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集.苔鲜人的增长》

 2018-08-03

 

 

内容提要:

 

经过五年半检查组织样本,这项工作开始对埃默里·史密斯造成影响,他从这些项目辞职的时间终于到来了。但离开并不容易。他解释了他从秘密实验机构撤出时所经受的苦难。多年来,他因各种原因仍被召回从事各种项目。其中最让人吃惊的是有一个可被描述为苔藓人。

 

 

大卫:欢迎回到"揭露宇宙"。我是你的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和我们的特邀嘉宾:埃默里·史密斯一起。在这集节目中,我们将谈论他离开地下基地后发生的事情。埃默里,欢迎回来。

 

史密斯:谢谢,大卫。

 

大卫:现在让我们来谈谈,你的这些尸检任务是如何结束的。你之前提到过,大约每四个月你就会有一次安全许可升级。我记得你说过,你升到A22级别就停下,对吗?

 

史密斯:没错

 

大卫:好吧,这次尸检之旅,总共有多少个升级周期?如果你愿意继续做?你到底在那里有多久-

 

史密斯:大约22-约22个季度的提升。我从未失去过任何一个季度的提升机会,因此,大约花了平均4.5-5年。我在5.5年间完成了我的服役。

 

大卫:你在那里一直秘密工作的期间,有没有继续做你的日常掩护工作?

 

史密斯:有的,实际上,在我离开了军队之后,我还留在那里两个季度。然后,事情开始变得有点不同,因为-我想我已告诉过你,这一次-我开始得到的尸体是相当温暖的。我可以告诉你,他们是刚刚死去的的尸体。但是当我完成了在美国空军的服役后,我决定留在桑迪亚的洛斯阿拉莫斯地下实验室工作。

 

大卫:这是否允许你有更多的时间在那里?因为你不用再去做日间的掩护工作-[插话]

 

史密斯:绝对是,的确是这样。

 

大卫:那么,请告诉我,你本来是须要轮班工作的。就像,在你在空军服役时,相对你离开空军之后,你典型的一天日程。你工作了几小时?你要去哪儿?好让我们能有一个整体概念。

 

史密斯:是的,我的工作是从早上5:30,在嘉德兰空军基地医院开始。我们工作直到大约下午2:30~3:30,然后我在下午7:00走进地下基地工作,在地底下的位置。我会留在那里工作,通常会留4-8小时。然后就回家,一个星期中有5-7天是这样。在科特兰空军基地的日间工作,我只须在周一到周五工作,通常每个月会有一次周末的紧急救护后备支持。当那些时候,要随时被传呼支持,我不能到地下基地工作,因为我不被允许带传呼机到那里,传呼机在那里也不能工作。

 

大卫:当你离开空军之后,你在地下基地的日程安排是怎样的?

 

史密斯:这真是好。我维持相同的工作时间,因为我喜欢在夜晚工作。我是一个夜猫子,我在夜间工作非常有效率。所以我会在下午5:00左右进去,在凌晨1:00或2:00离开那里。有时候,我需要逗留更长的时间。有时候,我需要在那里过夜。我开始从采集样本和尸检工作,过渡到生物制剂方向工作,并且那是生物战项目的一部分,在那里,他们制造各种类型的病毒,研究控制病毒,并部署在世界各地播毒。

 

大卫:嗯,那么像《日内瓦公约》这样的国际条约来说,它限制我们不能使用化学武器或生物武器。

 

史密斯:正确。

 

大卫:但是,这听起来他们显然像是毫不在乎。

 

史密斯:是啊--不在乎,这是完全无视人性的,他们试图找出如何使用一种病毒,令它对某些血统,能非常具有针对性。他们会利用喷射战斗机来部署这些。你听说过这些阴谋论吧。而这是一种方法,他们会做到这一点,喷洒一个城市。比方说,他们可以针对一个特定种族的血统DNA,也许,如果你有那个遗传密码,它能消灭那个种族中的所有人,所有人类的那个部分。

 

大卫:嗯,显然实际上还没有实行出来,因为我们都还在这里。

 

史密斯:正确。

 

大卫:但是他们竟然试图计划这种事情?

