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我到心(1)

 

意识转变的四个阶段

 

在前面章节里,我们已经描述了光之工作者从自我意识到心灵意识的过渡历程的历史背景。这部分将完全致力于这种转变的心理特征。我们已经将这一过程划分为四个步骤或阶段,为了清楚起见我们再总结一下:

 

1、对基于自我的意识所提供的事物不满,渴望“别的东西”:终结的起始。

 

2、意识你与基于自我的意识之间的关联,认清并释放与之相伴的情绪和想法:终结的中间阶段。

 

3、让内在的基于旧自我的能量消失,脱茧而出,成为你新的自我:终结的结束。

 

4、在你体内一种基于心灵的意识觉醒,因爱和自由而激发;帮助他人完成过渡。

 

第一阶段:自我不再感到满足

 

从自我意识到心灵意识的过渡起始于一个内心怅惘的经历。从前那些吸引你全部注意力的事物,或让你全情投入的境遇,如今让你空虚或枯燥。事物不知怎的似乎失去了以往的意义和目的。

 

在经验此空虚之前,意识正紧握恐惧,而随之而来的需要是不断地再次肯定自身。它不断地在外部寻求确认,因为它不愿意正视潜在的对被排斥和孤独的恐惧。这种根深蒂固的恐惧和外部认可的需要,可能被长期被隐藏,但它却是你许多行为的真正动机。你的整个生命可能建基于它们,你却完全没有意识到。也许,你在体内知晓一种模糊的不安或紧张。但往往是一件大事,如人际关系破裂,爱人的离去或失去工作,才会请你真正审视这紧张或不安是什么。

 

当自我是你生存的中心时,你的意识和情感生活处于一种狭窄状态中。你在恐惧下畏缩不前,并从这一位置上不断建立防御。当你在自我阶段时,总是经历到不足,一种对更多的需求。你的思想、感情和行动的基础是一个黑洞,一个永远也不能完全填补的空虚。这是一个恐惧的黑洞,一个被阴影覆盖的地方,因为你不准你的意识入内。在黑暗中,你模糊地知晓某个空虚,但你不想去那里。

 

在这个阶段里,你与神或一切万有的关系特点是分离的感觉。内心深处你感到孤独和被遗弃。你觉得自己是一块破碎的、毫无意义没有目的的碎片。当你用恐惧掩盖这感觉时,你只能间接地经历它,作为一个影子。

 

人们害怕用充分意识去直面内心的空虚。他们害怕遇到内心抬头的黑暗并进行调查。然而,如果你不去面对它,它仍然存在,而你将需要制定“应对策略”,以支撑生活。自我的战略始终在外围解决这一问题,而不是在中心。自我通过把你的意识转向外部,去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它试图用外部能量来减轻你内心痛苦。它特别喜欢的能量是承认、钦佩、权力、重视等等。用这种方法,自我似乎响应了的灵魂对一体、安全和爱的深切渴望。

 

这种渴望本身是完全有根据和真诚的。这是神在呼唤你。这是你自己的本性在大声叫唤你。你就是神!神是全一、安全和爱的能量。每个人都渴望无条件的爱,并拥抱你所谓的神的能量。从本质上说,这一渴望是渴望完全了解,因此成为一,成为你自己的神圣自我。你自己的神圣是无条件的爱的入口。你只能穿越它周围的恐惧和黑暗才能找到它,而这样做你要转向内,而不是向外。你通过使用你的意识,作为驱逐阴影的光而做到。意识是光。因此,它不需要与黑暗作斗争;其存在本身就解除了黑暗。通过把你的意识转向内,奇迹真的会降临。

 

自我,但是,按完全相反的方式继续下去。它提示需要爱和安全,却瞄准不去面对内在黑暗与恐惧来回应这一需要。为实现这点,它使用了某些“把戏”。它把对爱的需求,转变成对他人赞许和认同的需求。它把对一体与和谐的需求,转变成比他人更优秀和更好的需求。一旦你认为被爱就是因你的成就被旁人羡慕,你就不再需要进入内心寻找爱;只要更努力工作就行了!通过这种方式,自我努力按着恐惧之锅的盖子。

 

你原始对爱和幸福统一的渴望,已歪曲成渴望承认。你不断寻求能提供短暂放心的外部确认。你的意识主要集中在外部世界。你依赖其他人的评价,而且对别人怎么认为非常毛躁。这对你非常重要,因为你的自尊取决于它。事实上,你的自我价值感越降越低,因为你把自己的力量送给外部力量,它根据你的外在表现而评价你,而不是根据你的真实自己。

 

与此同时,那根深蒂固的被遗弃感和孤独却没有缓解。实际上变得更糟,因为你拒绝着眼它。你不想去看的东西成为你的“阴影一面”。恐惧、愤怒和消极性能够在那里徜徉并影响你,因你拒绝入内而更强化。当自我抑制某些怀疑、预感和感情时,会非常顽固;不轻易释放控制。

 

你在你的世界所认为的“邪恶”,总是依附于个人权力的结果。它是拒绝放弃控制,并接受内心恐惧和黑暗。

 

开悟的第一步是听任“所是”。开悟是指:你允许自己的全部面向进入意识之光。开悟并不意味着充分意识内在的一切,而是你愿意有意识地面对每一个方面。

 

开悟等于爱。爱意味着你接受你所是。

 

那内心黑暗,你们都那么害怕的灵魂深处的被遗弃感,是暂时的。此自我阶段离意识的大发展和演变只有一步之遥。在此阶段,人们首次朝个别神圣意识飞跃。

 

个体意识的诞生,你作为一个“单独灵魂”的诞生,伴随着从母亲/父亲分离、被留下不理的体验。它同等于你在物理世界的出生创伤。在子宫里,婴儿体验到海洋般的与母亲一体的感觉。出生后,他成为了一个与自身的结合。

 

由于这一出生创伤——现在指的是灵魂的诞生——它带着一种被撕裂的感觉;它不得不跟以前理所当然的一切分开了。

 

新生的灵魂渴望回到出生前全一的半意识状态,那里它认为是家。因为这是不可能的,灵魂经历到巨大的恐惧以及荒芜和疑问的感觉。这种内在痛苦和迷惑将逐步形成自我夺取权力的温床。灵魂必须处理恐惧和痛苦,而自我承诺提供解决方案。自我给灵魂意识举起权力和控制的前景。灵魂,感到无能为力和迷失,屈服并拱手让自我指挥。

 

自我是灵魂定向到物质、外部世界的那一部分。从本质上讲,自我是灵魂用来在时空内把自己显化为物质存在的工具。自我为意识提供重点。它使意识具体化而不是海洋般,“这里和现在”而不是“全部地方”。自我把内心冲动转化为具体的物质形式。正是你的这一部分,桥接非物质灵性部分与物质部分之间的空白。

