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Yaxi  

 

色彩中蘊含著生命。理解了這種力量,就是真正活著。

 

 

色彩是我們認為理所當然地存在著的最華麗的體驗。環顧四周,它無處不在,圍繞著我們,擁抱著我們。我們用顏色來詮釋生命,就像我們用形狀、紋理和聲音詮釋生命一樣。事實上,顏色的力量就是生命的本質。

 

光是最重要的能量來源,顏色中所有的色彩都來自光。包含所有波長的陽光,由完整的電磁光譜組成,這個光譜是我們在地球上賴以生存的基礎。

 

光進入我們的眼睛,刺激荷爾蒙的分泌,這會影響我們整個複雜的生理系統。生理系統影響著我們。而且光不是單獨傳播的,光與其他能量一同傳播,如下面所展示的那樣。

 

我們知道可見光光譜中的每一種顏色都有它自己獨特的波長和頻率,這讓它具有一種特定的能量,並有滋養的效果。我們知道暴露在某些射線之下是危險的。但是可見光,也就是彩虹光,則對我們有舒緩的效用。

 

光是我們唯一可以看見的能量,我們以顏色的形式看到它。

 

我們的身體可以吸收色彩散發的振動能量。所有的器官、身體系統和功能都與身體重要的能量中心相連。

 

透過顏色,我們可以接收到保持身體、頭腦和靈魂健康所需要的所有能量。美國國家心理健康研究所的研究表明:我們的心理健康、行為和生活的效率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基本的色彩平衡。當有問題發生或失去平衡的時候,我們可以透過有意識地使用色彩來加強我們的能量中心。

 

光包括七種顏色的能量:紅、橙、黃、綠、藍、靛、紫。每一種顏色都與我們身體的不同部位相連,會在情感、身體和精神上對我們產生不同的影響。透過了解每種顏色是如何影響我們的,我們可以有效地利用顏色,在我們需要的時候給予我們額外的能量補充。

 

如果你早上醒來時感覺精力不足,或者你需要為商務會議做準備,這時色彩就可以發揮幫助作用。你所要做的就是思考你所規劃的一天;選擇能幫助你滿足一天需求的顏色;然後吸收。這就像給你的系統加油一樣!

 

色彩與光療的簡史

用顏色和光來治療是人類使用的第一種治療方法。陽光讓人感到溫暖,植物的顏色使人感到滋養和心情愉快。埃及法老和印加印第安人把太陽崇拜為神,用植物作為藥材。

 

公元前6世紀,希臘第一個神秘學派的創始人俄耳甫斯利用色彩和光的振動醫學作為治療和靈性覺醒的手段。畢達哥拉斯和柏拉圖都深受他的教誨影響。

 

公元125年,古代科學家阿普萊厄斯嘗試用閃爍光的刺激來治療癲癇。

公元200年,托勒密觀察到從太陽射入眼睛的彩色光譜可以給人帶來愉快感。

17世紀,法國心理學家皮埃爾·珍妮特用閃爍的燈光來減緩醫院病人的情緒失控症狀。

1876年,奧古斯都·普萊森頓利用藍光刺激腺體系統。同年,Seth Pancoast利用紅光刺激神經系統。

1878年,埃德溫·巴比特博士使用不同的顏色來修複身體內部器官。

1908年,英國發展了色彩體系,並使用顏色來治療身體和情感症狀,改善心理狀況。

1926年,C.G. Sander指出,使用特殊顏色對於維持正常健康是必要的。

1930年,Dinshah P. Ghadiali,光譜分析的鼻祖,他為400多種健康相關疾病編寫了一套使用顏色和光線治療的百科全書。

1941年,哈裡·賴利·施皮勒博士提出了同步原理,指出進入眼睛的光可以平衡自主神經系統。

1943年,馬克斯·盧徹博士開發了一種心理色彩測試,來揭示隱藏在潛意識中的信息,這種測試至今仍在使用。

1980年,托馬斯·布欽斯基博士使用光療法來加速學習。

1991年,哈拉博士應用顏色和光線來促進大腦同步,羅伯特·科斯格羅夫博士在手術前、手術期間和術後使用彩色光進行鎮靜療法。

 

色彩研究

色彩影響著我們所有人,這是不爭的事實。顏色的意義已被廣泛研究,研究的結果在商品銷售、家居裝飾、工作環境、工業、植物生長、營養、物理、生理學、心理學、教會主義、藝術等方面進行了應用。事實上,顏色是我們生活中如此重要組成部分,以至於我們傾向於把它當做理所當然。

 

身體的療癒是透過把不同顏色的光引導到身體的病變部位或眼睛來進行的。在傳統的治療方法中,光療法和光化學療法在當代皮膚病治療中已被應用,例如治療銀屑病,藍光在治療新生兒高膽紅素血症方面也已證明有效。

