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作家见到耶稣并听他讲宇宙光线(1)

   我们离哈德瓦越来越近了。大约再有一天就能到达那座城市时,我们在一位名叫威尔顿的美国人家里停下来休息。我们受到了热情欢迎。威尔顿坚持让我们在他那里多待几天。这位著名作家已在印度生活了很多年。他对我们的工作表现出深沉而又热烈的兴趣。他多次要求加入我们的远征考察,但当时的种种情况未能使他如愿。

第二天,当我们坐在他花园里讲述我们的经历时,威尔顿突然提出,他从未完全认同那个被称作拿撒勒的耶稣的人的生活经历是真实的。他仔细研究过他所掌握的文献,但那些文献在他看来全都显得含糊不清、没有说服力。他别无办法,最终只得放弃了研究,因为他在思想中严重怀疑那个人物是否真实存在。我们队长对他说:如果让您面对面地见到耶稣,您认为自己能认出他吗?那时您会承认他的存在吗?

威尔顿回答说:您提到的正是我毕生冥思苦想的问题。您绝想不到,我多么痴迷地寻找过能证明耶稣曾以肉身存在于这片大地上的一丝迹象。我的怀疑一年比一年加重,最后我认为绝不会找到能让我充满信心的迹象了。然而在我头脑中的某个角落,有一个模糊、隐秘的想法,有一种希望之光,促使我始终相信:如果我能面对面地遇到这个人,那么不需要外界的任何提示,我就能明确认出他来,无论是在什么地方,无论是在什么时候。今天,我的本能使这个隐秘的想法又浮现了出来。我要对您说出这句我还从没说出过的话:我知道我会认出他来。这是我一生中最真实的感觉。请原谅我再说一遍:我知道我会认出他来。’”

当天晚上我们要去睡觉时,托玛斯走过来对我们说:你们都听到今天下午关于耶稣的那番谈话了。你们看得出威尔顿是真诚的。我们邀请他同行怎么样?我们不知道、也没有任何办法确定那个被称作拿撒勒的耶稣的人是否会出现在我们的目的地,因为我们无法掌控他的行踪。实际上,我们只知道他曾经在那里。假如我们邀请威尔顿同行而耶稣又不在那儿,这会让他再次感到失望,没有丝毫益处。威尔顿看起来很想跟我们一起走。由于我们之中没人知道耶稣是否会在那儿,所以我建议任何人都不要给他任何形式的暗示。在这种情况下,咱们就听天由命吧。

我们全都同意了。第二天早晨,托玛斯邀请威尔顿与我们同行。他的脸立刻因为预感到希望而容光焕发了。他想了想,说下星期三他有个约会,必须在那个日子赶回来。这天是星期四,因此他有六天时间。托玛斯估计这段时间足够了。我们决定下午出发。一切都很顺利。我们在第三天正午前到达了目的地。

到那儿后我们看到,在我们要住的那家客栈的花园里坐着一群人,共有十二位。当我们走近时,他们站了起来。客栈主人迎上来跟我们打招呼。我们看见耶稣站在那一群人里。还没人来得及说一句话或做一个暗示,威尔顿就伸出双手冲了过去。他把耶稣的两只手握在自己手里,一脸欢喜地说道:哦,我认出您了。我认出您了。这是我一生中最神圣的时刻。

我们出神地看着这位欣喜若狂的朋友,都沉浸在一种近乎极乐的感觉中。然后我们走上前去相互问好,并把威尔顿介绍给了那一群人。

午饭后我们坐在花园里。威尔顿对耶稣说:您可否跟我们谈一谈?我毕生都在等待这个时刻。

静默了片刻之后,耶稣开始说道:在此刻的宁静中,我希望你们知道:我与之交谈的天父、那驻留于我内在的天父,也正是驻留于你们所有人内在的那位天父。每个人都可以与祂交谈,都可以像我一样深地了解祂。一阵闪耀着神奇光辉的微风穿过那神秘竖琴的琴弦,以一种纯净而又神圣的爱奏响了它。这爱是那么纯净,连寂静都仿佛在专心致志地驻足聆听。

你们自己那高大的灵性存有以他内行的手指轻柔拨弄你们的手。他的声音一直在对你们讲述天父那广阔而又辉煌的爱。你们的那个声音对你们说:我知道你和我一起在这里。你和我在一起,我们就是上帝。此时上帝之基督就在那儿。

难道你们不想消除一切限制、在精神上与我站在一起吗?这个世界从未收到过比我给你们的那些思想更高级的思想。就算人们断言那些想法无法实现也没有关系。现在你们每个人都表现得像那主宰之神一般,像那整个王国的胜利者一般——你们曾看到的我就是这样。时候到了。你们向主宰之神发出的实现自我的想法已经在你们自己身体里成熟了,而你们的灵魂已经握住了操纵杆。

