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云思腾 凯西身心灵

2018-07-19

什么是业力? 虽然这是一个频繁讨论的话题,但毫无疑问,这也是关于灵魂之旅的最容易被误解的主题之一。 即使在凯西资料爱好者中,也常常有关于什么是因果关系、它影响灵魂之旅的方式、它与自由意志的相互作用,以及与其他人的关系意味着什么的错误观点。 对这类提供给灵魂的经验,许多人经常觉得是一种望洋兴叹的无力感:“唉,这就是我的业力,没办法呀”。 然而实际上,凯西解读提供了一个有关因果业力的独特视角,业力其实既有帮助,又可增强我们的力量。解读认为,业力既不是债务也不是限制,而是在个人内在被激活的、给灵魂灌能的记忆。 此外,这种记忆可能是有益的和有用的,同时它也可能是具有挑战性和有伤害的。

 

有一次,一名二十七岁的女子咨询爱德加·凯西,想要了解自己和家人之间存在什么“业力债务”。凯西告诉她,像许多人一样,她误解了业力原则。解读鼓励她把业力看作是她必须处理的个人记忆,而不是在自己和另一个人之间存在的繁重的、可怕的和不可避免的事情。此外,她对这个家庭成员曾经遇到的关系的业力记忆,很有可能与另一个人对过去相同生活经历所拥有的记忆非常不同。实际上她正在经验的业力仅仅是她对某种个人执着的记忆,而不是像她和亲人之间的某种债务或过节。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个记忆,她不得不自己去面对和穿越,因为记忆是属于她个人的。也许解读对个人业力理解最有启发意义的说法是,生命让她现在的生活再次面对同一个人,是让她有机会穿越前世的记忆。她的业力仅仅是她对曾经遇到的关系无意识的某种执着。 凯西告诉她,人与人之间没有业力这样的事情,相反,只有与他人有关的个人业力记忆。

 

为了清楚起见,我们来研究两个不同的个人和他们对各自业力记忆的不同面对方法:一个是有益的,另一个可能不那么有建设性。 从有益的角度来看,休·林·凯西(凯西的长子)经常分享他经历了很多与自己的父亲困难的业力纠缠。 从休·林的角度来看,他和他父亲在古埃及那一世当中都拥有权威,那是他最具挑战性的业力记忆之一。 除了争取人民的青睐和信任外,在此期间,他们也爱上了同一个女人。 部分是嫉妒,部分出于政治,在那一生中,休·林终于设法将凯西从国内驱逐出境,有效地结束了凯西对人民的影响。

 

在这次转世中,休·林有效地选择了他之前的对手,作为他自己的父亲。他必须穿越他个人的嫉妒与竞争的业力记忆。有一次,休·林谈到他的这个业绩记忆的经历时,提出了以下几点:“我和爱德加·凯西有过困难的时光。对我来说,他不仅仅是一个父亲(一个非常好的父亲),远远不止是一个好的主日学老师,远远超过了我见过的最伟大的心灵......他还有很多过人之处,让我不得不面对和处理。而幸运的是,他也是我所知道的最有爱心的人物。而且,因为他所能传达的爱,让我处理我前世所拥有的嫉妒和仇恨,这是非常棒的。这是一个美丽的经历,让我的穿越奏效。我清理了很多东西。“休·林的一生成为爱德加·凯西最强大的支持者、倡导者和推动者,他有效地升华了之前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的记忆。

 

宝琳生活中对业力典型的误解,是没有善用这个法则的例证。她用个人“业债”来描述了她的问题,她觉得自己一生中经历了反复的批评指责,并不断感受到她的亲人们的评论的伤害。她描述她的父亲在她成长过程中,对她极其不满并进行语言暴力。为了逃避这种灾难性的家庭生活,她很年轻就匆忙结婚,但很快就发现丈夫也总是对有她语言暴力、不断批评她,还经常说,他本来不应该和她结婚。当她的孩子长大后,宝琳的沮丧程度只增不减,因为她经常遇到孩子不尊重她的事件。作为一个有工作的母亲,宝琳现在发现自己在一个没有受到欣赏的文书职位上,她的老板“经常找机会在其他员工面前批评我”。宝琳补充说,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她的业力。”

