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译自卓妮特·克劳利的自传《鹰之舞:一位女子邂逅灵魂双生焰的灵性之旅》。(《鹰之舞》一书的繁体版已经上市,由方智出版社出版,书名《鹰之舞:一趟邂逅灵性与爱的意外旅程》)卓妮特是一位活波、快乐、美丽的灵性探索者,她传导智慧的高灵讯息已有20多年之久。印第安灵性长老会的大酋长Woableza如此描述她:“卓妮特不是一位寻常的灵性存有,在她对我讲述她的人生之旅前,我就看到她是一位睿智的灵性领导者。她是被择选的——觉醒并教导、指引我们走在通往未来世界的真实之旅上。”我已经译过一些她传导的讯息放在博客上,还会陆续翻译更多的资讯与大家分享。

 

******

 

在人生之路上趔趄而行

 

和许多人一样,我也经历了漫长的旅程才理解现在的我所相信的那些事情。蓝桉森林的意外事件之前,我的灵性探索只不过是:探访了几次灵媒以及阅读卡洛斯·卡斯塔尼达Carlos Castaneda,唐望系列书籍的作者。译注)的早期作品。我倒是一直想做冥想练习,但却从未挤出时间去学习如何静坐。80年代,有一个致力于个人成长的课程在悉尼很受欢迎,叫做自我转化,其中含有关于静坐冥想的教程。因为我的朋友们都去参加这一课程,我也就报了名。

 

开课了,老师介绍说我们将学习某一简单诵唱技术的基本知识与技巧,以进行静坐冥想。她解释道:学完这些课程后,你们将学会如何借助前额或者说第三眼处的水晶进行冥想。

 

我忙着思考前额处的水晶这个概念,她后面的话都从我的耳边飘然而过,我一句都没听到。水晶?是指沃特福德 (Waterford)的水晶制品吗?幼稚的我想象自己将一个高脚酒杯——或水晶花瓶——高举到头部。天啊,这就是我要学习的课程?我环顾周围上百个听众,他们似乎对将玻璃杯高举至前额进行冥想的想法毫无抵触之意。这些人看起来都蛮正常的,况且,课已开始,请求退学费也实在是为时已晚。

 

学习并挤出时间来静坐冥想,是我赋予自己的最大礼物。正如阅读是帮助我们了解世界的一项基本技能,静坐冥想则是能够帮助我们接触并走进宇宙——远比我们这个世界更广阔、更丰富的宇宙——的工具,静坐不会改变你,不过它能助你更加接近并成为你早已是的那个人——你的真我。课程结束后,我买了清莹通透的白水晶以便静坐时握在手中。我的进步可真不小!

 

20年后,我偶然会讨论一些关于其他次元、平行实相、沉失的列木里亚大陆以及双生焰等的话题,而对于刚刚移居澳大利亚的我,这些绝对都是疯狂、不理智的。或许我现在的信念在某种程度上有些偏离主流,但我迈出的每一步都完全奠基于前一步,我的亲身经历不断地扩展了我的信念系统……这一过程中,没有一步是空中楼阁。

 

我以极大的热情投入静坐冥想练习,我们老师的话在我的耳畔萦绕:只有静坐本身才能教会你静坐以及静坐冥想就是练习静静地坐着,因之而得的收获并不是目标。我最喜欢的诠释是:祈祷是对上帝说话,静坐则是聆听回答。尽管如此,静坐并不是我的强项,通常,我会在这20分钟的静坐时间里,人虽坐着不动,脑中却忙着列购物单,制定工作计划,或者只是坐在那里打瞌睡。渐渐地我发现,如果我和其他人一起做冥想练习的话,比较容易驱走睡意,因此一位朋友建议我去参加悉尼一所唯灵论者教会(Spiritualist church)每周一次的研习班。

 

