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你真正地看到这个真相——在时间领域里运作的头脑绝无可能了解那永恒的、时间领域以外的东西——如果你真的看到这点,感受到它,你就会看到对爱有所惴测的头脑,把爱划分成肉欲的、世俗的、高尚的、神圣的,这样的头脑绝无可能发现那“另外的”事物。

 

但是,如果你能感受这些令人惊叹的行动——星星的活动,森林的、河流的、海洋的活动,动物的活动方式以及人类的活动方式——如果你能了知春日里一片嫩叶的美,能了知自天空飘下雨滴的感受,那么,伴随着这种巨大的感受,你就能在可辨识的领域、在时间的领域里行动。但是,在时间领域内的行动却绝无可能通往那“另外的”事物。

 

如果你真的对此了解了,并非是言语上、智力上的了解,而是如果你真的感受到它的意义,对它有所领会,看到它的这种非凡的爱和美,那么,你就会看到其中根本没有意志力的一席之地。源自于意志力的一切行动本质上都是自我中心,都是利己主义,而当你对此有了彻底的了解,当你真正感受到自己随之而动,当你的身心全然处于其中时,意志力的行动就会完全消失。

 

然后,你就会看到根本无需意志力,你就会有一种截然不同的活动,然后意志力就如同一条被打了结的绳索,可以被解开了。意志力可以消失,但是那“另外的”事物不会消失,它是不增也不减的。

 

因此,如果你是在全身心地倾听,全身心地学习,这意味着很深刻地感受,不仅仅只是在理智上倾听言语,那么,你就会感受到这种非凡的学习运动、这种上帝的运动——并非是由双手和头脑制造出来的上帝,也并非是在寺庙、清真寺或者教堂里的上帝,而是这种不可度量的、无止境的永恒之物。

 

然后你就会看到,我们是能够活在这种惊人的宁静之中的,也就不存在诸如诱惑、美德之类的东西,因为美德是社会之物。了解所有这些的人,用这种方式生活的人,内在就处于有序的宁静状态,他的行动就是截然不同的,要有效、简洁和清晰得多,因为他的内在不存在混乱和矛盾。

 

因此,持有各种结论的头脑从来都不谦卑。学会了的人会背负着他所学知识的重担,而学习之中的人却不会,他也因此能登至顶峰。你和我一起讨论了很难言传的东西,而通过互相倾听、共同探讨和了解,我们发现了极其非凡的东西,它是不朽的,而将生活简化成以“我”为中心并执着于这样的生活是极易枯萎的。

 

但是,如果你能完整地看到那种非凡的生活,一旦你深入探究过它、感受过它、汲取了它的清泉,那么,你就可以完全崭新地过着平常的日子,你就可以真正地生活。受人景仰的人并未在生活,他早已死去,生活可不是僵死之物能邀请得来的东西。

 

生活是要去投入其中,然后将之抛却脑后——因为不存在“我”要记住这活生生的生活。只有当头脑处在完全谦卑的状态之中,不为自身渺小的生活做打算,也不再辗转于各种观点、经验和知识时——只有如此全然、彻底、完整、不再追寻的头脑才会了知生活是无始无终的、无限的。

 

 

資料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g4RIUka8h2tx4JERT0Tjlw

(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