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第一次凝望外太空

 

 此时,一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男子通过房间左边的拐角处走进来,他友好的微笑着。尽管我之前注意到在拐角处有个扶梯,并且猜测一定是通往上层甲板的,但是却没有看到过门。

这名男子出现后,两个女孩起身告辞,通过进入控制室的门口离开了。不一会,Ilmuth,那名火星人回来了。她的可爱长袍换成了和男人们穿的一样的飞行服。颜色是浅黄褐色的,腰带的上下边缘处有深棕色的条纹。她问我是否愿意陪她去驾驶舱看看,我当然很高兴的答应了。

   Firkon也跟着我们,在我们爬楼梯的时候,我注意到Orthon通过控制室离开了,也就是我们登录母舰后首先进入的那间屋子。那名年长些的男子和土星人Ramu,仍然留在休息厅中。

我们沿着上层甲板走着,Firkon说,每艘这样的飞船都搭乘着很多飞行员,四人一组轮班工作,每组两男两女。KalnaIlmuth是这艘金星太空船上的飞行员。

像飞船上我见过的所有地方一样,隐形的灯源将走廊照亮,依然是如此的令人愉悦,走廊向上向前通往飞船尽头的一个小房间。

当我们进入房间的时候,一名俯身查看着航图一样东西的男子抬起头,对我们点头微笑,但没有做介绍。我猜测他一定是Ilmuth的班组成员。

     “看起来,”Firkon说,这是一个好机会稍微解释一下这艘船。这是一艘携带着12架飞碟的航母,就像之前我们乘坐的那中飞碟。事实上,飞船内部并不像从她外面看起来那么大。因为在墙体中间安放了很多机械设备。

      “这艘船,”Ilmuth补充说,有四层墙体或者说皮肤。有些船墙体更多,有些则少些,完全取决于她们的尺寸大小和建造用途

       我看着驾驶舱内的各种仪器,好奇的想知道墙体中间都放置了哪些机械设备Firkon说,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我会尽可能解释的。我们刚才坐飞碟进入的那一整块区域,作为停放飞碟之用,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巨大的作为维修之用的机械工作室。尽管最初建造飞船时已经做到尽善尽美,不过各部件确实会损坏,材料也会不断消耗。任何太空中旅行的飞行器都会如此。

   “墙体内部安装着一个增压设备,它使得整个飞船维持着令人舒适的气温,关于其他的更多设备我们没有时间解释了。飞船各处都有方便进出墙体的入口。每艘飞船搭乘着数名机械师,也是轮班工作,他们持续不断的查看检测各个部件。

因此,极少有没有检测到出问题的部件以至于出大麻烦的情况。

在驾驶舱内我可以扭头向上向下或向外朝各个方向看。Firkon说完后,那名年轻男子伸手按了一个按钮。在本以为是固态的墙上,舷窗一样的开口进一步出现了。然后两名飞行员各自坐到房间两侧正对的座椅上。我感觉到轻微的运动,船头略微上翘。

我的心一阵狂跳,我在想是否打算带我去他们的行星。然而希望是短暂的。不一会飞船停下了,继续悬停着。Ilmuth笑着对我说,我们现在已经是距离地球5万英里的地方了。

Firkon示意我到舷窗旁看看,他说,也许你想看看真实的太空是什么样。

      我向外望去,很快失望感消失了。我吃惊的看到,空间背景是黑暗的。然而,我们周围发生着各种现象,仿佛四周闪烁着数以亿计的萤火虫,朝着各个方向移动,就像是萤火虫那样飞。而且,他们颜色各异,就像是巨大的太空焰火展示,太美了——不,应该说无以伦比!

就当我惊讶于太空的绚丽时,Firkon建议我此时回望地球,看看我们自己的这个小星球从这么远距离看去会是什么样。

出乎意料,我们的行星泛着白光,非常像月亮发出的那种光,只不过,并非像晴朗夜空中的月光那么纯。地球主体周边的白色辉光是朦胧的,和早上刚从地平线上升起的太阳差不多大小。从我们星球上看不出可辨别的标识物。地球看上去就像我们脚下的一个大光球。从这看去,人们怎么也想不到上面挤满了各种形式的生命。

在海拔5万英里的高空,飞行员设定了机器人控制。Ilmuth加入我们,对我解释道,每个驾驶舱都有一个机器人。这些机器人要么单独要么一起工作,完全能控制飞船的航线,同时警示我们任何抵近的危险情况。

