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我不是,我删除了我是之后的所有故事,我认识到它们的虚假和非真实性。

 

每一个我是都把你牵入黑暗狭窄的小道,每一个我是都把你引入梦境。当你认同我是,你掉入一口井里,你掉进一个梦里。那口井很深,你上不来,除非你觉悟;那个梦很真,你走不出,除非你觉醒。

 

我是是一个按,它就像一只手把你按到深井不让你出来一样;我是是一个封条,它就像一个咒符把你封在某个魔盒里让你永不能见盒外的真实世界。

 

每一个我是都是迷惑。我是是一个迷坑,世上多少智者志者都栽入其中,它困住了多少世间曾经以为最聪明的人。我是……”我是……”我是……”……每一个我是都是陷阱。

 

我是……”——“我不是……”。每一个我不是都是对我是的敲,每一个我不是都是对我是的出离。我是让你落入虚妄,我不是开始让你走出它。不是在和走相反的方向,但不要在不是的路上走的太远太深,那样你又会滑入一个叫不是的陷阱。

 

不是只走一步是出离头脑,走两步三步四步一百步……那又是头脑。当你的自我说我是”——立即,让你清明的心眼看到我不是,这就够了。让你的心眼看穿头脑所有的故事。

 

我是”——“我不是我是”——“我不是我是”——“我不是”……我的头脑能看清它的每一个故事。我居住在我不是里,我在头脑的故事以外生活。我是是头脑挖的一个个的井,我在井外行走,我在井外生活。

 

我是是一口井,纵使它有千余丈深,一个我不是的认知,立马就能把你托到井沿。我是……”谁还相信那后面的故事?就让我在我不是的净土里,如虚空一样的存在着吧。

 

在虚空里没有我是,也没有我不是我是是一堆沙堆起的一个城堡,我不是是一阵风把它吹平。最终是天空对着沙漠,天空以平静之眼,看着风和沙的游戏,有什么沙的城堡沙的作品被塑造、被抹平,被塑造、被抹平,风和沙的游戏无止无尽,而天空全然不关那些。

 

风像一双无形的手,它揉搓着沙子,塑造、抹平,塑造、抹平,它玩着它千年不倦的游戏,而天空既不制止,也不支持,它只是看着,看得会心微笑,看得彩霞满天。

 

生命就是觉知的天空,风和沙的游戏就是它里面的故事。它们和合,就是那饱满又虚空、虚空又饱满的生命。来,体会它,认知它,以那个觉知存在着。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