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和利仁 今天

 

 

齐瑞尔:各位一定要体认到,你们所认知的地球,在过去曾有各种住民。你们不是第一个生存于其上的民族,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我要带你们回到过去,那时,造物主清除了地球上的所有生命。事实上,唯一仅存的只有美丽的矿物交织。

 

你们多数人都能够接受这个事实:造物主能够编织自己想要的任何事物。它只需要结合一定数量的思想。这些思想会开始“粒子化”(particle-ize),然后,它们就成为实相。看看这个世界,这个你们称为“地球”的美丽星球。你们要知道造物主再次将它清空。接着就是重新开始,而一切总是如常那样开始。伟大的矿物交织编织着它所有的爱与光,而造物主就开始思维并培养它的思想。古老的进化的感觉悸动便告开启。

 

它创造出它所有的粒子,开始将它们加入矿物交织。它从美好的植物交织开始。这些植物开始时都很简单,不过没多久,它们就开始进化并且逐渐强壮。某些植物交织触及了天际,在它们之下的一切都受到树荫的滋养。阳光开始用美好的花朵与伟大的草原填满空白。朋友们,于是地球就从植物交织中苏醒。

 

在它所有的光明之中,造物主导引出昆虫交织,因为这个交织能够加速进化的进行。他让那有翅膀的生命彼此滋养。它们携带植物小小的种子们向远方四处漫游,进化因此全盘开展。不用多久,神造物主便向这个大地提供了其它世界的伟大思想。这些思想是以动物交织的形态出现。造物主编织起动物交织的粒子,因此,其它世界最伟大的动物便在这个世界显化成真。他们没有恐惧地生活着。他们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继续进化。

 

动物交织的意识比植物交织更为伟大。他们认为自己该彼此滋养,并且该培养最伟大的后代,因为在内心能量中,他们知道,有一天充满爱的造物主将会继续祂的进化,并且再次导入人类经验。

 

生活在一致的进化力量下

 

现代人一定要认识像列木里亚部族这样古老的社群,学习他们生活的方式,也就是活在一致的进化力量之下。或许,这也是为什么有这么多人都在书写这个古老文明的故事。由我自己的观点来看,现在地球上的“我们人民”必须达成共识——改变迫在眉睫,每个人都该用完全不同的方式来看待自己的世界。你们必须认为彼此都很重要。你们必须将自己当成生命之光本身。人类世界此刻该超越肤色与眼睛形状的限制,致力于缩小那些让人们分离疏远的疆界。

 

当我们深入列木里亚古老的文明,我们要看到它最美好的层面。我们要知道,当时的“我们人民”能够与其它的生命型态和谐共存。他们能将自己的能量与植物、动物甚至矿物进行交织,并且深刻地觉知万物都能一致地生活。他们可以看到一个能在如此的美好中不受阻碍地开展的未来。

 

因此,朋友们,我们才要讨论意识大蜕变。这个世界或许看似超越了自己,但它仍是个值得探究的世界,因为你们将来也会变成这样的世界——一个爱与进化的世界,一个由单一思想所凝聚的世界,能够在疗愈与爱中苏醒。

 

这块大陆占据了现今太平洋的大半区域。在旅程的一开始,造物主的粒子以人类的形态萌动。他们以最美丽的方式生活在这块大地;他们的存在不是要超越彼此,而只是要进化。他们战战兢兢地要让一切平等,致力不让任何生命型态压抑其他的生命,这是透过他们的深深体会——生命必须相聚才能存在,不可分离。

 

我非常荣幸能够在这里与后面的章节中,向各位介绍这个世界许多不同的能量模式,介绍当时伟大的生命,并且示范他们如何度量他们世界的不同事物。最重要的是,我很荣幸能打开各位的眼睛与思想体系,让你们看到一种将来皆为你们重新接受的生活方式。所以,现在请和我一起旅行,开始探索他们的世界。

 

在地大脑要与许多事物战斗,因此无怪乎基质(matrix,局限的传统思想或主导态度的构造物,是人类社会建构的基础。更详尽的说明请参《齐瑞尔讯息:创世基质》<<>生命潜能出版<<>>)会紧紧抓住你们这称为人类的第三次元波动。我的意思不是地球生命不够好,你们每个人事实上都是造物主力量的神圣粒子。我要提醒你,要让全知大脑波动,让它忆起存在的真实。

 

据我所知,你们许多人对于事物起源都有一套自己的看法,我的意思也不是要践踏这一些历史。当然,我们最好记得历史都是由幸存者所写下的,或者说,多半都是由最后仍然屹立不摇的那些男男女女所完成。在大半的情况下,我们可以这么想,伟大战役的胜利者能够向后代叙述事情的真相与未来发展。