 

有大量的證據支持顏色對心理可以產生影響,馬克斯·呂舍爾博士的《呂舍爾顏色測試》包含了充足證據(請注意,這本書中的許多參考文獻都是用德語寫的)

在傳統的醫學治療中,許多研究人員已經證實了用藍光治療高膽紅素血症的效果,包括Vreman等人的研究發光二極管:光療法的一種新型光源。英國倫敦聖約翰皮膚病研究所的克雷默和麥格雷戈,在19981月發表了一篇題為(化學)療法:有關系統性或皮膚病的研究進展的論文,研究用光線治療的價值。19987月,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的格裡菲斯發表了一篇關於治療牛皮癬的新方法的論文,在199810月,《普通精神病學檔案》發表了四篇關於光療法的文章。令人遺憾的是,就治療更廣範圍的疾病而言,還缺乏有效證據。

 

農業領域的研究支持了色彩治療人類疾病的潛力,如下示例:

 

1997年,英國威爾士大學農業和森林科學學院的研究人員使用紅色和藍色的光來研究它們是否可以增加雞的活躍性並減少運動障礙。研究表明,從第一天到第三十五天,在紅光中長大的108隻小雞,它們在行走、站立、攻擊和伸展翅膀的強度都有所增加。然而使用藍光時,它們步態異常的發生率很高。Prayitno DS., Phillips CJ and Stokes DK. 1997. The effects of color and intensity of light on behaviour and leg disorders in broiler chickens. Poultry Science 76(12): 1674-81.

 

來自南卡羅來納州佛羅倫薩的美國農業研究服務中心的研究員邁克爾·卡斯珀鮑爾表示,在紅色玻璃紙下生長的番茄和棉花植株,比在傳統的黑色或透明玻璃紙下植株的產量高出15-20%。同樣,在藍色玻璃紙下生長的蘿蔔與在綠色玻璃紙下生長的相比,味道也有所改善。透過分析那些在藍色玻璃紙下生長的植物發現,它們含有更高濃度的硫代葡萄糖苷和維生素C(硫代葡萄糖苷是使蘿蔔和辣根具有傳統味道的化合物)。卡斯珀鮑爾和他的團隊也調查了顏色和蟲害控制之間的關係。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的Michael Orzolek證明了蚜蟲和它們傳播的植物病毒通常被黃色吸引,它們厭惡紅色和藍色。這與一個世紀前巴比特的發現遙相呼應,當時他寫道:“藍色玻璃透過的帶電光會殺死那些以植物為食的昆蟲。”Boyce N. Rainbow Growing. New Scientist. 24 October 1998.

 

未來的研究將集中在色彩療法的臨床療效以及它的神經生物的作用機制上。在過去幾十年裡,有關色彩療法治療大量身體疾病的眾多證據值得我們重新審視。然而這一證據需要經過嚴謹的科學研究,以建立(或否定)色彩療法的良好基礎。研發色彩治療儀可以推动臨床實驗商業化發展。

 

研究人員的主要資料來源是Faber Birren收集的關於顏色的書籍,它於1971年被交給耶魯大學的。Faber Birren(1900-1988)是色彩方面的權威,該系列的收藏範圍是世界上最大的。在耶魯大學圖書館網站可以找到完整的在線參考書目。來自Therese M DonnellyDonald W Novey MD的《臨床醫師的補充與另類醫學的完整參考》一章,Mosby2000年出版。

 

用某種特定顏色治療身體狀況的實際應用需要常識和經驗。一般來說,不和諧會產生冷和濕,這種狀況需要紅色。在熱的狀況下需要藍色來讓可能出問題精微的身體層面鎮靜和穩定下來。因此,使用紅色不當的情況是指在紅色狀況下使用紅色,比如,中暑時使用紅色會加重這個問題。使用藍色的狀況也是如此;例如,冷藍色是感冒或肺炎的禁忌。

 

一些色彩治療師認為,顏色含有療癒特性的能量振動。暴露於一種顏色和它的振動下,可以幫助身體的自然療癒和能力恢複,並保持健康和幸福狀態。

 

在可見光光譜(彩虹色)中有七種天然顏色:紅、橙、黃、綠、藍、靛、紫。每種顏色有獨特的振動頻率。在色彩療法中,每一種顏色都對應著七個脈輪(身體中的能量中心)中的一個,而這些脈輪又可以影響身體的特定腺體、器官或組織。例如,與海底輪或底輪相對應的紅色可以用於治療腎上腺、腎髒和膀胱的問題。在可以使用可見或不可見的光譜中的色彩射線治療,也可以根據建議使用色彩心理療法。

 

