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0 14:27:11)

 

 

 

你有沒有試過把一個人蒙上眼睛,套上吊頸索,讓他站在椅子上,繩索離頸部高出半個頭,以致必須立起腳跟才不被吊死,並且在過程中不斷對他洗腦。這種讓人生不如死的殘忍虐待,是否反映出現代人的寫照,活在不切實際與謊言之中?

這就是我們現在身處西半球的危險所在,因為世界事件的熱度遠遠超過了現狀。毫無疑問,陰謀集團/權貴精英/陰森國度/可薩暴徒已岌岌可危,但他們仍拼命走出目前的困境。

他們仍在多方面不斷的嘗試,其中一點就是拼命製造各種各樣的偽旗事件,希望找到擺脫困境的方法,但毫無疑問是渺茫的,他們聰明地(或自以為是)以為人們不知道。記住,我們的使命就是把他們徹底消滅掉!沒有第二次機會,因為已給過太多機會了。

想像一下,他們是多麼的冷漠和無情,把人們的善良和同情視為弱點,並安插自己的線眼在人群中,時刻監視以確保自己的安全。

我們是否允許他們享有這樣的特權,當我們充份了解到,他們在這個地球上是完全無人性和瘋狂的貪婪,以及他們正在進行的種族滅絕時,我們會有怎麼樣的反應?把他們赤裸裸的劣跡揭示於人,將一切公諸於世,接受他們姍姍來遲的歉意?然而,如今,昔日「戰無不勝」的陰謀集團碰到了強韌與不屈的人心。

長期以來,遭受陰謀集團迫害的人多不勝數,人們應該回顧歷史,看看這個陰謀是多麼的具有破壞性和社會病態,以及時至今日還在繼續,甚至是在我們眼前一幕幕上演的災難。

他們病態的認為,地球上的一切都是他們的,包括人類(正如希拉莉如此冷漠地形容一些人「令人感到遺憾」)。可悲的是,你幾乎可以在任何地方都能看到他們的犯罪痕跡和巨大的干擾。

現在不是我們放鬆或休息的時候,而是必須繼續堅定地向前邁進,決不讓他們有喘息的機會,直到我們打敗他們的傲慢和明目張膽的犯罪行為。

我們還必須直率地對一些人士提供援助和支持,如美國總統特朗普、匈牙利總統傑諾斯.阿德(Janos Ader)、菲律賓總統杜特地、俄羅斯總統普丁、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以及新當選韓國總統文在寅。還有,一個好樣的,據知與陰謀集團沒有瓜葛的人士就是潘基文。

我們不懈努力,我們需要更多的人攜手打擊大家所熟知的「新世界秩序」。有時很難區分「誰是忠,誰是奸」,但上面列出的領導人是一個很好的堅實團隊,他們可以滅火,可以打敗陰謀集團的謊言和詭計。

有時候,或許很多不同的政治事件會讓你感到困惑,但給它一個機會,你可能會發現,這片髒水就像承諾那樣抽乾了。

特朗普比那些反對他的人要聰明和老練得多。他仍在明智地清洗他的領土,代表他的人民作好準備,幹一場歷史性的驚天動地的壯舉。

因此,當他採取有效和權宜之計的行動時,這些人類的公敵最好綁好鞋子,趕快尋找一個新的落腳點;也就是說,趁他們還未被正義網抓住的話。

因為他們是所謂影子政府的成員,導致今天這個地步是自找的。

愚蠢的是,他們仍無知的認為自己在美國是安全的,但是這些好日子已成為過去,永遠消失了!他們將像膽小鬼一樣躲起來,天大地大無處容身,因為他們從來就沒有真正的棲身之所。

他們是古老羅馬共和國惡臭和腐爛的遺跡,到處充斥着戀童癖和虐待兒童,沒有地位的女性只用於生育,許多婦女在分娩時死亡。

當我們在說這些話的時候,那些起義文件已在起草,當然,那個「傢伙」(奧巴馬)和他的同黨仍然在俄羅斯和歐洲的是是非非中來回穿插,與大部份犯罪活動都脫不了干係。

有趣的是,他們的圈子中充斥着戀童癖者,或不道德性交易和行為,像約翰·克里(John Kerry)、約翰·麥凱恩(John McCain)這樣的「泡沫英雄」,還有其他在謊言和隱瞞中建立優勢以及對高犯罪率的傢伙。

這些神憎鬼厭的惡棍,現在已完全意識到他們的時間只是暫時從這裏借來的,天網恢恢,直到正義得到伸張為止!

