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译自卓妮特·克劳利的自传《鹰之舞:一位女子邂逅灵魂双生焰的灵性之旅》。卓妮特是一位活波、快乐、美丽的灵性探索者,她传导智慧的高灵讯息已有20多年之久。印第安灵性长老会的大酋长Woableza如此描述她:卓妮特不是一位寻常的灵性存有,在她对我讲述她的人生之旅前,我就看到她是一位睿智的灵性领导者。她是被择选的——觉醒并教导、指引我们走在通往未来世界的真实之旅上。我已经译过一些她传导的讯息放在博客上,还会陆续翻译更多的资讯与大家分享。

 

与先生艾德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卓妮特,在去秘鲁旅行时与自己的灵魂双生焰——既是导游又是萨满的安第斯人马尔库——不期而遇,于是:

 

******

 

双生灵魂

 

我相信我在秘鲁所经历的那神奇的灵性开启,在一定程度上与认出马尔库是我的双生灵魂这件事有关。整个旅途中,我一直带着骄傲观察马尔库——为我们之灵魂的阳性面向成长成他这个样子而感到骄傲。每次看着他,我的心中都充满了无法形容,也无法控制,超越时间的感受。

 

他真是一位卓越的协调者,优雅地处理着无数的琐事与细节,他是一位坚强、果断、平衡的领导者,一个对神圣知识充满激情的男人,一个致力于揭示更深真理的研究者。当然,也有硬币的另一面:艾琳认为他过于激烈;波蒂娜曾与他畅谈,他对某些事情有着相当固执的负面想法;另外,也有人认为他比较傲慢。他的人格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与他之间的连结是灵魂层面上的。

 

大多数时间,我都能成功地在马尔库与我之间高筑一道屏蔽墙,以保证不会有任何情感与感受从我那颗充满迷惑的心中逃逸而出。有一天,艾琳与我一起在阿瓜斯卡连特斯(Aguas Calientes)市以游客为主要经营对象的市场中购物,我忽然看到马尔库就在前面的摊位,正在为晚上举行的满月仪式采购物品。我根本没有想到会在这里与他不期而遇,所以也没有事先为我的心套上盔甲。他的在场——即使是以如此纯净无辜的方式——将我完全击溃,我感到自己的双膝发软,脉搏急速跳动,我的双手飞快地捂住我的心!真见鬼!!!

 

怎么可能?这个男人——对我来说几乎是陌生人的男人——对我有如此大的影响力?这一切都远远超过了我的理解能力,也就是说,也超越了我的理性控制能力。我们之间的这种连结并不是情绪或感受层面上的,而是一种在能量层面上不可避免的连结。从物质角度来看,这种感受就象被拉抻到极限的一段橡皮筋急速地冲回彼此。

 

我的朋友P.J.曾经教授我们关于灵魂双生焰之觉醒的课程。一回到家,我就求教P.J.,请她帮我解除困惑。她回信说:

 

灵魂双生焰之间的关系远远超过灵魂伴侣之间的关系,实际上,语言根本无法形容双生灵魂之间的关系。双方都是同一能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因此,他们之间有着几乎是压倒一切的磁性吸引力。

 

双生火焰是两个本是一体的意识,就像受精卵第一次分裂一样彼此分开,分别走在各自的探索之路上。在成长的道途中,他们偶尔会相遇或聚合在一起分享彼此的经验,欢庆分享的喜悦,且以指数级的速度促进彼此的成长。通过增殖经验来提升彼此,这会使双方体验到狂喜或极度的喜悦。这一融合过程为他们提供了体验合一,体验一切万有的机遇,促使他们忆起那受福佑、万物一体的状态。双生火焰之间能够非常和睦地相处,几乎可以用归家感来形容他们在一起的感受,而从某一角度来看也确实如此。这是回归自己,回归万物一体,与神一体的感受与记忆。

 

灵魂双生焰的重要特性之一就是他们承诺要在这一生所做的工作。你们两人的相遇——尤其是相遇在这个加速转变的精彩时期——具有重大的意义,能够为人类朝向光与更伟大意识的成功扩展做出自己独特的贡献。就在现在!