RED紅色

紅色被稱作強效興奮劑活力之父。紅色充滿溫暖、活力和熱量。它可以讓放鬆並打開堵塞,釋放僵硬和壓迫。它對於身體僵化和變硬的部分非常有效。

 

紅色是紅外線波段後的第一個可見光。紅色代表熱力、熱量、溫暖、陽性和積極。它有許多特性,包括促進細胞生長和活動,刺激意志力量,對應著我們的生命力量,或循環系統。因此,對感冒、行動遲緩或處於困乏狀態的人,如肺炎、滑囊炎、癱瘓、關節炎、貧血,它可以作為肝臟興奮劑來使用,它也是一種能量促進劑,可以提高血壓和增加血液循環。

 

紅色連接著並刺激位於脊柱底部的海底輪,使腎上腺釋放腎上腺素。這可以產生強大的力量。紅色使血紅蛋白增加,從而增加供能並提高體溫。它對貧血和血液相關的疾病的治療非常有效。

紅色 活力、勇氣、自信

要需要滿足高要求的一天,或感到筋疲力盡的時候應該使用紅色光。紅色提供地球的能量,並在各個層面上供能。它把我們和我們的肉體連結在一起。所有要開始的一切都需要紅色光的生命活力。

 

ORANGE 橘色

橘色是太陽的真實顏色。橘色對身體和精神有舒緩作用,緩解壓抑。

 

因為橘色是紅色和黃色的混合,它結合了身體和大腦的智慧,促進較低等的身體反應和較高等的腦力反應之間的轉換。因此,它常被稱為智慧光芒

 

橘色是溫暖的、歡樂的、不受拘束的。我們能夠透過橘色治癒身體(紅色),同時,提高大腦(黃色)對身體保持良好狀態的理解。橘色有助於吸收新思想並引發精神啟蒙。它也有助於緩解過度的性活躍。

 

橘色擁有快樂和可塑造的特質,它像紅色一樣有生氣,這道光線可以在很多治療中發揮作用。包括腎炎、膽結石、脫垂、痛經、癲癇、濕咳和所有的鼻竇疾病。

橘色 幸福、自信、足智多謀

 

橘色給我們的工作帶來歡樂,增強我們對生活的渴望!橘色是最好的情緒興奮劑。它把我們和我們的感官連結在一起,幫助我們消除顧慮,使我們獨立自主並愛好交際。

 

YELLOW黃色

黃色有助於增強神經和心智。它有助於喚醒精神上的靈感,激發更高的心智。因此,它是治療神經或神經相關疾病的極佳顏色。

 

黃色連接並刺激太陽神經叢,或心靈中樞。它可用於精神倦怠或其他心理相關疾病或症狀。

 

黃色可以用於胃部、肝臟和腸道的症狀。它幫助皮膚的毛孔並幫助疤痕組織癒合。它對智力和大腦也有非常強大的影響。

 

黃色會刺激神經系統和智力。這種顏色具有堿化作用,能增強神經,並能使人清醒,鼓舞人心,對更高的心智或末那識(譯注:佛教術語,識的分類之一)產生至關重要的刺激,並有助於自我控制。黃色可以治療的典型疾病有:便秘、肝病、糖尿病、濕疹和皮膚問題、麻風病和神經衰竭。

 

就像黃金的顏色一樣,黃色代表了最高的物理界最高等級的顏色。與黃金等值就是說的黃色。 

 

黃色 智慧、清晰、自尊

 

黃色給我們清晰的思路,增加意識,激發興趣和好奇心。黃色能量與感知和理解的能力相關。黃色的能量將我們與我們的心智層連接起來。

 

GREEN 綠色

大多數人把藍色和療癒聯繫在一起。然而,綠色才是萬能的治癒顏色。古埃及人和中國人把綠色作為治病的主要顏色。這是為什麼?因為綠色在色譜中處於中間位置;因此,它既包含肉體的特質,又包含精神的特質,它處於平等和和諧中。因此,綠色可以用於任何需要治療的疾病。當不知道用什麼顏色時,綠色總會有效。

 

綠色是大自然和地球的顏色。它本質上是平衡與和諧,對身心都有舒緩的效果。它的效果不會太緊張也不會太放鬆。

 

在更實際的層面,綠色會影響血壓和心臟的狀況。它既具有提神的效果,又具有舒緩的效果。

 

綠色 平衡、愛、自我控制

 

綠色是平衡、和諧、自然、中立和順服的顏色。它是我們進化出的第一個系統(心臟)的顏色,直到今天,它仍然是春天和大自然中寧靜、和平的顏色。綠色與心輪相對應,它的特性可以治癒許多相關疾病,特別是心臟類,它可以降低和穩定血壓、潰瘍、癌症、頭痛、神經紊亂和流感,並可以作為常規滋補品。

 