還有更多人士急急忙忙地在國外尋找落草的地方,儘管他們希望特朗普能放過他們,但機會總是渺茫的。

當然,在我們新的意識和負責任的政府中不可能有寬恕,謝天謝地,最終將還人民予一個公道。

儘管陰謀集團對總統和他的團隊進行了無情的攻擊,但是我們最好還是睜大眼睛保持清醒,因為有些人仍然肆無忌憚地活躍,認為自己凌駕於法律之上,因此,免於起訴。

陰謀集團、可薩暴徒與全球主義者等等,現在都處於恐慌和絕望的狀態,但仍在竭盡所能地反擊,如到處放火或發起第三次世界大戰。

他們在嚐到一些勝利後可能就會回到遊戲中,用更黑的資金來打擊特朗普和摧毀我們的國家,這是不允許發生的。

法國和德國的選舉就是這樣的例子,即陰謀集團如何巧妙地將自己的手指放在權力按鈕上(以及他們的全球基金「黃金餅乾罐」)。

在德國,現任總理默克爾代表着新世界秩序的棋子,會親手把德國撕得粉碎。德國選民對她來說毫無意義,只要她能達到一個世界政府所要求的結果。

如果你走在德國任何一條大街上,你就會清楚地看到默克爾對她的國家和人民造成的傷害。但這對她的家人和親友造成影響嗎?

不,沒有!事實上,作為一個全球主義者,她是如此的滑稽可笑,諷刺的是,她在這次選舉中發現她的對手歐盟前主席馬丁·舒爾茨(Martin Schulz)同樣地在摧毀德國人民和國家,這是21世紀議程的其中一個最棒的項目(或最糟糕的)。

不幸的是,優秀而自豪的德國人不得不在這些毒藥候選人中作出選擇,他們將帶領國家成為忠誠的,熱情的全球化主義的追隨者。

看來只有第三方的候選人才能拯救我們和國家,儘管這不可能發生。這兩個全球主義者都提到,我們會進一步進入更深層次的歐盟漩渦,局勢將更加嚴峻,人身安全下降,美好的日子一去不復返。

在法國,來歷不明的馬克龍與樂龐的對壘並不是最重要的,因為陰謀集團已把數量足夠的「移民」和有投票權利的國民擺在一起,目的是推翻法國民主。是的,法國倒下了,一個未知的勝利。

「好好先生」奧巴馬和其他全球化主義者支持者,向非法國基層提供大量黑資,從中腐蝕與竊取這個國家,也代表着新世界秩序的目標,並把歐洲人民排除在他們的議程之外。

由於都搭乘同一條船,如果歐洲不幸發生戰爭的話,大家都會無可避免的遭殃。朋友,應該堅強起來!有很多讓他們失望的方法,而且我知道如何辦。

我們在世界各地的戰鬥已打得昏天暗地,包括四面楚歌的特朗普,在整個「陰森國度」機構中與敵人周旋。站起來吧,讓特朗普獨自進入腐敗的「狼窩」是一個巨大的錯誤,因為他確實很狡猾!

陰森國度用他們已非秘密的邪惡議程打擊與推翻特朗普,但顯然的已失敗。很快,他們將為此付出沉重代價,因為他們在盡最大努力掩蓋一切對特朗普有利的事情,慌忙的把他描述成腐敗的謊言。

當然,這些努力無疑會失敗,因為許多美國人每天都在醒來,並且清楚地看到敵對勢力的欺詐手段。

特朗普明智而有效地分裂了兩黨,現在甚至連著名的民主黨金融家和董事都宣誓支持他。

他們的同黨除了鱷魚的眼淚外不再有更重要的東西了,而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政黨(民主黨和共和黨)則被扔進了一堆絕望的塵埃中。

特朗普繼續的排乾污水,自上任以來第一天開始,一步一步地......

在整個世界裏,同樣的過程正在發生,我們看着你可能不知道的東西。更重要的是,要投票給正確的人,不要再讓全球主義者掌權!我們在這裏談論的是涉及你個人和家人的將來。

絕望與沒落的西方

日本和韓國是全球主義新世界秩序的擁躉,無恥的抱着這個所謂永久的盟友。記住,1921年裕仁天皇飛往倫敦與美國總統沃倫·哈丁(Warren Harding)、法國總理克萊蒙梭(Clemenceau)和英國首相勞埃德·喬治(Lloyd George)三大巨頭見面,是這班狐群狗黨策劃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的。

你能想像嗎,一戰結束後,他們就已經着手制定二戰的計劃!

