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始治疗团体来到现场。一个学员说,在团体里他觉得自己非常的封闭、自控,他觉得被囚禁住了,这种感觉比以前强烈的多,结果他为此很难过。 ]

 

奥修( OSHO ):

 

只因为你现在意识到了。你一直都活在监狱里,你之前并没有意识到,现在你意识到了。伴随着觉知,悲伤也出现了。

 

当你没觉知到时,很自然的你不会为之难过;当你知道了,你便感到难过。但随着知道,你也有摆脱它的可能性。

 

所以还有另一个能带给你开心的部分:现在你知道自己身在监狱,你可以找到方式、方法来摆脱它。每个监狱里都有漏洞。你可以行贿,如果它是个印度监狱的话!

 

或者如果你能找到一把锉刀,你可以把监狱的窗户磨断。或者谁知道?门口有可能连看守也没有!有人在看守着牢门或许只是你的想象,或许根本没人。谁知道?或许门没锁。开始探索!

 

是的,当你发现自己身在监狱,这会让人难过,但好消息是你知道了,现在你有各种摆脱它的可能。

 

可以把墙打破,你可以找一个在监狱外面的人,他可以给你很多帮助、帮助你离开,他可以丢一条绳子或梯子到监狱的围墙里面。

 

那就是葛吉夫经常跟他的门徒们说的:你在监狱里,我在监狱外,我可以帮你出狱。

 

那就是我跟你讲的。你在监狱里,我在监狱外面,我准备好了帮你出狱。我发现了出狱的路,你也能发现这条路。但只有当你知道了自己身在监狱,这才是有可能的。

 

如果你认为这是你的家,一个美丽的家,那么毫无疑问。它很好,你在一个更好的情形里。是的,它让你难过,是因为你一直以为,“这是我的家,一切都很美。”

 

现在,突然你发现这是个监狱——你被别人和你自己骗了——这并不是个家。你一直在装饰、美化监狱的围墙,你以为你在让家越来越漂亮。所以你感到难过:整个生命都荒废了。但生命犹在,你可以出狱。

 

监狱是你亲手建造的,它是你亲手缔造的。事实上你是监狱犯,你也是监狱长。里面你是监狱犯,外面你是看守。

 

精神分裂症患者就是这样活着的,他不停的折磨自己,他不停的给自己制造痛苦和地狱。他不停的为自己的自由、为自己的喜悦制造越来越多的障碍。

 

所以你已经明白了第一件事:你身在监狱。

 

现在第二件能让你更难过的事情是:你不只是身在监狱,你就是监狱。你不只是监狱犯,你也是监狱长。监狱不是别人搞的,而是你自己的杰作。

 

这会让你更加难过,但经由难过、悲伤,一道光会从你内在升起,如果你也是监狱长,那么是在监狱里还是监狱外取决于你,它完全是你的责任。

 

你可以立即出狱,阻止你出狱的只是你的习惯。你已经习惯于监狱牢房里的黑暗。因为你一直活在里面,你觉得它很舒适。

 

那里的空气是陈腐的,但这是你唯一知道的空气,你认为它让你神清气爽。从牢房里出来,品尝品尝另一种新鲜空气、花朵和阳光的味道。

 

这是个好的开始。团体带给了你一些极为宝贵的东西,现在是利用它还是变得更加痛苦,这取决于你。

 

每个机会既可以是更多痛苦的来源,也可以是蜕变的来源。你可以把挡住去路的石头当做垫脚石,这样你就会开心。

 

译自: OSHO Believing the Impossible Before Breakfast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 微信 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