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Lisa Renee  翻译:正向

2018-08-2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tZoNIMQozM&feature=youtu.be

 

意识战正在浮出水面,更多的真相碎片被暴露在阳光下,给那些愿意看到的人发现。这篇文章的重点是解析通过基因工程来控制环境、天气、食物供应、人类DNA表达和更高意识的负面外星人议程Negative Alien Agenda,以下简称NAA)。


如果你知道12被压制DNA在扬升过程中的潜能,就能理解NAA为何想方设法地一直想要摧毁它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美国政府与负面外星人的接触,这一努力开始升级,到了90年代,更多的靛蓝孩子水晶儿童(对星际种子的不同称呼)开始投生到地表世界。当我们把用于控制和操纵人类意识的多个途径连接起来时,就会明白为什么需要全面揭露事件了。但在此之前,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尽最大努力,准确地评估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各种能量,并做出明智的决定——清楚我们在与什么能量互动。

 

控制者和情报界已经建立了一系列秘密军事计划,通过心智控制和基因工程,来实现NAA关于心智意识奴役的目标。这些以获取和控制人类脑电波为目的的隐蔽行动是针对公众进行的。通过脑电波蓄意重塑大脑的认知、思维和行为,可以限制大众的感知和智商,以便收割以地球为基础的遗传基因,并继续改变人类的基因表达


简单地说,这些隐秘技术就是为了操控人类。这是一种通过各种技术、医学和药理学实验进行的基因工程,隐藏在秘密的军事行动背后,这些行动自二战以来一直被控制者利用。许多秘密的军事和生物技术实验,如化学凝结尾、疫苗接种和转基因食品的生产,在外界都是显而易见的。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人仍然没有意识到包括控制人类基因表达在内的负面外星人的全球奴役议程

 

基因工程也叫基因改造,是利用生物技术直接操弄生物体的DNA,并可能包括许多其他方法,例如用广播的极低频(ELF)信号改变生物的脑电波等。说到基因改造,大多数人的认识还停留在人为地将新的DNA添加到生物体中的过程,通常被简单理解为在物质层面上从一个有机体中移除基因,并将它们放置到另一个有机体中。这不过是给公众和主流科学的一个有限的基因工程概念,没有人会意识到,先进的声光技术正被用来准确操控人类的基因表达,以对抗人类。

 

基因工程不仅通过操纵或控制有机体的脑电波,还通过让身体和意识暴露于不同的电磁辐射或其他化学物质中,来修改人类基因组。为了更详细地描述NAA如何利用隐秘技术来控制人类,并在地球上秘密地制造外星人/人类DNA混种,下面将例举几种用于影响基因表达和改变人类DNA的方法。

 

基础生物学

 

要了解控制基因表达是如何与生物体内的心智意识奴役直接关联的,以及这一过程是如何运作的,有一些关键的生物学原理必须与存在于能量世界中的电磁概念相结合。让我们首先来回顾一些基本的生物学概念。

 

DNA又叫做去氧核糖核酸,存在于每个细胞核内,是一种分子结构,它是细胞中主要的遗传信息储存库,其基因指令引导着生物的发育与生命机能的运作。它是一种宇宙通用语言,也是所有生命的蓝图。

 

DNA中的含氮碱基由这些核酸组成:腺嘌呤A、胸腺嘧啶T、鸟嘌呤G、胞嘧啶C,这是NDA4种化学亚基。每种核酸都与行星地球的四大基本元素土、水、气、火相连。当我们污染地球上的这四种元素时,我们就在污染我们DNA中相应的核酸。这有助于我们理解为什么NAA策动大规模的环境污染,煽动不负责任地倾倒有毒物质在地球上,因为这是另一种直接破坏人类DNA更高表达的方式。

 

DNA链中这4种化学亚基包含着细胞的智能信息密码。基因语言使用这4种化学亚基来编写基因指令集,引导生物体的发育、生长和生存所需的蛋白质。

 

带有遗传信息的DNA片段被称为基因,每个基因都有关于如何产生单一蛋白质以及如何产生许多信息来指导体内蛋白质功能的指令集。

 

蛋白质非常重要,因为它和DNA组成染色体。细胞中绝大多数酶的本质都是蛋白质,蛋白质在细胞中完成了所有酶的工作,这些工作是身体组织器官的结构、功能和调节所必需的。蛋白质调节细胞中的所有代谢反应,并充当催化人体细胞反应所需的酶。任何在物理生物学中可以看到的一切,要么是由蛋白质组成的,要么是这些蛋白质作用的结果。