綠色幫助我們放鬆肌肉、神經和思想,清潔和平衡我們的能量,給人一種更新、平和與和諧的感覺。綠色把我們與無條件的愛連結在一起,它可以平衡我們整個生命。

 

BLUE 藍色

埃德溫·巴比特博士在他的經典著作《光與顏色的原理》中說,藍色光線是世界上最強大的防腐劑之一。

 

藍色是冷性、帶電和收斂的。它可以幫助止血,緩解發燒,並治療咽喉腫痛。藍色有鎮靜的效果,比如有人會說感覺心情不好(feeling blue。它是一種非常積極的顏色,代表了忠誠和可靠,正如忠誠的人(true blue表達的那樣。

 

藍光可以阻止肺部出血,降低發燒,治療咽喉腫痛,緩解皮膚和牙齦的大部分炎症,也可以用於嬰兒長牙時的疼痛。藍色也用於治療甲狀腺腫、麻疹、水痘、傷口、淤青和燒傷。放鬆、舒緩的藍光也會給焦慮、興奮或持續緊張的大腦帶來極大的平靜和安寧。藍光治療的疾病比其他任何顏色都多,考慮到我們的宇宙之光是明亮的冷藍色,這並不奇怪。

 

藍色連接和刺激喉輪。喉輪通常被稱為力量中心身體中最強大的中心,因為它是言語表達和交流的主要中心。因此,總的來說,藍色對這個中心和脈輪的影響是相當深遠的。

 

藍色可以用於治療任何與語言、交流或喉嚨有關的疾病。鹹的藍色水是治療喉炎的極佳補品。

 

藍色 知識、健康、果斷

 

藍色是一種放鬆精神的顏色。藍色對神經系統有鎮靜作用,能帶來很大的放鬆。對睡眠問題和過度活躍的兒童使用藍色是理想的。它把我們和整體的思想聯系起來,給我們智慧和清晰的思路,加強交流和演講能力。

 

INDIGO 靛色

靛色是血液的強大淨化器,它也對精神問題也有幫助。它有放鬆和淨化功能。

 

靛色結合了忠誠的深藍色與穩定和客觀紅色。靛色是一種清涼、帶電和收斂性的顏色。靈界也使用它使用來輔助進入通靈狀態。

 

正如前面所說,靛色是我們太陽系的顏色。它對治療白內障、青光眼和各種眼科疾病特別有益。靛色的其他用途包括淨化血液和心靈。耳鼻喉、肺部疾病、哮喘、嬰兒抽搐和精神疾病也可透過使用靛色加以治療。

 

靛藍色連接並刺激眉心輪(第三隻眼)並管理著松果體。它控制著身體和靈性(不是精神)的知覺;即洞察力、遙聽、遙視。因此,它對治療眼睛和耳朵的疾病有很大的幫助,也可以幫助解決與靈媒相關的問題或狀況。

 

最後,靛色被認為是聖靈的光。

 

靛藍 直覺、神秘主義、理解力

 

靛藍能量將我們與我們的高我連接起來,讓我們體驗到自己是整個宇宙一部分。它加強直覺、想象力、精神力量,並強化夢境。

 

VIOLET 紫色

紫色確實是神聖靈性的顏色。紫色只作用於靈魂的層面。通常不適用於物理情況;然而,一些色彩專家認為它可以為大腦上層的細胞提供營養,並且與頂輪關聯。此外,它有助於擴展我們對神聖理解的視野。

 

紫羅蘭只用於靈性相關的問題。

 

列奧納多··芬奇宣稱,在教堂窗戶下柔和的紫色光芒中冥想,你可以將冥想的力量擴大十倍。

 

紫色是在紫外線之前看到的最後一種顏色。這種顏色是治療神經病症、頭皮疾病、坐骨神經痛、腫瘤、風濕病、腦脊膜炎、腦震蕩、抽筋和癲癇的極佳藥物。紫色能使靜脈血液充滿活力和並起到淨化作用。

 

紫色 美麗、創造力、靈感

 

紫色淨化我們的思想和感覺,並在各個層面給我們靈感。紫色能量將我們連接到我們的高我,並帶來指導、智慧和內在力量。提高藝術才能和創造力。

 

WHITE 白色

白色是最完美的顏色;因為它在完美的平衡和和諧中融合了所有的顏色。它是覺醒靈魂的顏色;它是完美的光;它是基督之光和菩提意識。它也是神聖之光。

 

幾乎每個人都聽說過人被療癒和保護的白光所包圍。引導白光進入氣場有助於激發個人的神聖內在進而療癒自我。

 

一般的經驗法則是,把光源放置在待治療的部位12英寸的地方,如果你在室內,那麼距離光源大約10-12英寸的位置。理想情況是一天兩次,一旦開始治療,就應該繼續,直到症狀消失。

