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朋友们,

 

能够与你们在一起,将我的能量带给你们,与你们分享,这使我深感快乐。尽管这在许多领域尚不明显,你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却是革新和提升的时代。你们每个人都以独特的方式为此做出贡献。

 

你们所有人都正在探索内在,都在试着于内在找到新实相并使其彰显于自己的人生中。这很对,也很好,内在才是你们的责任和使命之所在。转换自己的意识觉知,从而为他人做出榜样,这就是你的使命。你来这里首先是为了你自己,为了你的自我实现。如果你这样做了,你的光自然会照亮他人,邀请他们体验你的能量,并与你同行。

 

今天我想要谈一谈指导灵,谈谈如何成为自己的指导灵以及指导灵所扮演的角色。首先我想先讲一讲在很久以前本是稀疏平常的一种意识状态——你们也将这一意识状态称作‘出神’。‘出神’——灵魂出体并与周围那些不可见的能量体沟通——曾经在许多民族和文化中都是极其平常的事,是一种习惯,每个人都以其特有的方式参与其中。

 

目前在某些原始部落中依然能够看到这种现象,一些部落居民依然能够做到这一点。他们拥有某些知识或技巧,能够脱离肉身——你最沉重、最密实的那部分——进入某一精神状态,自由地神游。

 

这一技巧在基督教中备受排斥和压抑。基督教充斥着权力和恐惧。尽管基督教那单纯、纯洁的原始灵感来自于自由无束的基督能量,它却逐渐形成了一种权力机构,阻止你们信任自己的想象力和灵感。这在你们的历史上留下了深深的刻痕。

 

基督教逐渐演变成一个权威宗教,他们为你和上帝之间设置了中间人,并宣称这些中间人是导向真、善、美——你们已经无法直接接触它们——的通道。这些教义对你们影响深重。你们当前的社会教育也为你们植入了很多具有权威性的观念,这些观念使你们远离真正的自己,远离你的原始想象力。它们使你逐渐丧失意识转换、出神、灵魂出体,或者——如你们所称呼的 ——静坐冥想和观想的能力。你们对上述的意识状态变得陌生。你们的社会甚至对此充满了敌意和不信任,仿佛这真会导致歇斯底里或不理智的行为。

 

基督教将修习这些技能的人称为异教徒或女巫并将他们推上审判席。现在你可以说:这一切都已成为历史了。然而,从某种意义上讲,你们又创造了一个新的‘上帝’——以科学和纯理性的形式出现,‘新上帝’以另一种方式将你们扯离想象和内在旅行的能力——这本是你们的自然本性。

 

启蒙运动时期,人们抵抗宗教权威以及对上帝的依附。这是一件好事,富于革新精神,使人耳目一新。这一基于权力和权威的宗教确实不能再这样发展下去,这是死路一条,完全窒息了基督能量的原始推进力。

 

然而,科学走上人类历史舞台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教条。因着对他人讯息的抵触,感官和纯理性被提到了绝对的高度。能够通过感官直接观察和接触到的,才被认为是真实、正确和有益的。能够直接看见、感受、品尝和触摸的才真实存在。通过逻辑分析——1+1=2般的机械推理,人们尽其所能地归纳总结各种感官刺激,以从中找出潜在的规律,来预测、解释和掌控生活中的一切。

 

或许这里对科学的描述有些片面。然而,于核心层面上,你们能从中看出那些依然困扰你的教条。事实上,你必须将自己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内:必须具有可观测性,眼见才为实,否则的话,就是不理智,歇斯底里或过于感性。

 

此外,还明显存在着对女性能量——流动性、无界性和连接性是其自然本性——的敌意。你们面对着两种抵触女性能量的思想体系,基督教和科学均对女性能量持敌对态度。

 

男性能量已然脱离了女性能量并变得越来越死板和僵化。它失去了动态性,越来越注重掌控,逐渐失去了想象的能力。你们在日常生活中依然能够看到这一点。目前,人类需要女性力量——想象、直觉和出体等能力——的苏醒和复兴。

