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8

 

【重磅揭露】荷蘭資深銀行家揭露光明會的金融體系

 

 

主持人隆納德,你之前提到金字塔的控制結構。

 

我想多了解位於金字塔頂端的8500人。

 

你可以告訴我們金字塔頂端的運作模式嗎?

 

隆納德伯納德: 當然好。這個人數達8000 – 8500人的統治集團利用貨幣金融系統,也就是我們日常生活中的金錢和銀行控制這個世界。他們採用是一套金字塔形狀的控制體系。8000 – 8500人位於金字塔頂層。為了統治金字塔下層的眾生,他們在1930年於荷蘭成立BIS,也就是國際清算銀行。國際清算銀行的總部設在瑞士。它是全世界所有銀行和金融體系的總部。 金字塔頂層的統治集團下達指示給國際清算銀行。國際清算銀行接著往下佈達統治集團的命令並且逐層執行。我們知道巴塞爾協定。有些人曾經在報章雜誌報導巴塞爾協定、巴塞爾協定2.0和巴塞爾協定3.0。這些協定都是國際清算銀行規劃的文件。我剛才說過:國際清算銀行成立於1930年。基本上全世界在隔年就認定國際清算銀行是全球金融體系的總部。全世界的中央銀行都是國際清算銀行的會員。國際清算銀行只是一個民間組織。它有一份總部協議書。協議書詳細記載著國際清算銀行的成立宗旨、職權範圍、授權等級和業務活動。大家可以到它的官方網站閱讀這份協議書。 大家可以從這份協議書中看出統治集團如何制定一份全世界都承認的規則。協議書也確保國際清算銀行的巴塞爾總部不受瑞士政府管轄。國際清算銀行在其他國家的總部也不受當地政府管轄。協議書也宣告國際清算銀行的司法豁免權而且不受任何世俗規範管轄。外人根本無法干預它的活動。這家銀行的司法豁免權強大到任何地球上的法律和規範都管不動的程度。這家銀行還擁有私人的警備單位。一般人都別妄想自己可以衝進總部大罵:你們這群王八蛋或者進去鬧場,因為事後根本躲不掉。 簡單地說,全世界都認定國際清算銀行是一個擁有絕對司法豁免權的國家。

 

*****

(text)

國際清算銀行總部協議書:

國際清算銀行總部不受一切人物、組織或國家侵犯(第二章)

國際清算銀行擁有絕對司法豁免權 (第四張)

國際清算銀行擁有絕對的貨幣控制權

國際清算銀行不受一切世俗法律管轄

國際清算銀行不受任何人控制

國際清算銀行是一個擁有獨立警備單位的自由邦

*****

 

隆納德伯納德: 納粹和它的盟友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利用國際清算銀行變賣它們從猶太人或其他地方搶來的黃金。國際清算銀行是一家沒有敵友觀念的金錢俱樂部。國際清算銀行在世界各地的總部負責維持金錢體系的運作。它們控制金字塔底端的貨幣發行量,從而剝削生活在金字塔底層的民眾。他們利用金融體系剝削金字塔底層的民眾。國際清算銀行轄下有兩個金融機構:國際貨幣基金和世界銀行。人們時而可以在報章雜誌上看到這兩個組織的報導。這兩個金融機構經常在世界各國需要援助的時候拔刀相助 說白一點,他們就是放高利貸給需要金援的國家然後讓這些國家揹負永遠還不完的債務。這兩家金融機構會仔細計算放貸金額,好讓借貸國揹上永遠還不完的外債。它們接著就會利用債權人的身分壓榨擁有豐富資源的國家甚至是一整個大陸,好比說非洲大陸。 它們會允許債務國利用各種資源償還其實根本還不完的外債。跨國公司接著進入債權國大肆掠奪各種資源。

 

主持人:好比說用勞力、血汗勞工抵債之類的嗎

 

隆納德伯納德: 是的。它們只需要收買國家領導人就能肆無忌憚地放高利貸。它們的收買方法包括重金行賄、雛妓和其它威逼利誘的手法。一旦國家領導人被收買,就只能對這兩個機構言聽計從了。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是國際清算銀行底下的第一層的控制結構。金融控制體系的第三層是私營的中央銀行。好比說:歐洲中央銀行。歐洲各國以前還有國營的中央銀行,但是這些央行現在都已經降級成歐洲中央銀行的附屬辦公室了。 

 

主持人金融城在金融控制體系中具有甚麼地位

 

隆納德伯納德:妳說的是倫敦金融城嗎它也是一個自由邦。

 

主持人:