1英寸=2.54公分

 

感冒是效果最顯著的試驗。使用紅色。光線專注於胸部,保持5-7分鐘。針對感冒和哮喘分別使用紅色和橘色。據報導,這樣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可以有顯著結果。如果你不確定使用什麼顏色,一定要低於推薦的治療時間。

 

時間

紅光:5-10分鐘。不要超過10分鐘。

橘光:5-15分鐘,對於鼻竇問題使用15分鐘。

黃光:15分鐘。振作精神,15分鐘是最理想的。

綠光:10-25分鐘。這是唯一一種可以長時間使用的顏色。

藍光:5-15分鐘。不要讓頭部區域在藍光中過度暴露。

靛光:10分鐘。對於眼部治療,通常1-5分鐘就足夠了。

紫光:5-25分鐘。只有在治療坐骨神經痛時才使用紫光,每次使用25分鐘。

 

任何應用於特定區域的光都必須根據使用部位進行調整,這是非常重要的。

綠光、黃光和藍光可以一般性使用。

頭部不能使用紅光。

彩虹光最好的部分不是金光,而是彩虹本身。

 

蘋果可以在視網膜上映射出一抹紅色,形成脈沖信號,傳遞到大腦,釋放荷爾蒙,改變新陳代謝,睡眠,進食和溫度模式。因此你可以看到,我們不僅注意到顏色,我們還能感覺到它們。它們在精神、身體、情感和靈性上賦予我們力量。從黎明到黃昏,它們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並將自然的能量轉化到個人的生活中。每一種顏色都有自己的個性,每一種顏色都蘊含著知識和條理。

~Suza Scalora

 

色彩療癒,或稱色彩治療,是指用各種顏色和光帶給身體、情感和精神上的療癒。色彩和光療法涉及到以各種不同的方法使用色彩:光穿過有顏色的凝膠進入和刺激人體的經絡,這與傳統的亞洲針灸系統相對應,並激活和融合主要的經絡;身體的不同部位使用彩光;使用有色鏡片(處方和非處方眼鏡)來治療各種健康問題;使用太陽;對眼睛使用光;在有或沒有外部光源的情況下使用水晶或水晶柱,透過氣場把光導入身體,這是使用針灸體系和主要經絡線完成的。也可以在環境中使用彩色燈泡來進一步加強彩光的使用,或者透過房間粉刷的顏色,地毯和家具的顏色,或透過穿著特定顏色的衣服,在環境中使用水晶、陽光等,這些都可以直接影響人體生物(氣場)磁場。

 

顏色幫助身體保持自然的平衡能力,幾個世紀以來,特別是在亞洲和古代文明中,療癒藝術家們一直在使用它。埃及祭司留下了展示他們的色彩科學體系的手稿,印度和中國神秘主義者在他們的神秘教義中教導關於色彩的知識。

 

1666年,艾薩克·牛頓爵士使用棱鏡認識太陽光時,他提出了第一個與顏色有關的有價值的理論。牛頓確定了光譜中有七種基本顏色。幾個世紀以來,療癒行業已經認識到顏色是一種不可測量力量,並擁有無限力量,可以對人們產生巨大的心理和生理影響。

 

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的歐洲,在精神病院工作的心理學家研究了顏色對病人的影響。透過使用不同顏色的牆壁和燈光發現,抑鬱患者被安置在紅色或亮黃色牆壁的房間裡,亢奮患者被安置在藍色或綠色牆壁的房間裡,患者們都被相應的顏色平靜下來。

 

黑色是一種與悲劇和死亡相關的顏色。倫敦的黑修士橋是一座以自殺率高而聞名的陰鬱的黑色建築。大橋被漆成綠色後,自殺率下降了三分之一。

 

色彩在工業上也有許多應用。實驗表明,在紅燈的影響下,肌肉反應時間比綠燈條件下快得多,這應用於流水生產線上。工廠牆上和機器上的顏色會影響員工的士氣、效率、曠工率和事故率。

 

在體育運動中,漆成紅色的更衣室可以刺激團隊成員。服裝的顏色也會影響球隊的表現:因此許多職業足球隊在隊服顏色上使用紅色或橘色作為他們隊伍顏色的一部分。

 

色彩在室內設計中被廣泛使用,以創造特定的感覺或情緒,並影響行為。例如,紅色房間會導致對時間的高估。對於那些想讓人們覺得在餐廳花費過多時間的餐廳來說,這是一種特別有效的顏色。這使得餐廳在一定的時間段裡接待更多的客人。

 

餐廳和食品加工者使用色彩,會使食物看起來更有吸引力和更美味。有人建議,食用天然色的食物和飲料是一種很好的方式,可以使色彩進入身體並改善健康。

 

