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流与长生不老

第二天早晨,钱德·森继续和我们谈话。他说:人家让我看到:人的智慧可以蜕变为神的智慧。我再也不可能产生怀疑了。当人家向我解释这些事时,我发现自己能进入上帝的王国,而那个王国是内在的。我现在知道上帝是唯一无所不在、无所不知的力量。罪恶、纷争、疾病、衰老、死亡都属于过去的经历。我现在看到了实相,知道自己过去是迷失在了幻相的迷雾中。时间和空间都彻底消失了。我知道自己活在主观的世界里,而这个主观世界是属于客观世界的。以前我曾借助自己的精微感官时而感知到一些启示。要是我能紧紧抓住那些启发与灵光就好了,但焦虑与疲倦的时刻没有把它们给我留下。

我年轻时曾效仿大多数人。那时我只相信一种生活,就是在各个领域获取个人享乐的生活。我于是决心从中获取最大的好处。我把利己当作了人生的主要目标。我放纵各种动物性的激情,就这样挥霍掉了所有生命之流,直到把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你们最初见到的那个空壳。请允许我用一幅画面来说明我的想法。

钱德·森静默了一会儿。很快在这个房间的一面墙上就出现了一幅画面,与我前面描述过的那些画面相似。那是他自己的一幅肖像,是我们认识他时的样子——一位拄着拐杖、步履蹒跚的老人。接下来的另一幅画面则像是这天早晨的他。

钱德·森继续说道:第一幅画面里的那个人挥霍掉了自己身体的能量与生命流,直到最后只剩下一具空壳。另一幅画面里的那个人则在自己体内保存住了他的能量与生命流。在我身上,你们认为是出现了彻底的返老回春,并且几乎是在瞬间出现的。的确是这样。但我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这件事的。有多少人本来可以和我拥有同样的机会并从那些亲爱的伟大灵魂那里得到帮助、同情与救援啊?

为了讲得更清楚些,咱们来看看人的一生吧,从出生到结束——也就是许多人所说的死亡。孩子诞生了。他没有意识到那带来生命并通过他身体循环流动的生命之流。有些器官以后可以产生出受意愿控制的生命流,但这些器官此时还没有发育起来。在这个阶段,只要孩子是正常的,他就会极其健康并充满旺盛的活力。这些生命流日益增强,直至孩子发育到能意识到它们并能挥霍它们的阶段。如果这种挥霍出现了,那孩子就会表现出衰老的迹象。若干年后,那成年人的大脑失去了协调动作的能力,身体变得像年迈衰老之人的身体一样。这时就只剩下了当初那个人的一具空壳了。

再来比照一下那个保存了其生命之流、让它们通过自己身体正常循环流动的人吧。瞧瞧他是多么强壮和精力充沛。他也许看不到比出生时的自己更为高级的理想典范,也许只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一段短暂的时光,然后就离世而去了。但只要他保存了自己的生命流,他的寿命就会比那个挥霍掉生命流的人长三、四倍。也许,他感知到上帝的计划是要让他执行更高的使命。那么一旦发现其生命流是使自身获得完美成长的必要元素,他就会不断将其保存在自己身体里。

不久前学者们刚刚了解到构成血液循环系统的动脉和静脉的精细网络。他们还需要证明存在着一个更细致、更精微得多的循环系统——它能给身体的每个原子带来生命力。这生命力通过神经系统被引向一组脑细胞,而这些脑细胞则充当分配者,将其发送给身体的所有原子。这生命力对那些原子是具有亲合力的。它沿着神经被传送出去并对神经起到保护作用。如果我们把这生命力挥霍掉,那细胞们就固定住了,不会再被不断形成的替代性新细胞所替换。

年轻的细胞被抑制住,而衰老的细胞则逐渐腐败并死亡。

相反,当全部生命力都被保存住时,细胞在人五百岁时会和在十岁时一样容易得到更新。那么这个身体就会充满活力,能够给所有形态注入生命的诺言。我们可以画一幅画、造一个塑像,或用某种手工艺品来表现一个理想的典型,然后把生命的气息吹入这件物品,使它变成活的。那件物品将会对你们讲话,并会对所有能看出你们给它注入的生命灵气的人讲话。

它将是活化的,因为你们内在的天主说出了祂的意愿,而这件物品就是按照祂的意愿造出来的。

然而这些形态不会具有人类的面貌,除非我们养育它们直至让它们获得神圣生命。只要我们给了它们生命,就得对它们支持到底并把它们引向那神圣的纯净生命。那时它们就成了像你们一样的完美形态。责任落在了你们身上,而你们会发现这是自己真正的天分。

不过我想向你们指出一个根本的错误。当一个有天分的人开始成长发育时,他有意或无意地具有保存纯净状态的生命流并使之沿正常轨道循环的能力。他的身体和创造力因此而获得了生气。这个有天分的人知道他的使命是要去表现出某种超乎寻常的东西。只要他保存住自己的生命力,任由它们自在行动,他就会从一个成功走向另一个成功。

但他如果让淫荡的念头渗入到自身当中,那他很快便会丧失其创造力。在最初那些生命力的影响下,构成他身体的细胞获得了比普通细胞更为精细的构造。此时这个有天分的人已得到名望。由于他没有培养起对上帝力量更深刻的觉知,便任由自己沉浸在因荣誉而产生的骄傲中。他背弃了那指引自己的光,因为他不曾被其彻底照亮。他需要更大的刺激。这促使他去挥霍自己的生命力,而他会很快失去所有力量。实际上,假如这个人先是控制住了自己的动物性激情,从而给了自己身体一个更精细的构造,那么他在堕落中的退步比他完全没有觉醒过要快得多。

如果与此相反,我们觉醒了,直至保存住了所有生命力并通过神经将它们正常地分发出去,没有用淫荡的或情欲的念头使其歪曲、变形,那我们将不断被灵感所照亮。由此引发的感觉远远胜过性的所有快感。那条蛇被提升了起来。它不必再爬行于淫荡与情欲的污泥中了。

如果人们能够明白,这生命之流中包含着远比纯血气的能量高级得多的能量,那他们就会保存它而不是挥霍它。但他们对这个事实闭上了眼睛。他们继续活在盲目或无知之中,直到收割者到来的那一刻。这时哀叹声便响了起来,因为那收割者对收成不满意。你们崇敬老者,把白发视作荣誉之冠。我并不想劝你们打消这种念头。但是请你们更深入地去想一想。我让你们自己去判定哪一种人更值得尊敬:是那个白发如雪、因为十分奸恶或仅仅是无知而导致了自身衰老的人,还是那个越老越显出旺盛生命力的人——他变得更强壮,装备得更好以面对高龄,并因此而增加了自己的仁善与宽厚?我坦白地说:应该怜悯那因无知而走到死亡这一步的人。但对于那明明知道真相、却仍落到同样地步的人,我该说什么才好呢?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