 

史密斯:是的,他们采集了外星DNA-些外星人很久以前可以编程他们的白血球和单核细胞,以遗传手段打击某些种族。所以,如果你编程你的白血球和单核细胞,嗜中性粒细胞,来攻击像我这样的人,我是一个不同的种族,你只需要走近我,你身体内已经带有一种病毒,透过触摸我或向我打喷嚏,或以某种方式向我的身体作空气传播,你可以带给我这种病毒,它就能杀我。

 

大卫:嗯,我可以看到怀疑论者会在这一点上攻击你,因为白血球需要-它们需要血液接触才能受到感染,我会这样假设。

 

史密斯:白血球是保护他们免受我的病毒感染。所以,如果我有病毒,你知道我带有病毒,我们不能埋身打斗或触摸对方,因为这样你会死。所以这些白血球若被提升成为用来对付你的这种特定病毒。一旦它能在空气中传播,或通过任何血液接触或诸如此类的方式,令它进入你的身体。

 

大卫:我仍然不认为我已经听过你说,他们为什么要-他们为何要设计一个针对特定种族的病毒。这是什么原因-他们有否告诉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吗?

 

史密斯:我被告知在那里有一些宗教组织或派别,是正在试图要做这事的。万一有一天,有某种大规模灭绝发生,几乎杀死了一半以上的人口,他们想控制这种病毒。如果他们有某种性别或种族偏见,他们想除掉某种类型的种族,他们就会释放这些病毒。

 

大卫:

 

史密斯:是的。

 

大卫:他们是否试图开发能针对地球上每一个种族的人呢?

 

史密斯:嗯,我不知道。我知道这个是因为我听到科学家们在谈论它。我不是读到了一件简报,我是听到了科学家们谈论这项技术。我是处于基地梯队中一个较低级的部分,当时我离开了军队中的服役,并且参与越来越多的蛋白质合成项目工作。

 

大卫:嗯,这是非常令人不安的事情,我很好奇,他们如何告诉在那里工作的人们,使他们觉得他们正在做一份好的工作,或者他们正在为国家服务。他们是有怎么想法的?

 

史密斯:这是他们的想法,大多数人都知道他们正在做什么。我知道一些科学家在这些项目研究途中已经改变了心态。而这些科学家,有时,如果他们试图想走出去,因为已经涉及那么深入,他们将确保你不能离开。他们会给你注射一些药物,如果你没有得到解药,走出去只会在阳光中死去。

 

大卫:真的吗?

 

史密斯:是的,这是他们控制科学家的方式。他们中的许多人在外面有家庭,他们厌倦了一些正在发生的事情,因为他们担心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能会影响到他们的儿子或女儿和孙子。所以他们现在开始站起来了,那里的科学家们,他们开始反击了,而且白帽子也在那里,阴谋集团也对他们当中一小部分爱好死亡和毁灭的成员感到有点不安。

 

大卫:好的,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你的地下基地工作是如何结束的。你提到了一些温暖的标本被送进来,你是否决定了要辞职?这是怎么发生的?

 

史密斯:是的,这正是我所做的。就像一份正常的工作,你必须填写大量文件,你必须被跟踪一段长时间。对我来说,在离开后20年,如果需要的话,我仍必须随时接受问话。或者,如果我要做手术,我要通知他们。如果我要旅行到危险的地方,我要通知他们。有一系列不同类型的事你必须遵循,以便你可以安稳地退出这个地下民用实验室项目。

 

大卫:当皮特。彼得森的妻子去世时,他曾为其工作的人,把他带到那里进行为期两个月的汇报,因为他们非常担心,他因失去这个女人的情感创伤,可能这会导致他乱说话。所以,他们有没有监视你的生活,担心这类型的危机,曾否发生过什么事,令你最终也被带回去汇报呢?

