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书国际版授权注意事项|

 

本电子书是从 Zingdad.com 免费下载的,从不收费。欢迎你无限地分享!谨注意两点:不能以任何形式改动原文以防侵犯版权!不能以任何形式出售章节或全文以防伪冒!从本人做起,作者真诚地希望读者免费分享原文。

 

序:

 

它看起来像一本书。感觉就像一本书。它甚至闻起来像一本书!

 

它不是一本书!

 

... 是一个邀请!邀请你进入神圣的力量和无限的自我!与所有真实的你建立正确的关系时,你会与所有生命建立正确的关系。如果你接受这个邀请,那么你将能够加入到共同创造最奇妙的未来现实 ... 一个宏伟的黄金时代,一个全新生命的全新的世界!一个我们都知道彼此是一体的时代,同一个生命,同一个地球和神圣一体。一个我们觉醒自己就是我们造物主本质的时代!

 

 

 

J-D: 好,我们现在就开始讲。我想强调的是在你们这个现实中,有很多层面的存在方式。最深的层次...就是你们目前生活的层次...在这个层次里,你们绝对忘记自己是合一的。再上一两个层次,如果你选择不想知道,那也是有可能的。但是,在你接受这个合一的真相前你不可能深入内在。如果不想接受这个真相,那你只能继续保持分离的二元性状态。你仍然可以享受许多迷人的体验,但是即使到了一定的时间你仍然无法毕业。另一方面,如果你能接受合一并把它作为存在的基本条件时,你不仅在一定的时候可以毕业,而且你可以进入无限多的实相。

Z: 让我再理一下...那些不相信合一的存有们将获得他们信仰的果实。他们得到的是分离。

J-D: 完全对。

Z: 这个局限了他们。

J-D: 是的。与上帝合一当然要比分离强得多。但有趣的是当你与上帝成为一体时,那些认为自己是分离的存有们也与你是合一的了。

Z: 这怎么讲?

J-D: 很难理解对吧。我就举一个例子。你在我的里面,你所有的体验都是我的。你可以认为你和我是分开的,但是我知道你不是。我知道你是我特别想体验这个经历的那部分我。你只能为我服务。如果你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可你仍然还是为我服务,但外加分离和孤独的痛苦。或者你承认这个一元性的真相,与我合作并意识到我也在为你服务,这样你就可以与我一起欢乐地畅游。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醒悟。万物都与上帝合一同在。即使那些看不到这点的人也是如此。但由于他们看不到这点而无法和谐才导致要个人奋斗成功。那些看得到这点的人会突然醒悟到有一批在无限实相的存有们想与自己合作共创。他们觉悟到自己真正的实力和天赋,并发现生活在周围的人的实力和天赋正好完美地补充了自己的不足。

Z: 我能理解这点。

J-D: 我们今后还会再谈到这点直到它彻底嵌入到你的意识中。我现在想让你理解的是,有那么一个意识的层次,在这个层次上所有的存有都知道基本的一元性。这个层次就是目前在地球上和你一起投胎的所有的人的内我,尽管他们还不懂得这个一元性。在不懂的情况下,这些生活在分离状态的外我还会决定相互残杀,而懂得一元性的内我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幻觉的体验。他们懂得这些战争就象戏曲中的演员装着互相残杀一样,实事上(台下)他们都是彼此相爱的。对内我来说就是这样的,他们彼此相爱因为他们都是合一的。在这个层次的实相中,他们知道事实上是不可能渴望相互伤害的,因为伤害他人等于伤害自己。这是千真万确的。对他们来说这是没有区别的。对待他人的方式即刻就显化在自己身上。

Z: 因为他们是一体的?

J-D: 讲得太对了。一体实际上是无数。无数实质上全是一。

Z: 在这个层次上没有丑恶。我指的是没有冲突和伤害。没有人会来控制或窃取你。

J-D: 要是得到双方同意,以上那些事也是可能发生的。

Z: 真有这回事吗?

J-D: 当然有!你是否想过你们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成现在这个样子?为什么光之存有相互之间会发生这些事情?因为那都是事先同意的,总归是有契约的。

Z: 如果一个人伤害或者控制他人,那么他们的光之存有是同意这样做的吗?

J-D: 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你们地球人存在于我们之中。你们是我们的创造物,我们也是你们的创造物。我们共同创造了你们这个世界。你们通过思维和信仰来体验自己,认识自己。我们是你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按照计划更大程度上促进事物的发展。

Z: 听起来不太对。那自由意志呢?

J-D: 对,你们还有自由意志!我们这些努力就是促使你们有自由意志,保证它的执行。

Z: 请解释一下好吗?

