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8

 

   我曾对你们说过,在你们的意识之下还有三层无意识,越深入就越无意识。最低层是宇宙无意识,就如同岩石的状态。在你们的意识之上是超意识,也是有三层,最高层是宇宙超意识。

 

   集体意识的现象是一个事实。世界之所以会一团混乱是因为每个人位于不同的阶段。只有当你们都位于同样的阶段时,集体意识才会发生。例如,如果你们都是无意识的,然后你们的存在里就会响起和你们连结的某种旋律。你们有时候可以从暴动中发现,暴徒完全忘记他们在做什么。

 

  我曾看过印度教和回教的暴动。我很震惊的发现那些彼此残杀的人都是善良的人。有些人是我认识的。我从未想过他们会如此轻易的杀死某人,或轻易的烧掉里面都是人的房子--毫不犹豫。

 

  当暴动发生时,我正坐在书店的二楼。人们互相杀害,拿走商店的东西,任何他们想要的。不再有任何法律和秩序。商店就在我对面,市里最大的商店,有各种钟表,人们拿走任何他们可以拿的。

 

  有个老人…我认识他,我在早上散步时常遇到他,有很多次我们曾坐在一起讨论事情。他是回教徒。商店属于印度教徒的。虽然他是回教徒,但他仍在大喊:「不要这样做!这是不对的。如果你想要杀印度教徒就去杀印度教徒,但偷窃抢劫…回教并未这样教导。」他站在椅子上对人们大喊,但有谁在听?

 

  最令人惊讶的是当整个商店被抢劫一空,只剩下一个非常大的钟,那个老人拿了它回家。我必须赶过去。书店老板说:「不要下去。这很危险。等一下,等暴动停下来。等警察或军队出现。」

 

  我说:「不。我必须问那个老人发生了什么事。」

 

  我终于逮住他,我问他:「你刚刚喊叫了半小时:不要这样做!那你后来做了什么?」

 

  他说:「我不知道。我只是发现每个人都在这样做,没有人听我的,也许他们是对的,而我是笨蛋。而且只剩下那个钟。如果我不拿,它也会被人拿走,所以我立刻拿了它。它对我这样的老人来说是很重的。」那是个大钟。

 

  我说:「但你一直在说这是违反回教教义的,这不是宗教性的。」

 

  他说:「在那个瞬间,我忘了一切。当我看到只剩下那个钟…我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忘了所有的哲学和宗教。我脑中只有一个想法:每个人都拿了东西;而我在这像笨蛋一样的喊了半小时。为了弥补我的喊叫,我想我至少可以拿这个钟;否则我会后悔一辈子。」

 

  我看到教授在偷窃、抢劫、烧死印度教徒、烧死回教徒。我后来问他们,他们说:「我们也觉得奇怪。如果有人对我们说:你去烧掉那间寺庙。我们自己是不会这样做的。但如果有一群人在烧那间寺庙,我们就会参与。」

 

  我说:「为什么?」

 

  有个人说:「有点奇怪,我不认为我需要负责。有一群人在这样做的时候,我是没有责任的,我只是群众头脑的一部分。是群众在做这件事,不是我。而且无论我是否参与,那间寺庙都会被烧掉。」

 

  一旦出现了一个类似的头脑状态,类似的意识状态,就会有某个无形的东西进入你里面,使你成为群体的一部分。如果它是低于意识的,那你就会变成野蛮人,谋杀和暴力就会发生。如果是高于意识的,你就创造出一个极大的能量,无论谁靠近,就会被那股能量照亮--意识之火如此庞大,即使是无意识的人也会变得有意识,也会觉醒。

 

摘自《渡岸法光()

 来源: https://mp.weixin.qq.com/s/Hmx6jM7gTBqlST1PFkwU2A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