 

人类需要它带来的喜悦、新的创造力、信任和爱。你们需要去体验并认识到这一切——超越感官并重新于内在层面上感受和体验——本是你们与生俱来的能力,与感官刺激以及那些思想体系灌输给你的观念没有任何关系。然而,你们都很难轻松顺利地进入内在次元,因为那些思想体系强调说这样做是错误且不合理的,它们教导你要遵从更有智慧的权威。以前这一权威是上帝,现在则常常是宣扬纯理性——它使人感到受限和窒息——的非宗教世界观。生命本不能被调节、安排和控制,这样做只会滞碍流经每个人的原始生命能量流。跳跃的心脏,循流的血液,这些生命力希望得到关注。为此,与内在次元——你籍此超越物质实相——建立连接是必不可少的。

 

现在我要带你们去探索内在世界,请跟随我传送给你们的视像之流。

 

我请你:想象你是一只鸟,一只翅膀宽大、身形庞大的鸟。你飞过森林,茂密的森林。你俯瞰大地,振动着有力的双翅。

 

你感到自己逍遥自在地翱翔在空中,高高在上地俯瞰大地,你非常熟悉和了解它。你知道:我的身体来自那里,那里是我的家,我能够自由自在地在空中飞翔。我能够向上高飞,向下俯冲,能够随心所欲地做我想做的任何事。

 

看一看你自己。你是一只什么鸟?猛禽?巨鸥?一只想象中的鸟?仔细看看你的翅膀,它们是如此地有力量,又是如此地精致和美丽。

 

感受你双眼的力量,静观它们如何既沉稳又警觉地观察周围的一切。风从你的身边轻轻掠过,你在空中感受到无限的自由。感受你是这里的主人,无论是在空中还是地上。

 

渐渐地,你越飞越低,已经可以看到树叶婆娑。你找到一棵可供休憩的树落下,落在一杈树枝上,你的双脚真切地感觉到树枝的坚实和牢靠。你收拢双翼,静静地环顾四周。你看向大地,目光从树下的地面移向你落脚的树以及周围的动物,让这一切深深地印入心中。你感到也知道:这就是我的家,我住在这里,这是我的居住地。我不受限于地球,不是她的囚徒,我是自由的。这时,在胸内,在心中,你强烈地感受到对灵感的渴望。

 

你想:“我要带给地球一份礼物,一份美丽、特别的礼物,她会因此而快乐、成长和绽放。现在我就去获取这个灵感。”想象你振起双翼,飞入晴空。你感到浑身充满了力量,轻松自在地展翅云霄。

 

你越飞越高,进入高空,目标明确地越飞越高,越飞越高……地上的一切变得越来越小,你越来越接近云层,并飞入厚厚的云层。你穿过一片片白色的碎云,有时因为迷雾浓重,你无法看清方向。但你坚定地继续向前飞翔,因为你在心中能够感受到一个指引,一个雷达。你深知自己要飞向何方,即使在能见度很低的情况下也如此。冷雾和低能见度并未使你胆怯,你知道自己是受指引的。在彼岸世界,在梵天,有一个声音在对你轻声呼唤,将你安全地带回家。

 

这时,你的头探出云层……然后是你的双翼和双脚……你进入了一个色彩柔丽、美奂绝伦的全景世界,从黄色、白色和浅橙色到粉色、金色、绿色和红色,各种颜色应有尽有,每个色彩都以温柔自然的方式呈现在这里。你看看自己,看到自己的变化。你的双翅变得更加轻盈和柔顺,象天使之翼。你感到自己的身形也发生了变化。你还看到周围有一些能量体在向你微笑、向你招手。他们也是天使。你认识他们,却不知是在何处何时。你继续向前飞着,微风轻柔地滑过你的面颊。

 

