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通道守护者谈灵性新时代

请原谅我如此详细叙述这几天与强盗有关的经历。我是想尽可能以一种令人信服的方式,来描述一位完全处于神圣镇定状态中的人所具有的能力,以及他如何把一个无法无天的匪帮所展示的能量转化为一种保护他自身和整个地区的力量。

不仅我们得到了保护,而且那个匪帮的能量在被放大、增强和转向其自身之后,这些制造毁灭的人最后还自相残杀了起来。方圆数公里的地区都彻底得以保全,尽管居民人数比强盗少三倍,也没有任何像样的防御武器。

前些天的过度兴奋和紧张刺激平息下来后,我们又有兴趣重新开始自己的工作了。复活节很快就要到了。我们想在返回印度前把“T”字形寺所在村庄的工作做完。这工作果然很快就完成了。

在复活节前一天,为返程而做的最后一些准备工作也结束了。我们打算在这个星期天彻底放松和休息一下。

天还没亮我们就早早出发要去寺庙。动身时我们发现,钱德·森坐在我们住所的花园里。他站起来陪我们一块儿走,说待会儿托玛斯会到圣殿来找我们。他建议我们返回印度时经过拉萨,再穿过横跨喜马拉雅山的坎德纳山口到穆克提纳,从那儿再去达吉岭。

步行到通往寺庙入口的梯子那儿时,我们停下来,看了一会儿初露的曙光。钱德·森把一只手放在梯子上,像是准备向隧道口攀登上去,而他就以这种姿势开始了讲话。

他说:光不包含暗,因为它穿过暗闪耀出来。当耶稣感到自己即将被犹大出卖时,他说:就是现在人子得到荣耀了。上帝在他身上感到荣耀。耶稣大师没有说:犹大出卖了我。他丝毫没有影射犹大。他依靠的只是在他自身当中得到荣耀的那个上帝之基督的普遍性。人在上帝之中得到荣耀。上帝使人在其自身之中得到荣耀。上帝这种完美的作用与反作用以特有的方式消灭了一切不和谐。这时我们便能命令说:基督啊,越来越清晰地显现出来吧,清晰到你就是我自己。实际上我们都只构成一个身体、一个思想、一个精神、一个整体、一个完整的本源。你们是我是,而我们合在一起便是上帝。

钱德·森沉默下来时,我们已置身于我们的圣殿里了——就是“T”字形寺中央的那个房间。我们刚刚回过神儿来,耶稣和其他许多人——其中有托玛斯——便从朝向平台的那扇门进来了。

他们一进来,这个房间就被光照得非常明亮。我们和他们打了招呼,随后被介绍给一位陪他们一起来的陌生人。他看起来既不年老也不年轻,但充满活力。人家告诉我们说,他是看守哈斯提纳普地下通道的穆尼(Muni)之一。他返回这个地区,准备来陪同我们。他认识那些伟大的维珈大师,也认识那位阿加斯提雅大师——其隐居之所就位于这个十分荒僻却又不同凡响的地方。如此的幸运让我们满心欢喜。

我们围成一圈儿,双手扶着桌子静静站了一会儿。尽管没人说一句话,但整个房间充满了不知来自何处的振动脉冲。我们体验到一些完全没体验过的感觉,而这些感觉开始让我们感到无法承受了。一块块岩石振颤着,一边振动一边发出音乐般和谐动听的共鸣声。这只持续了一小会儿。一位大师打破沉默,告诉我们说这个早晨我们将看到创世景象——表现的是我们这个行星系诞生时发生的事情。

我们走了出去,一直来到那个天然平台的边缘。要再过一小时太阳才会升起。我们沉浸在一种绝对的寂静与沉默之中。这正是展示新生的大好时刻。我们痴痴地望着远方,望着无垠的太空,整个灵魂都在专注地期待着。

那位穆尼开始说道:这个世界里只有两种事。一种是在意识显现出来前便存在的。它们现在存在并将永恒存在。另一种是人类过去所想的和将来所想的。

在意识开始前便存在的那种是永恒的。人类所想的则是变化无常的、不可靠的。在意识开始前便存在的,是那神圣的真相。人们所想的则只在他们眼中是真相。当他们意识到那神圣的真相法则时,这个法则就将消除人类的一切错误想法。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个又一个世纪通过进化过程推开那世俗的帷幕。与此同时,某些想法在人类思想中冒了出来,使人类向着那神圣真相返回——或者照我们的说法,是向着那原初的宇宙实相返回。这些想法充满对过去的记忆,又与当前的实际相对照,并根据对未来的预测而产生细微的变化。总之,这些想法清晰地出现在人类种族的意识进化之路上。就是说,人类种族不断被带回到对最初本源的重视上来。通过一次又一次地向后返回,人类发现:在所有国家里,创造都是永恒的和相似的。