 

基因工程的一种方法是将一个基因从一个有机体中移除并插入到另一个有机体中,从而使生物体具有表达所插入基因编码特性的潜在能力。具有所需性状的基因必须从已收集的数千个基因中进行涂层和复制,这就是所谓的基因克隆。重复的基因克隆会导致遗传到生物体后代的基因突变,最终会破坏原始DNA的印记。


新的基因克隆被称为转基因,它被传送到受体的细胞中以造成某种程度的基因改变。最常见的基因改造的方法是先将其插入细菌或病毒中,然后再将其输送到正在被基改的生物体细胞中。


基因工程的另一种方法是把粘有DNA的金粉微粒射入受体的细胞,再穿过细胞壁、细胞膜、细胞质等层层构造到达细胞核,完成基因转移。

 

使用这种方法的基因工程师几乎无法控制转基因插入到基因组中的位置,而且可能需要多次尝试才能获得一些可用于复制的转基因生物。一旦转基因生物被创造出来,传统的育种就只是被用来改善基因工程创造的最终产品特性。

 

基因工程是利用自然界中从植物或动物到人类的任何东西,向生物体的基因库中添加新特性的一种方法。正如我们许多人所知道到的那样,在人类的某些血统中,用来制造外星混血的基因工程也发生了完全相同的过程,目的是为了增强或降低人类的某些特性。人体承受的基因工程越多,与多个其他物种结合的越多(通过转基因生物或外星混种),就会失去越多激活人类原始DNA和恢复其有机功能的能力。

 

扬升是人类原始DNA的基因修复

 

这暗示了为什么地球的扬升周期与记录在行星体结构中的人类原始DNA的基因修复密切相关。毫无疑问,地球最初的显化体是一个钻石体,具有12DNA,但现在它已经断开,减少到只剩下2股活跃的DNA链。显然,在这个星球上进行的基因工程并不是为了加速和激活人类更高级的DNA链而设计的。这也证实了在地球上进行的基因工程是为奴役人类的负面外星人议程NAA)服务。

 

为了进一步秘密扩大控制范围,从优生到绝育,NAA已经对具有特定血型、特定基因库的人进行了诱拐试验,以创造更适合实施非人类议程的灵魂载具——物质身体。广泛用于人体基因克隆的复制技术,已经创造了没有灵魂的生物克隆体。这种技术的滥用极大地助长了负面实体和非人类的寄生本性,如果不从有机生物那里获取能量,它们就无法生存。超人主义就是这个议程的其中一个行动,目的是用人工智能编程的合成装置取代更高级别DNA链的有机功能,以摧毁人类的心智。

 

精神战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由于世界主要政府与负面外星人接触,在军事和战争方式上发生了重大变革。负面外星人向美国输送了一系列先进外星技术,以换取获得人类基因、育种计划和地球资源的机会。

 

在建立秘密军事项目以试验这些外星先进技术的初始阶段,秘密情报部门就已经普遍认识到:人类的脑电波和行为可以通过暴露于声光或电磁频率而受到影响或控制。

 

某些电磁辐射是看不见的,它可以改变大脑处理信息的方式,同时影响大脑和身体的特定状况,这在许多情况下是没有人知道的。自此以后,用来对付敌人的作战方式迅速改变,通过暴露于一系列电磁场的组合频率,实现对人性和行为的全面控制。

 

通过瞄准人类大脑和生物神经,可以操纵心灵、身体和灵魂来控制思想和情绪,传递建议,干扰长期/短期记忆,插入图像,运行音频和感官体验,并控制身体的自主神经和自由意志。其目的是混淆或破坏正常情况下保持身心平衡的有机信号,同时关闭负责人体DNA信号传递的基因开关

 

这些电磁技术的早期发展阶段,是通过士兵来进行研究和实验,以提高士兵在战斗中的表现,同时也使用相同的方法来摧毁他们的敌人。美国国防部使用了数十万军人来进行蓄意接触危险致命物质的人体实验。其结果是,军工复合体中增加了一种新型的军事化电磁武器。

 