 

回到科罗拉多州家中的最初几天,我一直都在打电话,与朋友们谈论我在南美洲的经历。我发现,我的朋友中只有很少的几个人——包括P.J.——有在现实生活中遇到他们的灵魂双生焰。对于她们来说,这一关系的真实性是毋庸置疑、无法否认的,她们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说:我想他可能是我的双生灵魂。

 

帕特丽夏说:我在尤卡坦州遇到了我的双生焰,他是古巴人。他对我的吸引力是如此之大,假设他曾想要我为他离开年幼的孩子,甚至砍下我的胳膊,我也会照做的。

 

我的加拿大朋友,黛尔,告诉我:我认识我的双生焰已经有三十多年了,他住在爱尔兰,是一位耶稣会教父。我们之间的连结是如此地强烈——这可能很使他困惑不已,我每过几年都会飞到爱尔兰,只为了能够在教区长的住宅中与他闲谈,共度一个下午的时光。我都可以将这些年的经历写成一本书了。

 

荷兰的克里斯蒂娜在她的邮件中描述了她在一次工作坊中与自己的灵魂双生焰相遇的美好经历:好象有一只魔手拉着我去与他搭讪。走近他时,我的心儿狂跳。当他友好地拥抱我时,我感到自己被传送到另一个层面的连结,好象我们只是一个人。这种被福佑的状态真是远超出我所能理解的范畴……我的心开始接管……我不再有身体,也不再有情绪或感受。脱离这一拥抱以及这种受福佑的状态使我感到痛苦,一种彻心之痛,就好象一个胎儿忽然被推出温暖的子宫,进入寒冷的世界一样。与他相遇带给我的礼物不是重新合一,而是重新忆起合一。

 

P.J.对她的灵魂双生焰所说的话,或许最能形容双生灵魂之间的连结所带给人的强烈感受:你可吓惨我了!

 

黛博拉·伯格曼是我的一位朋友,她写作并举办关于神圣男女性能量的工作坊,从秘鲁回来后,我打电话给她,对她讲述我与马尔库的故事,当我问她我该怎么办?时,她在电话的另一端哈哈大笑,然后带着庆幸的腔调回答说:幸亏你们不住在同一个大陆。这可不是我苦苦寻求的答案,我想知道的是,该如何面对这个我无心打开的潘多拉的盒子——我只不过是去秘鲁旅行了一趟而已。黛博拉和我在电话上聊了许久,无论如何,我,一个婚姻美满的女人,也不可能找到那么多倾听的对象,听我讲述一个比我年轻许多的男人如何在能量层面上对我有着莫名其妙的吸引力,而他还是一位安第斯萨满!在挂电话之前,我扔下了一颗炸弹——P.J.和黛博拉肯定都预见到了这一点,决然地说:我要再去一次秘鲁……12月份……夏至的时候。经过两周激烈的思想斗争,我终于向艾德讲明我的决定,又过了好久,才告诉马尔库。

 

闺中密友

 

灵性成长与日常生活的平衡对每个人来说都很重要,也因此我们都有多年的老友。从秘鲁回来一个月后,我与大学妇女联谊会的两位姐妹一起开车前往——其实我们已经迷路了——鳕鱼角度假一周。从丹佛开车抵达波士顿时正是半夜,而凌晨三点了,我们还在寻找目的地——鳕鱼角的一个小镇。黛博拉开车,因为怕她睡着,我们尽量保持热烈的谈话气氛。卓妮特,给我们讲讲你的秘鲁之行,从头到尾地讲,不许错过一点点细节。她边开车边大声对我说,为我的演讲拉开了序幕。

 