仔細看看這些玩家:他們都是唯利是圖的陰謀集團!當1918年「凡爾賽條約」上的墨跡尚未乾枯時,美國「企業政府」就把我們出賣給另一場戰爭悲劇。

而在下一場戰爭,美英將提供資金,其他國家也一樣的成為被利用的工具,如果我們繼續麻木不仁,他們就不會停止。

布列敦森林協議(The Bretton Woods Agreement

這項陰謀協議,表面是為了通過人道主義包裹共享全球賬戶,但事實證明,它不過是給陰謀集團/全球主義者提供金融力量。

簽署這項協議實際上是為了讓西方的全球主義者在帳戶內竊取任何東西。

他們是怎麼做到的?通過運用新的西方金融體系,他們建立國際清算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以及梵蒂岡和英格蘭銀行。這就是金融體系的成立......簡直是強姦。

即使在那時,這也是控制人口的問題!如果沒有這些融資國家陷入嚴重的困境,而存放了85%或更多資產的東方,甚至都不允許使用自己的存款。

只有那些冒充猶太人的可薩暴徒才會受益。不要把他們誤認為像猶太民族般,就像許多人的想法那樣,他們不是。

至於布雷頓森林協議,從第一天起就存在欺詐行為,直到今天仍然如此。雖然墨水還沒有曬乾,但可薩暴徒已經開始從東方竊取資源去建立他們的代理國家和運作世界。

你應該意識到並且害怕這一點,因為他們的目標仍然是削減人口,而你是目標之一!人們愚蠢地投票給他們的代表,同時讓自己和家人以及親友成為目標而不自知。

還記得馬歇爾計劃嗎(Marshall Plan-二戰後美國對被戰爭破壞的西歐各國進行經濟援助、協助重建的計劃,該計劃因時任美國國務卿佐治·馬歇爾而得名)?本來是「應該」為戰後國的復原提供資金,為百廢待興的國家實施基礎設施重建。啊,是的,馬歇爾先生,他們的這個計劃非常地完美,沒有一個指定的美元來支持這樣一個虛假的計劃。因為從一開始,它完全就是對賬目的徹底盜竊。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戰爭爆發前,台灣和日本已經達成協議,重建任何被摧毀或需要建立起來的西方城市,以滿足他們的需求,包括新加坡、韓國和其他在當時被認為是西方盟友的東方國家,他們是如何被妥善處理的?沒錯,就是賬戶!

馬歇爾計劃是盜竊的詭計,僅此而已。我們必須徹底把它從「假裝」的歷史中抹去,把它和我們在學校裏灌輸的一切東西一起埋葬掉,這些都是陰謀集團的洗腦垃圾教育。

幸運的是,歷史上隱藏的真相現在正被道德學者揭露,所以我們這些人不再相信或接受陰謀集團丟向我們的狗屁包袱。

是時候消除這些痛苦,把它們扔進它們所屬的病態歷史的垃圾堆裏吧。現在就開始行動,從那些殘忍地企圖濫用和摧毀我們合法當選的總統的人開始吧!

我們不能再讓他們用「假新聞」來分散我們的注意力(特朗普是這麼說的)。也不允許他們壟斷我們的媒體和公共話語。

三菱基金會目前在日本生產大部份的黃金,他們也在試圖購買韓國的黃金給他們的老大陰謀集團。

大阪的貴金屬公司通過巧妙地利用來自不同國家的飛機來購買黃金,並將它們運送回日本。

金海彌今年60歲,畢業於日本最好的學校。她在賭場工作十分投入,在韓國,她和一家日本基金做生意。她和現在所有的日本人一樣,都被西方國家所束縛。

總部設在芝加哥的「皇冠基金會」(Crown Foundation)一直拼命試圖在韓國購買地堡資產。他們需要保持聯繫;否則,芝加哥將陷入困境。奧巴馬最近的惡作劇傷害了他們,儘管他們創造了他。

奧巴馬目前正處於世界舞台上,試圖扮演他狡猾的「前官方人員」角色,儘管他從來沒有領導過任何人或任何事,他試圖操縱國家向他提供援助-事實上他幾乎沒有。

他支持伊朗和其他希望找到迴旋餘地的人,來創造他和他的陰謀者想要的第三次世界大戰,但是在你爆粗口之前,他被監禁的可能性更大。(可能會有一些民事暴動,但不是三戰。)

錢,錢,錢!錢讓他們的遊戲繼續!

腐敗的可薩暴徒/全球化主義者在遊戲中不斷地採取進攻的姿態。在不久前,三名日本商人飛往了韓國。

他們的目的是什麼?答案就是購買黃金。他們過往有在韓國購買黃金的經驗,他們將黃金兌換成珠寶,然後帶回日本。是的,沒錯,他們去竊取更多不屬於自己的黃金。

還有,日本傀儡小林和美濃部試圖再次搞一個小花樣......和香港的1000噸黃金。順便說一下,是梅花標註。請注意,他是一家美國銀行。

我們的「親愛的朋友」,李先生,從美國得到了8500億美元,以換取李先生向美國提供的日元(日本貨幣)的樣本。這些錢的目的是為了在掩體中購買日元。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印了這些錢,你就能找出原因:美元將是無用的,或者至少他們是這樣想的,並且確保了他們的未來誰的未來陰謀,不是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