 

史密斯:是的,绝对有,他们做了。这事在我退出20年之后仍然发生,在我母亲去年去世时,我也被接触过。所以,是的,他们仍保持监视,但这没有令我不安。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他们总是在监视着。反正这个地球上没有真正的秘密对话,这是肯定的。因为所有的东西都在各处被记录,而且我在那里的时候,他们已经有了这种技术。那是20年前,他们已经有技术来记录地球上所有振动和每一个声音。

 

大卫:你可能听说过国家侦察办公室的这些卫星,这些卫星不断记录地球表面上的每个人,而且有足够的分辨率,他们实际上可以阅读你手中拿着的驾驶执照上的小字。

 

史密斯:好悲哀的这是在1960年代已有了,先生。你知道我们现在能做什么吗?我们可以看到墙里面有什么。我们可以看到什么样的白蚁在你的墙内。这在南美已经是公开的信息了,大公司通常会使用这种工具,使用这种技术来从事间谍活动。但现在他们用它来赚钱,来支持他们的其他议程。所以,是的,这些东西已经存在了好一段时间。而且你可以在40分钟内,与这些卫星一起看地球上的任何角落,并获得任何人的高清4k相片,无论是否有云复盖,并且还可以获得确切的波形。

 

大卫:

 

史密斯:是的

 

大卫:那么,现在让我们来谈谈这个,如果你提交了所有这些文件,你就退出了。你离开这份工作后,你的生活怎样过?你不再是军人,也不再为地下基地工作,你去了哪儿?做了些什么?你下一次再与这个秘密世界接触是什么时候呢?

 

史密斯:实际上,我仍是与这个秘密世界保持着一个中等程度下的联系,这意味着如果有一个新项目将到来,或者由于一个非常特殊的原因,需要我的人会来,那么我可以回去和他们一起,做一个或几个星期的工作。所以我保留了我的权限,而且我一年要做两次审查,你必须被审查,并重新获得安全许可之类的东西。从那时起,我在新墨西哥住了几年,然后我回到了我的家乡,在佛罗里达州的迈尔斯堡,照顾我的家人。我的妈妈和爸爸身体并不好。

 

大卫:好吧,但是你在新墨西哥州做什么工作?你有工作吗?

 

史密斯:当然有,抱歉。所以,当我退出秘密项目后,我留在新墨西哥州几年,并在新墨西哥大学医院里工作,做手术室第一助手。

 

大卫:在那几年里,你说他们会每年至少两次对你做这些审查。

 

史密斯:一年两次,就像保持你的安全验证更新,因为我每个月都可能会有至少四天在一些项目中工作。

 

大卫:好的。那你当时在做什么类型的任务?你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你在离开基地后,每个月4-5天的秘密工作的一些例子吗?

 

史密斯:是的,那时候我只是在研究细胞和培养细胞,我会说,不是来自地球的细胞,但是这是非常活跃和良好的细胞,并且在培养皿中生长。所以没有什么令人太兴奋的。我离开了所有解剖工作,我只是因为-有一对这些生物夫妇被送来后,还是温暖的,我有了一种非常不同的感觉。然后再遇见各种生物,看到这些生物如何,虽然我不知道他们背后发生了什么故事,我只是感觉到这是不对的,为这些项目工作。

 

大卫: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你是如何到达迈尔斯堡的,你是否继续与这个秘密世界保持联系?是通过什么方式?

 

史密斯:是的,我有。我继续与他们接触,继续一年两次审查。其中有几次,他们遇上了一些问题,是关于我过去曾工作过的一些外星人。

 

大卫:你要回新墨西哥吗?

 

史密斯:是的,是的,我有。

 

大卫:你是如何回去?

 

史密斯:我只是乘飞机往返。

 

大卫:好的。

 

史密斯:类似的事情,我会留在基地,实际上是早上进入,而不是在晚上,向桑迪亚的入口守卫出示我责任项目的文书证件,然后经过一个跟以往不同的位置进入地底,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离开以后,他们就改变了入口位置,也许他们只是基于自己的原因改变了位置。这个我不知道。

 

大卫:那么,现在进入基地过程有什么不同于你从前所描述的呢?或者只是一个不同的入口?

 

史密斯:不,这有点不同,因为现在我正要工作的,是非常危险的生物制剂。当你进入或离开那里时,你必须走过那些特殊的分析仪,都必须经过严密监控,所以你必须经过那个区域接受清洁。而其中的一样东西,被称为干燥等离子淋浴。而干燥等离子淋浴基本上是收集遍布在你身体上的样本,并杀死表面细菌。它也以某种方式计算你身体上的粒子,看看它们是否与已知坏细胞物质的频率共鸣。

 

大卫:在你进行干燥等离子淋浴期间能穿衣服吗?