 

由于灵魂是一种非物质的灵性存在,要它固定在时空里是很不自然的。灵魂基本上独立于任何物质形式。当梦到到处飞行时,你正接触到你那独立和自由的部分。相反,自我是约束和集中的。它能让你在物理现实里活动。因此,自我发挥了非常宝贵的作用,它与“善”“恶”没有任何关系。当它在平衡的情况下运作时,自我是居住在地球物理身体里的灵魂的一个中性、不可缺少的工具。

 

但是,当自我开始控制意识时,而不是作为其运作工具,灵魂就失去了平衡。当自我支配灵魂时(那是基于自我意识的标志),不会轻易地把内心冲动转化成物质形式,而是控制并有选择地抑制这些冲动。然后自我向你呈现一个扭曲的现实形象。此不平衡的自我总是在追求权力和控制,有鉴于此,它会把所有事实都解释成正面或负面。

 

在日常生活中找出自己基于权力和基于控制动机的事,是很有益的。尝试留意一下你有多经常想要事物或人们服从你的意愿,即使出于一个崇高的理由。你多经常由于事物不按你的方式而恼怒?重要的是要认识到,控制需求之下一直是失去控制的担心。那么去问自己:放开控制、放开预测事物的需要,有什么风险?我最深切的恐惧是什么?

 

你现在用于支付维持事物在“控制之下”的费用,是你非常紧张和拘谨的生活态度。

 

当你敢活出内在灵感,只做给你带来欢乐的事时,会建立一个自然和真实的生活秩序。你会感到轻松和快乐,而无需定形生命的流动。这是没有恐惧而活:完全信任生活所带你的而活。你能做到吗?

 

对于一个年轻灵魂而言,基于自我意识的陷阱几乎是不可避免的。自我提供了一个解决恐惧和遗弃问题的出路;它把你的注意力从“内心有什么”转移到“你可以从外部世界得到什么”。这不是一个真正的问题解决之道,但似乎确实有助纾缓一段时间。对你周围施加权力和控制可能会给你一个短暂的满足或“刺激”。有一个短暂的被爱、被敬佩和被尊重的感觉。这暂时舒缓了你的疼痛。但它是短暂的,你必须再次竭尽全力,变得更好、更善或更有帮助。

 

请注意,在自我的旗帜下,你可以同时是甜美和肮脏,付出和接受,统治和屈从。许多看似无私的给予其实是无意识地在呼吁赠予接收者的关注、爱和承认。总是关心和捐助其他人时,你只不过是在隐瞒自己。因此,要了解自我统治意味着什么,你不一定非要想到残忍的暴君,如希特勒和萨达姆侯赛因。简单点;在日常生活里留意自己。自我支配的出现,可以通过控制事物的需要来认别。一个例子是,你想某些人按一定方式行事。要做到这一点,你显示某些行为模式。例如,你百依百顺和甜蜜,而且尽量永远不要伤害别人的感情。此行为背后存在着控制的需求。“因为我想你爱我,我不会反对你。”这种想法基于恐惧。这是害怕自立,害怕被拒绝和被遗弃。表面甜美和美好的东西,实际上是自我否定的一种形式。这就是自我在运作。

 

只要自我在管理你的灵魂,你就需要用他人的能量养活自己,以感觉良好。你似乎值得他人接纳,一些你之外的权威人仕的接纳。但是,你周围的世界既不固定也不稳定。你不能依赖那些现在你依靠的长期粘着物,无论是配偶、老板或父母。这就是为什么你总是要“工作”,时刻总是在看守“部分认可”的到来。这解释了每一个卡在自我阶段的人那永久的紧张和不安的心理状态。

 

自我不能为你提供真正的爱和自尊。它提供的解决被遗弃创伤的方案其实是一个无底洞。年轻意识的真正使命是成为它已经遗失了的父母。

 

请注意,地球生命的结构,意味着作为一个无助的婴儿出发成长为一个独立的成年人的过程,往往邀请你准确地做到这点。你生命里真正的幸福多少的关键是:你成为自己的父亲和母亲,给予自己那已经失去的而且从他人那里缺少的爱与理解。更大地说,我们一直谈到的在形而上的层面,这意味着:明白你是神,而不是他那迷失的小羊羔之一。这是能带你回家的认识。这是能带你到你是谁的核心的认识,你的核心就是爱和神圣力量。

 

当灵魂认识到它正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相同的行为和思想圈子时,自我阶段的终结就指日可待了。当灵魂生疲并厌倦了总是要为那难以实现的财富苦苦挣扎的时候,自我失去主导。之后,灵魂开始怀疑它所在的游戏里承诺是假的,为此真的没有任何东西可赢。当灵魂疲于尝试而且已经熟练掌握控制之时,它稍微放开了控制。

 

随着较少的能量用于控制思想和行为,一个能量的空间打开了,允许新的和不同的经验进入。起初,当你进入这个阶段时,你可能只是觉得非常疲惫和内心空虚。你以前认为重要的东西,现在可能会完全没有意义。同样的,没有任何明确或直接原因的恐惧将会浮现。它可能是对死亡的模糊恐惧,或害怕失去亲人。而且,你可能对职业和婚姻状况产生愤怒。以前似乎不言而喻的一切事物,如今都拿不准。那些基于自我的意识布置好以防止发生的事,终于发生了。

 

锅盖渐渐打开,各种各样无法控制的情绪和恐惧弹出,并进入你的意识,在你生命里播下疑问和困惑的种子。直到那一刻,你大体上按自动驾驶仪运作。你体内的许多思想和情感模式自动产生;你不容置疑地让它们通过。这统一和稳定你的意识。然而,当你的意识成长和扩张时,你的个性一分为二。一部分的你想保留旧方式;另一部分的你质疑这些方式并使你面临不舒服的感觉,如愤怒、恐惧和怀疑。

 

在自我阶段结束时发生的意识膨胀,因而常常经历扫兴的人,一个搞乱游戏的不受欢迎的入侵者。这种新的认识扰乱了一切似乎显而易见的事,而且唤醒你体内不知如何处理的情绪。当你开始怀疑基于自我的思维和行为模式时,一个全新一面的你进入你的意识。这是你那热爱真理而不是权力的部分。

 

按照自我命令而活是很压抑的。你正服伺一个有点可怕的独裁者,其目标是权力和控制,不只是你的环境,还特别针对你。你感觉和直觉的自发流动,被这独裁者制止。自我不喜欢这么多的自发性。它阻止你自由表达情绪,因为感觉和情绪是无法控制以及不可预测的,这对自我来说很危险。自我与掩饰共事。