J-D: 通过你的思维,选择和信仰,如果你为自己创造了某种现实其目地是想体验一下作为罪犯是什么滋味,可以吗?举个例子说,如果你想通过成为一个罪犯来尝尝欺负他人的感觉。作为灵魂旅程的一部分,你选择了它。那么我们如何执行它呢?我们要为你找个伴侣...一位愿意扮演另一方角色的人,总有一些人由于某种原因愿意体验受害者的。

Z: 你的意思是一些人有不愉快的经历是因为他们自己的选择?

J-D: 是的。大部分人无法面对这个事实。他们无法接受这个真相是因为他们不敢相信他们为自己创造了这些不幸的事情。随即他们会反问我,那么被强奸的孩子呢?或类似的不幸事件。他们根本无法接受这些都是当事人本人的选择。

Z: 你的意思那是真的?

J-D: 是的。我知道很多人一下子接受不了。这就是为什么我的信息不是适合每一个人的。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到时候了。很多人还需要扮演罪恶的那一面。他们仍需要相信外部有一个邪恶存有创造了世界上所有的罪恶。他们仍想保持受害者的身份。这些都是非常正常的。如果人们想在那个意识层面体验,这是毫无非议的。但是如果你想提升到一个更有主控能力的意识层面,那么我现在向你提供一个新想法。我讲得非常简单:你是自己现实的创造者。如果这是真的,很显然你不会同时成为现实的受害者!受害者创造者是对立的。我是说你己经是现实的创造者了。你选择忘记它而能够真正沉浸到现在的游戏中。如果你想的话可以继续选择忘记。那么你就创造我不是现实的创造者,如果你创造了它,你同时也就创造了我是个受害者。如果你创造了那些,你就体验那些,因为 ...

你总是准确地得到你所创造的

这样你为自己创造了很多体验受害者的机会。你容许很多不好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你会一直体验下去直到你对此有个新认识,直到你想拿回自己的权力而停止成为一名受害者。直到你能够为自己负责而成为创造者。当你这样做了,所有的事情就开始发生变化。你越相信自己是现实的创造者,你就越多地体验它。你就越多地看到你所体验的就是你自己的选择。

Z: 就象类比故事中的

J-D: 对了!现在你也开始看到光了!

Z: 哈!我喜欢上面的分析。如果我们相信自己是受害者,通过内我的协调,我们就会有受害者的经历。

J-D: 正确。

Z: 直到我们发现是我们自己造成了所有的经历,才想到超越这些经历而创造自己喜欢的体验。

J-D: 太对了。

Z: 然后我们会成为更加强大的创造者。

J-D: 对。

Z: 但是孩子们呢?我指的是,你用孩子被强奸的例子。对于一个孩子来说那肯定不会指望她能够选择超越自己的经历吧?

J-D: 这是一个带有很强情感上的论点。我非常能理解你们对此问题的难度。但是你们一定要理解孩子与成人是一样的精神存有,并不多或少一点。你本人也在另一个转世中有一名残疾儿童的经历。


Z: 是的。我已经与读者分享了。

Zingdad 附注:请参看本书第一章丢失在我自己的梦想世界中

J-D: 当你最终正确地理解了你的故事后,你就会开始看清你选择的对称性。你将会发现你所有的生活都是平衡的,所有的体验都是你选择和决定的结果。在一世中你曾经是性虐待的牺牲品,在另一世中你却是性虐待狂。更惊奇的是,你的性虐待罪犯和牺牲品们都是同一位光之存有。也就是说,你和那位光之存有交换角色,所以你们两位通过第一手体验能够真正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在第五章中我曾说过你将遇到一位从未遇到过的存有,你将变得很迷茫,会很快开始评判这位存有。如果你自己有同样的经历,你就会产生慈悲而去帮助那位存有疗愈。事实上正是这个自我理解的过程使你能够为他人服务。你所有投胎的体验都可以用来对那些被你伤害的人们产生同情,以及对那些罪犯们的同情,因为你知道你自己也完全可能成为虐待者。那是你的选择结果之一。下面是要记住的观点:

如果你还看不到完美,说明你站得离画太近。

Z: ! 这句话在这儿用得恰到和处。

J-D: 让一个孩子经历这种非人性行为是极其恐惧的。不管从哪一个角度看都是无法接受的,不公平的,都与仁爱上帝的存在是相违背的。我怎么能说你的感觉是错的呢?我不能说。但是我要告诉你,总有一天当你站得离画远点的时候你将看到画的完美。我也要告诉你,如果是你的孩子经历这种虐待时,你将会说决不!。你也会认为我这样说是一个魔鬼。这就是目前的情况。真相是:凡选择作为受害者的存有,他们都无法认清自己是受害者。如果他们有这个能力,他们就会意识到是自己创造了受害者这个现实,从此就可以不再成为受害者了。但这是一个真正的死胡同情景。唯一的出口就是通过选择。决定对自己负责,决定成为自己现实生活的创造者,化时间使这些成为你的真相。但可以肯定的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听得进这些话的。

Z: 那些罪犯呢?他们会意识到是自己创造了罪犯的现实吗?