1950年代中期,在各个情报派系之间为了完全控制这些隐秘技术进行了一场战争,并且为了达到统治世界和奴役人类的目的,他们对全人类实施了一场毁灭性的精神战。这得到了负面外星人的支持,他们把这些好战的阴谋集团分裂成更小的团体,利用征服欲来对他们分而治之,以便更好地控制他们。NAA的这种渗透导致了人类军队开始以平民为目标,他们蓄意欺骗民众,秘密使用精神控制武器,以获得诸如洗脑等情报行动所希望达到的效果。

 

利用声光刺激脑电波可以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改变一个人的大脑活动、思维过程和行为方式。鲜为人知的是,这也可以用来改变人体DNA信号的自然功能,开启和关闭人类的基因开关。控制人类心智所需的能量与锻炼出肌肉所需的能量是相似的。显然,这些精神控制技术可以被用于有益健康的方面,比如通过脑电波来进行治疗;也可以用在破坏性和有害的方面。

 

许多国家都进行了大量不人道的人体试验项目,以发展控制人类行为的战争技术,并为了许多不可告人的目的而破坏人类的思维模式。通过改变脑电波的自然节律来改变大脑模式,可以触发化学反应,进而改变人群的精神和情绪状态。这运用了巴甫洛夫定律,也就是条件反射理论,目的是重新塑造人群的习惯性行为,让人们更容易接受精神控制广播和异常的社交方式,比如习得性无助和钻牛角尖等极端性思维模式。

 

极低频信号造成的大脑反应

 

要影响和操纵人类意识,所需要做的就是根据频率跟随响应 frequencyfollowing response FFR)创造一个复杂的信号——当大脑锁定来自环境的外部信号时,神经元就会开始反射这个信号。这种信号可以是频谱范围内的载波,可以被设计为产生痛苦感或引发情感上的伤害。其结果会造成大脑的化学反应并产生变化,通常会使人的意识下降到较低的负面情绪中,产生混乱和支离破碎的感觉。向大众群体发送这种极低频电磁广播,可以在特定人群中制造骚乱、煽动攻击和焦虑。接着,控制者可以在主流媒体上发布新闻信息,放大恐惧、指责和受害言论以促进轰动效应,从而对某些边缘群体进行蓄意攻击。

 

在当前的主流新闻中,你能发现这种确切的心理战战术在哪里发生吗?这就是分而治之的心理战策略,使人类将他人视为敌人,以激发暴力、强奸、敌对行为和犯罪行为。通过调整任何电磁载体上的频率信号,可以将信息发送到大脑并改变大脑的化学反应,插入思想形态,并激发、塑造或训练这个人的行为,从而实施犯罪。

 

电磁场充当着分子基础信息传递的调制器,它可以拦截和改变分子在任何有机体内的相互作用过程。例如,当暴露于可编程的极低频电磁广播时,人类DNA中核酸的分子信息传递可以被改变或颠倒。因此,电磁场可用于控制基因开关,并能在活着的生物体内、在受控环境或生物体外,对生物体的化学反应产生巨大影响。

 

电磁辐射对生物体的影响有正负两方面,这与该生物体的生理过程有关,其反应也与其基因结构和意识水平有关。意识感知范围最低的生物体,通常受到潜意识冲动的影响最大。

 

这是另一个例子,通过干扰生物神经、干扰人体在DNARNA(核糖核酸)和蛋白质之间的信息流动和传输、干扰人体的自然生物系统,电磁场可以用于改变人类的基因表达。

 

当我们能更好地理解每天主流媒体如何使用精神控制广播来制造分裂和征服我们的信仰系统时,我们就能更好地分辨负面议程,并拒绝参与其中。

 

精神控制广播的解药是连接你内在的神性意识,每天用更高的情感品质发展你的精神自我,比如同理心和慈悲心,真正关心发生在人类和地球上的事情。

 

自然光是基因表达的纽带

 

当我们把光称为辐射能量频率时,就会更清楚光的量子化是宇宙将智能能量分组传送到意识中的方式。

 

光是电磁能量的一种表现形式,是在时间维度内由多个频率波段组合而成。

 

DNA分子在自然光照射下的反应就是激活酶,这些酶影响身体控制基因表达的代谢过程。

 

通过对基因表达施加负面控制,如通过极低频电磁广播打开或关闭基因开关,就相当于修改或抑制了DNA的潜能。

 

在自然界的所有生物形态中,有许多不同的分子直接对光和特定的频率波长范围作出反应。这些被光激活的分子是那些与控制基因表达有关的蛋白酶组成的蛋白质或蛋白酶颗粒。基本上,暴露在诸如太阳射线等光频率下,可以自然激活人类DNA中记录的基因潜能,从而控制人体细胞和组织中的分子信息传递过程。