出現季節性情緒失調(SAD)的症狀時可以接受光療法。這種情況最常發生在漫長的冬季,但也被證明用於長期被關在家裡或醫院的人身上。其他職業,如飛行員、空乘人員、礦工、三班倒的工人等,也會出現光線不足的症狀。有些行業已經開始要求員工在全光譜燈光下坐一段時間,以避免出現某些症狀。有些人把這種狀況稱為幽居病,並用它來形容一種挫敗感、被監禁感、對一切事物的惱怒感以及無法集中精力或享受簡單生活樂趣的感覺。

 

 

所有形式的物質實際上都是運動的光波。

阿爾伯特·愛因斯坦

 

色彩。我們在彩虹中歡呼,在夕陽下歎息,我們沉浸在家園、衣服、特殊的空間裡的各種豐富色彩中。我們的眼睛被飽和的顏色所吸引,就像飛蛾被光線吸引一樣。所有顏色的光都來自於陽光,這絕非巧合。毫無疑問,看到、穿著或暴露在某個顏色中——無論是以光、色素還是布料的形式——它們都會在不同層面影響我們,而我們僅僅理解到很基礎的層面。

 

科學上是解釋的通的。顏色只是可見光的一種形式,是電磁能量的一種形式。讓我們拆開講。光究竟是什麼?它是大氣中粒子的可見反射。顏色構成了這些光波頻率的波段,波長範圍從紅光的1/33,000英寸到紫光的1/67,000英寸。低於紅光頻率的是紅外線和無線電波。高於紫光頻率的是紫外線、x射線和伽馬射線。我們都知道紫外線和x射線的影響,不是嗎?那麼為什麼我們能看到的那些顏色的光不會對我們有那麼大的影響呢?

 

我們對顏色的感覺不僅僅是心理上的。過去的十年已經證明,缺乏色彩,或者更確切地說,缺乏光照,每年冬天都會導致數百萬人患上一種被稱為季節性情緒紊亂症”(SAD)的輕度抑鬱症。因為大腦可以透過不同顏色對自主神經系統產生複雜的影響,暴露在特定顏色下甚至可以改變生理指標,如血壓、皮膚電阻和身體的腺體功能。而且這些肯定會影響你每天的感覺。了解顏色的特性並且運用它,可以增強你的精神活動,改善你的健康,最終擴展你的意識。

 

你知道嗎?

現在,許多人都同意我們是由振動組成的,而振動就是顏色。有些敏感的人可以看到一些人、甚至是物品被顏色所包圍。這些散發出的光被稱為氣場或能量場。還有一些與特定的顏色有關的常見的誤解。例如,人們常常害怕黑色。人們相信它代表著未知。黑色在過去,甚至現在都在某種程度上與壞的事情有關聯。但如果你仔細觀察,你會發現黑色很有深度。許多形象顧問、色彩治療師和治療師對色彩有一個固定的理論體系。例如,橘色代表秋天,藍色代表平靜,黃色代表智力開放和頭腦清晰,白色代表純潔,紫色代表力量。顏色不需要局限於這些使用方式。探索每一種顏色,並找出適合你的色彩。

 

Alice A. Bailey寫的《密宗冥想》一書中描述,那些西藏人說顏色是力量或品質的表現。它們隱藏或掩蓋了神的抽象品質,這些品質反映為美德或才華。因此,正如七種顏色在神性中隱含了品質一樣,這些美德在人的生命中表現出來,並透過練習冥想被帶入生活中;因此,每一種生命的表現都與一種顏色的對應。

 

古老的色彩療法藝術的基本前提是,所有表現出來的生命都是能量,來自一個源頭,包含所有的可能性。這樣我們就開始明白為什麼色彩和聲音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我們每天都能看到顏色和聽到聲音,它們作用在我們的身體。當我們發覺某種顏色或光缺乏或過度時,可能導致不安、不和諧或不協調。

 

顏色療法或稱色彩療法的現代闡釋者,是Edwin Babbitt博士,他於1878年出版了《色彩療法的原理》。有趣的是,Babbitt博士的原子圖是在Alice Bailey的《宇宙之火》中發現的。西藏人指出,這個能量系統在整個顯化的宇宙中是重複出現的,從最小的原子到最大的太陽系。在這裡,我們再次發現了世俗和深奧的科學理論之間的一致性。

 

在冥想中,你可以觀想或吸入一種特定的顏色的光來治療上文提到的那些狀況。透過不斷地練習這種色彩療法,你就會達到預期的效果,盡管練習時間可能花費較長時間。就像我們透過例子和實驗所看到的那樣,所有的一切都是能量,能量可以產生一種力量,這種力量可以被正確地或者錯誤地使用。在正確理解力量和它對我們身體所產生作用的基礎上,我們能夠真正地長久地改變我們自身。因此,顏色就是隱藏的力量。它僅僅是內在的力量進行傳遞的客觀媒介;這是神性展示出的不同類型影響,它體現在物質上,它也已經滲透到太陽系中最致密的部分。我們認得出它就是顏色。內行人認為它的力量是差異化的,而高階的人知道它是終極的光,是無差異和不可分割的。——西藏人。