 

史密斯:是的,是的,可以的,你可以穿着衣服。不过,在离开时,你必须脱去原来的工作服。还有另一处,你必须通过后,才在更衣室里换回你的衣服,它是由得你,如果你想做的话,但它是一个程序。这不只是为你做的,但每个人都会做。我们都是以防万一,一个非常小的可能性,当你离开那里时,身上可能会沾了一些东西,不是说一定是危险的,但你可能会从某人身上沾到。

 

大卫:所以我假设你在户外穿的衣服会被隔离在外面,而你的室内穿的工作服会被隔离在里面。

 

史密斯:正确。是的。

 

大卫:好的。请给我一个例子,一个你曾经解剖过的特定外星物种尸体,你现在被召回去对那些尸检,进行更多的咨询。告诉我们它看起来像什么,你为什么要被召回去呢?

 

史密斯:嗯,他们是一群变异了的外星人。实际上我们正在研究外星人中的一部分,看起来像一个较小的人类,有点像洞穴巨魔。但他也有植物的DNA。这是非常-他可能会令你想起穿上吉利服的人,狙击手穿上满布青苔和树叶的那种伪装服。所以试想有一个24-36英寸高的巨魔的存有,不是头发,而是有真正的植物生长在他的头上。

 


 

大卫:

 

史密斯:是的,他也使用紫外线的能量来维持它的健康。他实际上是透过皮肤吸收水分,皮肤很像苔藓般。我见过很多这些-它看起来像假发,像头发,但它们非常像苔藓,像"亚当斯家庭"一样,你不能看到他的脸,除非你拨开他脸上所有生长出来的植物。

 

大卫:若移除这些他身上生长的植物,他会感到疼痛吗?

 

史密斯:不会。

 

大卫:或是更像是他身上的毛发?

 

史密斯:是,它更像是体毛。但是,你越接近茎的位置看,神经纤维和神经元就越多了。所以在神经学上说,这是真正的植物生命与细胞物质结合的变异结果。这是一个外星人类。

 

大卫:我无法理解你为什么说他像巨魔一样。他的脸上有什么不寻常的东西吗?你能准确地描述一下吗?

 

史密斯:是的,我可以告诉你,在这种生物的脸和脖子上,就像松树上的树皮,它非常粗糙并且裂开,明显地裂开。正如你在阳光下晒干一块灰色的粘土,你知道它是如何崩坏并裂开,那正是他的样子。

 


 

但他们有鼻子,他们有嘴,他们有耳朵,他们有眼睛。

 

大卫:嗯,一个巨魔,例如,有人可能会想到非常明显的下颚,会有两颗牙齿像这样或那样伸出。

 

史密斯:没有,没有这样的犬齿。只是普通的牙齿。里面是红色和粉红色的,像我们的嘴巴。他们有一个舌头,他们会呼吸。只是他们是从他们的皮肤吸收很多能量。

 

大卫:有这种植物生长在他们的脸上吗?或者是面部区域,你如何描述它--

 

史密斯:就像我说的那样,脸部区域是这样,脆脆的,像树干皮般的坚硬,非常坚韧的脸,非常坚硬,没有肌肉在脸上,你可以叫他们微笑。或者,他们可以打开自己的下巴等类似的动作。但没有表情,你可以想象因着这种粗糙的皮肤。

 

大卫:与地球人相比,面部比例是多少?

 

史密斯:头部要比身体大得多。所以,当你看那个头,将会是比我们正常人类的头大一半。

 

大卫:眼睛,鼻子和嘴巴的大小与脸的大小有关系吗?

 

史密斯:它们非常紧凑,因为在这里你正在看一个36英寸的生物。例如,试想一个患有侏儒症的人,周围的腿和骨头都会有点紧凑,而不是长和瘦得像我们的比例。在他们的全身会长满了苔藓。甚至会有树叶和藤蔓长出来,特别是在背面。最明显的是在背面有这些藤蔓,并有苔藓生长出来。然后,,你会看到一些普通的绿色苔藓,就像你在流水的岩石上看到的,在身体的其余部分。有非常细小的手和非常细小的脚。

 

大卫:所以你是说,这不是一个自然的物种,而是一个被制造的生命形式?