 

如果你的自我命令你:“要甜美和周到,要赢得人们的同情”,你会系统地抑制体内不满和愤怒的感觉。如果你开始怀疑这个命令的服务期限,这些压抑的情绪立刻再次出现。感觉不会因抑制被消除。你越是长时间抑制它们,它们就活得越长和越强。

 

一旦灵魂体验到空虚和疑惑,这都是自我阶段结束的特征,它就可能遭遇和面对以前被隐藏在黑暗中的所有感觉和情绪。这些被压抑的情绪和感觉是到达你更大自我的入口大门。通过探索你真实的感觉,而不是你应该的感觉,你恢复了自发性和完整性,这部分的你也被称为你的“内在小孩”。跟你的真实感觉和情绪取得联系,把你设置到解放的道路上。然后,到基于心灵意识的过渡开始了。

 


 

从自我到心(2)

 

细查内心伤口

 

我们已经区分了从基于自我到基于心灵意识过渡的四步骤:

 

1、对基于自我的意识所提供的事物不满,渴望“别的东西”:终结的起始。

 

2、意识你与基于自我的意识之间的关联,认清并释放与之相伴的情绪和想法:终结的中间阶段。

 

3、让内在的基于旧自我的能量消失,脱茧而出,成为你新的自我:终结的结束。

 

4、在你体内一种基于心灵的意识觉醒,因爱和自由而激发;帮助他人完成过渡。

 

在本章中,我们将讨论步骤二。

 

当你停止用自我鉴别自己时,首先会进入一种关于你是谁的混乱状态。这种混乱本质上可以是深刻和非常哲学性的。你开始质疑生命的意义,关于善与恶,你真正的感觉和想法是什么,而不是别人教给你的感觉和想法。这些问题突然间对你来说变得非常真实,而且它们对你的生活选择有直接意义。你看着自己并想:这是我吗?这是我想要的吗?这时很难做出选择,因为不再有任何东西是无须证明的了。

 

事实上,你现在正在向后退一步,进入深层的一步,进入内在的一步。你变得明白自己更深入的部分,那部分很少取决于你的教育和社会。你接收到你真正所是的惊鸿一瞥:你的独特,你的个性。你记起来,你有一部分不是取决于你周围的任何东西、你的父母、你的工作、你的人际关系,甚至自己的身体。这就是你——模糊地——感知你的神圣的时候,那部分的你是完全没有约束而且是永恒的。

 

事实上,你们都是多重次元的存在;你可以而且也确实在同一时间的不同实相里显化自己。你没有被限制在某一线性时间框架内。你当前的人格只是你这个多重次元实体的一个方面。只要你认识到,作为物理人类存在的当前表达只不过是你的一方面,那么你就会超越它,而且可以接触那你所是的大我。

 

但在到达那里之前,你需要医治内在的受伤部分。

 

按照自我的命令和要求而生活,已经在你内在产生了心理创伤。放开基于自我意识的最初会造成混乱、疑惑和迷惘。在这第一步之后,你便进入一个新阶段:这是观察、理解和医治内心创伤的阶段。我们现在讨论这个阶段。

 

自我控制时,你的行动和思考很长时间一直建基于恐惧上。从某种意义上说,你曾经残忍地追随权力、承认和控制的渴望。在此,你必须掩盖自己的本性。你的行为已经按照外部标准而不是自己真实的需要。同样,你不能真正爱别人,因为爱是完全相反于控制或主宰的需求。这种意识的整个状态对你灵魂的完整性形成攻击。灵魂在自我的统治下受苦。

 

当你解开自我的紧捉和掌握时,这个内心疼痛越来越为你所见。它在你面前暴露,无遮又无掩,没有伪装。但是,你却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一痛苦,因为你仍然处在一种混乱和迷失方向的状态里。时常地,你会经历一个判断内心创伤的阶段,因为它们似乎把你引向负面的行为模式:上瘾、抑郁、无法控制的情绪波动、沟通问题、难以有亲密关系。

 

这种对自己的评判给灵魂带来更多痛苦,它才刚刚开始转向光明。灵魂正在放开权力和控制的需求,它变得更敏感……然后陷入自我判断。

 

许多人正在徘徊于自我与心灵之间的这一无人地带。他们正在寻找一个更可爱的现实,但仍然在自我的鞭策范围。

 

事实上,并不是内心创伤使你沦为自己认为的“负面特性”的牺牲品。而是你对伤害的判断导致负面性。如果你用接纳的状态看待自己,那么将看不到一个上瘾、或情绪低落、或失败的人。你只是看到了那需要用最温柔和最亲切的方式去护理和照顾的内在创伤。

 

从自我到心灵过渡第二阶段里最重要的一步是,你愿意了解自己的内心痛苦:接受它,理解它的起源,并允许它。

 

如果你能够察觉到恐惧的核心是固有在一切以自我为中心的意识的表现形式时,你已进入了基于心灵的意识的现实。无论某人的行为如何应受谴责,如果你认识此行为之下的疼痛、孤独和需要自我保护,你就接触到展现这些负面行为的灵魂。一旦你觉察到灵魂在恐惧中,你就能够宽恕它。这首先而且首要地适用于你自己。

 

要接受一些你真的憎恨的东西,一些确实会使你生气的东西,而你认为自己早就摆脱它们了。这可能是不安全感、懒惰、急躁、或吸毒:任何你认为不应存在的事。现在,试着去理解这些特点或脾性背后的真正动机。是什么在迫使你一次又一次地感觉或做这些事?你在此动机内能够觉察到一点恐惧的因素吗?

 

你是否注意到,一旦你意识到存在恐惧,你就会在内心长大成熟,感觉就像:“噢天哪,我不知道你是如此害怕!我会帮你。”如今你有宽容的态度了。有爱和宽恕了。

 

只要你还是把基于恐惧的行为,如侵略、上瘾、奉承、虚荣等判断为“坏”、“有罪”或“愚笨”,你就是在评判。但评判本身是一种基于恐惧的活为。你有没有注意到,当你评判时,你在体内会变得苛刻。某些东西拉紧了,就像是双唇紧闭和双眼冰冷。我们为什么需要判断事物?是什么欲望,要把事物限制在正确和错误?我们需要评判之下是怎样的恐惧?这是害怕面对我们自己的内心黑暗。这是,本质上讲,害怕生命。

 

在放开的自我意识过程中,你会想建立一种全新的看待事物的方式。这种看法可能的最佳描述是中性,意味着它只记下那是什么,对“应该是”不感兴趣。基于自我的行为的因果被观察着,其内在的恐惧核心被认出,因而自我对你来说真的变成透明。不管是什么透明,你都可以按意愿放开它。