 

這種古老的藝術在今天仍然實用,而且它的用途是多種多樣的。

 

正如約翰·蓋奇在他的《色彩與文化》(1995)一書中指出的那樣,我們用聯想的方式看待顏色而非經驗——例如,我們認為藍色是清涼、擴展和舒緩的,盡管藍色的火焰比橘色的要熱。色彩在不同的語境中有不同的含義,但蓋奇寫道,似乎存在一種普遍的趨勢,將情感特徵賦予色彩。色彩療法的實踐者相信,色彩主要是一種即時的感覺,而非智力上的判斷,它可能在心理和生理影響上產生深遠的影響。這種對色彩強大的物質效果的信仰影響了那些前衛藝術家,如高更和康定斯基,他們認為色彩療法是發展非表現派藝術的一個有用工具,因為它為宇宙通用的色彩語言提供了語法。但是,盡管色彩療法曾經是一種知識時尚,但它在現代藝術中的作用卻被遺忘大部分了。顏色可以進行療癒的想法到底從何而來?

 

在西方,色彩理論是從煉金術和醫學發展而來的;因此,顏色與治療密切相關。第一個彩色圓圈是醫生用來識別四種體液不平衡的尿液圖。來自十五世紀的一篇匿名作者的關於尿液的論文中,有一個由20個不同顏色的瓶子組成的放射狀圖案,從清澈(象徵著冷淡的性情)到黑色(象徵著憂鬱),它們中間的顏色是黃赭色(象徵易怒的)和血紅色(象徵著樂觀)。通常情況下,醫生根據它們的顏色來選擇藥劑和藥草,因此它們可以調和體液失衡的狀況。

 

 

歌德的影響深遠的《顏色理論》(1810)一書,建立了顏色與希波克拉底醫學之間的關系。歌德和他的朋友,浪漫主義哲學家弗裡德裡希·席勒也把色彩關系顯化為一個圓圈——他們稱之為性情之花”——但他們將整個光譜(不僅僅是那些與體液醫學診斷相關的顏色)歸納為四種氣質。綠色和黃色代表了活潑開朗的性格,以活潑的人、戀人和詩人為代表。紫色和藍紅色代表了消極和憂鬱的類型——君主、學者和哲學家。然而,對於歌德來說,顏色不僅僅是這些身體狀態的符號,顏色可以影響身體狀態。他認為,每一種顏色都會對頭腦產生相應的影響。

 

透過把實驗室的窗戶染成黃色、紅色、綠色和藍色,歌德試圖來證明顏色對我們的感情有直接而非間接的影響。他的結論是:眼睛受限於單一顏色,這在某種程度上可能會有病理方面的影響;因此會產生特定的心理印象……有時是活潑而又鼓勵人心的[黃色],有時是溫柔而嚮往的[藍色],有時上升到高貴的[紅色],有時下降到底端[綠色]

 

他自己的房子是按照如下方案裝修的。不受歡迎的客人從來沒有順利透過朱諾房間,它被漆成陰鬱而憂鬱的藍色,這樣他們就不會想待太久。那些幸運的被邀請吃晚飯的人則被領進了那間溫暖的黃色餐廳,他希望,眼睛是快樂的,心情是開放和愉悅的,連呼吸都向我們散發著光芒。他更喜歡在一個綠色的花園房間裡工作,因為他發現黃色和藍色混合的顏色會讓人感到平靜和舒適。

 

在歌德之後,醫生們開始把顏色不僅作為診斷的輔助手段,而且也作為一種治療手段。法國心理學家查爾斯·費德曾在巴黎著名的婦女救濟院工作,他對這種療法的心理治療效果深信不疑。19世紀80年代,他開始在癔症患者身上試驗彩色光,用藍色或紫色的玻璃產生的光照射細胞,產生了鎮靜和治療效果。費德把彩色光看做是不同輻射能量的光波或振動,它不僅能被眼睛感知,還能被遍及皮膚各處的皮膚視覺系統所感知。1887年,他使用一種裝置,用來測試這一奇特的理論。這種裝置是由伊蒂內-朱爾斯·馬雷發明的,他是連續運動攝影的先驅。他用一個原始的示波器,測量了不同顏色的光對手和前臂的收縮的影響,紅色最具有刺激效果,紫色最具有鎮定效果。這證實了費希爾的想法。

 