你们和我一起升到高天之上。我们使自己的身体升级,直到它明亮的光芒变成耀眼的纯净白光。那时我们就回到了天父那里,而每个人都来自于那儿。上帝——我们的天父——是纯净之光放射出来的。在这放射之光的振动中,一切世俗回忆都被清除掉了。我们看到那些造物始于无形,直到被投射于形态之中。我们看到所有事物每一刻都在更新。

所有事物都存在于原初宇宙里,而这原初宇宙处于上帝的神圣以太本质中。那些事物确实存在,只是它们的振动频率非常非常高,以至于没人能看到它们,除非他在精神上提升到我们这个高度。当身体的振动频率达到灵性的高度时,人就能看出那持续不断的创造进程。这创造是由宇宙之光的振动辐射所引起的,而这宇宙之光又是在大宇宙中孕育出来的。那个辐射就是宇宙生命或光之能量。它支撑着被称作光辉之父振动之父的一切。它确实称得上是宇宙生命,因为它的光芒胜过其它一切。实际上,它所做的只是移开其它的,好让新的形态能够取代它们。当我们的身体与精神协同振动时,我们就是光之振动,就是最高的振动,就是上帝,就是一切振动之父。与此相应的宇宙光线来自于一切能量的源头,来自于一切元素之父。人们不久后将证明它们的轰击会产生巨大影响。这轰击似乎摧毁了物质,但实际上它是把人们称作物质的东西转化成了精神形态。

人们很快将认识到:宇宙光线那奇异的渗透力使其可以穿透一切物质,同时似乎是摧毁了那些原子的心或核,将其转化成了另一种物质的原子,创造出了一些更高级的元素。创造就这样向着纯净之光的更高放射推进,向着生命本身推进。

宇宙光线可以很容易从来自地球或太阳系的所有其它光线中被辨认出来。它们完全压倒所有其它放射或振动。人们很快将认识到:它们来自于一个不可见的宇宙源头。地球持续不断地受到它们的猛烈轰击。当它们打击一个原子的核时,将其粉碎成了另一种物质的极小粒子。它们并没有毁掉物质,而是将其转化成更高放射的元素。它们把物质世界转化成了灵性世界。

更高级元素的生成是按照人们的命令来进行的。当人们为了更高目标而设计或使用这些元素时,这些元素也就会更高级。当人呈现出灵性的振动时,他就是绝对的主宰,可以掌控宇宙光线的活动并规定其运作模式。因此灵性之人可以看到转化不断在自己周围发生。这是最高意义上的创造。可以说每个人都于自己所在之处被创造着。创造是持续、不断的,是没有终结的。

宇宙放射是明亮的。它们由宇宙中射出的光之轰击粒子构成。这宇宙是球状的。它包含并环绕着所有世界。它拥有一个中央大日。各个世界的太阳吸收那些世界所消耗的全部能量。它们把这能量保存、集中起来,加以转化,并将其带往中央大日。中央大日用这振动的、跳动的能量来补充自己。这能量聚积到一定程度时,就会放射出光之轰击粒子。这些轰击粒子的力量非常大,可以击碎它们所遇到的原子核,但不会将其摧毁。那些合成粒子被转化成了其它元素,并最终聚集到它们所从属的元素那里。此时这元素就变成活的了。


 

美国作家见到耶稣并听他讲宇宙光线(2)

 

生命就是光之粒子的轰击所释放出的能量。被蜕变的粒子所吸收的那部分能量叫作元素生命。未被吸收为元素生命的那部分能量则被吸向宇宙,返回到宇宙那里,在那儿聚集、凝结,直到能再次作为光之轰击粒子被放射出去,以便撞击和击碎其它原子,从而创造出新的粒子以形成一种新元素的原子。

因此创造是持续、永恒的:膨胀,收缩,再通过降低振动来凝结成形。这个有智力的能量就是上帝。祂指挥着环绕我们周围的那些世界,也指挥着我们身体的世界——这身体不是物质的,而是灵性的。

转化并不等于崩裂。那最高智能按照某种节奏控制着光之轰击粒子的运动。从它们的数量和运动时间来看,它们之中遇到原子核的比例非常小,而这种相遇完全是依照某一法则来进行的。按照这种法则,没有一种显化是失衡的。