 

在这样的情形下,很有可能你们所谓的历史,多半都是某人为自己的战略计划辩护的结果。无论真实情形可能为何,我认为如果某人该为全盘消灭某个文化负责,那么他所写出的历史将会让所有读者觉得他的决定是正确的。没有人希望自己看起来很丑陋或是成为一切的始作俑者。他只想表现得像个英雄。英雄通常都是写书的人。

 

造物主的本质就是爱

 

记住了这点,让我们来看看某些不具威胁性的事物,看看我们能否运用交织的神奇力量,将全部创造导向(creation-oriented)的字眼净化为纯粹的字眼。我相信,你们可以想象造物主能量最纯粹的形态就是光之粒子的聚集——那不是随便的粒子,而是那些交织而成的波动型态,是持续进化的能量模式,追寻着爱的觉醒,总是寻找着“一切万有”的进化部分。

 

不要将这与那渺小的“爱”(love)混为一谈;人类所认知的互动总是向自己之外去寻找。我说的是“神爱”(agape love),也就是造物主对万有的爱。各位可以将这想成生命自身力量的持续展现,那么你们将会了解造物主的力量。举个例子,你们可以将树木视为具有纯粹的爱的生命。

 

你们可以了解这点,因为它最大的目标就是将自己的根系在大地之母内深深扩充,同时将自己饱满的枝叶向造物主的爱持续伸展,一方面为矿物交织的土壤固定支撑。在一个单纯的创造中,树木与矿物连接一起,让大气层充满氧气。这就是爱,我的朋友们。我希望你们能看到伟大树木的谦冲自牧;它从不表现出繁复难解。它只是给与,再给与,从不要求回报,当然除了造物主的爱之外。

 

我祈祷这也会让各位再次深思,是否该只为了再盖另一栋迫切需要的购物中心而砍除整个森林。对旁观者而言,这或许也说明了列木里亚人为何多半将居所建立于森林之中。你们要知道,伟大的城市都诞生在精灵世界的树木间。都市真可说是成长在森林之中。你们可以在列木里亚古早的部分看到它们。大树之间建筑了桥梁,美丽实木所建筑的家屋建立在树木之间。一切都建立在自然之内。

 

所有都是根据自然的命令而使用,一点都不浪费。如果落雷劈倒一棵树,如果一棵树年岁已高可能会断裂而砸伤别人,那么列木里亚能量会指引人去取得这些树木,并雕刻成他们所需的任何事物。他们努力使用自然的一切,从不耗尽,因为造物主的力量总是供给着所需的一切。

 

如果你们能和列木里亚人一样感觉到造物主,那么你们将会了解他们无限的光与爱的智慧,足以了解一切如何发生。当光之粒子在爱的美之中受到不只一个方向的充电,也就是说,当他们四周真的围绕着一切在同样波动中充满磁性的事物,那么他们通常可以调整到造物主的完美,在此之中,一切都具有目的。

 

如果它受到爱的推动,它便是来自周遭的能量。如果它受到任何不是爱的事物所推动,那么它通常是一条直线的能量。在我们继续讨论的过程中,心里请记住这一点。当你们的视线穿越造物主之爱与光所交织而成的结构,一切都成为理所当然:万物都彼此相连,伤害任何既有的生命——哪怕是某个形态的任何一缕或是片段,就都是在伤害自己。

 

随着本书的发展,各位会看到我们会频繁比较列木里亚人所体验的实相以及你们在当前人类发展中所梦想到的事物。在列木里亚世界,人们体认每个成员的光之粒子生命都与唯一的神造物主有实际的连结,因此兄弟姊妹之情非常真实。

 

在列木里亚创造生命的旅程中,战争被认为是在其它次元上演的事物。伤害另一个生命型态被当成野蛮的行为。事实上,他们充分活出兄弟姊妹的实相。哪怕只是让另一个人不舒服,都被视为是自我伤害。爱是唯一的元素,是最终的等式。

 

当前的人类经验或许有点难以了解,能量怎么能如此团结地生活?但是,当你知道自己无须恐惧,那么你就知道自己只剩一样东西——也就是对爱的了解。朋友们,那样的爱如此深刻,除了它本身之外,一切都无法阻挡。如果爱遭遇到爱,那么它只会继续成长。它会持续朝向更为巨大的理解与展开。这就是列木里亚之光的方式。

 

历史的灵魂之旅

 

我想要彻底厘清列木里亚人保存历史的方式。要知道,他们的历史之所以能够代代相传,是透过被全族视为长老的那些人,他们的使命就是要知道这些纪录必须随时保持完美。成为保存纪录的人,向来被视为很大的荣耀。这些纪录被分成不同的灵魂之旅。灵魂之旅随着人类经验的启动而开始,一直延续到最后一位列木里亚人的生命结束,过程中发生的一切都保存在这些灵魂之旅中——朋友们,这是数千年辉煌的历史。

