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我们正在经历一个转变的时期,男性能量与女性能量终将共舞的时期。这也是卓尼特带给我们的讯息。下文摘自她的自传《鹰之舞》。

 

*******

 

鹰鹫之舞:在尤卡坦半岛举行的仪式

 

  20047月的一个傍晚,就在我们即将启程去秘鲁之前,更多的拼块拼合在一起。大酋长沃阿布雷扎再次来到我家,他于周一晚上抵达,立刻就参加了我每周一次的马克研习班。大酋长给我们讲了一段令人着迷的故事,他参加了由一位印加血统的大祭司主持的古代庆典仪式。

 

  2003年的春分,我应邀去墨西哥的尤卡坦(Yucatan)参加美洲印第安灵性长老的集会。会议的第二天,一个来自安第斯山的人出现在我们中间。他穿着极其华丽的庆典礼服,你一眼就能看出他是一位重要人物,因为他的一切都那么完美,他的精神是如此地神奇有力。他头戴长长的金刚鹦鹉羽毛,他本人大概有一米七三的样子,不过这些羽毛使他看起来有两米多高。他说他是来自于某一古老传承的密使,在他的家乡秘鲁有四位远离尘嚣的大祭司,他就是其中之一,被派出来在适当的时候与这个世界分享智慧。他说近日将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仪式,欢迎大家都来参加。不过我们只去了七个人,因为我们只有一辆小货车,我是其中之一。

 

  这位神圣之人说他需要一些人来帮助他举行这个仪式,整个仪式繁琐复杂,他说他们为了能够举行这一古老的仪式已经等了好几千年。我们来到玛雅彭(Mayapan),一处距离著名的奇琴伊察(Chichen Itza)羽蛇神金字塔不远的玛雅遗址。

 

  这个地方很美,保存得也很好。我们中的四个人分别守护四个方向,其余的人起舞。我很荣幸地成为四位守护者之一,其他人则沿着两个同心圆以相反的方向舞动。我觉得,这就象有人试着转动密码锁以打开保险箱一样。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仪式,我们都能感觉到,我们的每一个动作都在改变周遭的一切,而我们的内在也随之改变,如此强烈的能量!

 

  我们的安第斯灵性引导者胸前挂着一个巨大的金色圆盘,并以鲜艳的鹦鹉羽毛为头饰。祈祷舞结束后,他说我们需要将一个圣结(sacred bundle,将一些圣物集结在一起,专由神圣之人保管并代代相传,根据印第安传统,圣结具有神奇的力量,译注。)带至这一神圣建筑的顶部。他解释说,这里有一个已被关闭了两千多年的生命源泉,我们的仪式正是为了开启它。开启的那一瞬间,具有灵视的人看到金字塔中有强烈的能量喷出,如巨型喷泉一般,直冲云霄!能量进入天空的那一刻,整个天空变得象一个圆形玻璃罩,罩住地球。泉水洒向四面八方,就好象用水龙带冲玻璃一样,水花四溅,洋洋洒洒。

 

  他告诉我们,这是促成再播种的圣水,用地球最初那能量强大的净水重新为地球播种。现在,地球重获自身能量、重获平衡的时间到了;人类变得更健康,更长寿,更进化的时间到了。我们用内在之眼看到,喷泉之水洒遍了整个世界。这个仪式非常重要且必要,我真荣幸自己能够参加这一仪式,心中充满了敬畏。或许有人并不相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过,我告诉你们,这是我真真实实的亲身体验!目前,全球各地正有很多伟大的事情发生。

 

  有些人知道鹰鹫相遇的预言,你知道吗,这座金字塔的一侧有一座古老的巨鹰石雕,另一侧则是一只巨鹫。它们面对面,走向彼此。它们中间站着一个人,在他头部的位置只是一块巨石,仿佛有人故意略去了他的头颅。对我来说这样的设计意味深长,有相当一段时间,人们互相分离,不再记得他们是谁,也忘了自己来地球的目的。这个无头脑的人就是最好的象征,他看不到生命的真谛,也对人类真正该为地球——以及宇宙中的所有生命体——而做的事情浑然不觉。这个画面使我深受震撼。

 

  我的个人看法是,这个人的头颅需要失而复得。头颅的回归表明:现在我们知道了,知道我们拥有整个世界和宇宙的全部伟大知识。是的,我们知道这一点的时间到了,自古以来,宇宙一直以无数的方式不断地向我们展示这一点。这个地方则是许多事件的启动地,未来将有许多事情发生……谢谢你们。

 

    沃阿布雷扎的话——尤其是关于那位印加祭司胸佩金色圆盘的话——深深地触动了我。不知为何,我与金色太阳盘也有着一定的灵性关系。就在大酋长沃阿布雷扎不期而至并与我们分享这一美丽故事的两周前,我作为特约演讲人参加在圣达菲(Santa Fe)举办的新能量大会。在马克的帮助下,我带领350人一起探索一个最神圣、最卓越的意识空间。这对我来说,也是一次前所未有的体验。我站在讲台上传导马克的话语,在场的能量是如此地强大,我感觉自己胸前挂着一个光芒四射的金色圆盘!因为这一印加人心目中太阳的象征与我当时传导的话语没有任何关系,我随便地把它打发走了。