相信灵魂存在且能与我们沟通,这真使我眼界大开,一个全新的世界呈现在我的眼前。当然,小时候我们家确实常常向圣徒们祈祷,大学时,我也确实相信朋友们坐在兄弟会壁炉前讲述的鬼故事。只要稍微扩展一下我平日的信念参考构架,相信灵媒或者说通灵管道——人们也这么称呼他们——对我来说倒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这所唯灵论者教会坐落在悉尼郊区的一个工薪族聚居区,一共有三十人参加了课程介绍。我们围坐成一圈,双眼紧闭,老师们运用他们的直觉力来为学生分配班级:哪些人应该加入初级班,哪些人可以直接加入已经开课的进阶班。因为我的参加目的只是补习静坐,当我被分在进阶班时,我真是惊讶不已!我参加的这个研习小组,每周聚会一次已经一年多了,一起学习通灵解读、灵视以及传导指导灵的讯息。初来乍到的我真是一头雾水,茫茫然不解其意。

 

第二节课的经历更是让我无从理解,难以置信,后来我对朋友珍妮感叹地说:静坐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我闭着双眼静静地坐在那里,在玛西亚老师的带领下进行起始祷告。我实在无法集中精力跟着她祈祷,因为我的内在之眼看到一位美丽的亚裔女子,这一影像是如此的清晰,我甚至可以看清她脸部的每一个细节。无论我如何努力,这一影像都挥之不去,而且我挖空心思也想不出她到底是谁。我的内心油然升起一种挫败感,诸如此类的杂念本就是我打坐时难以入静的原因。正当我努力驱除脑中的念头时,教室的门被推开了,我听到玛西亚对进来的人说:嗨,很高兴你能来,我们刚开始。

 

然后我听到刚刚进来的人为迟到道歉,这是她首次参加我们的研习班。我睁开眼睛,想看一看谁是我们的新成员:那位坚决留在我的脑海中不肯离去的亚裔女子!

 

1985年一个周三的傍晚,上课时,我正努力进入冥想状态,玛西亚,唯灵论者教会的老师,来到我身边。你好,朋友!” 看到我身旁的一个灵体,向她打招呼。我没有任何特殊的感觉,玛西亚继续对那灵体说:欢迎!你叫什么名字?

 

我还是没有感觉到什么(这听起来是不是很耳熟?),不过,抱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精神,我张开嘴,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字、词、话、语冒出来。

 

我叫梅莉萨,我来送花给你。我童声童气地回答。

 

一切又归于宁静。我的心中充满了矛盾的感受。一方面,我很开心,因为我真的进行了通灵传导;另一方面,又有些失望,因为我传导的是一位傻傻的小女孩,而不是什么伟大的智慧和深刻的真理!

 

从此我不再进行通灵传导,也几乎忘了这次通灵经历。

 

几个月后,与我们研习班的人一起静坐时,我的内在之眼看到一位穿着华丽庆典服饰的印第安酋长。玛西亚的指导灵是一位印第安人,所以我也暗自希望这家伙是我的指导灵。我开始试着猜测他的名字:白云?白羽毛?我一定猜得很离谱,所以他决定助我一臂之力,我的内在之眼看到他化作一只巨大的白鸟——一只白鹰。我知道他是在藉此告诉我他的名字是白鹰。一瞬间,这一影像就消失了,去得就和来时一样快。

 

因为觉得这并不很重要,所以我没有和任何人提及这件事。

 

此后大概一个月,我们研习班为我举办欢送会——我将要永远离开澳大利亚。他们送给我一本书作为礼物,打开包装,看到书名,我吓了一大跳,汗毛竖起,脊梁骨上升起阵阵凉意,书名是:《宁静之心:白鹰的教诲》。

 

这怎么可能?我暗自思量,我以前可从来没有听说过白鹰!而且我也从未向任何人提起我看到白鹰那件事。我那逻辑分明的大脑实在无法接受这一事实,坦白地说,我觉得这件事实在是令人毛骨悚然!我一目十行地浏览完这本书,虽然只是泛泛地读了一遍,却也因此得知白鹰是一位曾经轮回为美洲印第安人的高次元存有,这位彼岸的指导灵通过英国灵媒葛瑞斯·库克(Grace Cooke)为这个世界带来智能的讯息。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过于巧合了!我将这本书束之高阁,整整一年再也没碰过它,我还没有准备好面对这个更重要的问题:白鹰为什么找上我?