 

为了加速DNA连接以激活基因表达,多接触自然光,同时让脑电波处于正常状态或在平静的精神状态下保持深度专注,例如在冥想时,就能激活和控制人体更高形式的基因表达

 

人体是一台发出生物光的全息光投影仪,这意味着人体和大脑充当了光波的意识过滤器。人类的中枢神经系统处理从DNA密码中传输的光脉冲,这些光脉冲通过神经系统进一步将指令集传递给大脑,以激活基因表达

 

基因潜能可以通过光能量和意识能量而被开启,或者同时将两者结合起来。

 

如果没有受到人工智能频率、精神控制合成装置、药物和植入物的干扰,没有暴露在一系列有毒有害的环境中,这种基因潜能的开启过程在人体内可以自然发生,这是发出生物光的人类的一种自然本能。但遗憾的是,在如今我们身处的世界,在服务于故意毒害人类和地球身体的负面外星人议程NAA)的邪恶意愿下,我们与更高的基因表达的联系已经被切断。

 

人类的DNA正在经历被基因改造的过程,以服务于反人类议程。当我们了解了人体的自然本能之后,我们就可以扭转这一过程。现如今,你能发现那些用来阻断我们更高基因表达的恶意行为吗?

 

比如大规模改变低层大气的地球工程,就是对我们获得自然光频率的一种控制;社会工程有一个强大的计划,那就是入侵和控制人类思维,以防止自由开放的思想会消除社会排斥(指的是某些人或地区遇到诸如失业、技能缺乏、收入低下、住房困难、罪案高发环境、丧失健康以及家庭破裂等等交织在一起的综合性问题时所发生的现象)和迫害;还有一个更隐蔽的议程——通过转基因生物获得控制人体蛋白质链的功能,这些蛋白质链专门激活DNA和更高的基因表达。所有这一切都对我们的身体、思想、精神,特别是原始DNA产生了可怕的影响。

 

社会工程

 

当人类开始真正认识到心灵的力量,结合人类集体意识中存在的共振力量,就能够共同创造全息实相的本质时,有一个由控制者推动的纯粹以唯物主义为基础的全球社会工程议程也愈发猖獗。(综合运用社会科学、社会常识,尤其是心理学,语言学,欺诈学,有效利用人性弱点,以获得信息为最终目的学科称为"社会工程学"

 

如果我们更高级的基因潜能可以被我们自己的思想所关闭,那么我们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哪里呢?

 

社会工程基因工程NAA执行全球奴役议程的双保险。

 

社会工程的目的是控制人类的文化心态和信仰系统,以此作为对人类的思想、行为和行动进行全面控制的手段。一旦将信仰系统当作权威结构所执行的教条牢牢地固定下来,就更容易创造出一种分隔的意识围栏,把思想、情感和灵性探索限制在一个较低的频率范围,从而终结人类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当一个人的意识被禁锢,无法进化、成长或探索超越频率围栏的思维时,就会产生越来越多的神经病和精神分裂,并产生一系列异常的心理和行为障碍。

 

社会工程是一种精神控制,它试图操纵人们自身的隐私权,并把人们变成有自知之明的有识之士,以便这样一种社会结构可以利用错误的权威信息来控制人们的行为。社会工程主要是通过欺侮、威胁、恐吓和欺骗手段,通过控制观念和使个人/群体产生真实或无中生有的恐惧来实施。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和之后,NAA控制的秘密团体通过在心理学领域形成的医学和科学团体,制定了激进社会工程计划。从此以后,心理学学术和临床心理学都采用了NAA支持的以唯物主义和病理学为导向的科学模式,完全忽视了意识的精神现实和灵魂本质。

 

这些激进的社会工程计划的一个主要目标是训练公众产生习得性无助习得性无助是人类或动物所特有的一种行为,它是指:当个体(动物或人)反复受到无法逃避的痛苦和消极刺激后,个体会认为自己无能为力,对任何努力都不抱希望,从而认命。换句话说,当公众产生习得性无助后,在遇到任何负面状况时都会表现出消极的特殊心理状态:绝望,悲哀,向现实低头,以及放弃任何改变性的尝试。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控制者在其社会工程计划中就对公众使用了习得性无助编程,这是在全人类不知情或未经同意的情况下使用的一种无声的生物战武器。

 