 

每个人类都知道害怕。你们每个人都知道恐惧中的黑暗和孤独。当恐惧在孩子的面上公开出现时,大多数人的反应是立即伸出手。但是,当恐惧间接地表现出来,通过暴力和野蛮的面具,它似乎是不可原谅的。越是破坏和残忍的行为,越难觉察到其背后的恐惧和悲痛。

 

不过,你能够做到。

 

从你自身恐惧和悲痛的经验深处,你可以联系上杀人犯、强奸犯和罪犯灵魂深处的恐惧。

 

你是很可能可以理解他们的行为。如果你是基于自身与黑暗的亲密经验去这样做,你可以放开它了。你可以无需对它评判什么而随它去。如果你真的理解恐惧是一种权力,而你早已由于生活经验知晓了它,那么就可以放开判断。恐惧既不好也不坏。恐惧只是“是”,而且有一定作用。

 

在许多人类概念很难表达的方式下,恐惧既是一种祝福也是一种折磨。但任何情况下,让恐惧出现在你现实的那个选择,不是针对你。你是神,可以说,允许恐惧在你的现实发挥必要作用。你这样做不是折磨自己,而是为了创造,创造一个有更多内容,更“丰满”的现实,而不是一个仅仅基于爱之上的世界。我知道这听起来不可思议,但或许你可以直觉地把握我在这里想说的。

 

恐惧是创造的一个可行部分。凡恐惧所是,爱就不是。凡爱所不是,爱就可以用新的和无法预测的方式找到。整个情绪范畴都可以去探索,甚至因爱的缺乏而被创造。爱的缺乏可以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被感受到。爱的呈现只能在恐惧的背景下感受得到。否则的话,爱会弥漫一切,而你则不会这么多注意到它。

 

因此,通过制造恐惧,通过把自己弹射到那包围着你的海洋般的爱之外,你第一次许可自己体验爱。

 

你明白吗?

 

你没有创建爱,但你创造出爱的体验。你需要相反物,爱以外的东西,来完成这点,而你用恐惧作为一种手段。帷幕另一边的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恐惧在你现实里发挥的灵性作用。因而,我们请求你,一次又一次,别去评判。请不要评判恐惧以及它所带来的黑暗,无论是自己或任何其他生命体。你们都由爱所创,都将返回到爱。

 

当你进入从自我到心灵过渡的第二阶段过程时,你面对着你的内心伤痛、恐惧,而你被邀请带着理解与接纳去查看它。

 

意识到内心伤痛和恐惧之后,你起先可能会经历一段时间的自我评判,其间你可能会出现破坏性行为。似乎你是在倒退而不是前进。在这点上,你处在危险区,自我与心灵之间的无人区。你知道你想甩掉旧的,但又还不能真正拥抱新的,所以你被自我怀疑和自我判断套牢。转折点出现在停止评判自己之时——至少一段时间。

 

只有当你愿意用感兴趣和开放的态度看待自己时,才会进入基于心灵意识的现实。在那之前,你只不过将自己跟一种人工标准或理想作比较,而大多数时候,你是不达标的。你为此标准驱策自己,然后试着再次强迫自己进入模式,那个你为自己在脑袋中建立的模式。

 

这种完美,我告诉你,是一个杀人武器。它与爱恰恰相反。真正的爱不作比较,更重要的是,它从来不想强迫你到任何事物,或以任何方式改变你。爱不注意应该是什么。“应该”这类的东西不存在于心灵意识。从心灵来看,道德范畴只不过是解释或“分化”现实的方式。它们是你脑袋里的思想,而且你知道,不同的脑袋可能有很大的不同思想。人们非常需要制定标准并定义“善”,这些都是人类冲突和战争的预兆。思想并非那么需要那造成侵略和冲突的控制和固定。

 

政治、个人或精神理想、健康标准、美丽和理智,全都提供给你事情应该如何是、你应该如何表现的标准。他们全都在试图固定和定义哪些是“好”的。

 

但爱对界定好不感兴趣。它对想法不感兴趣,而是现实。爱变成真实。

 

心灵对一切所是感兴趣,对你的每一个实际表达,破坏性的和建设性的感兴趣。它只是记录;它只是存在,用它的存在包围你,如果你允许的话。

 

如果你开放到爱的现实、心灵的现实,就放开了评判。你接受此时此刻的你。你认识到你之所以是你,是出于多种原因,这些原因你现在正打算研究和探索。

 

当这一时刻来临之时,对灵魂是一个伟大的祝福。你现在能够医治自己。你会不时地重新陷入自我评判,但你现在拥有一个爱的感觉的有意识记忆。一旦你拥有它,你将返回重新找到它,因为你已经再次品尝到“家”甜蜜香气了。

 

从自我到心灵过渡的第二阶段,你跟自己有了进一步密切联系。你正更进一步仔细察看过去带来的行李。你再次重温痛苦的回忆,此生的记忆,也许是前世的记忆。你带着的所有人世以来的心理行李,截至目前,整理成为你目前的身份。你可以看着这行李像个装满衣服的手提箱。你在过去演过很多角色,呈现许多身份,就像不同的外衣。你在某些角色里如此坚信,使你看待它们如同你身分的一部分。“这是我,”你如此地认同这种角色或“衣服”。

 

然而,当你真正调查这些角色都与你的关系时,你会发现你不是它们。你不是你所承担的心理角色或身份。你不是你的衣服。你曾经使用这些角色,出于灵魂认为需要的经验。

 

灵魂在所有经验里得到快乐,因为它们是灵魂致力于的学习过程。这样来看,所有经验都是有益和宝贵的。

 

当你更仔细地察看自己的角色或身份时,你很快会留意到有痛苦,甚至在过去有的痛苦经历,仍然“粘住”你。你似乎不能放开它们。它们似乎已成为“第二层皮肤”,是皮肤而不是仅仅是衣服。

 

那些你过去的困难因素,正是那些现在妨碍你真正地生活和享受人生的片段。你已经如此认同这些片段,使你以为你就是它们。因此,你认为自己是受害者,而且从中得出对生活的消极结论。但这些结论并不这么导致这样的生活;它们只是导致你灵魂意识里创伤部分。

 

正是这些部分现在需要医治。你通过再次进入过去而做到这点,但带着一个比你任何时候都更可爱和明智的意识。在从自我到心灵过渡的第二阶段里,你用当前的意识包围过去的情节,从而医治它们。通过在当前重新经历它们,从一种以心灵为中心的注视,你将放开过去的创伤部分。

 

当你经历一个巨大损失或疼痛或邪恶的时候,创伤出现了,你不能够理解为什么它会发生。你曾经在许多生里都经历了许多创伤。事实上,灵魂意识在自我阶段一开始就受到伤害:它记得失去了全一或家,但却不理解。