作用与反作用法则的影响下,人的创造物不断变化着。当人们在其个人创造中走得太远时,那伟大的绝对真相法则便会加以干预,把他们带回到原初层面上去。宇宙法则在均匀、平衡、和谐方面总是极端化的,绝不允许生命在切线上偏离得太远。尽管存在那些偶像和教条,这宇宙法则还是会将人类重新聚集到与绝对实相的合一之中。

绝对真相法则在人类意识中占据优势时,一切与那实验性的宇宙真相不完全和谐、一致的,都将自动消失。人类思想始终是以这种方式培养起来的——即当真理出现时,那些出自半真理的不完善的结论就会立刻被抛弃。

那完美的宇宙法则应该被彻底执行。当人类按照这实相法则去思考、说话和行动时,他们必定会被引向那法则本身,也就是被引向真相。古人曾告诉我们:凡不是天父所种的树都将被连根拔除。他们说:你们不用在意那些引领盲人的盲人。如果总是由盲人引领盲人,他们岂不都会掉进同一个坑里去吗?

由失明的引导者把失明的种族带进无知、迷信和幻相沼泽的这个周期正在迅速终结。这个沼泽是由私念制造出来的,而不是由那些努力发现真相的人制造出来的。近几个世纪中由幻相和迷信产生出来的文明在这个沼泽中被吞没了。一个新的人种意识已经被构想出来,并在人类创造物的种种痛苦与混乱悲惨的刺激下迅速成长。的确,这场新生前面的门是大大敞开的。

我们唯一能给出的建议就是:在宇宙之道上前进,将自己提升到更高的意识层次上去。在大宇宙的振动系统中,只有一种思想是被禁止的——就是使人类种族固守其信仰、拼命抓住其妄念、再也不愿把过去抛弃的那种思想。如果是那样的话,人类就无法参与宇宙思想的扩展运动了。

当一个种族被其私念吸附住时,这个种族就不得不在那个方向上继续走下去,直到其信仰耗尽了自身的天然效力,直到其经历使其再也无法前进。那时神圣的绝对法则就会自发地通过疾病、痛苦和死亡来逐渐进行干预,直到人领悟并最终发现:错误想法所带来的不幸就居于这个想法的错误性中。

有时人类的想法会在一些种族和民族中,制造出一种不符合纯净实相的精神状态。假如那个种族或民族拒绝放弃这种精神状态,那神圣法则就会逐步加以干预,让那旧的精神状态所积聚的振动通过神圣光线反射到那个种族或民族自身之上。这样那个种族或民族就会被战争、打斗、纠纷和各方面突如其来的死亡从这个世界上除去。然后这个种族或民族会被放回到上升的创造之流中,以便与神圣真相重新接触后再次开始进化——那神圣真相是在人类意识开始出现之前便存在着的。

今天,文明正快速接近一个伟大的重建时期。一切目前显得十分稳固、牢靠的东西,不久就将沉入逆流之中。凡不是那神圣真相所种下的树,都将被连根拔除。我们看到当前的社会、政治、经济和宗教制度开始发生天翻地覆的巨变。这场动荡将产生出一个新的时代。这个时代将与那曾被人类意识吞没或忽略的神圣真相有更紧密的接触。这神圣真相仍保持着祂那专注、仁爱、光辉的慈悲。祂在等着人们认识到:他们的意识可以领会那些永恒的事物。

人类正在从上一代的童话中醒来。新一代觉醒于一种灵性的个性与辨别力中。对他们来说,所有从前的故事都不再有什么用处了。幻相、传统和迷信的终结就要到来。建立在它们之上的文明也快要终结了。从前的偶像适合于天真、幼稚的意识,而这意识现在走进了死胡同。那些偶像的灭亡正是由它们曾引发的种种妄念造成的。它们所讲述的故事显然只适合哄摇篮里的婴儿。这些故事是由教士和导师组成的指挥部编造出来的,为的是哄那些哭闹的孩子睡觉,而这些孩子属于一个正在进化中的种族。

那些看得更远的孩子没有哭闹。人家也无法使他们入睡。他们大多看穿了这些童话的谬误之处,其中很多人勇敢地走上前去打碎这些谎言。他们的目光延伸到那始终存在着的绝对存在者那里。一小部分人一直通过直接的觉知与这绝对存在者保持着接触。正是从这部分人中,将出现一个新的人种意识。这个意识更有生气。它是充分觉醒的,准备要废黜某些人为统治其伙伴而树立的偶像。那些偶像将让位于新的理想典范,而这些典范是在创世之初便存在的。