公众也许会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对劲,但由于无声武器的技术性质,他们不能理性地表达自己的感受,也不能用智商来解决这个问题。因此,他们不知道如何寻求帮助,也不知道如何与他人交流以保护自己免受伤害。当无声武器逐渐被应用时,公众会慢慢适应它的存在,学会容忍它侵入他们的生活,直到压力变得太大崩溃为止。所以,无声武器属于生物战的一种。它通过了解、理解、操纵和攻击个人的自然和社会资源,以及他们的身体、精神和情感上的强项和弱点,来攻击社会个人的活力、判断和行动能力。

——《安静战争的无声武器》

 

 

这些无声武器也通过人工智能控制的全息影像来强化地球意识隔离围栏,并在这个地球形态发生分化的时期,精确关闭进入更高意识实相的基因开关,以抑制大规模的扬升潜能。

 

蛋白质能打开或关闭基因

 

打开和关闭基因的过程被称为基因调控基因调控可以由来自环境或其他细胞的电磁信号控制,这些电磁信号会激活称为转录因子的蛋白质。转录因子也被称为序列特异性DNA结合因子,是一种与特定DNA序列结合的、控制遗传信息从DNARNA的转录速率的蛋白质。这些蛋白质与基因的调控区结合,以增加或降低转录因子的功能水平,这个过程也叫转录调控,可以决定一个基因在任何给定时间内产生的蛋白质数量和功能。

 

转录调控通过改变转录速率就可以改变基因表达的水平。这种调控可以发生在基因表达过程中的任何时间,但最常见的情况是DNA中的基因信息被传递给RNA时。通过转基因食品和食品中使用的有毒化学添加剂,可以干扰人体内的蛋白质转录因子。

 

转基因生物是NAA创建的

 

转基因食品也被称为基因改造食品,是用基因工程的生物实验技术改变有机体的DNA后生产出来的食品,其中一些还受到企业拥有的知识产权的保护。

 

转基因生物的商业目的不是为了养活世界,也不是为了改善农业,尽管控制者的公司试图通过积极的营销谎言来推广这些东西。相反,它们的存在是为了结束生物育种的权力和垄断生物的基因库,以推动农业朝着有利于NAA全球奴役控制结构的方向发展。这个计划是以牺牲农民、全人类和自然界为代价的。

 

公众被告知,转基因食品的商业销售始于1994年,尽管它很可能在更早的时候就被引入到了食品供应中。因此,转基因食品在人体上的测试相对较新,还没有经过长期观察,并且仍备受争议。为了避免在主流媒体中出现负面报道,这类话题一直被压制。

 

不出所料的,转基因作物被推到了农民头上,因为他们仍然必须靠大量种植农作物来获得收入,也不得不通过垄断企业才有销路。随之而来的是,地球土壤正受到进一步的毒害和转基因污染。

 

当人类与大自然的力量失衡时,自然王国就会显现出迅速衰退、疾病和虫害的迹象。在商业食品生产中,人们很少努力清除大规模有毒废弃物,也没有停止对土壤造成严重污染的滥用化学品行为,而是一次又一次地通过对农作物和牲畜进行基因工程,通过插入新基因,从而创造出具有新特性的完全不同的有机体来挤出公司利润。

 

基因工程对世界粮食供应的控制,使大多数人选择健康饮食变得更加困难。无论如何,既然你现在了解了转基因食品的阴险目的,建议避免食用,尤其是儿童。因为就连自然界的动物、昆虫,也会回避食用转基因食品。

 

转基因植物,如大豆、玉米、棉籽和菜籽等,它们的DNA已经被外源基因强行插入,插入的基因来自细菌和病毒等物种。在转基因食品出现之前,细菌和病毒从未在人类的食物供应中出现过。

 

这些细菌和病毒的基因也会转移到地球土壤里的细菌和人体内,它们会干扰人体的天然蛋白质转录因子,而这些转录因子可以打开和关闭基因开关

 

这些细菌和病毒的基因会改变转录因子的行为和特性,所以食用转基因食品后,人体的自然基因可以被外源基因永久性删除或打开/关闭。

 

并且,插入的外源基因也可能被破坏或重新排列,并可能产生异常的蛋白质,引发过敏或疾病。另外,转基因植物产生的蛋白质与天然植物的蛋白质是不同的,利用生物技术将一个基因插入植物和动物的基因组中,会导致受损的蛋白质被传递给那些食用这些植物和动物的人。

 