   男性飞行员仍然在自己的位置上,Ilmuth解释说,每个控制室中,始终得有一名飞行员在工作。

      随后她问我是否愿意近距离看看飞行仪器。

      每个座椅旁边都有一个小仪器,看起来像根插在地上的管子,这些管子足够高,飞行员可以很轻松的观测里面。Ilmuth解释说,这些仪器和控制室或者说是航图室的天文望远镜相连,你进入飞船的时候可能注意过。

然而,此时望远镜并没有在运作,我了解到只有在真正的星际航行中,或者出于观测研究目的而悬停时才会使用它。

      驾驶舱此区域的整块地板是由一块透镜组成的,就像飞碟地板上的一样。但是由于此刻飞船的角度问题,我得跪着才能看到里面。

太空和位于之中的活动使我惊呆了,我尽量留意观察,不错过任何发生的事情。除了萤火虫效应外,我还看到很多发光的的大型物体在太空中经过。那些大型的天体,就我的观察来说,并不是在燃烧,只不过在发光而已。其中有一个似乎放射出三种截然不同的颜色——红色,紫色和蓝色。我问道这是不是另一艘太空船?

     “不是。”ILmuth微笑着回答,但没有进一步解释。

      同时我也注意到,各种大小的暗色物体时不时的经过,比太空本身还暗。可是似乎这些移动的物体都不会撞击飞船。有时,这些黯淡的物体也会部分地方发光。他们告诉我,这些就是我们所谓的陨星,他们经过地球大气层的时候才会被地球上的人观测到。

   我问是什么原因阻止了这些陨星撞击飞船,有时感觉它们径直飞向飞船的。

是飞船自己,”Firkon解释说,运用自然的力量——你们所谓的电磁力——飞船随时储备着额外的能量。一些能量通过飞船外壳散逸到一定距离的太空外,有时候距离较短,然而有时这能量的影响可以直达数英里之外。这形成了一种护盾,保护我们免受任何粒子,或者太空垃圾的伤害,通过护盾持续辐射出的力排斥开这些东西。

   他继续解释道,所有太空中的天体对于太空本身来说都是负极性的,并且在一片电磁力的海洋中运动。因此,同样负极性的辐射力可以排斥开所有负极性的天体,同时可以阻止飞船在摩擦中升温。

       这样的美景我欣赏几个小时都不会累,可是没那么多时间,随后飞行员返回座椅,我们也重回四万英尺的海拔高度,我们刚登陆母舰的时候就是这个高度。

在飞船运动过程中感觉不到明显的下降或者转向。飞行器的运动非常平稳,以至于几乎感觉不到,唯一可以听到的声音就像一台电风扇运转时那么轻微。

      任何特殊的用于呼吸或者保持平衡的头戴装备或者装置都没有提供给我们,但是我随时都在各方面保持警觉。

      到此时为止,我所看到的飞船上的任何仪器都是通过按钮操作的,这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并且任何地方都看不到哪怕有一点点像武器的东西。可是,在看了受飞船辐射所控制的排斥力后,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出于需要的话,这种力可以非常有效的用于自卫。

Firkon回答了我的想法,是的,确实如此。不过到现在为止还不曾有这样的需要。而且,如果问题仅仅是我们的生命对抗我们兄弟的生命这么简单——即使是地球上好战的兄弟们——我们宁愿自己被摧毁也不愿意杀戮哪怕一个伙伴。

       这简短的陈述深深的打动了我。我不得不悲哀的反思地球同伴,那些相互隔阂的人们截然不同的观点;现在很多国家忙于可怕的军备竞赛,这些毁灭性武器只会带来死亡,灾难,疾病。我想起了灌输给年轻人的信条要憎恨敌人,要他们做好杀戮的准备。因为作为一个哪怕稍微理解自己在造物里的位置的人,杀戮并不是他的天性。我想到了人们向慈爱的天父祷告,祈求神在如此背叛人性的行为中保佑自己,这简直就是难以名状的亵渎。

当这样的想法在我脑海中闪现的时候,IlmuthFirkon沉默不语了。尽管之前我很多次反思过类似的事情,但他们从没有如此哀伤过。他们哀伤的表情,在我的记忆中永远挥之不去。

过了一会,Firkon叫我留意一个和收音机匣子大小差不多的仪器,上面有一个类似电视机的屏幕。用这个,他解释说,我们可以显示并记录发生在地球上的任何事情,或者任何我们经过或者悬停过的星球上的事情。不单单可以听到说话,还可以显示图像。一种内部的机制可以将话语破译成声音震动,同时被翻译成我们自己的语言,随后被记录下来,有点像你们的那种磁带录制。