 

史密斯:正确。

 

大卫:他们为什么要做一个蔬菜/原始人出来?是为了隐藏自己的秘密工作吗?

 

史密斯:是的,这是为了秘密工作,他们可以几个星期不吃,只要有阳光和水。他们可以通过这种植物与细胞的相互作用,使自己得到营养物质。而这是一门非常有潜力的科学,所有这些如何能交织在一起运作。但他们做到了。

 

大卫:你有没有看到或与一个活的苔藓人互动过?我们可以这样称呼吗?

 

史密斯:是的,有的。

 

大卫:好吧,是如何与他沟通呢?

 

史密斯:他用手来沟通。

 

大卫:真的吗?

 

史密斯:是的,是一种手语,是的。

 

大卫:你从他身上得到怎样的感觉?他的智力水平,道德水平,意识水平如何?

 

史密斯:我讨厌说负面的形容,但这是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异的类型。不过它很安静,很温顺,这让我想起变色龙,只是坐在那里,动作有点慢,像树懒。而且他们不是非常活跃的生物。他们只是一种非常缓慢的类型。通过二手信息我被告知,但我不知道这是否一个事实,他们是在非常年轻的时候被教导如何沟通,因为他们缺乏声带。

 

大卫:哦?所以他们的脸不会动得很多?你说它是很硬?

 

史密斯:嗯,它很硬,几乎没有表情,但他们可以咀嚼。

 

大卫:他们的眼睛看起来像我们的吗?还是有不同的眼睛?

 

史密斯:眼睛是黑色的

 

大卫:眼睛是黑色?

 

史密斯:黑眼睛

 

大卫:真的吗?

 

史密斯:是的。

 

大卫:

 

史密斯:没有瞳孔,你看不到他们的瞳孔。眼睛是漆黑的,这确实有点吓人。

 

大卫:那么,目的是什么?如果他们打算将这些生物部署到野外,这些生物是否会在地球表面使用?他们会被监视吗?他们会被训练去杀人吗?他们会做什么?

 

史密斯:不杀人。他们不擅长这个,但绝对是为了监视。我的意思是,有什么更好的生物-一个不能作声的。将他造成那样。

 

大卫:那么,请给我一个军工复合体(MIC)部署这样一个用于监视目的的例子吧?很显然,他可以伪装得很好。

 

史密斯:我只能推测。

 

大卫:好的。

 

史密斯:我不是任何部署行动计划的成员,用他们来窥探。我可以说的是,就算你踩到了他,你也不会知道。我的意思是,他们复盖了什么,他们可以将树叶添加到长满苔藓的皮肤上。所以,假设说,他们要到一个区域,他需要这些环境的颜色。因此,他们取得真菌和不同类型的苔藓,植入这个身体,它就会在皮肤上生长。

 

大卫:真的吗?

 

史密斯:是的,这是很奇妙的。所以他们可以几乎以任何类型的野草作掩盖,在世界各地任何类型的树木。

 

大卫:所以他们身体的一部分会像土壤,你可以在上面种植东西吗?

 

史密斯:那不是土壤,但它是一种蜂窝状基质的胶原蛋白组织,可以容纳很多水很多周的时间。就像一个皮肤。它嵌入在皮肤中,从皮肤中出来,就像一个蜂窝,但非常小,在一个非常小的尺寸,微米/毫米大小。

 

大卫:那么,你第一次遇到这些生物,是在你仍在地下基地里全职工作期间吗?

 

史密斯:是的,我是。我认为,由于这些生物来自一个地球内部的地方,他们已经能够以某种方式在身上种植东西。

 

大卫:哦,所以你是说,已经有一个类似的物种,他们从地球内部捉回来再进行修改?

 

史密斯:他们把他与更多的植物混合,并使其成为这个强壮的生物。是的。

 

大卫:那么,当你在地下基地工作时,你见过他们活着回来吗?或者是更多的尸体被送回来?