那些教导、引领或启发这人种意识的人,必须在真正有活力的接触层面上下功夫。这个层次一定要非常高,才不会包含错误或矛盾。对这个层面的说明一定要非常简单易懂,才不会引起误解。灵性与高等智慧之虎已经醒来。它不肯再睡了,因为它已被过去的碎片所伤害并对自己的误信所导致的痛苦感到失望。它将要求得到一种更强大、更有生命力的指导思想——一种建立在神圣真相本身基础上的思想。

结束了几个世纪的迷信传统后,如今大众在侧耳倾听那古老的讯息。这讯息在走向新生的人们的心灵和生命中开凿出一条路来。这既老又新的讯息是胜过迷信教士唱诗班的号角声。它比战斗的喧嚣更响亮,比宗教的谎言更清晰,比巧妙遮掩的矛盾更光彩。

一部分人被困在他们自己的迷信和崇拜偶像的传统中。这些迷信和传统是关于上帝、基督、人、我、生命和死亡的。这一切都应该消失。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的一切也都应该被一个彻底摆脱了这些成见的人类所消除。

一种具有全新意义的救赎已朦胧出现在地平线上。一群来自各个种族与各个民族的人,拥有更清楚的眼光和更准确的觉知。他们将被一种源于所有种族与民族的更深刻的启示所救赎。这启示就是那唯一的宇宙生命的讯息。尽管有民众的种种妄念,尽管有那些反动的团伙,尽管有普遍的精神狭隘,但我们还是看到出现了关于上帝、人之基督、上帝之基督、人类品性、甚至死亡的更为崇高、更为广泛的论述。一个新的灵性世纪的曙光已开始照亮这个世界。一个水晶种族的新时代从大混乱中突现出来。

每当一个民族想到那作为绝对存在者的上帝时,这个民族就是上帝了,因为上帝的观念在他们内在扎下了根。当人们热爱、崇敬、尊崇这个理想典范时,他们就变成了上帝。时光没有白费。人们已继承了那最初存在着的,已继承了那用灵建立起来的。

每当一个人想到上帝时,他就是上帝了。当人类被注入生命时,他们也被注入了上帝的生命。当人们对宇宙启示有了更宽广的理解时,他们就会发现上帝。祂与人类意识尚未显现时是一样的。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祂始终都是一样的。

那并非人手建造的圣殿、那天上人间永恒的圣殿,正慢慢从正统宗教的灰烬中浮现出来。一个伟大的、新的思想家阶层极其努力地在前方领跑。海啸很快就将吞没大地。这海啸会清除残余的幻相——那些散布在背负进化重担、艰难前行的人们路途上的幻相。这工作已经完成了。数十亿人重获解放并拥有了一个心灵、一个灵魂、一个身体和种种自由的本能。他们构成了一个种族的脉动。这种族尚未诞生,但将继承那永存的产业。我看见他们与上帝手牵手地走在一起,穿过一个个循环的周期。来自无限的永恒海岸的智慧巨浪向他们涌来。他们勇敢地向前走去,宣称自己是永恒上帝的一部分,是永恒的基督,是与永恒的生命永远联结在一起的上帝和人。他们对天宣告:人类的那些成果是在极度盲目中制造出来的虚假之物。

这些感觉到新种族脉动的人构成了浪尖,其基础是那新的人种意识。这意识在人之中看到了上帝在这颗行星上的最高表达。它看到人通过自己的生命与上帝结合在一起。它需要的一切资源都通过这生命来到人身上。新种族知道人可以自觉地生活在一个完美的世界中,与完美的人极其和谐地相处,处于完美的状况与环境中,绝对相信在宇宙的伟大灵性计划中不会出现任何错误。

新人类把上帝看作浸透一切的宇宙之灵。在敏锐思想的指引下,新人类毫不犹豫地修正自己过去生活的主要基础。他们返回到自己的源头并与之合为一体。他们知道这个源头代表着自己神圣思想中那始终沉默的一面,而这个神圣思想是与那伟大的无限之灵自觉合并在一起的。

新种族明白:灵魂在通过光与暗、无怨无悔地追寻着真正的爱与平和,而灵魂在上帝与人的神圣真相中找到了这爱与平和。这个种族毫不犹豫地为人类解开了幻相的襁褓。人类的无知就像一具干瘪的幽灵。它曾在几个世纪中阻挡着自私的人们的软弱脚步,而现在它将彻底消失。人类会发现:当他们认识到自身的圆满时,他们就消除了一切限制,就从人的阶段上升到了神人的阶段,上升到了神的阶段。

 【相关阅读】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