 

显然,宝琳似乎把业力归因于她必须忍受和接受的东西。然而,她的生活故事表明,最终的问题其实是关于她个人自我价值和自尊心。她经历的生活事件并不是一个惩罚性的课程,迫使她忍受屈辱的谴责;与宝琳对于业力的想法相反,凯西资料的观点表明,宝琳反复遇到类似的经历,一直提醒她要开始在自己内在做出改变!这种观点在现代治疗复发性噩梦的现象也有发现,被视为发展障碍。这里的解决方案是,人们经历反复的威胁性梦境的情况,是在试图刺激梦者启用一个替代的、更有建设性的应对机制。一旦治疗激发了梦者对应对机制有了意识转变时,噩梦就停止了。如果将这种想法应用于宝琳的“业力状况”的话,那么她所面临的挑战不是在于别人对她的看法,而在于改变自己对自己的看法!经过反复提问,宝琳承认自己很少有自我价值感。也许宝琳在过去的前世中极度自我批评,埋下了这个自尊心的问题,她的“业力”最终就是面对和克服对自己的挑剔评判。由于我们所有的生活经历都是有目的的,她的人生计划似乎旨在使她最终能够穿越对自己的消极想法。一旦宝琳能够做到这一点,她最终将不再被认为她是没有价值的人所包围。

 

凯西曾经给出一个比喻,来解释如何更好地去理解业力。 他说这与身体的营养吸收过程非常相似。 身体摄取食物,然后将其分解吸收,或赋予身体力量,或带来不适。类似地,灵魂的身体通过当世其吸引来的生活体验和境遇,来吸收业力记忆。

 

在正面业力的情况下,随着人生的经历和体验,刺激和唤醒这些宝藏,这些记忆会浮现出来。例如与挚爱的人的美好链接,以及唤醒灵魂自我以前掌握的天赋和能力。 凯西在解读中会经常描述一个人过去的才赋和能力,并讨论了如何将其在当世唤醒使用。换句话说,如果一个人具有音乐、育儿或沟通能力,或者善于法律、政府运作,或拥有同情心,等等各种才能, 这些技能作为灵魂的意识的部分。在现在仍然是可以调用的。从这个前提出发,天才儿童的故事突然变得有道理了!生活中不可能出现任何无法理解的极端才能的人,而是他们带来曾经拥有的天才能力。根据爱德加·凯西对自己的解读报告,正是正面业力记忆,使他能够生来就具有如此高的灵异超感知的能力,这实际上是他前世开发最终掌握的才能。

 

负面的业力记忆包括了诸如未解决的愤怒、偏见、仇恨、上瘾和其他贪嗔痴的形式,这些形式妨碍了灵魂体验到内在的同一完整性。这些记忆必须面对和解决,从而创造一种意识的蜕变或个体意识的扩展。例如,上瘾模式的记忆可能会被一支香烟或一杯酒重新唤醒。个体此生如何处理这个记忆,将决定他或她的一段实际生活体验。要着重指出,即使是“负面”的业力记忆本身也不是坏的,他们只是一段记忆。这段记忆是否导致灵魂学习议程上积极或负面的经历,仍然是由自由意志来决定的。在凯西自己的生活经验中,每次给予解读时,他必须失去意识的原因是,在一个前世里,他因为自私的目的,滥用了他的灵性能力。虽然超感知的天赋仍然是他自己的灵魂的一部分,但是这一生作为克服前世自私的一种手段,他每次解读时都要“放下自我”。

 

可以肯定的是,积极和消极的业力记忆,可以影响目前的关系和经验。然而,自由意志仍然是个体如何处理他或她的记忆的最强有力的部分。 有一次,凯西告诉一名四十七岁的女士,最终她的生活体验之路,将取决于她如何利用自己的自由意志来面对自己的业力记忆。 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态度和意志实际上成为个人生活中最重要的决定因素,而不是因果报应。 这种原则,在凯西解读中经常做如下表述:生活的经历会成为垫脚石或绊脚石,取决于个体如何应对这些经历。