 

史密斯:我见过他们长大,是的。

 

大卫:他们如何成长?

 

史密斯:在一个大型玻璃水箱里-配有紫外光灯,设置在离地面约三英尺的这些种植机类型的东西。

 

大卫:我们剩下不多时间了,我只是好奇,关于苔藓人,还有什么有趣的事情,你可以与我们分享?

 

史密斯:有的。

 

大卫:这真太奇怪了

 

史密斯:最令人惊奇的事情之一,就是这些生物不能生育。

 

大卫:哦?

 

史密斯:他们没有我们的生殖器官,但他们会生产种子。这些种子里面有DNA,还没有人体组织,对吗?它仍然是全植物生命。就是这样,我看到这些种子集合在一个孵化器中,当我离开时。我的一位同事在谈论他们正在做一个新的实验,研究另一种苔藓生物。我问:你为什么能有这权限来这么开放地谈论它。他说,不,但我可以让你看看,刚被引入的新型的孵化器。然后我们走过去,我只记得透过那个三英尺直径的圆形窗口,那里有和你一样大的种子,有很多。

 

大卫:

 

史密斯:我真的吃了一惊。这就是我的意思,我甚至不允许知道的。我甚至不允许说出来。

 

大卫:难道你的理解是,种子可以以某种方式被催化成为另一个这样的生物?

 

史密斯:我就是在想这些,那个种子是从哪里来的。是什么产出这些种子?

 

大卫:没错。

 

史密斯:我的意思是,他们在那里培植一些惊人的东西。那里是没有限制,没有规则。

 

大卫:那么,你能告诉我们,你已经搬到迈尔斯堡了,为什么你还被叫回去,再次处理这个生物呢?是什么原因?发生了什么事?或者背后的理由是什么?

 

史密斯:实验室出了点意外,团队被毁了。

 

大卫:是意外?你能说得更具体一点吗?

 

史密斯:不能。

 

大卫:好吧,我会从你所说的暗示,理解为有某种敌对的生物在互动。

 

史密斯:不,不是来自生物。

 

大卫:哦,好吧。所以是出于某种原因,是你真的不能告诉我们的东西,或者你被命令不能说。对吗?

 

史密斯:我只是不能说,已经说得太多了。我了解那些人,我实在难以启齿。

 

大卫:好的。那你能给我们另一个有趣事情的例子,当你已经住在迈尔斯堡,但你被叫回去?

 

史密斯:有几次,我回去确实只是为了正常的组织采样。只是因为他们缺乏技术人员和工作人员。我知道在设施里有一次病毒爆发,设施中20%的人都染上了一种非常罕见的病毒。就像汉他病毒,我不知道它是否就是汉他病毒。抱歉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1993年爆发了一件事件。出现了一种病毒。

 

大卫:你说的是汉他病毒?

 

史密斯:那个病毒,实际上是从那个基地制造出来的。

 

大卫:这是食肉细菌?

 

史密斯:不,它带给你更多像流感的症状,而且会很快死亡。

 

大卫:

 

史密斯:你会猛烈地呕吐和腹泻,你的肺部开始停止运作,会出现呼吸困难。有一种类似的病毒在实验室里爆发了,人们都病得很重。生物制剂区域内近20%的人都染病了,他们不允许返回工作岗位。他们不得不进医院去,地下医院,并被隔离。

 

大卫:哇,有很多伤亡吗?

 

史密斯:是的,那20%中的一半死了。

 

大卫:哦,哇。所以你是因为你的专业知识而被带回来,试图协助阻止疫情爆发吗?

 

史密斯:不是,我实际上只是去帮手,可以让他们继续工作,只是正常的工作。

 

大卫:哦,你就像是一个替补人员。

 

史密斯:我只是一个替补,只是个后备。

 

大卫:我很好奇-在这最后几分钟里,我们已经谈到了这个的一些负面用途,但是我想知道这个技术,是否可以用于积极方面。如果这样,你会否知道一些什么具体事情呢?

 

史密斯:有趣的是,你所问的这个故事的一部分,我不得不返回新墨西哥州,因为那里有20%的人感染了病毒。他们设计了一种病毒,来杀死这病毒。

 

大卫:哦,真的吗?