你看着周围这些美丽柔和的色彩,感到无法言表的喜悦,回家的感觉。渐渐地,你变得激动并意识到:“就是这里,这就是我的家!”请静静地感受这一喜悦的能量……或许你看到一两个深深吸引你的能量体,一位男性和一位女性,两位天使。他们向你伸出手,你牵住他们的手,你们形成三人组。他们对你微笑,你看着他们的眼睛……

 

感受温暖,感受光,感受你本就是他们中的一员。看到你将他们当作指导灵,他们不由得窃笑,因为你本就是他们中的一员。不过他们说:“这没什么,随意问吧,你想要知道什么呢?”向他们提问,那些使你辗转反侧的问题。地球生活中哪种感受最困扰你?什么最让你感到难以接受?你最渴望什么?唤出这些感受,向他们和盘托出。对他们说:“我不知道,不知道应该怎样做。”

 

看着你的朋友们——你的男性和女性朋友,他们依然微笑着对你点头。他们一言不发,只是微笑。在他们的微笑中,你闭上双眼,任他们将你轻拥入怀。你们一起在空中飘游,你无需使用自己的翅膀,任由这两位光之天使带着你一起飞翔。你感受到他们已经给予你答案,以能量的形式给你答案,宁静柔和的答案。你感到很放松,你无需做任何事,让这一美丽世界的能量从你的身体中流过,象海绵一样吸收它。通过呼吸,吸入这一能量。这里就是你的源泉,你的家园,你的归属地。

 

你是一只鸟,是旅者。你是传播这一美丽能量的人,是在其他世界中播种插秧的人。你感到自己又重获能量,你的双翼又渐渐充满了力量,又和穿过云层前的你一样充满了活力。你向天使们道别,他们对你眨眨眼。他们知道你并非真正地离去,你只是改变了意识的聚焦而已。

 

你开始向下飞,飞过云雾,你感到更加坚强有力,更有自信,相信自己能够找到一席之地,毫不费力地在地球上找到属于你的一席之地,你能够在那里使自己的能量萌芽、成长和绽放。

 

在无法辨明方向的情况下,你穿越冷雾,大地呈现在你的眼前。你感到浑身充满了力量,你是一只坚强、独立、充满爱的鸟。你再次翱翔在那片森林之上,充满信心地向下俯冲,站在先前停留过的树枝上。你放松自己,默默地等待着。此刻你无需做任何事,你的使命是守护你那灵感的能量并把它带到地球上。你会找到属于自己的路。

 

请再次感受这只鸟的力量。感受她强壮的身体,她完全适应地球的生活,能够经受地球上的一切。她完全能够生存于地球,能够理解地球实相并幸福地在地球上生活。与此同时,她也能够连通其他的次元,能够飞越云层,与一个并不属于地球实相的泉源,与她的家建立连接。

 

你就是这只鸟。你注定要飞翔,穿游于各个次元之间,这是你作为人类所承继的天性。作为人类,你是桥接天地的生命体,本不必将自己仅仅局限于地面。赋予你翅膀并非无谓之举,你就是这只鸟,你是天使。请运用自身的力量,信任它,坚定地立足大地,并敢于将天堂迎入心中。

 

要知道,你天生的想象力正是你与云外世界建立连接的管道。这是你之内的女性能量,你们已经习惯于将其看作幻想、自我愚弄和白日梦。仔细审视你对自己的这一评判,它来自何处?成为怀疑论者并因此不敢展翅翱翔并不是什么美德。试着不理智一次,试着不再迎合他人的期望一次,展开双翼,乘着幻想——自己最顽皮的幻想——的翅膀飞翔,整个世界,整个宇宙都在你的脚下,而不仅仅是五种感官和身体存在的领域,你可以远远地超越它,远远地……这才是宇宙的意愿,是你的真实本性,你的本质。

 

与指导灵或其他灵性能量的沟通是你的自然本性。你无需学习,只需忆起,它本属于你,为你所熟知。要成为这只鸟……

 

今天就到此结束,谢谢你们。

 © Pamela Kribbe

(译者:艾琦)

 http://www.jeshua.net/zh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