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界 今天

 

常常在合一课程之后,人们带了很多的错误观念回家,这些错误观念必须被纠正。因此我会尽力给予你们对于教导的清楚了解;也会给予你们新的教导,一旦基础被建立后。

 

 
 

可能很多人还并不真正明白合一。例如,他称他的父亲是个白痴,而他想要改变这个,这不是合一。然后他努力同情他的父亲,这不是合一。究竟什么是合一教导?他认为他的父亲是个白痴,合一不会说改变你对于父亲的看法,或对此做点什么,不是这样。合一不会说“改变”,因为合一说:“改变是不可能的”。基本的教导是:当“不可能改变”像一吨的砖头打击你时,某些事情就发生了。你必须了解的是,“你看,我无法改变我对于父亲的观点,这就是我对于父亲的想法,他是一个白痴。”因此,你所可以做的是,强烈觉知到内在发生了什么,也就是“你认为你的父亲是个白痴”。对于合一而言,这就是一切了。

 

就像是专注在猎物上的蛇,这不是冷漠,而是完全专注在发生在内在的事情。你认为他是一个白痴,这一切就是如此。源自于这个强度、这个觉知,行动就会升起,我们不会谈论这个。没有谈论这个的必要,因为这也会成为一个概念,你就是行动。你不能称它为正确的行动或错误的行动,你不能称它为好的行动或坏的行动,它就是行动。如果就是行动,它是完美的,无论结果是什么,它就是行动。

 

 

你不会回头去想,说:我应该这样行动,我应该那样行动。不,发生的情形是有个反应。有很多的心理学涉入,有很多的哲学涉入,被不同方式了解的合一教导涉入,而你试图从这来行动,这根本没有行动。你必须从觉知的强度来行动。在你的例子中,你认为你的父亲是个白痴,这是唯一的事实,你怎么可以改变事实?我们完全没有要求你改变事实,在那一刻这是你的事实,你认为他是一个白痴,就是如此,强烈地觉知到它,不是冷漠,而要非常清晰。就是专注在这上面,看见发生的事情。

 

 

同样的事情,你试着对他有同情心,于是在内在有冲突。因此你所必须觉知到的是冲突。你想成为有同情心的。你不是真的有同情心,你想成为有同情心的。你觉得有点对不起你父亲,有冲突存在。就是觉知到这一切,觉知到你没有同情,感觉对不起你父亲以及有冲突。这是在那一刻,头脑中的内容。头脑就像一条河流,它一直都在流动着,它时刻都在改变着。不同的人格不断涌现,它们出现又消失,情绪出现又消失。这就像一个巨大海洋中的海浪起伏又落下,就是一直在发生着。

 

 

你无法控制它,你无法克制它,要如何控制或克制活生生、动态的事物?你只能觉知到它,你只能注意到它,如果你有觉知到与注意到,事物就会自然地发生。你不需要道德准则,你不需要行为规范,你不需要某些经文来指导你,什么都不需要。你不需要哲学与心理学的书,什么都不需要,行动就浮现了。这是你必须阅读的书,最重要的书是你自己生命的书。那里发生了什么,这是你希望听到的最有趣的故事,它是很迷人的。当你阅读这本书时,就会有喜悦、幸福,一切都将开始走向你。

 

 

因此,你头脑的内容,最糟糕的事物,甚至使用糟糕这个词都是错误的。如果你说这是糟糕的,这是坏的,这是好的,那就没有觉知,你已经在批判它了。当你开始批判时,头脑就在发挥作用,因为头脑不过是思想的流动。思想就是衡量,它一直都在比较,那就没有觉知。唯有当比较停止时,当衡量停止时,才会有觉知。觉知是第一步也是最后一步。

 

 

没有地方可去,觉知不会将你带到任何地方。请了解这点,觉知是一切,也是一切的结束。觉知就是觉醒。你不要以为你觉知了,然后你就会到达某个地方。这不是合一。你不应该想:“哦,我现在有了一个称为觉知的工具,我将使用它,然后我就会成为这个,我就会成为那个。”你不会成为什么,可能的只是纯粹的觉知。如果你觉知,你就在天堂中了,仅此而已,我们不必去描述它。

 

 

这是第一步,也是最后一步,你没有地方可去。你不应该想:噢,这是第一步,所以我将到达某个地方。不,第一步就是最后一步,结束,它就完成了!对于生命没有别的,就是觉知。它可以是对树有觉知,或对鸟有觉知,或对你妻子的唠叨有觉知,或者看见在内在的,这都没有区别。如果你能觉知到你妻子对你的唠叨,或你丈夫对你的唠叨,无论情况如何,这与聆听鸟或流动的水是相同的。

 

  

这完全没有差别,它是纯粹的喜悦,这一切就完成了。每当你想到达某个地方,你运用教导,你试着使用它,你想到达某个地方。没有地方可去!这会持续多久呢?试图到达某个地方?内容永远都是不重要的,它可以是任何东西,你有觉知到吗?这才是重要的事情。你需要祝福,你确实需要神的帮助,至少在最初阶段,让你可以觉知。此后就会变得非常容易,然后临在就会开始进入。一旦临在存在了,就只有觉知,仅此而已。

 

 

临在就是觉知。当你越来越靠近实际发生在你内在的事件,觉知就会增强,临在也将增加,临在就是神。然后会有一个时刻,临在会全然地充满,觉知充满着,临在充满着,当这发生,这一切就完成了。在这一点上,你可以说:我即是神。因为你成了临在。因此,觉知意味着,某件事情正在发生,而你越来越靠近。在第一个层次,它是沉思。在更深的层次上,它是静心。在最后的阶段,它变成越来越大的觉知。当觉知充满时,临在就会充满,你就与神合一了。

 

 

資料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Qm013VZo4XMeeC4b_JPSvA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