 

当你通过想象返回到原来的创伤事件,用心灵意识包围它时,你正改变原来对事件的反应。你把它从恐惧和怀疑,改变到仅仅注意到发生什么。回溯中,你只是留意发生什么,而这种行为本身为理解创造了空间,对这一事件实际发生了什么的灵性理解空间。当此空间出现时,你再次成为现实的主人。你现在可以接受整件事,因为你从心里了解到,每一件发生的事都有其意义和目的。你可以从内心感受到,每一个发生的事件中都存在自由选择的要素,因而你迈向成长,为事件而承认自己的责任。当你承认自己的责任时,就可以自由前进了。

 

只有当你把自己过去的身分当成是演员表演自己的角色时,才可以自由地去任何想去的地方。然后你自由地进入基于心灵的意识。你不再保留曾在过去的任何一面:受害者或侵略者、男性或女性、黑人或白人、贫穷或富贵,等。当你可以玩耍二元性的各面,而且当二元性为你带来欢乐和创造力时才使用它们,你就掌握了地球生命的意义。你将体验到巨大的幸福,一种回家。这是因为你正在接触到你不同角色和身份之下的意识。你再次接触到本质的神圣意识,意识到一切都是一:简言之,爱的现实。

 

我们将用两个冥想来结束本章,它可以帮助你接触全一的河流,那是你所有经历暗流的神圣意识流。

 

冥想1

 

-

 

你认为哪些心理特点导致人生里最大问题?指出这样的两种性格。

 

-

 

集中注意力到那些性格的反面。因而,如果你选择“急躁”或“不安全”,你现在专注于它们的配对物:耐心和自信。感受这些性格的能量一会儿。

 

-

 

进入内心并在体内查找这些能量。从你当前人生中举出三个例子,你曾展示这些积极的性格。

 

-

 

现在你正接触这些积极的性格,让它们的能量流过你,并感受它们如何平衡你。

 

冥想2

 

-

 

放松,让你的想象旅行回到你感到十分幸福的一刻。抓住那进入你思想的第一件事。再次感受幸福。

 

-

 

现在,去一个你感到极为不快乐的时刻。感受你当时的感觉本质。

 

-

 

捕捉这两个经验里的共同点。感受这两个时刻有什么是相同的。

 

两个冥想的目的是让你知晓潜在意识,你所有经验里的始终存在的“你是”。这始终存在的意识之船,你经验的载体,是神圣的你。这是你进入一个超越二元性的现实:心灵的现实。

 


  

从自我到心(3)

 

放开旧的你

 

从基于自我到基于心灵的意识转变会经历一系列阶段:

 

1、对基于自我的意识所提供的事物不满,渴望“别的东西”:终结的起始。

 

2、意识你与基于自我的意识之间的关联,认清并释放与之相伴的情绪和想法:终结的中间阶段。

 

3、让内在的基于旧自我的能量消失,脱茧而出,成为你新的自我:终结的结束。

 

4、在你体内一种基于心灵的意识觉醒,因爱和自由而激发;帮助他人完成过渡。

 

现在我们讲第三阶段。但在此之前,我们要指出,过渡不会沿一条笔直和线性的道路进行。有时刻,你也许会落到你已经过去了的阶段。但这种退回后来指引你向前迈出一大步。所以弯路可能是捷径。此外,每一个灵魂的灵性路径都是独特和个别的。因此,我们正为你提供的这四个不同阶段的架构,应该被简单地认为是这过程中某些转折点的突出部分。计划和类别只是手段,使一个不能被头脑、你智力部分捕捉到的现实能够被看见。

 

正如我们在前一章所说,当你接受你的内心创伤,而且治愈了意识里的创伤部分后,你的能量转变了。你放开了旧的你。你为一个完全不同的存在和体验方式创造了空间。在本章中,我们要解释当你释放掉基于自我意识后,会有什么积极的事发生。当你从自我统治移到基于心灵意识时,能量上发生的是心轮将优先于意志或第三脉轮。

 

脉轮是位于脊椎的能量旋转轮。这些能量中心都与特定的生活主题有关,如“灵性”(顶轮)、“沟通”(喉轮)、或“情绪”(脐轮)。脉轮在一定程度上是物质现实的一部分,因为它们涉及你身体的具体位置。但它们于肉眼不可见,所以你可能会说它们游荡于精神和物质之间;它们建立两者的桥梁。它们为灵性(你的灵魂意识)构造入口,从而灵性能够采用物质形式,并制造你生活里发生的事。

 

心轮,位于胸部中央,是爱与全一能量的非常所在。心灵携带着统一和协调的能量。当你把注意力集中到中心一会儿时,你可能会觉得温暖或者某些东西打开了。如果你没有感觉到什么,那么就算了,也许在其它时间再尝试。

 

心轮之下的脉轮被称为“太阳神经丛”,它在胃的附近。它是意志的所在地。它是将你的能量集中投入到物质现实的中心点。因而,它是连接创造性、活力性、野心和个人权力问题的脉轮。

 

自我和意志互相密切联系。意志的能力使你专注于某些东西,在外或在内。你对现实的看法,关于自己和他人,都极大地受你所想、你的愿望影响。你的愿望往往与恐惧交织在一起。你经常想要一些东西,是因为你觉得需要它;在这之下存在缺乏或需要的意思。由于恐惧出现在你许多的欲望中,太阳神经丛往往受自我的能量驱使。自我特别通过太阳神经丛来表达自己。

 

通过意志的能力,自我准确地对现实施加压力。现实不得不挤进自我希望你相信的现实里。自我基于一套现实如何运作的假设而起作用,全都基于恐惧。它向你呈现高度选择性画面的现实,因为它观察的方向偏向于对准自己的需求和恐惧。它同样也评判一切它留意的事。没有空间用来只是注意事物。一切都被分为两类,被打上对或错的标签。

 

当你发自内心地生活,就不存在你用来解释或评价事实的严格信仰体系。你不再对任何事物持坚定的信念。你更多地作为一个观察员。你推迟对任何问题的道德判断,因为你认为自己可能没有了解所有需要理解的情况。判断总是有一些确定性,但心灵对确定不感兴趣。它总是尝试超越表面的明确和界定。心灵是开放的,探索的,并准备好重新审查,随时准备原谅。

 

当你使用自我为中心的意志力量时,你可以感觉到有些东西拉着你的太阳神经丛脉轮。用这种方式使用意志,是一个充满能量的事件,你可以有意识地感知到,如果你愿意的话。只要你感受到这种拉牵,伴随着强烈渴望事物按你的方式进行,你是在尝试使现实楔合你的意愿。你正试图强加你的信念于现实之上。