其他的醫生也跟隨著歌德的腳步。費德興奮地寫道,龐紮博士在紅光治療憂鬱症患者和藍光治療癲狂症患者的試驗中宣布了喜人的結果,而肯特郡精神病院的戴維斯博士用同樣的方法治療了四位癲狂症患者,但在治療憂鬱症中並沒有取得任何結果(然而,費德承認,“M Taguet的實驗在所有情況下的結果都是負面的)色彩治療很快就會變得流行起來。Seth Pancoast的《藍光與紅光:光線作為藥物》(1877)中的插圖是這樣的:一位衣著講究的女士懶洋洋地躺在沙發上,沐浴在五顏六色的光線中。一位當代作家把由此引發的熱潮稱為藍玻璃狂熱,並給出了如下處方:“一分藍玻璃,十分信仰,充分混合並攪拌均勻,直到所有的常識都蒸發完全,因為即便常識存在一分鐘也會破壞混合物的效果。

 

然而,雖然缺乏共識,那些由科學家和醫生進行的色彩心理影響的研究不可避免地影響了藝術家。在這部作品中,藝術家們發現它肯定了色彩媒介的心理意義和生理影響。保羅·高更使用大膽的、平面的非具象色彩,如Faa Iheihe (1898)中表達的那樣,是直接受到了色彩療法的啟發。他在日記裡寫道:色彩本身就給我們神秘的感覺(:醫學實驗中透過顏色來治癒發瘋症狀),從邏輯上講我們不能使用它,但是我們可以從神秘的角度來應用它顏色本身、它奇特的本性、它內在的力量、它的神秘和它的奧秘給人一種音樂般的感受。

 

1902年的春天,康定斯基看到高更的油畫被震撼到了,高更大膽地運用明亮色彩進行創作。他閱讀阿瑟 奧斯本 埃夫斯的《顏色的力量》(1906)的時候接觸到了色彩療法。顏色直接影響靈魂,康定斯基在《論藝術中的精神》(1912)中寫道。任何聽說過色彩療法的人都知道,帶顏色的光會對整個身體產生特殊的影響。人們嘗試了不同的方法去探索顏色的力量,並把它應用於治療神經紊亂,這些努力再次證明:紅光對心臟有活躍和刺激的作用,而藍色可以導致暫時的癱瘓。

 

同年,瑞士心理學家麥克斯 呂舍爾博士研發了一項顏色測試,在測試中,受試者將73個色塊按偏好排序(也有使用含8個色塊的簡化測試),可以從測試結果中判斷受試者性格。他甚至認為,有時候,當畫家著重使用一種或兩種顏色時,就可以推斷出該畫家的個性特徵,例如,高更在他後期的畫作中對黃色非常癡迷。他的想法促進了對色彩療法的發展,讓色彩治療恢複流行,就像FDA召回所有Ghadiali的設備一樣。呂舍爾受到了歌德的色彩理論和康定斯基的新浪漫主義的影響,他認為他的測試可以作為應激性疾病的早期預警系統……如心臟功能障礙、大腦攻擊或胃腸道疾病的預警。他深信,色彩已經修複了我們對顏色最初的聯想,比如那些我們以前對黑暗恐懼的聯想,對狩獵和自我保護的聯想。這個測試是一種深度的心理測試,呂舍爾博士說,他堅持其科學真實性,它是為精神病醫生、心理學家和醫生開發的……它不是一種室內遊戲。

 

他的理論不僅被精神病學家和治療師所接受,還被廣告和市場營銷行業所接受,在這些行業中,廣告和營銷有著更廣泛、更持久的影響力。例如,呂舍爾博士建議糖不能使用綠色包裝出售,因為綠色與澀味相關,而藍色與甜味有關。在20世紀60年代,美國科學家亞曆山大 斯考斯閱讀了呂舍爾博士對色彩心理學、包裝和裝飾的鑽研,他自己開始了色彩生理影響的研究。他認為他發現了一種具有深刻鎮靜作用的顏色,並渴望把它推廣使用。從1979年開始,他說服了一些美國監獄把牢房漆成像營地一樣的地方,但宣稱是遮陰用。如果他能及時完成監禁Ghadiali房間的粉刷,這位孟買的色彩理論家可能會發現自己住在一個漆成鮮豔的印度粉色的牢房中。

 

資深療癒師提醒

針對細胞生長,腫瘤或癌細胞也會因為紅光而增大。所以紅光要小心運用,必須先用其它顏色的光縮小移除癌細胞後,才能使用紅光促進細胞的生長。 

這篇主要是讓大家了解彩色光對人體的影響,此為非醫療診斷,相關疾病請洽詢專業醫師

原文: http://altered-states.net/barry/newsletter220/

翻譯:Yaxi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8/06/20180615-01/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