因此,转基因食品会在人体内留下残留物和代谢废物,因为人体很难消化生物技术改造的转基因食品和消除合成化学品。这就产生了转基因相关污染物。

 

多年来,化学除草剂的大量使用,导致产生了具有抗药性的超级杂草,从而进一步增加了对粮食作物的化学喷洒。这些除草剂是与各种疾病和出生缺陷有关的神经毒素。大多数转基因作物都经过了抗除草剂的改造,可以抵抗大量化学除草剂。而插入转基因食品中的抗除草剂基因,可以转移到我们的肠道细菌的DNA,在那里,它继续发挥作用。而那些由转基因玉米生产的有毒杀虫剂甚至可以直接进入血液,进入全身器官。

 

大多数转基因生物的健康风险和环境风险完全被政府肤浅的法规和安全评估所忽视,那些利益集团操纵了研究,试图让公众相信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例如,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不要求对转基因生物进行安全研究,也不要求对转基因生物进行标识。目前没有对转基因相关疾病的监测,也没有进行长期的动物实验。

 

一旦我们对NAA有了超越企业贪婪和政治腐败的理解,那么通过食物供应毒害人类的终极目的就变得更清晰。这就是为什么独立的科学研究和转基因食品安全问题的报告会受到全面攻击和打压,而任何已发表的针对基因工程生物技术方法的科学批评,仍然是公众审查和讨论的禁区。

 

接种疫苗和神经毒素

 

接种疫苗是一种以注射的形式进行的医疗方式,目的是增加免疫力,而接种疫苗的人本来是健康的。许多人正意识到医疗-制药-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腐败集团的不道德行为,这迫使许多未经检验的组合疫苗被强行接种到健康的婴儿和儿童身上。许多强制接种疫苗的有争议的立法都违反了《美国医学会医学专业规范法典》(AMA Code of Medical Ethics)中知情同意一节中的明确规定。知情同意与维护人的自主权、自主性和防止虐待行为直接相关。

 

强制接种疫苗破坏了保护知情同意医疗自由的法律,所有人都应该重视这种侵犯人权的对身体的攻击。这些行动旨在使人类重复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黑太阳计划的时间表,当时,对不受欢迎的公民实施优生、毒气和其他反人类罪是完全合法的,并且由寻求统治世界的法西斯国家在NAA的支持下强制实施。

 

不同的疫苗含有不同的成分,包括实验室改造的活病毒或灭活病毒,以及细菌、化学物质、金属、蛋白质、抗生素和人类、动物、昆虫的DNARNA

 

人体对疫苗的反应是建立在体内微弱的基因联系上的,但因为神经毒素被直接引入到血液中,从而损害了生物神经,所以不良反应总是与疫苗直接相关。

 

每个人独特的基因结构都会对具有不同生理症状的神经毒素作出反应,这些症状可被归类为一系列临床疾病,但疫苗对大脑、中枢神经系统、DNA和线粒体的攻击是司空见惯的。

 

疫苗接种倾向于将多种金属以微量的形式结合起来,如铝和汞,这将极大地增加其对受损神经元的毒性影响,并产生大脑功能障碍。难怪早发痴呆症的年龄在持续下降,而老年痴呆症的患病率在迅速上升。当生物神经受损时,这个人就很难融入他们的灵魂或灵性身体,因为被破坏的生物神经会排斥他们更高自我的共振频率。

 

此外,活病毒疫苗是在流产胎儿、猴子、奶牛、鸡、狗、老鼠和其他动物组织中收集的各种人畜细胞上培育提取的。许多疫苗的生产方式是通过跨物种的病毒污染。当外源DNA被注入人体时,机体的免疫反应就是攻击该外源DNA;当外来动物DNA附着在人类细胞上时,机体的免疫反应还包括攻击自身细胞。

 

将这些可以追溯到多个物种的DNA注射到血液中,也会导致人类物种的原始DNA信号在体内的传递出现问题,这会造成DNA语言的混乱,而转基因食品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让人类的基因通讯乱作一团。当人体基因与多个物种的基因混杂后,细胞就无法识别人类原始DNA信号,也就无法识别其真实DNA母体的共振频率。

 

此外,NAA创建转基因生物的另一个控制层面是:将动物DNA注射到人体血液中,使人类基因突变,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将变得更加动物化。这是一种有目的的基因改造,强制疫苗注射就类似强迫人类与多物种的DNA进行杂交,以降解人类的原始DNA