 

史密斯:并救活了余下10%的人,在不到几天之内。

 

大卫:哦,哇!

 

史密斯:在短短的几天里,制作一个全新的细菌或病毒,真是很困难的。

 

大卫:哇!

 

史密斯:他们原本没有这个新病毒在架子上,是我知道的,但从那时起,他们已经能够利用病毒来对抗病毒,或细菌对抗病毒。所以这是一件好事,尽管这是可怕的,可怕的事故发生在那里。但现在正在其他平民地方试用,我相信。它的出现会非常缓慢,因为他们正在收集更多关于它的数据。我认为,这是一个正面的发展。我只知道,通过我参与过的混合实验的一部分,他们正在用改变病毒DNA。这是将蛋白质混合的最简单方法。这样整个身体就会改变,然后,他们会采用这些细胞和培埴它,并接种在另一个生物身上。这就是他们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用这些不同类型的病毒,反复接种各种生物。然后就得到那种超级生物。

 

大卫:所以我们可以有,例如,人们开始有超级视力,超级听力,也许有更强的精神能力,透过这些类型的接种。

 

史密斯:没错

 

大卫:嗯,这真是太神奇了。埃默里,我想感谢你肯站出来,这真是太神奇了,很奇怪的信息。

 

史密斯:非常奇怪的

 

大卫:但有时,就是如此奇怪的信息,让我更倾向于相信这是真的。因为谁会创作或想到这样的奇怪事情呢?

 

史密斯:这绝对是一些很以理解的奇怪信息。

 

大卫:是啊,这是肯定的。谢谢你的收看,这里是"揭露宇宙",以及我们的特别嘉宾:埃默里·史密斯。

 

片源: YETI sir
翻译:小威
合成:国际友人
整理:国际友人 飞龙

20188320:08:49,由 zhunbeizhuanbian 发表,共 9256 字。

转载请注明:揭露宇宙|第166 苔鲜人的增长 | 准备转变

http://www.pfcchina.org/cosmicdisclosure/15705.html

 


 

 

 

经过五年半检查组织样本,这项工作开始对埃默里.史密斯造成影响,他从这些项目辞职的时间终于到来了。但离开并不容易。他解释了他从秘密实验机构撤出时所经受的苦难。多年来,他因各种原因仍被召回从事各种项目。其中最让人吃惊的是有一个可被描述为苔藓人。本集由大卫采访,网络首播于2018731日。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Mzc1OTU3NDE4NA==.html

 

 

  (COREY)科里简介:

 
 
 
 
 

 

ABOUT COREY GOODE

关于科里古德

 

With an extensive knowledge of the OffWorld Colony & Exchange Program, Secret Earth Governments, MILAB & BlackOps Programs, Corey Goode is here to expose the detailsfrom his 20 years of experience as an Operations Support Specialist in Special Access Programs.

 

科里古德拥有太空联盟项目行动支持专家20多年的经历。熟悉外星生命,并与外星智慧生命联合工作、交流多年。关于他的震撼工作经历,我们可以从细节中去品读与客观签别。

 



大卫威尔库克简介:
 
 

 
 

ABOUT DAVID WILCOCK

关于大卫威尔科克

 

As a professional lecturer, researcher, andauthor David Wilcock is helping to expose the real history of humankind’s spaceexplorations. He hosts Wisdom Teachings & Disclosure on Gaiam TV and is anexpert on consciousness science and new paradigms of matter and energy.

 

1995年以心理学学士毕业于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是一个专业的讲师、研究员、制片人,古文明、意识科学、物质与能量的新范例研究者。他帮助揭示了人类的空间探索重多重要线索。他在俄罗期GAIAM电视台主持智慧教导、揭示节目,是科学意识、新范式物质能量领域的专家。他以专家身份参与家熟知央视九套播出的《远古外星人》的拍摄。

 

星空间中文网 jsufo.com与您同行:  

视频链接..

本集片源临时速递:Yeti、啊sir

本集翻译:小威   合成:国际友人

 

【相关視頻】《揭露宇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如是說 的頭像
如是說

如是說999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