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篇似乎有點奇怪,因為是由約書亞引介宗喀巴大師,而且是談宗教傳承、改革的問題,或許在另一個世界是沒有宗教派別之分吧!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會發生這種情況,更無法辨明真假啊!就只好存真,供有興趣的人參考。其中,大師提到一個「生命服務局」的觀念,滿有趣的,這大概是對應到最近在台灣上映的電影「命運規劃局」的吧!

 

約書亞:我是耶穌基督,約瑟之子―約書亞,宗喀巴大師要和你講~

 

喀巴:(發音緩慢)有緣再見,無緣不會見。很高興我們有這樣的機會談一談,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宗喀巴,繼承了阿底峽尊者,是噶當派教法的繼承者和發揚者,你叫我宗喀巴就可以了,如你所知,我是文殊菩薩的一個面向,今天我們要談一個問題,就是宗教的傳承問題。什麼叫做宗教的傳承問題?你可能讀了一些有關於藏傳佛教,這些教派的師承、來源、派別等等,你可能會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這樣一個講究慈悲、智慧、開悟的宗教,怎麼會有很多所謂的宗教紛爭?這是我要向你解釋的,不管在任何的時代、不管在任何的地區、不管在任何的宗教裡面,一旦我們形成了「教」的組織,就形成了某一種集團,在這個集團裡面當然會有很多的組成份子,這個組成份子、每位成員的修習進度不太一樣,所以紛爭來自哪裡?紛爭來自進度還在開始階段的這些人,他們彼此之間常常為了世俗的東西,為了土地、為了財富、為了權力而你爭我奪。

 

但是在形式上,他們仍然必須遵從宗教的領袖,其實立宗立教並非必要,只是在當時當地形成了這樣的一個傳承,這些大師們經由自己的努力,看見了一般大眾還沒有看見的、領悟了一般大眾還沒有領悟的,所以他們把看見的分享出來,告訴大家要如何、如何做,就會達到什麼樣、什麼樣的開悟,可是由於這些尚未開悟的人們,他們認為,哇!這個是偉大的、這個是神奇的,所以就把這些大師們崇敬起來、供奉起來,當成一個在他們之外的對象,久而久之就形成一種傳統、一種派別,在這樣的氛圍當中,逐漸的有些弊病就產生了。

 

這是難以避免的,所以在歷史的演進當中,你就可以看到新一代的傳播者,他們在這個世界上出現了,發現投身在原來的團體中、組織中,要進行改變、改良、改善、改進,有它根本上的難度,當然,有些人還是選擇繼續留在這樣的氛圍當中,做他們該做的事,我―宗喀巴就是在這樣的氛圍當中,進行了所謂的宗教改革,這是我簡短地介紹這一部分。但是新形成的團體有沒有弊病?我要說,永遠都是有!這是在這個濃密、又不透明的世界必然(會產生)的事情,不但是必然、而且還是我們設計來經歷的,

 

從這個物質世界當中,我們很努力的穿透重重的迷霧,為什麼要有這種遺忘的機制?因為一旦我們覺知,其實我們的來源並不是那麼的遙遠,我們很快就會脫離這個形式,而使得學習功能喪失了,在這整個大千世界是不是只有這裡有生命呢?這種物質生命的存在呢?不!生命的形式太多樣了。但是,在我們生存的這個地方、這樣的環境、這樣物質化的程度、這濃密而不透明的世界,其實正是鍛鍊最好的場所,可以把它想像成這是一個特別訓練場,它很困難,但,是不是就沒有人要來參加訓練了呢?結果正好相反,就好像說,有時候看報紙,你會發現體育欄,在你所生存的這個時間,有什麼職業籃球、職業棒球等等,他們要求非常、非常地高,是不是因為他們要求太高,就沒有人去加入這個職業球隊呢?恰好相反,全世界所有優秀的籃球員都夢想進入NBA,是不是?全世界優秀的棒球員都夢想進入美國的大聯盟,同樣的,在這個世界它的鍛鍊是特別地困難,但是不是因而沒有任何一個存有,要到這邊來接受特別的訓練洗禮呢?恰好相反,每一個存有都爭先恐後要到這麼一個特別殊勝的地方來學習。但是同樣的,我們還是以這種職業運動來比喻,是不是每一個參加選手篩選活動的,都能達到很好的成績呢?即使你已經加入了,但是每個都表現很好嗎?又不然,這中間有很多程度上的差別,所以就這個觀點來看,其實所有能到這個世界來投生的、來歷練的,都是非常稀有而難得的。

 

就像悉達多,也就是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比喻,成為一個人身有多難得呢?就好像海底裡面一隻瞎眼的烏龜,從深深的海底,任由水流的飄動,從海底浮到海面,不偏不倚,它的頭就套進一個環裡面,就這樣在茫茫大海裡,套進一個不知道哪裡漂來的環,成為人身就是這麼難得稀有。

 