 

当你发自内心而行动,你就会赞同事物本身呈现的样子;不去推动或强迫。

 

如果你非常努力地达成某些东西,却一次一次地挫败,请你问自己,你是从哪个脉轮哪个能量中心出发去这样做的。你也可以调整到心灵,并询问为什么这件事没有成果,或者你为什么必须投入这么多精力。

 

通常,你尝试实现某些目标,却没有真正进入内心,用心灵检查此事是否真的服务你通向智慧和创造力的内在道路。另外,即使你的目标的确代表你最深的心灵愿望,你可能对事件发生的时间有不切实际的期望。你可能位于一个不属于心灵的时间表上,个人意愿的时间表。

 

万物都有一种天然节奏,它并不一定跟你认为可取的步伐相同。你目标的实现需要能量转移。能量转移往往比你预期或希望的需要更多时间。事实上,能量转移不是别的,而是你的改变。

 

当你即将达到自己的目标时,你将不再是你。你会成为你当前自己的扩大版本,充满了更多智慧、更多爱和更多内在力量。用来完成你目标的时间,是改变你的意识的时间,在这样一种方式里,你想要的现实才可能进入你的实际现实。所以,如果你想要加快事物,把注意力集中在你身上,而不是这么多放到现实。

 

通常你甚至需要放弃你的目标,为了放开来接受。这听起来有点自相矛盾。但事实上,我们是说,只有当你完全接受目前的现实时,之后你才能迈出新的一步。如果不接受目前现状,用紧张的方式抓住你的目标,你前进不了。

 

没有什么会离开你的现实,除非你爱上它。爱等同于“让它自由”。

 

除非你真正拥抱目前的现实,并承认是你的造物而接受它,现实才会离开你,因为你在否定自己的一部分。你正对为你创造了这一现实的你的那一部分说“不”。你想从你身上切掉不想要的部分,并向前发展。

 

但是,你不可能由于自我仇恨而创造一个更可爱的现实。你不可能把不想要的那部分推开一边,而“要自己”进入新的现实。此处意志不服务你。

 

你需要做的是接触你的心灵。理解与接纳的能量是新的和更圆满现实的真正奠基石。

 

当你从内心出发与现实互动时,你会任之自然。你不会试着改变它;你只不过是仔细地注意它是什么。

 

当心灵成为你存在的管家时,意志的中心(太阳神经丛)会附和它。自我、意志的能力,将不会被取消,因为它自然发挥把能量从意识水平转化到物理现实水平的作用。当此转化或显化由心灵指导时,意志的能量不费力气就能产生和流动。无须推动或强迫参与。这正是同步性出现的时候:显著的事件巧合,大大增强了你目标的实现。事物以这种方式协作,你看来不可思议。但事实上,当你从心灵出发创造时,这总是在发生的。不费气力正是发自内心创造的特点。

 

发自内心地创造你的现实

 

真正的创造力不是基于决心和强烈意志,而是一个开放的心。对新和未知的事物开放和接纳,对于成为真正的创造者极为重要。

 

那么,真正创造力的一个关键在于,什么都不做的接受力:忍住,别做事、修复、聚焦。这是将你的意识放在一个纯粹接受而又警觉模式的能力。

 

只有不知道,为事物开放,你才能为新的东西进入你的现实而创造空间。

 

这违反了这么多新时代文学的“创建自己的现实”的说法。你的确总是在创造你的现实。你的意识是创造性,不管你知道与否。但是,当你有意识地想创建自己的现实时,如许多书籍和治疗法教你那样,根本要认识到,创造的最强大形式不是基于意志(积极的),而是自我觉知(接受的)。

 

物质世界里的所有改变,例如:工作领域、人际关系或你周围的物质,都是内在层次变化的反映。只有当内部转化过程已经完成,物质现实才能通过改变你生活中的情况,以反射内部给你作为反应。

 

当你试图发自意志而创造时,例如,通过总是把注意力集中到目标或观想目标,你忽视了变化的真正先决条件,内在转变。你创造了一个人工方式,注定会失望。你没有发自灵魂深处去创造。

 

灵魂在寂静的时刻跟你说话。你不再知道时才真正听到它的声音。当你放弃和认输时,往往是灵魂非常清晰发言的时候。你放弃和绝望的时候发生的是,你对新事物开放。你释放所有的期望,并真正接受所是。

 

绝望是因为你关于生活里应该发生的事所持有的强烈信念而造成。当现实没有满足这些信念时,你失望了,有时甚至绝望。

 

然而,如果你放弃了强烈的期望并敢于对新事物开放,当你再次与你的灵魂接触之前,就不一定先得绝望。你可以仍然寂静,对它所说的保持接受和开放,而不必首先失望。

 

只要你“确切地知道你想要什么”,你就常常限制能量可提供给你的可能性。你所寻找的新现实,无论是工作或人际关系或更健康,都包含了许多对你而言未知的因素。你往往认为你渴望的东西是某些你投射到未来的已知的东西(一个不错的工作,一个可爱的伴侣)。但事实并非如此。创造一个新现实时你真正做的是,走出你自己心理界限之外。而你不知道那些界限之外有什么。

 

你可以非常清楚地感觉到那里有一些理想的东西,但你不必通过集中注意力或观想而限定它。你可以简单地以开放和好奇而期盼它。

 

真的,为自己创造最理想的现实,自我接纳比集中思想或意志更为重要得多。你不能创造一些你不是的东西。你可以背诵咒语一千次,并在思维里产生很多的正面形象,但只要它们没有反映你的真实想法(例如愤怒、抑郁、不安),它们就什么也创造不了,只有混乱和疑问。(“我如此努力工作却什么也没发生”。)

 

自我接纳是爱的一种形式。爱是你生命里积极变化的最大磁铁。如果你爱你所是并接受,就会吸引那些反映你自爱的环境和人们。就是这么简单。

 

感受自己的能量,所有的感觉。在你全部的挣扎和悲伤中,感觉此刻的你是何等美丽和真诚。你是美丽的,带着全部的“缺陷”和“过错”。那就是唯一有价值的认识。

 

拥抱你所是,对自己宽容,也许带着幽默感看待“你的许多缺陷”。完美不是一个选项,你知道的。它只是种幻想。

 

发自内心地创造现实就是承认你的光,此地此时。通过承认它,知晓它,你正播下将在物理层次成长和成形的种子。

 

当神把你造成独立灵魂时,她没有施加意志。她只是成为她所是,而在某个时候,她感觉到有东西“在那边”值得探索。她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但它确实让她觉得有点像堕入爱河。她干脆痛快地设想她是值得经历这一新的引人动心的现实。她也有点爱上了自己!

