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30

 

 

所有的行动都包含某部分的自我框架。许医师我最近在自我检讨:我过于自律。我不是做我不喜欢的事,可是我待我自己太自律了。从小到大,我放学回家,制服先换掉,写完功课去洗澡,功课做完了,就把所有的第二天要用的书本统统准备好,放书包,第二天穿的衣服袜子统统准备好放在床头柜。我从小到大不让父母担心,我上学永远不迟到,不早退。到我当医生,我永远准时上班,准时下班。到现在我自己开诊所当院长了,我不受任何人的拘束,可是我永远还是最准时的。

 

我常开玩笑: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当了几次修行的人,苦修过几辈子。我的意思是,我的内在有一个很强的纪律——过度的纪律。我突然觉得我过去痛风的毛病应该是跟这种状况有关。这只是我在学习和修行,其实某部分,我并没有真的允许我自己有更大的自由。我们允许自己有更大的自由,其实背后必须有对自己更大的信任。可是,我们不相信我们自己。我的老师赛斯说我们根本不信任心灵。其实,我不信任自己,我想要的是——约束。

 

我们想要框架我们自己,我们要变得自律。可是我永远记得我的老师赛斯讲了一句话:“心灵是拥有最大的自发性,它也知道它自己的纪律。”自律是来自自发性的展现,这是赛斯哲学思想很重要的一个概念。纪律不是来自纪律,也不是来自头脑的规定。自律是来自自发性。只有允许心灵的自由,它才能有找到它自己的纪律,而不是头脑的规定。自律不属于头脑层面的。


 


所以,我们想要拥有自由,首先得信任自发性。往往自发性会寻找到它自己的纪律。其实,许医师我也在学习和成长,在学习怎样把赛斯哲学思想运用在我的生活,在学习如何去打开心灵的自由。

 

我以前跟大家讲过,任何妨碍行动的疾病,包括中风,髋关节病变,包括膝盖不好,但凡妨碍行动的疾病都是因为你其实是在框架自己,甚至你害怕自由,不给自己自由。如果给你很多自由,你会害怕,你可能会害怕自己迷失。假设给你完全的自由,但自由也是以不侵犯别人为界限的,而不是全然的“只要我喜欢,就什么都可以”,自由是建立在尊重的基础上面——我有自由,你也有自由,你自然就不会侵犯到别人的自由。

 

当我们在讲自由的时候,我们会节制,因为我们担心一旦我们不节制,我们所有的欲望都失控了。所以,宇宙活力的内在心灵在能量的展现和自我的克制、自我的控制当中,如何寻求到平衡点?如果平常做得不好,能量累积就变成疾病。所以患有妨碍行动性疾病的患者,就要问你自己:“能量是不是卡住了?”



 


任何的疾病背后一定有能量的冲突。比如,你想去做你喜欢的工作,但你不敢;你想出国去玩,但你怕花钱;你不想承担当女儿、媳妇的责任,可是妈妈打电话叫你回去,你怕自己不孝。

 

举个例子,有一次我要载我妈妈去参加他的弟弟的儿子嫁女儿的宴会,我其实不太想去。可是内心有另一种声音:我想要陪妈妈去。因为我也想在这个过程当中,去给妈妈一点爱和温暖,而平常我太忙了。

 

所以,我们要在“自由”和“我们想做的事情”当中把握好尺度,我们要去看到自己内心的冲突。假如你患有任何疾病,你一定要去看到自己内心的冲突。如果你把内心的冲突化解掉,身体意识就会给你一定的自由,而这个自由就会慢慢地疗愈你的疾病。

作者|许添盛 

摘自|许医师演讲《真正的身心健康来自身心的自由——谈健康之道》

文字整理|吖肥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