人与这最高智能相联通时,就可以加快这种相遇的节奏,从而立刻满足自己的需要。这样一来,人就加快了自然的缓慢进程。他并没有与自然相冲突,而是在一种更高的振动节奏上与之合作。这种节奏要高于自然按照物质接触来运作时的节奏。抬起眼来望向旷野吧,因为旷野已经变白以供收获。*这应该是指《圣经》中记述的以色列人在旷野中收获白色吗哪作为食物——译注)一切都是振动并与这振动所发生的层面或区域相对应。

我所说的层面或区域与环绕地球的那些同心球面或壳面毫无关系。那些同心球面是一些电离层。它们包裹着地球并把从地球发出的一些振动反射回去。这些电离层不影响宇宙光线的通过。转化或创造通过这些宇宙光线不停地进行着。我们的身体本身也在从一种低级状态被转化到更高状态。我们可以自觉使自己的思想——因而也使自己的身体——与那些更高振动保持一致,从而有意识地引领这种转变。当我们的身体被协调得非常好时,我们就变成了那些振动。

那些大师就是在这种状态中、以这种方式等待着。你们现在这样就是大师。你们对所有生活状况都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现在你们知道有意识的神圣创造是多么辉煌。那光辉远远超过了一切世俗思想。

第一步是要完全控制住自己思想、灵魂和身体的所有外在活动,要一心一意地培养起完美的习惯,培养起上帝的习惯、上帝之基督的习惯。无论你们在哪儿,都要想着那完美、想着上帝。每次有念头产生时都是如此,不管你们是在工作还是在休息。要感知到你们内在那完美的临在。要习惯于把上帝之基督的临在看作是你们的真我。

然后再前进一步,看到从你们自己身体的中心发出一道纯净得耀眼的神圣白光。看到它放射出非常非常强烈的光芒,最终照亮了你们身体里的所有细胞、组织、肌肉或器官。

然后看到那真正的上帝之基督,看到祂显现出胜利、纯净、完美和永恒的样子。战胜一切的并不是我的基督,而是你们那真正的上帝之基督,是那无与伦比的真正的上帝之子,是神性。走上前去,宣告这神性按照神圣律法本就属于你们吧。这神性将立刻就是你们的。

每次你们说到上帝时,要确切知道你们正在把上帝展现给这个世界。当你们这样做时,你们对祂的用处要多于介绍我是上帝的基督,因为当你们把自己看作是上帝的基督并自己在人们面前呈现为上帝时,那要伟大得多、崇高得多。

可是你们退向后面,向我祷告好让我替你们说情。当你们不把我当作一个供你们哀求的形象或偶像时,才能认出那些通过我而显现出来的上帝品质。可一旦你们用一尊雕像来代表我,你们就贬低了我,也使自己甘于堕落了。应该看到我所代表的那个典范,并将其彻底体现出来。这样我们不仅没有彼此分离,也没有与上帝分离。这样人就战胜了这个世界。

你们没看出我们与上帝联通时可以成就的那些伟大事业吗?只要你们怀着爱、虔诚、尊重与崇敬来培养这种联通,它就会变成完全覆盖你们日常生活的一种习惯。用不了多长时间,你们就会显现出那伟大的神性,就会重新变成那神圣的基督、上帝的头生子。你们将会与那原初的圣灵、那本质的神圣能量合而为一。切实地感知到、觉察到、把握住这伟大的光吧。接受它,实实在在地宣称并知道它就是你们的。一个短暂的时期之后,你们的身体会真正发出这个光来。这光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存在于广阔无边的宇宙中。它就是生命。

当一件事被向我们阐明时,那光就在我们清醒的智能中闪耀。这神圣的生命之光不久将为你们专注的眼睛亮起。这也是所有伟大存有都遇到过的。他们中很多人被画成置身于一大团光中。这光是真实存在的,尽管你们也许看不见它。它就是从你们身体中放射出的生命。

此时威尔顿问我们以后能否深入讨论《圣经》中的某些教导。耶稣欣然同意了。我们站起身来,一同走出了花园。威尔顿大声说道:想想看,你们早就和这些大师交往了,而我就住在他们近旁,却从没意识到他们是这样的人。这一天确实给我带来了启示。一个新的世界、一道新的光、一种新的生活展现在了我面前。

我们问他是怎么认出耶稣的。他回答说:你们惊讶于我准确地认出了这个人。我不知道我怎么知道那就是他,但我就是知道,而且什么都动摇不了我这个信念。

我们提醒他:如果不想错过他那个约会,他必须在下星期一动身离开。我们考察队的两名成员将在那天启程前往达吉岭,他可以跟他们一起走。

别管这个了。他回答说,我已经派了个信使替我去赴约了。我就留在这儿。你们怎么赶我,我都不会走的。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