 

因此你形成了独立灵魂而神开始通过你体验生命。这一切如何得来——创造过程的细节——神真的没有理会。她只是爱自己并且对变化开放。那些是为真正需要的唯一因素,去创造自己的完美现实:自爱以及在新事物里冒险的意愿。

 

适应发自内心的生活

 

发自内心的创造比发自自我的创造更强大而且需要更少的努力。你不必为细节费心;你只需要对所有一切开放,对外及对内。

 

从这个开放里,你可能不时地感受到一种牵拉。你可能会觉被特定事物吸引。此牵拉实际上是你心灵的悄悄私语;它是你的直觉。当你按直觉行事时,你被拉着而不是推动。你不采取行动,直到你在内心水平感受到适当去行动。

 

因为你非常习惯推动,也就是使用你的意志创造事物,从自我到心灵的能量转换对你来说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这种转变需要一个巨大的“慢下来”。要真正接触你的直觉流动,你得有意识地尽力“不做”,听任一切。这非常违背你接受的教育和习惯的事。你非常习惯根据你的思想和意志而行事。你让你的思维决定你的目标而使用你的意志实现它们。这刚好跟心灵为中心的创造相反。

 

当你发自内心而活,你听从你的心灵然后采取相应行动。你不去思考,你带着警觉和开放意识去倾听你的心灵在告诉你什么。心灵通过你的感觉发言,而不是你的思想。当你感到平静、放松和触地的时候,能最好地倾听心灵的声音。

 

心灵此刻为你显示达到最可爱和欢乐的现实的道路。它的私语和建议并非基于理性思维。你可以通过它的亮度和喜悦的音符而识别心灵的声音。有亮度是因为心灵不强加于人;它的建议没有附加条件。你的“心灵自我”并不隶属你的决定,无论你怎么做它都爱你。

 

发自内心的生活并不意味着你变得被动或没精打采。听任事物,而不去标上对错的标签,不去逼迫它们按一种而不是另一种方式进行,需要大量的力气。这是完全临下的力气,面对一切存在而且只是看着。你可能会觉得空虚、或忧郁、或紧张,但你不会试图推开这些事物。你要做的全部就是用你的意识包围它们。

 

你没有理解意识的真正力量。你的意识由光组成。当你在意识里保留某样东西时,它由于光而改变。你的意识是一种愈合力,如果你不用思想和“做”的嗜好约束它的话。

 

你的生活充满了独裁统治的思想和意志,思想和工作为首。

 

请注意,思想和意志与普遍规则共事。有逻辑思维的普遍规则;它们是逻辑的规则。有将想法进入物质的普遍战略,它们是“项目管理”的规则。

 

但这些都是普遍原则。普遍准则和规则总是有一个机械成分。它们适用于全部或大部分的个别案件;否则的话它们将没有多大用处。

 

现在直觉非常不一样地运作。直觉总是针对一个人,在某个特定时刻。它高度个人主义。因而,它不从属于理性分析或普遍规则。

 

根据你的直觉生活和行动,因此,需要高度信任,因为你的选择纯粹基于你感觉正确的,而不是其他人说正确的规则。

 

因而,发自内心的生活要求你不仅要放掉过量使用思想和意志力量的习惯;而且挑战你去真正信任自己。

 

需要花时间来学习倾听你的心,信任其信息并及时采取行动。但是,你越是这样做,你越是明白,只有让你的忧虑和怀疑臣服于你自己心灵的智慧时,你才会发现内心安宁。

 

当你沿着这条道路前进,就进入了从自我到心灵过渡的第三阶段,你第一次会找到内心安宁。你将认识到,正是通过思维和意志去控制现实的强烈欲望,造成了你的不安和焦虑。

 

当你放开控制,你就允许生命的魔术展开。你要做的一切是倾听。对你生命里发生的事、你对其他人的感觉、你的梦想和愿望是什么保持警觉。当你对内心发生的事保持警觉时,现实将为你提供所有你需要采取适当行动的信息。

 

例如,你可能知晓内心渴望一个充满爱的关系,你可以真正与另一人沟通。如果你只是留意并接受这种渴望,不去为此试图做一些事,你会惊讶于宇宙如何对此作出回应。由于不作任何结论,只是在你意识之光里保持这种渴望,你的呼唤将被听到和回应。

 

这可能比你期望的时间更长,因为特定渴望能达成之前,要进行能量转换。但你是主人,你能量现实的造物主。如果你基于恐惧而创造,现实将作出相应的反应。如果你出于信任和臣服而创造,你将收到你所渴望的一切和更多。

 


 

 

从自我到心灵(4)

 

向神灵展开

 

我们已经区分了从基于自我到基于心灵意识过渡的四个阶段:

 

1、对基于自我的意识所提供的事物不满,渴望“别的东西”:终结的起始。

 

2、意识你与基于自我的意识之间的关联,认清并释放与之相伴的情绪和想法:终结的中间阶段。

 

3、让内在的基于旧自我的能量消失,脱茧而出,成为你新的自我:终结的结束。

 

4、在你体内一种基于心灵的意识觉醒,因爱和自由而激发;帮助他人完成过渡。

 

我们现在谈谈最后阶段,阶段四:对神灵展开。

 

当你已进入第四阶段,你已经找到内在平和与宁静的地方。你经常和内心的一份寂静接触,你知道那是永恒的。你体验到的一切都相对于与此无限和无所不包的存在体的对比。

 

你内在这个平和与安静的地方也被称为神灵。

 

在你秘密教义里,区分了灵性、灵魂和身体

 

身体是灵魂在有限时间内居住的物理住所。

 

灵魂是体验的非物理的心理锚定。它携带了许多次人生的经验。灵魂随着时间而发展,慢慢成长为一个多面的美丽宝石,每一个面都反映了不同类型的经验和基于此的知识。

 

灵性不会随着时间改变或成长。

 

灵性在时空之外。你身体里面的灵性是永恒的,那创造你的全一和神的你的永恒部分。它是你在时空里体验的本质神圣意识。你出生于一个纯意识的境界,你在体内携带着那部分的意识,遍及你所有在物质形式里的显化。

 

灵魂参与二元性。它因二元性的经验而受影响和改变。灵性位于二元性之外。它是万物发展和演变的背景。它是阿尔法和欧米加,你可能只会称之为存在体或源头。

 

寂静,外部的但特别是内在的寂静,是体验此永恒存在能量的最佳入口,那能量是你最深核心的你。寂静中,你可以接触最神奇和自言而喻的事:神灵、神、源头、存在。

 