我从马尔库讲起,不过略过了灵魂双生焰这一点,直接进入她们最感兴趣的话题:和一位38岁的秘鲁导游合住一间草顶小屋。我告诉她们,马尔库将我轻轻地拥入怀中,我的心中充满了美好的感受。她们特别用心地聆听这部分故事,甚至正在后车厢——我们租来的小货车——睡觉的芭布也睁开了朦胧的双眼。我告诉她们我对马尔库高声宣布我是地地道道的有夫之妇,听闻此言,她们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因为她们对我的丈夫非常有好感,不希望我失去理智。

 

要知道,自18岁起,我们就是好朋友,我们的友谊远比我的灵性探索更长久。她们对我做通灵传导很是不以为然,尽管如此,她们依然爱我,如我所是的样子。接下来,正在滔滔不绝的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我告诉她们,一个内在的声音对我说,要通过触摸马尔库的第三眼来点化他。她们两个步调一致地——就仿佛是一个人一样——高声尖叫、大喊、大笑。黛布拉笑得前仰后合,我们的小货车仿佛正在参加障碍滑雪赛,曲折地冲向前。你触摸他的什么?”“男人的第三眼到底在哪里?”“那是什么点化?”“你脑中的那个声音来自何人?

 

世上没有任何事情能与闺中密友的监督管理同日而语,我改变了话题。我们终于找到了我们的海边小屋。

 

白鹰的回答

 

 

…… (此处略去一些与双生灵魂无关的内容,译注)

 

 

现在我想请白鹰告诉我,我与马尔库之间那不可思议的连结是怎么回事,以及为什么我刚从秘鲁回来一天,就知道12月份必需回到安第斯山,去那里度过夏至。

 

卓妮特与马尔库是灵魂双生焰,他们分别是一簇独立的火焰,合在一起则会创造一个疗愈与超越的门户,或者说疗愈与超越的火焰。在双方都觉醒的情况下,他们会在学习、服务、成长的道途上获得伟大的飞跃。卓妮特与马尔库注定会相遇,以在他们的灵性成长之路上互助互动。他们必须信任对方——学会一种全新的信任方式,他可能是能够帮助她获得最大成长的那个人,反之亦然。

 

如果马尔库的觉醒程度能够到达卓妮特的层次,他们12月份的相聚将会对双方都大有助益。卓妮特必须要关心支持他,助他自己忆起,而不是将她所知道的直接告诉他。他们双方都必须战胜自我及恐惧才能走向神圣的信任。这与他们的人格无关,甚至他们是否对彼此有好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尊重彼此,他们之间的连结以及他们所能进行的工作超越了人格的层面。

 

一位强而有力的女性——她携带着鹰的能量——和一位强有力的男性——他携带着鸢的能量,分别持有北方与南方的能量,他们之间的相遇就象两根通电电线的碰触,经过几千年的分离,如今再次相遇且认出对方就是自己的双生灵魂。这会帮助他们忆起,并为人类的快速觉醒创造机遇。他们之间的连结也必须是物质层面上的,仅仅通过冥想鹰与鸢在寂静的长空中共舞是不够的,而是必须如闪电划空一般穿过人类的物质核心,进入地球母亲的体内。

 

这一关系所拥有的疗愈世界的潜力远超过卓妮特目前想要面对的程度。她必须愿意放弃旧有游戏中的一切——尽管她不一定真的失去它们,尽快学会运用她的力量。因为,如果她只是阐述自己的洞见,而未能调和自身的力量,就会邀起他人的批评。而她分享自己的洞见本是一件好事。

 