可是你會問說,這怎麼可能呀?這世界有這麼、這麼多人,60幾億這麼多人,似乎不太可能,以前好像沒有這麼多人啊?嗯,再講一個比方,譬如說你們的大都市,雖然人已經很多了,但是我們發現人群還是不斷、不斷地擠進這都市,想要看看這裡面到底有什麼,怎麼這樣熱鬧?為什麼這樣多采多姿呀?所以我們就想盡辦法要投身進這大都市。同樣的,在這大千世界裡面,我們所生存的這個地方,有無數的靈性存有,都非常、非常嚮往地球,這個地球就好像是一個汪洋當中的燈塔,在這個大千世界中綻放著光芒,這個光芒如此耀眼,使得其他世界的存在們,都不停的、都一直在看見、都感到奇怪,很好奇為什麼這樣一個世界一直閃爍出耀眼的光芒?我一定要去看看、要去經歷、經歷,能不能讓我去呢?可以,但是這樣一個行星,它的承載能力是有限的,但是因為報名實在太踴躍了,要來旅行、參訪的太多了,怎麼辦?所以在有限度的範圍之內,我們開放了最大的名額,但是總不能多到這個世界難以忍受呀,來這邊的這些生命、靈性存在都必須套上一個沉重的甲殼,套上去之後才發現,在你們認為清醒的時候,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無從察覺,這樣設計的目的是,你能夠在這趟旅程當中,獲得最大的學習效果,遠比你在其他的世界―其他世界生活相對來說比較輕鬆,第一個是你沒有很多的需求、第二是這些需求極容易滿足,甚至有些世界,光憑意念就可以化現許多東西在你眼前,這樣的世界舒不舒服?在你們聽來,這樣的世界真是太棒了,好像要什麼有什麼,可是我告訴你,到這樣世界生存的,他們都不會要什麼,為什麼會這樣?這就是一種習性,什麼習性呢?就是容易得到的就失去了它的價值,物以稀為貴。

 

那如果很多、很多、很多,多到什麼程度呢?多到你永遠不虞匱乏,所以多到你永遠不虞匱乏的時候,你就不會再想擁有這些東西,除了少部分維持生命必需的東西之外,你不會再想要擁有任何東西,你會想鑽石,多大顆、多大顆的鑽石嗎?你不會!因為隨時隨地你都可以擁有,不是一顆、不是兩顆,你可以擁有整座鑽石山,每個人都可以這樣,所以你擁有鑽石有什麼稀奇呢?你想要擁有黃金,有人會想要擁有黃金嗎?馬路是黃金鋪的,房子是用黃金蓋的,這樣有意義嗎?而且這樣的事實隨時都可以實現,所以有人會去在意黃金嗎?有人會去在意我是不是某某組織的領導者嗎?不會!不會有這種現象。

 

只有在我們這個濃密而不透明的世界中,要達成這樣的…比如說,我希望能夠三餐不虞匱乏,就為了這樣一個極度簡單的目的,我們就必須做出許多的努力,為了在你的眼前出現一顆你想要擁有的鑽石,我們要付出無數的精力,這些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做到的,也不是任何人都有機會做到的,所以它是稀少的,當這東西是稀少的時候,我們就開始對它產生欲望,希望得到它,並且認為當我們得到了這些功名利祿、財寶權勢了之後,我們就會感到非常、非常的快樂,因為我擁有了這些東西,於是我們不斷地競逐,在我們日常生活當中不斷地追求它,並且為了追逐這東西,我們想方設法,也許毀謗別人、也許暴力相向等等,總之或許有一天我們得到了,得到了之後你會發現,這東西好像沒有想像中那麼地好,因為那個時候你會發覺,你獲得了那樣東西,並沒有辦法讓你得到快樂,有,或許你剛剛拿到手上的時候,覺得好了不起呀,好有成就啊,但是當你拿了3分鐘以後,你會覺得,天啊!這怎麼這麼重啊!放在哪裡?會不會被人偷啊?你的煩惱就來了,所謂名之將來、謗亦隨之,財寶之將來、偷盜亦隨之,就是這樣,所以我們的煩惱永不止息。

 

所以,在這樣的訓練過程當中,我們逐漸地體認,這些東西其實不是我們該去追求的,你也許會問說,我們何必這麼累呢?本來隨時想要什麼有什麼,然後,吃飽了沒事幹,跳到這個地方,要什麼沒什麼,每一樣都要努力拼來的,然後最後才發現這些東西還是沒什麼,這樣會不會很累呢?嗯,不是這樣,當我們生活在一個完全不虞匱乏的環境,那種狀態我們很難體會到感恩的心情,難以體會,但是我們就這樣一直存在,活了幾千年、幾萬年、幾百萬年、幾千萬年,還是那樣子,這樣子的生命它的成份、內涵其實是空虛的。

 

當我們在這個稠密的物質世界,經歷它的時候,你就會發現,你所擁有的、你所達到的是無與倫比的,所以一個是表面上的,一個是真正實質上的,這是一個經驗的旅程、一個感受的旅程,是一個靈性提昇、讓你脫胎換骨的旅程,這樣的旅程有沒有價值呢?如我所說,在這個大千世界有無數的存在,都非常希望能夠有機會到這裡進行鍛鍊。

 

(想來地球的)太多了,怎麼辦?所以會設立一個諮商輔導機構,這個諮商輔導機構就默默地在適當的時機、場合,協助來這裡旅遊的。如果有個單位的話,就把它稱為服務局,叫做「生命服務局」,這個生命服務局的目的,就是要為了所有來到這個世界的存在提供服務,當這個世界進入轉變期的時候,我們就要全員出動,從各個層面協助這個轉變的發生,這樣的情況即將到來,而且持續一段時間,當然,時間其實是一種幻象,但是當我們在這個世界生存的時候,時間其實對我們來說,是一種真實的存在,這樣的轉變必須經過一段時間的醞釀,然後來到一個轉捩點,發生了一些指標性的事件,就好像燈塔的燈重新又點亮了,但也許晦暗了好長的一段時間,無法發揮正常的功用,然後在這樣的一個時代,它又重新點亮了,重新成為指引的標的。這樣能夠理解嗎?

传导 : 凡夫http://blog.sina.com.cn/u/2103421412

 

【全線閱讀】《與諸神對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如是說 的頭像
如是說

如是說999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