 

然而,木已成舟,无法退回。我已经知道白鹰是谁,尽管他是不可见的,对我来说却真实无比。自从他第一次出现在我的脑海,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以印第安人或鹰的形象出现,每当他来到我的身边,我会感受到金色之光的能量,对我来说,他是一位金光存有。我们相遇后的二十年来,我渐渐得知白鹰是数百人的指导灵,这些人遍布在世界各地。指导灵常常是北美印第安人,我对此感到有些奇怪,因为白鹰第一次来到我身边时,我正在澳大利亚。

 

人们如此跌跌撞撞、踌躇不已地走上灵性之路,这是不是很有趣?也或许,我们是被推上灵性之路的?

 

19811986,我在悉尼住了五年以后,旅游的渴望又开始萌动。我和一位澳大利亚朋友简·罗伯茨一起,辞去了我们在高科技领域的工作,用了近一年的时间,参加穿越非洲15个国家的露营之旅。为了在夜晚的篝火旁能有些事做,我带了一副塔罗牌以及一本解析塔罗符号的简易教程。我将旅伴们作为实验兔子以练习塔罗解读,很快我就发现,当我不参照那本书,而是仅将塔罗牌作为激发灵感的工具时,我的解读反而更加准确。我们坐着一条破旧不堪的游船沿刚果河顺流而下的那三天,我为几位非洲商人、游船船长和他的夫人做了塔罗解读。雷蒙德,我们的国际旅伴之一,将我的话译成法语——中非与西非的主要语种,塔罗牌成了我们与当地人交往的入场券。在阿尔及利亚,我也曾应邀上门为一位传统的穆斯林母亲和妻子做解读。而我从未将白鹰与我能够感知他人事情的能力联系在一起。

 

后来,我们乘坐一辆涂满鲜艳色彩的货车慢悠悠地从内罗毕来到伦敦。旅途上的几个月,我尽力找机会静坐。打坐时,我常常会处于一种温暖、充满爱的氛围中,每次白鹰来到我的身边,就是这种感觉。

 

仅凭一只背包生活了8个多月后,33岁的我回到了住在科罗拉多州的父母家。那个时候的我,囊空如洗,该找一份象样的工作了。甲骨文软件公司提供给我一个职位,在南加利福尼亚做咨询经理。在国外周游了一大圈后,我终于塌下心来,准备好建立一份长久稳固的亲密关系。

 

也就是这段时间,1988年的下半年,我周围的一切都崩溃瓦解,一无所留。八月,也就是非洲之旅一年后,我嫁给了约翰,我大学的旧识。九月份我们就开始寻求婚姻咨询,第二年的一月份我带着一颗破碎的心搬出了家。我悲痛欲绝,痛苦不堪。本来就身材纤瘦的我,完全失去了食欲,体重降到45公斤。我不停地哭泣,整日以泪洗面。因非洲之行而变得孱弱的身体,此时健康情况更加恶化,我开始失去短期记忆,并持续性地感到疲惫不堪,理解力也出现了问题,不再象以前那样思维敏锐。还没来得及写感谢卡以感谢家人朋友们送给我们的结婚礼物,我们就离婚了。而且我也病得无法工作,我真需要休一次人生假

 

我落入虚空之中,旧有的生活模式已经土崩瓦解,新的人生尚在襁褓之中。对我来说,这一虚空是我灵性快速觉醒的先导,它为新的思维与存在方式创造了空间。而对于很多人而言,这一虚空’——或者说清空旧有的生活模式与结构——则是某些重大灵性证悟的结果。

 

译者:光之紫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鹰之舞】《灵魂双生火焰的真实故事》

【鹰之舞】《萨满庆典仪式:呼唤月亮》

【鹰之舞】《领导力与灵魂之伟大》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