J-D: 当然不会。你问得很好。你还记得我曾说过的受害者/罪犯/援救者三角关系吗?

Z: 记得。

J-D: 对那些无法意识到自己是现实创造者的人来说,所有的事情看上去都是那个三角关系。他们总是其中一个角色。但是从高维度来看完全是不同的。从高维度来看只有创造者和受害者。

Z: 那么援救者和罪犯呢?

J-D: 如果你仔细分析这两者,你会发现他们其实都是受害者。我建议你去找些罪犯,认真地读取他们的故事。我可以向你保证,你将发现他们之所以作为罪犯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是受害者。正是由于相信自己的受害者身份,他们才有罪犯的行为。

Z: 总是这样吗?

J-D: 没有例外。你们监狱里最大的罪犯都有最痛苦的少年时代。他们在心理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如果他们的心理创伤得以治愈并接受爱,他们将不会向这个世界发泄如此的愤恨。如果你观察这样的罪犯得到疗愈,并爱自己和接受自己时,他们能够发生跃变的。他完全能成为好榜样。显然这种罪犯的本质与其自认为是受害者的感觉直接相关。

Z: ...罪犯实际上是受害者。那么援救者呢?

J-D: 他们也是受害者,而且是往往离开受害者身份的最后一步。他们仍参与受害者/罪犯的游戏,但不积极溶入上面两种角色。你体会到了吗,在离开受害者/罪犯的游戏之前,你自己首先需要治愈这场游戏给你造成的创伤。你可以通过帮助其他人来实现疗愈。可以把痛苦转化成有力的工具。也可以通过成为爱来克服痛苦。比如说,一位被强奸的受害者可以成立一个咨询中心和援助团队。你经常会发现成立这样组织的人往往是受害者,他们勇敢地站出来找回自己的力量。有时甚至罪犯也会改正自己。想结束受害者/罪犯游戏的存有们一般都经过援救者的循环。此外还有一些原因。援救者有时想体验一下高尚行为。他们希望通过做善事而得到自尊。有时却造成一种受害者并不感恩的强制性的帮助。有时甚至成为变性的罪犯。比如说一位长期虐待妻子的丈夫可能会组成一个男人俱乐部相互帮助来解决他们之间的愤怒情绪。那就会产生很多变数,我就无法一一例举了。简单地说受害者/罪犯/援救者三者最终都仍然认为自己是个受害者。另一方面,创造存有们都认为每个人都是创造存有。所有的都是完美的,没有任何人或事务需要改正。永远是完美的。

Z: 那听起来好象很冷漠。

J-D: 为什么?

Z: 我是指,当我看到其他人在痛苦中,我应该不理他们,然后说,你自己造成的。

J-D: 你能这么说。但是记住,每时每刻在每一个思想和行动中,你都在创造自己和现实。如果你是位创造存有,你就知道这点。当你看到其他人的痛苦时,你实际上也在体验他的痛苦。你当然要决定如何面对它,你一定要选择。

Z: 但是...

J-D: 先别打断我。目前生活在地球上的你们无论有多觉醒都完全不懂一元性。按规则,只要生活在地球上,你们就一定要象现在这个样子:看别人就是别人。你们还没达到合一的意识。如果有的话,你们现在应该和我在一起,而不是在地球上了。你可以把我说的当作知识层面来接受,但还没有在现实中真正体验它。我说的对吗?

Z: 的确是那样。

J-D: 因此你仍然看那位正在痛苦的人是他人。你仍然觉得你正在观察他的痛苦,而不是你的。在你观察的那一瞬间,你可以决定对你观察的对象采取什么态度。那个态度就定义了你在那个时刻的身份。

Z: 呵!我有点糊涂。那我应该怎么做呢?应该帮助他们呢还是让他们自己创造?

J-D: 我们现在到了道德准则点上了。很好,记得吗,这正是我们这章的开场白?你说想在道德准则的层面上了解什么是一元性?

Z: 记得。觉得好象是很久以前的问题了!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