灵魂带有许多化身的记忆。它比你的地球人格知道和了解得多得多。灵魂连接到知识的超感官源头,例如你前世的性格和导师,或星光层上的熟人。虽然有这连接,但灵魂也可以在混乱状态,不懂自己真正的本质。灵魂可以被某些经验所伤,因而,它会在黑暗的地方停留一段时间。灵魂不断进化并获得对地球生命固有的二元性理解。

 

灵性在此发展过程中是不动的点。灵魂可以处在黑暗或开悟的状态。灵性却没有。灵性是纯粹的存在,纯粹的意识。它在黑暗中也在光明中。它是所有二元性下面的统一。当你到达从自我过渡到心灵的第四阶段时,你连接上了神灵。你连接到了自己的神。

 

连接上你内在的神,就像是被带出二元性而同时保留完全的临在和固定。在此状态里,你的意识充满了一种深深的而又安静的狂喜:混合着平和以及喜悦。

 

你意识到你不依赖于任何外部事物。你是自由的。你真正在世界里却不属于它。

 

连接你内在的灵性不是这样断然地发生。它是一个缓慢而渐进的过程,在其间你连接、断开、重新连接……慢慢地,你的意识重点从二元性移向全一。它重新定位自己,发现自己最终被寂静所吸引,而不是思维和情绪。我们说的寂静是指完全归于中心和临在,处在一种非评判知觉的状态里。

 

没有固定的方法或手段以达到那里。连接到神灵的关键是不要遵循一些教规(如冥想、禁食等),而是真正理解——理解到正是寂静带你回家,而不是你的思想或情绪。

 

这种理解缓慢增长,随着你越来越知觉你的想法和情绪机制。你放开旧有习惯并对基于心灵意识的新现实开放。你内在的基于自我的意识凋谢并慢慢死亡。

 

死亡不是你做的;而是你允许发生的。你臣服于死亡过程。死亡是变化、转化的另一个词。一直如此。死亡总是对旧事物的释放和对新事物的开放。此过程中,没有一刻你“不是”的,也就是你死于你的定义。死亡正如你界定那样是一种幻觉。只不过你对改变的害怕导致你害怕死亡。

 

你不仅害怕身体死亡;而且一生中都害怕情绪和心智的死亡。但如果没有死亡,事物将变得固定和僵硬。你将成为旧形式的俘虏:一个破旧的身体,过时的思维模式,局限的情绪反应。令人窒息,是不是?死亡是个解放者。死亡是鲜水瀑布,冲破旧事物、生锈的网关,并驱使你进入新的经验领域。

 

不要害怕死亡。没有死亡,只有变化。

 

从基于自我的意识通向以心灵为中心生活的通道,在许多方面是一种死亡经验。你越是把自己看成是神灵一样,看成是你内在的神一样,你越会释放那些以前会担心或投入了大量的精力的事。你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真的没有任何事需要做,除了存在。当你确定你的存在本质,而不是那经过你的飞逝的思想和情绪时,你的生命立即受到影响。神灵不是抽象的东西。它是一个你能真正落实你生活的现实。与这个纯净源头的接触,最终将改变你生活里的一切。神或源头或神灵,其本质是创造性的,但你几乎无法理解其方式。

 

神灵是寂静持久而有创意的。神圣的现实不能被头脑真正掌握。它只能被感觉。如果你允许它进入你的生活,而你认识到识别它是心灵的窃窃私语,一切事物都会慢慢开始依序出现。当你谐调到灵性的现实,你那所有经验背后的无声知觉,你就会停止推动或迫使你的意志施加到现实。你允许事物回落到其自然状态。你成为自己自然的真实自我。这一切发生在一个和谐的有意义的方式里。你体验到事物按一个自然节奏集合到一起,一种自然流动。你要做的一切就是与这个神圣节奏保持谐调,放开那些使你想干预的恐惧和误解。

 

从神灵层次帮助他人

 

当你完成从基于自我到基于心灵意识的过渡后,你或多或少仍然不断地接触内在存在的神圣流动。这种存在状态,没有帮助他人的需要或愿望,但它自然来到你身上。你吸引它,不是通过意志。能量上,你现在正发出某些振动。你能量场里呈现的某些东西吸引人们。不是你做了什么,而是你是什么。你能量里有一种振动,可帮助人们联系他们自己的神圣自我。

 

你可以成为他们的镜子,从中他们可以看到某个难题或情形,它实际上被释放而且转化为解决办法的能量。他们可以感受到解决方案的能量,那解决方案始终建立在与你存在的神圣自我的联系里。

 

你能够教授他们某些东西,用成为你自己的方式而教。不是要你传授知识,或利用某些你教导和治愈的方法。它通过允许你自己只成为你所是,就像你最快乐那样地表达自己,你的存在成为真正的有益。通过与他人分享你自己,你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治愈的空间,他们可以选择进入或否。由他们自己决定。

 

作为一个医生或治疗师,你真正要做的只是保持与内在神圣流的联系,与神灵的寂静知觉保持联系。确实正是这联系,感动人们并提升他们进入更高、更自由的知觉状态,如果他们选择的话。如果他们这样做,它会按他们自己的节奏和流动进行。

 

以这种方式为他人存在有一个非常中性的感觉基调。它代表了一种超然的水平,你释放掉个人愿望去改变或“治疗”他人。这种愿望,在某个阶段被所有光之工作者都显示出来,并不是来自真正对内心道路的理解,内心道路是人们希望旅行并寻找自己的真理。大多数人需要去到某些问题的底部,才能真正准备放开它们。他们这样做时,他们真正“获得”解决问题的办法,这使他们深感满意。或许你在自己的生活里和苦苦挣扎的问题上认识到这点。请注意,不要努力使人们不去“触底”。如果他们决定去那里,不管你做什么或说什么,他们都会去。

 

最好不要涉及被你所帮助的人的情绪。情绪参与引起个人意志去治愈或转化他人。这种个人愿望不会帮助别人;它可能实际上产生愈合过程里的障碍。只要你想要人们改变,你就不在一个爱和宽容的状态里。他们感觉到这点。你可能会认为你在观察和解读他们,但他们对你同样是敏锐的解读者!

 

在从自我到心灵过渡的第四阶段中,它是关于超越灵魂水平并上升到灵性水平。我们这样说并不意味着,灵魂在任何方面“差过”灵性,当然。关键是:你比你的灵魂更伟大和更包容。灵魂是经验的载体。通过确定你内在的神灵,你的神圣自我,你在许多许多人生里所经历的一切都会依序出现。你从经验里提升,通过不再把自己看成是他们的其中任何一个。这对灵魂有治愈效果。

© Pamela Kribbe

www.jeshua.net/zh

(译者: 凭什么阻止我)

  【全線閱讀】《約書亞》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