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瑜伽》摘译一:心智永远无法揭示真相

  

他开口道: 只有真正的静修( meditation )才能揭示 真实 the Real )。尽管你并不会知道它究竟是什么,但你会认识到心智( mind )永远无法揭示它。心智, 已知的 ,永远无法揭示 未知 。心智只不过是各种各样的观念、记忆、经验而已 —— 它们构成了心智,永远无法揭示真相。大多数人心目中的真相其实只是自身心智的投射。也许他们读过一些关于 真相 的阐述,抑或听过他人的某些教导 —— 其实仅仅是个人观念而已,不过现在你知道了,这并非真相。只有藉由内在才能揭示真相,而非外在。

 

我答道: 是的,和你在林马塘( Lingmatang )共同度过的那段时间,我便已认识到这一点。我意识到,专注于某一观念只会使心智变得狭窄,而狭窄的心智永远无法理解无限的事物。而且祈祷也不是真正的静修。藉由不断地重复某些词句,人们能够使头脑静下来,从而在寂静中获得回应。然而,此回应并非来自于真正的实相,而是来自于潜意识,因为祈祷只是一种乞求或祈请,不具任何创造性。祈祷具有二元性,乞求的一方与施舍的一方。人们为了获得自己所没有的东西而祈祷,一辆摩托车,某项美德,等等等等。

 

耶稣说过,祈祷时,要相信你已得着。此即当下的这一刻。一切皆为当下。静修其实就是发现心智是由什么构成的。就在当下这一刻,而不是以后,当下!

 

构成心智的是制约作用( conditioning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所受到的各种教育与熏陶以及自身经历等因素对其所产生的影响,整个制约作用导致了人在思想、情绪以及行为层面上的习性反应。译注),它总是在当下的思想中寻求表达。因此,想要认识自己,就必须觉知自己当下的思想。那么,过去与未来就不复存在。心智停止聒噪之际,真正的实相就会浮出。实相永远都存在于当下。

 

是的, 他继续说: 真正的静修意味着,心智具有高度敏锐的柔韧性以及宽广无限的觉知,这样,无论有任何问题浮现,都会立刻消散;对任何挑战的理解也都是基于当下,而非对过去的响应。真正的静修是一个自我揭示( self-revealing )的过程。缺乏自我揭示的静修并非静修,而只是一个敛缩的过程(比如试图将纷杂的思绪减缩成专注的意念等的努力,后续章节对此有较为详细的阐述。译注),永远不会揭示任何事情。

 

我说: 认识自己就是了解构成心智的一切,包括意识与潜意识层面上的所有活动 —— 处于清醒以及所谓的 睡眠 状态时的所有活动。你已让我看到这样做其实并不难,但我有时还是会为此而感到困扰。

 

孩子,这是因为你在寻求结果。 他解释道。 让我们现在就来试一试。在你并不知道想要寻找什么的时候,你总会找到一些新的东西。 新意 不可能来自于记忆,对不对?记忆也不是新的,对吗?我们先一起静修,慢慢地你自己就能够做到了。我们在试着认知活生生的当下,而非明天。

 

首先你要认识到,不具自我知识( self-knowledge )的静修没有任何意义。自我知识没有高低之分, 高我 小我 都只不过是观念,是心智的产物。心智在时间范畴之内运作,而时间根本无法揭示超出时间范畴的事物。因此,对于真正的静修而言,让意念专注于高我并没有任何意义。静修即是发掘整个思想过程 —— 亦即记忆,可以立竿见影。真相不具时间性,它就在当下,否则根本不会存在。时间永远无法揭示超越时间的事物。记忆 思想是时间的产物,不是吗?那么自我又是什么呢?显然,自我就是记忆,无论其层次是高是低,都依然是记忆。如我刚刚所说, 高我 小我 的观念都只是猜想,是心智的产物。如果你仔细审视的话,就会发现确实如此。高我与小我都只是观念,你在某处看到关于它们的阐述,经过一番思考,然后就认为这确实如此。然而,这并不是真的。

 

你可以称 高我 为阿特曼 精神( Atman ,梵文,真我,自我神性,不朽的灵魂。译注),但它依然是心智观念。称其为阿特曼时,你将其置于一个更高的层面,然而,它依然是记忆的一部分。所以,若要了解 自我 的整个过程,就必须了解记忆、观念与思想,它们本没有什么区别。没有思想或记忆,自我就不存在。因此,必须要了解记忆,不仅仅是来自前一分钟或者昨天的记忆,还有若干世纪以来的记忆,亦即在时间长轴上因着种种经历而产生的记忆,来自过去的全部影响。所有这一切都是记忆,无论是浮在意识表面,还是处于潜意识深处都如此。

 

然而,细究记忆需要时间,而藉由时间永远也无法揭示真相,因为真相是超越时间的,它就在当下。因此,想藉由时间来成就只能是徒劳。许多人都习惯于藉由时间来揭示那超越时间的,他们永远无法接近真相。现在我们认识到了,思想是记忆的结果,而记忆必于一瞬间消散。

 

那么, 他继续说: 你看到了,自我,那个你,只不过是一堆记忆,它们以思想的形式来投射自己。思想与自我并不是分离的,它们是一体。其永远不会是真相本身,也无法揭示真相。然而,我们一定要走近那超越心智、超越记忆与超越时间的。不过,只要记忆在运作,我们就没有走出时间,而时间只是幻相。 ” 

 

我沉默不语,因为那一刻,这一切变得越来越清晰,转化也开始发生。我看到了自己以前从未看到的。我意识到,心智只不过是时间、记忆与观念的产物。我明白了,要想获得自由,心智就必须看到它永远无法揭示真相。无论是意识还是潜意识,无论层次高低,记忆都无法揭示超出其范畴的事物。我看到,心智 —— —— 永远无法揭示真相。只有停止思考真相,我才能体验真相。认识到这一点后,心智开始静下来,不是勉强的安静,而是源于自由的清宁。我不再希望自己成为什么, 成为 的渴望消失不再,我的心智永远无法将自己化为真相,也永远无法找到真相。想要揭示真相,心智就必须静下来。如此这般,宁静自会出现。这种宁静不具时间性,亦非勉强或强迫的结果,而是因为理解了心智不再喋喋不休之际,真相就会在宁静中显现,未知自行展现。此即创造性。

 译者:光之紫

 (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