 

不幸的是,在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的真实企图被全面曝光之前,大众都受到了大规模科学欺骗、媒体掩盖和阴谋行动的影响。

 

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得到了最顶尖的NAA的支持,并根据1980年代末更多的靛蓝孩子水晶儿童在地表世界出生的事实,专门制定了儿童疫苗接种计划靛蓝孩子水晶儿童是来自外星球的灵魂,是志愿帮助地球在扬升周期进入更高意识的存有,也就是星际种子。因此,这些疫苗是对这些非常敏感和古老的小婴儿的灵魂的联合攻击,以对他们的生物神经和意识造成毁灭性的破坏。这就是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起积极的疫苗接种运动的意图和原因。不仅如此,在靛蓝孩子大规模投生地表世界的同时,疫苗接种增大了剂量。

 

将动物DNA和已知的与细菌和病毒混合的神经毒素注射到孩子的血液中,这并不符合人类的利益。

 

作为一个关心地球儿童和人类未来的人,我们都应该自己去进行调查,并留意究竟是谁在从中受益。至少,追踪这些钱,问问什么样的人会在知道自己对孩子犯下这种罪行的情况下,还能带着高额的银行存款睡得安稳?

 

化学凝结尾与有机光障碍

 

化学凝结尾已经成为公众使用的术语,指代地球工程正在秘密进行的人工改造天气,使用的是反射性纳米材料和能反射阳光的气溶胶。

 

气溶胶通过喷气式飞机扩散,再形成反射性的人造云。地球的气候系统正在瓦解,因为地球工程的专家们正拼命地试图用更多的破坏性措施来控制它。

 

太阳活动是开启人类DNA和激活基因开关的关键。当高层大气经历严重电离时,它会改变电离场中粒子的电荷,而地球表面的低层大气则会受到改变的电子-质子比的影响。

 

化学凝结尾的负面议程之一就是:当带电粒子进入低层大气再到地球表面时,通过电离场来控制带电粒子的速率,以阻止高层大气和低层大气的自然交换。因为这块区域是NAA保持其频率围栏的部位。

 

这些频率围栏具有特定的电子比率,如果这些比率发生变化,它的效果就会被削弱。几千年前,NAA利用控制磁场的技术,操纵上层大气的磁层侵入行星大脑。当磁场被控制时,心智控制就开始了,这是地球上心智控制编程的动力源之一。

 

化学凝结尾也会干扰神经递质的功能,因为神经递质是化学介质,DNA信号在化学突触中从一个神经元流向另一个神经元。化学突触让我们的神经细胞在中枢神经系统内形成回路。



人类神经细胞/神经元的自然功能是形成相互连接的回路,以便在多部位的神经细胞和身体功能之间能共享信息。可见,为了切断人体内的细胞通讯,为了切断我们身体所有部分的联系,NAA已经不择手段。

 

化学突触对生物计算至关重要,生物计算是我们感知力和思维方式的基础。正是化学突触决定了我们的大脑是如何处理神经递质的,这有助于创造我们所感知的现实。化学突触塑造了我们的感知、我们获得多维觉知的途径,以及我们思考的方式。这些突触利用我们身体内的化学物质和神经递质来连接和控制身体的其他系统,通过给器官或腺体指令来让它们发挥最佳功能。

 

还要强调的是,外星纳米微晶片在人体中的工作方式与地球工程在天空中喷洒化学凝结尾的化学过程类似。

 

化学凝结尾被用作生物工程技术,旨在通过各种纳米技术或重金属微晶片来使人类服从社会工程计划。

 

当外来物质进入人体时,会破坏人体的电磁能量平衡和稳态生物节律,使身体处于高度免疫状态或战斗逃跑综合症状态(当面对危险时,身体本能反应要么启动逃跑模式要么启动反抗模式),因为身体总是在抵抗入侵者。当中枢神经系统、大脑和免疫系统承受巨大压力时,身体会发展出应对外来入侵者的机制。化学凝结尾和外星纳米微晶片通常会产生金属频率过载,并用人工智能程序或相关技术锁定信号。

 

在全球不同地区进行的基因工程喷洒病原体的实验各不相同,比如,在西海岸喷洒的是支原体菌株,而在东海岸喷洒的则是通过基因纳米技术制造的昆虫或其他非人类DNA

 