 

虽然业力问题是本文的主题,但简要提及渗透到凯西关于灵魂成长的信息里的恩典的概念,是非常有必要的。一方面,业力有时可以等同于圣经旧约里提及的“以眼还眼”的说法,或科学界熟悉的每一个动力都有相同和相反的作用力。失去有目的的意识蜕变或个体意识的扩展,因果记忆可以 以“回报”的方式精确的展示发挥。例如,你在这一世中骗了我十块钱,因此我将在下一世骗你十块,目的在于你会了解到“知道被骗的感觉!”虽然这种互动形式表达了对以眼还眼业力法则的理解,实际上这并不符合业力关系是为了提升意识的这个主要目标。而恩典的实相从根本上来说是灵性激励:意识的提升,不必经历实际体验和重复考试。意识的改变和个体觉知的扩展,并不一定需要在人生经验中体验和面对自己的业力记忆的具体后果。这种可能性就是恩典的运作。换句话说,个人调谐和意识成长,可以把生活经历汇集起来,使我能够领悟到,骗某人的十块钱是非善之举。通过恩典,我可以获得这种意识,而不必亲历实际的经验。因果业力和恩典法则都是扩展个人意识的手段。

 

凯西对于更好地理解业力记忆库的独特贡献,还有这样一个概念:正面的记忆和负面记忆同样可以轻易唤醒和激发出来。 正是出于这个原因,他强调设定灵性理想。每个人都着重于培养自己所拥有的最好的部分,那么,负面的业力记忆模式可以被消除,并被更积极的方式所取代,这将有助于促进个人的整体化进程。

 

我们最后来考量一下马克斯和朱迪及其儿子麦克的例子,证明了业力记忆如何在此生能够无意识地影响个人。 正如马克斯和朱迪讲述的那样,当儿子约一岁多时,大约十几次,宝宝在半夜醒来,自己爬出婴儿床的栏杆,摔倒在地板上,距离地面一米二以上! 一旦落到地板上,麦克会大哭起来,马克思和朱迪听到这种声音,就会赶过来。 这种情况发生得很频繁,没有明显的原因,父母都觉得宝宝会摔断骨头,或者重伤什么的,但不知道能做什么。一天晚上,朱迪决定看看她是否可以以某种方式“调谐”甚至“想像”她儿子经历了什么。

 

朱迪坐在椅子旁边冥想,靠着宝宝的婴儿床,试着清空自己的头脑,有图像似乎显示了几百年前她在法国。 (这个图像片段对她很有意义,因为在她怀孕期间,她曾经看到了在十七世纪一个法国人走出托儿所)。在画面里,她看到了麦克,是一个成年男子,因为诬陷被捕。 虽然他反复宣称他的清白,并在这个过程中进行了努力的争斗,他还是被扔进了一个大的木制禁闭笼,然后被马车拉走。 朱迪立即明白,每当麦克在半夜醒来时,他把他的婴儿床的栏杆和那个很久以前的囚笼子的木杆联系起来。 马克斯听到这个故事,他把这个婴儿床的木围栏放下来,变成了一张床。 结果是麦克再也没有把自己从床上了弄下来。 即使孩子半夜醒来,他也只是重新入睡了。

 

最终,我们可能需要重新考虑,业力这个被长期关注的话题。业力不是债务,也不是惩罚。业力只是一种交互式的、有活力的记忆,这种记忆在灵魂处理当前的经验和关系时得以唤醒。正面积极的业力记忆可以有助于重新唤醒个人才赋和能力。负面的记忆经常要求改变个人意识或觉知的扩展。业力记忆肯定会影响和塑造我们的行动和反应模式,但其影响力只能在我们允许的程度范围内。没有什么关于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生活经验是命中注定或不可更改的。实际上,生命是一个与体验和关系相关的成长与发展的展开过程,是灵魂的个体完整化的终极之旅的一部分。这些经验不是抓住我们或者放在那里以某种方式惩罚我们的,而是仅仅是旨在扩展灵魂意识的学习课程的一个部分。

(图片来自网络)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