       为了进一步说明,他解释道,所有话语都由震动或者说类似乐理中的八度音一样的音阶组成,就像旋律都由特定的音符组成一样。明白了这个规律,人们就能很快学会之前不懂得语言。陌生的震动出现的时候,就被转换成图像形式,表明这些陌生的话语或者说震动表达的意思。当然,他展示给我的磁带和地球上见过的不一样。

      对我来说,这听起来就像个拼图字谜一样,我一脸困惑。不管怎样,Ilmuth还是欢笑着对我说,要是我告诉你早在很多世纪之前地球上的人们就完全掌握了这种规律,并且在使用它,你会惊讶吗?

   我说我确实不信。

      “尽管这种知识在你们当今的文明中已经完全失传了,”Ilmuth继续说道,某些地方还有极个别一些人逐步意识到这种可能性。而在其他星球上,这些规律是作为基础课程而被教授的。以这些为基础,小学生们就能很快速的掌握所有领域的知识和相关表达。

此时,Firkon说,现在我们得回休息厅了,我退后让Ilmuth先行,同时我问为什么当飞船从四万英尺爬升到五万英里的高度时,几乎感觉不到任何运动呢。

非常简单啊,因为建造飞船的时候就注意这些问题了,”Firkon回答说,这就像你们造潜艇一样。

         我再一次吃惊于他们对我们以及地球上的发展状况的了解。

你们的潜艇,他继续说,在水下很深的地方航行,艇员也只有一点点感觉,只有仪器能记录下这些运动。艇员不也觉得蛮舒服吗,因为你们的潜艇当初也是很仔细设计的。实际上,在水下航行和在外太空航行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只不过我们的是通过自然动力推进,你们的依赖于人工形式的动力。

         对我来说,他提到的区别可是非常巨大,不过我没说,Firkon继续道。等你们能利用宇宙中随处可见的自然动力源了,也可以建造能从水下上升到海面,然后进一步穿越大气层进入外太空的飞船,就像我们的一样。(注释: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一部神作蓝宝石之谜这部动漫中关于觉醒的信息量非常大,最后那艘潜水艇破海而出,飞向宇宙...

这让我想起了早先1951年报道的两起事件。第一件,两枚导弹从非常晴朗的天空一头扎进韩国西海岸的仁川湾海域。导弹坠落在停泊着的水上运输机加迪那海湾号”(Gardiner's Bay)附近,随之掀起接近100英尺高的水柱。报道称,"导弹随后又从水中飞出,向上空飞去消失在视线之外。第二件发生在苏格兰海岸外的水域,几乎同第一件一致。

很明显,Firkon知道我的想法,说道,你对拍摄到的这类潜艇型飞船的命名是非常正确哒。

   这时,我们回到休息厅,Ramu和那名年长些的男子还一直坐在那。他们在用自己语言交流。我们走过去时,他们起身来到一个小桌子那,周围有很多椅子,并示意我们加入他们。

       这些椅子和办公室或者说进餐用的桌子很像,但是比之舒服的多。我们就坐后,KalnaOrthon也加入了我们。

桌子上的水晶高脚杯中有一些透明的液体,喝了很提神。有一种特殊的甜味,带着一种难以琢磨的诱惑。略微有一点点粘稠,可以仔细品尝的那种。这是一种从水果中榨取的果汁,他们告诉了我水果的名字,这种味道和地球上的都不一样。

从我离开地球到现在有差不多一个小时多点。但是在这一小段时间中,我的整个人生和对宇宙的理解都跃升到一种全新的认知水平,远超过我在地球上六十一年的人生旅程中所认识到的。

此时,我们围坐在桌子旁,当年长的外星人讲话的时候,所有的目光都转向他。虽然之后才倾听了他关于各个行星的讲解,可此时我已然意识到,我正面对着一位非常进化的大师,现场所有人的态度都清楚无疑的表明,我们在他面前表现的非常谦逊。我得知,在他目前的身体中,他的年龄将近一千岁了。(注释: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表达,大家自己琢磨吧,反正原文怎么写,俺就怎么翻)

        随后他和我们交谈了大约一小时,对我来说就像是一分钟。所有人都仔细的倾听着,不曾打断过这位伟大的智者。

  (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

 

【相关阅读】

《第一章 金星人回归》 

《第二章 在金星侦察船内》

《第三章 在金星母舰内部》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