最终,当人体过度承受这些组合的压力源时,机体就会被扰乱,从而导致寄生虫、真菌、酵母菌和其他微生物在体内过度繁殖,患上疾病。重要的是要理解,能量寄生虫最终会显化为人体中的各种物理寄生虫。

 

身体寄生虫会影响所有肉体功能、心智体功能和思想形态,诱发情绪上的歇斯底里状态,以及促进与内在自我和灵性能量的分离。寄生虫感染也会使心智体更容易被负面实体侵扰,因为它们也是能量寄生虫。如果身体吸入大量外星纳米微晶片并因此被负面实体侵扰,那么强烈建议进行像能量净化、斋戒和冥想这样的抗寄生虫疗法,以恢复肉体和其他能量身体的平衡。

 

当人们过度受到这些人为的电磁辐射、基因污染、化学物质和有毒排放影响时,这就直接干扰了大脑和神经递质。此外,使问题更加复杂的是,许多人还在服用精神药物,这些药物也干扰了化学突触的功能,因为它会迫使或延缓大脑中神经递质的产生。这会阻止大脑接收更高频率的通信信号,例如人类DNA信号,以及我们的灵魂、灵魂家族、守护灵的更高频率。这是因为这些领域存在于超出物质现实的频率尺度之上。



NAA通常将这些电磁辐射、基因污染、化学物质和有毒排放结合起来使用,作为电化学感应频率围栏的一部分,干扰人类的生物神经,从而阻断更高意识的发展。它损害了人类的灵性进化,损害了那些受到这些攻击影响最大的人的扬升过程。

 

为了消除压制我们的频率围栏,我们必须知道它的存在。当我们意识到有东西在压制我们的意识时,这是引导我们解决问题的第一步,就像现在,我们正运用我们的自由意志来聚焦于我们的更高意识。

 

结束语

 

负面外星人议程NAA)是隔离地球区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牵涉到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在这里,我已经深度阐述了在日常生活中可以看到的基因工程。当然,还包括我没有提到外星人育种计划和绑架等其他问题。无论如何,一直被隐瞒的是,NAA推动了所有的世界大战,并对人类的基因工程社会工程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导致人类的集体意识被奴役。

 

用于全球武器化的先进外星技术、全球精神控制技术、太空殖民以及大规模活体献祭和为了收割灵魂而进行的战争...目的都是为了让NAA的阴谋集团统治世界。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NAA就开始了大规模的组织工作,以建立隐藏在一些秘密太空计划中的银河犯罪企业集团。这些银河犯罪企业集团把人类作为与地外文明进行贸易的商品,他们大量贩卖人类奴隶、超级士兵(人-机结合)和性(把人类卖给外星人当性玩物)。

 

权力精英”/阴谋集团拒绝向地表人类透露外星人、超维实体、行星外的殖民地以及滥用外星先进技术的秘密集团。他们参与了严重的反人类罪行、种族灭绝罪行,他们欺骗并剥夺人类的知情同意权,保护和窝藏银河系人类奴隶贸易。这使得这些非人类和犯罪团伙能够继续绑架成千上万的成人和儿童,用于基因工程、秘密军事项目、性奴役、食物、玩具宠物、免费劳工,以及一系列旨在进一步奴役和折磨人类的NAA议程。

 

如果更多的人能在不受到威胁、攻击或迫害的情况下拿到上面这些情报,就会有更多的人站出来说真话。向那些牺牲了性命的揭露者们,致敬!

 

如果隐藏这些信息并继续宣传谎言欺骗公众,那些支持扬升或全面揭露的人就会继续受到骚扰、伤害、恐吓甚至折磨。这也是为什么地球上的披露事件如此重要的另一个原因,因为这将消除支持向人类全面揭露的人所承受的巨大威胁和攻击。

 

如果人们掌握了这些信息,他们就会更理解和更接受宇宙自然法则,也更能看清与该法则相悖的死亡文化(诸如人死不能复生人死灯灭等)是如何被设计出来奴役人类意识的。

 

只要这个负面外星人议程继续秘密运作,它就会对地球产生越来越严重的寄生虫感染,从而危及所有人。这也是为什么对人类而言,全面揭露至关重要的原因。

 

让我们做一个探索真理的勇者吧!通过减少人类的自私贪婪和了解宇宙的自然法则常识,就可以停止我们今天看到的大部分伤害世界人民的行为。

 資料來源:  全面揭露Event https://mp.weixin.qq.com/s/c6mJUVSLfP5xKxcV_u5vpQ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