过几篇讲科学的信息的,比如《克里昂 - 多维宇宙》《克里昂 - 宇宙晶格》等。都是我翻译的,我看了后也只有个一知半解。

 

批评现在的人们根本就没有正确的逻辑思维能力这一点就很严重了!大家看到这个批评时或许会想:怎么?难道我们平时的思维逻辑都不正确?啥叫正确的逻辑思维能力啊?

 

我是认同这个很严重的批评的,大家仔细想一想也能明白,我们从小到大所受的教育有教过我们如何独立思考么?有培养过我们真正的思维能力么?我们所受的填鸭式教学只是在给我们硬塞知识,根本就没有去培养过我们的思维能力。所以说绝大多数人根本连基本的逻辑思维能力都没有的,更别说有“正确的逻辑思维能力”了。我们自以为我们有的那点思考能力,其实只是从小到大所受到的一些意识编程而已,根本就算不上是真正独立正确的思考能力!

 

斯坦科夫先生所说的这个“正确的逻辑思维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其实也只有开悟的人才有。那大家说这个宇宙法则的学习和掌握是否重要呢?其实就是把开悟悟到的东西直接告诉大家,好唤起大家本自具足的智慧。

 

写作思路和学习方法

 

对我来说宇宙法则主要是自悟的,对大家来说其实也是一样,宇宙法则是先验的知识,也就是不是从经验中获得的,而是我们每个人本来就有的智慧,也就是佛法里所说的自性智慧。所以大家读这这些文字,主要是为了唤起自己本来就有的自性智慧。而这个唤起的具体方法可以概括为:观察反思外在事物,觉察反省内在念头。而在这个过程中最大的障碍就是头脑的小我思维。

 

小我基于经验的线性头脑思维是无法理解宇宙法则的,所以需要把它推倒重来,进行一次思维的升级和思维范式的转变。但小我并不喜欢认错,也不喜欢反省,小我只喜欢争对错。只有真正的智慧才能理解宇宙法则,换句话说宇宙法则就是真智慧,而智慧是源自于心的,所以要学习宇宙法则的先决条件就是那句在新世纪中大家曾反复听到的话:臣服于心!

 

其实宇宙法则也真的并不难懂,因为既然它是宇宙法则,那它的体现自然就是无处不在的,我们通过观察反思任何事物都能学习到它。但也正是因为它的体现无处不在,所以我们一般人也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从来都没有深入的去思考过。比如,大家都见过苹果落地,没见过苹果落地的也见过树叶落地,但为什么只有牛顿总结出了万有引力定律呢?宇宙法则的确是大道至简,但又因为“至简”而导致我们视而不见。这就是前面所说的“神圣悖论性”的表现噢!大家注意了,要理解宇宙法则,理解这个神圣悖论性是关键,以后的文章中还会出现很多类似的论述,这里先给大家提个醒,注意琢磨琢磨这点。

 

关于这一系列的文章的写作方法也是我一直都有反思的问题。在过去的调研中也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一些水平很高的科学家所写的书或文章,还有讲的课,并不是很好懂。比如斯坦科夫先生的文章就是。而这里面的主要原因就是专家和普通听众之间概念层次上的差异。

 

克里昂也说过为什么它向我们传导一些未来的科学概念是很困难的。克里昂说想象一下,你要回到 200 年前去对一个还没有发明电力的社会去解释什么叫做互联网?你该怎么解释?其实根本就没法解释对不对?因为从电力这个概念到互联网这个概念之间还有很多中间概念。理解了电力之后才能慢慢理解电灯,电机。再往上一层才到晶体管,有了晶体管才有集成电路,有了集成电路才有电脑,有了电脑才有互联网。也就是说从电力到互联网之间还有这么多概念需要建立,才能开始理解互联网是什么,那你要怎么对一个连电是什么都还不知道的人去解释互联网?其实都不用退回 200 年,就是退回到 1980 年代,对刚有电脑的人去解释互联网是什么都是很困难的。反过来也一样,向一个现在出生在互联网时代的人去解释前互联网时代是什么样子的也是有困难的。

 

这也是通灵信息中缺乏高级科学信息的原因之一,因为直接就这样传导给我们,我们的意识层次还没跟上,根本就没法传导,传导了我们也没法看懂。而一些先觉者要把他的所悟分享给大家时也会面对这个困难。其实回想一下自己的觉悟历程也能明白,当初我最初接触佛法时,对于自由选择和因果、命运到底是不是注定的这些基本问题也是困惑了很久,虽然现在明白了之后也觉得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但如果我现在把我的这些领悟像讲大道理那样写出来,可能我觉得我已经讲的很清楚了,但初学者可能还是会觉得不好懂。每个人都是要经历这样一个觉悟过程的,都会看很多书,反思很多事情,然后慢慢的有所悟。

 

那么我现在要分享感悟,要怎样才能写的更加通俗易懂呢?能尽最大的可能会对大家有所助益呢?这也是个大问题!而我的一点想法就是,不能一上来就讲大道理,而是要先讲一点认知学,因为认知学就是一门反思我们自己思维认知的学问。了解一点认知学可以帮助我们了解我们自己思维的局限性,了解我们思维的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所以在开始的几篇文章中会写一点我对认知学的感想,再渐渐的开始讲宇宙法则。我会尽量的把在讲述一个高级概念之前所要了解的基本概念都讲清楚,并且会采用启发式的讲述方法,也就是引导大家去思考一些看似简单平常,但大家可能都从未认真去思考过的问题。说白了就是带大家一起训练自己思维能力,建立起多重看问题的视角。大家如果有兴趣读下去,那么在阅读的过程中也需要多思考,多推翻自己原先的思维模式,学习宇宙法则就是智慧思维方式的训练,不只是被动的接受一点知识。“了解”宇宙法则这个知识和“会”之间的差别是巨大的。还有就是如果有读者觉得自己对于某个概念还不是很明白,可以尽管提出来探讨,可能这就是你的思维卡点,而每个人都会有思维卡点,每个人的卡点也都不一样,所以也需要多方的学习探讨才能把它克服掉。

 

( 图片来自网络 )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