 

    好奇心驱使我去探寻古代印加预言的内涵。约翰·珀金斯(John Perkins)著有几本关于亚马逊原始部落灵性信仰的书籍,他如此描述关于鹰鹫的预言:

 

   让我们在历史的迷雾中追本溯源,回到远古时期,那时人类社会分道扬镳,走上两条截然不同的路:鹫之路(代表心灵、直觉和神秘)和鹰之路(代表头脑、理智和物质)。预言说,1490年代,两条路将汇合,而且鹰会将鹫逼至灭绝的边缘。500年以后,1990年代,新纪元将会开始,为鹰鹫再次联合起来,在同一片蓝天下、同一条道途上共舞提供了机遇。如果鹰与鹫接纳这一机遇,就会创育出前所未有的后代。

 

    安第斯人以1000年为周期——称为Inti,也有太阳的意思——计算时间,每个周期又分为两个500年的周期——称为PachakutiPacha的意思是神或者总体,kuti的意思则是革新或转变的意思。每个Pachakuti都代表二元世界的一个面向,比如,每500年的丰盛都会有差不多同样长的黑暗与困苦期紧随其后。

 

  第八个Pachakuti——或者说500——是印加王国的繁荣盛世,那时伟大的印加帝王帕查库提(Pachacuti)不断扩张领土,甚至征服了南美西部的大部分地区。第九个Pachakuti,则是连续500年的冲突与动乱,其起点就是1500年代西班牙人的入侵。

 

  现在我们进入了第十个Pachakuti——回归光的时期。维拉尔·华尔托(Willaru Huarto),一位在秘鲁热带丛林中长大的克丘亚(Quechuan)族印第安人,对萨满们讲给他的古老预言深有研究。他说,各种征兆都已表明光将回归地球,金色新纪元即将开始。人类应该疗愈自己,并帮助贫困之人。用光照耀自己,获得重生,然后去帮助那些灵魂贫乏的人。回归内在,找回我们因着在外寻找幸福而放弃的内在灵性。

 

  基洛(Q’ero)人——住在安第斯山海拔四千多米高地的部落——被认为是印加人的后裔。他们自称为时间的记录者。基洛人于1949被发现,十年后,一些基洛人戴着印加太阳徽章出现在每年一次的安第斯昂宿星人回归盛宴上,以向世人宣告古老的预言即将成为现实。我们已经等了500…”最近的五个世纪以来,这些印加后裔一直保持着他们神圣的知识,现在,他们开始将这些知识传播于世,以为北鹰与南鹫展翅同飞的那一天做准备。我想,沃阿布雷扎在墨西哥玛雅彭参加的那次仪式,可能就是在一位基洛祭司的带领下进行的。

 

  他们提到了我们所知时间的结束,以及一个充满和平与和谐的黄金纪元——疗愈南北方的原住民并使他们团聚的新纪元——的开始,爱与慈悲将是主导力量。基洛人传授各种仪式与方法,以帮助人们唤醒潜能,蜕变成一个印加人——或者说闪耀光芒之人。他们相信各个次元之间的门户已经打开,我们已经能够超越人类的界限。

 

  人类进入金色纪元的时间已到,几乎所有的文化思想体系都有涉及这一点。印度教宇宙观提到四个尤伽(yuga)或世代,每个尤伽都有万千年之久,涵括了整个受造界的历史周期。最后一个尤伽历时5000年,于2003年结束,被称作卡利尤伽(Kali Yuga)或纷争世代,是这四个进化周期中最负面的一个,以邪恶、堕落与灾难为特征,它导致这个世界的毁灭,为新世界、新尤伽的到来做准备。而第一个尤伽,亦即萨缇耶尤伽(Satya Yuga——意思是纯洁,人类则生活在一种神一般纯洁的原始状态。随着尤伽的转换,人们如陷入负面循环一样逐渐背离真实。最后,在刚刚结束的第四尤伽,人类失去了大部分的神性。根据古老的印度教信仰,我们现在正在重复这一巨大的生命之轮,重回萨缇耶尤伽,或者说人类进化之轮的最高阶段。

 

  2005年初,印度圣者巴关说:这是合一之年,这个世界将会看到,分离将开始消融,各种形式的统治也将逐渐土崩瓦解,这终将导致合一时代或黄金时代的到来……序幕终于拉开。

 

  这与鹰鹫预言真有异曲同工之妙,白鹰于十多年前也对我说过类似的话:你们正处于一个美丽大蜕变的开端,它将使地球上曾发生的一切都变得黯然失色。与等着在你们这一生中诞生的伟大力量相比,你们历史上的文艺复兴与启蒙时代都不值一提。

译者:光之紫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鹰之舞】《灵魂双生火焰的真实故事》

【鹰之舞】《萨满庆典仪式:呼唤月亮》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