我陷入了彻底的困惑,我感觉白鹰告诉我的每一句话都是千真万确的,只是……他的话意味着我必须做彻底的改变,在如何看待我自己的问题上!我的人生充满了太多的神秘事件,真的很感恩我的丈夫艾德,他如此真实地做自己,因此我能够自在地与他分享我正在学习的课程以及这些课程如何使我困惑不已。所有这些关于双生灵魂的讯息以及我对马尔库那无法解释的深刻感受使我在更高的层面上打开了自己的心扉。我爱艾德,也在他那里感受到了比以往更加强烈的爱,尽管如此,每次谈到或想到马尔库时,我都会潺然泪下。我感到自己很幸运,因为就在我们前往秘鲁之前,我的朋友贝卡——她在多次生命轮回中都曾是我的支持者与灵魂姐妹——来与我们住在一起,此时此刻,就在我试图整理自己所有的感受与恐惧之时,我非常需要一位朋友,一位毫不评判的朋友,聆听我,与我分享洞见。

 

最最亲爱的马尔库

 

我们从南美回来时,2004年的劳动节(美国与加拿大的劳动节为九月的第一个星期一,译注)刚过,而直到九月底,我的心还依然留在秘鲁,每天晚上我都会梦到秘鲁与其它的世界。我并不是唯一的一个,团中的许多人都存在着重新适应的问题。回到家几天后,有一件事在我的心中变得异常明了:1221——南半球的夏至——那一天我必须在秘鲁。而我必须告诉马尔库我的决定,于是我给他写了一封邮件:

 

最最亲爱的马尔库:

 

我不知道该如何写这封信。原因之一是,我一点也不了解你,不知你会有什么的想法与反应。原因之二,我又觉得自己在精神层面上非常、非常了解你。所以,我陷入了一个两难之局:灵魂层面上的我想与你分享那宏大、亲密的洞见与愿景,而我的人格却出于恐惧——害怕我本不该假想我们是如此地亲近——而试图阻止我。或许你会拒绝这一切……包括我。

 

在亚马逊时我对你说,我感觉你是我的双生灵魂,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巨大的一步。当时我觉得上天只会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告诉你我的感受,否则的话,疗愈我灵魂之男、女性面向的机会将会远离我,甚至在将来的若干次轮回中都不会再有此机会。而且,当时我有一种感觉,这样做的同时我就接纳了一个更高的道途,一个神圣的认知,它超越了我这一生以及我在这里的所有承诺。

 

我对你的感受确实丝毫不合逻辑。我以前也从未有过如此的行为或感受。我觉得这是上天赐予我的一个机遇,接触神圣的爱,疗愈爱,提升到更高层面的机遇。如果我真的允许自己去感受我对你之灵魂,对你——我的兄弟、情侣、儿子——的爱,那我就会了解如何将这种爱传播给每一个人,我将能为每个人持守神圣的爱,因为我们本就该了解它,体验它。

 

我不想做你的女友,不想追求什么浪漫,也不想从你那里得到性。我想与艾德共建最美满的婚姻,也希望你吸引到你梦想的人生伴侣。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是否对此有丝毫的理解?这已超越了我所有的思维模式。

 

在神秘、灵性的层面上,我感觉自己今年夏至——以及夏至前一周——必须在秘鲁。我看到我们两人一起工作,象两位平等的大师,在灵性指引下,为我们自己以及全人类开启门户。我知道我们单独的力量已经很强,但如果我们能够共享彼此的能量,就会有更多的次元为我们打开。我可以从你那里学到很多东西,也有很多与你分享。

 

好了,我想我已经写下了目前我心中所想的一切。或许你会带着内在的觉知而面露微笑,也或许你会摇着头说这个外国佬真是疯了。这只是我的内在觉知,是我这一半的画面。重要的是,你也看到你自己的真谛。如果我们的愿景中有相契合的地方,我们可以合作,互助互动。如果我所说的这一切并未唤起你的共鸣,我理解也接受。(好吧,这是谎话:我会在理智上理解与接受,但是我的心与灵魂会倍感忧伤。)

 

马尔库,我会永远爱你。

 

卓妮特

 

马尔库没有给我任何直接的回答。他只是简单地回邮说,如果我12月份想去秘鲁的话,没有问题。在我启程去秘鲁的前一周,我们终于通了一次简短的电话。

 译者:光之紫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