 

来自指导灵世界的我们能够取得这些历史,因为我们是指导灵,能够取阅纪录以及伟大过去的“知识”(knowing-nesses)。我们可以倾听伟大历史的开展代代相传,因此,我们能将它呈现在各位面前。那是个伟大的时代、伟大的地方,而你们在自己的冒险展开的过程中,也将会变成如此。

 

列木里亚的歌者

 

外头有很多人想问:“齐瑞尔师父,列木里亚的历史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为什么你还是执意要将它的能量带回现在呢?我们能从那段历史学到什么呢?”嗯,首先,你们从历史中最先会学到真实。要知道,列木里亚的真实就是——它的历史在发生的当下便已书写完成。那是由所谓的歌者(singers)写成,并且由所谓的重唱者(repeaters)将它传下。

 

我们先来谈谈歌者。具备高度智能的列木里亚人,并没有你们当前所使用的电脑等设备。他们有的是信任,对彼此的信任,同时相信神造物主的爱与光永远都是最高优先。因而列木里亚人有了所谓的歌者。

 

列木里亚所有的信息都以遗产的形态保存。某人必须主动来保存这个全新展开的列木里亚社群的纪录,而这个责任就落在歌者与重唱者身上,由他们执行。这些生命是如此用心感受并且由爱所引导,因此哪怕是最顽固的怀疑论者,都真的得放下自己的顽固并且倾听歌者的传说之歌(songs of lore)

 

在早期列木里亚觉醒的大部分阶段,歌者是保存历史唯一真正的方式。每个歌者据说都在其它次元活过几百年。在其它次元生活,只是代表歌者们练习了好久的时间好让他们能够传递历史。要能得到这样的认可,歌者必须接受造物主真实力量的加持。

 

这些生命全都是天使与精灵世界的能量结合所产生的后代。他们最先体验这个称为列木里亚的全新创造,最先踏上这块造物主新的大地。他们远早于后来完全定居在列木里亚大地上的人类经验。指导他们的是造物主的直接介入;他们运用和谐地编织而成的歌曲,来对生命唱颂他们的历史。

 

根据他们对造物主的誓言,一切都以真实为轴心进行编织。他们衷心表示,如果他们在有意甚至无意之间说出了一个重要的话语但它却不是真的,那么他们将会失去言语能力,失去自己的地位,失去再度歌唱的权利。当然,歌唱是他们生命的意义,所以他们要非常小心不让这样的事发生。这是造物主赐予生命最伟大的荣耀——保存历史真实,不呈现任何偏见或错误的行为。歌者最终极的力量就是尽可能保持一切的原样。

 

因此,我们可以合理地举一反三。见证了一个时间性的事件却改变最细微的事实被视为最大的离题。列木里亚人信任这些生命能带给历史完整的合法性,因此,歌者都是一致地活着并只唱颂真实。他们在唱颂之前,会检视每一个字,只有在心里充满着爱之时,才能将这些字句编成歌曲并创造出历史。

 

歌者从未因自己的服务而得到报酬。他们从未使用任何可以让步的事物来维系自己的生命。他们被给与了自己所需要的一切。收容这样一个歌者是无上的荣誉,因为他们的存在本身据说就是最动人的经验。如果你找得到某个歌者在你家住上一晚,你的家将永远受到祝福。据说,当歌者握住你的手,你内在所曾经存在过的爱都将重新涌现。这些生命是如此得到列木里亚人与其它光的形态所珍惜,因此,他们就像造物主的力量那样地受珍重。

 

你们可以非常确定地辨认出歌者一点都不困难,只要他在你们当中。他们确实(是)散发出光的存有,同时带着永不消失的疗愈能量。当他们走在自己的道路上,许多需要疗愈的人都会前来。这样的疗愈需要可能源自于物质体、情绪体、心智体、灵性体等四体的其中之一;朋友们,你们可以确定从没有人会受到拒绝。

 

在整个列木里亚大地,他们的疗愈力量是个传奇。如果任何人可以找到服务他们的方式,那会被视为直接赠礼于造物主之光。重要的是,你们要体认到这些生命是如此受到重视,如此受到推崇,因此他们希望继续发扬自己所达成的这种伟大。这就好像看着两千年前的耶稣师父,只不过,这些歌者在整个列木里亚的历史中都相当常见。

 

摘自:《重返列木里亞》

作者: 弗瑞德.思特靈

原文作者: Fred Sterling

出版社:生命潛能

資料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Bv-PRL_HM0J9SOCvz_ltDA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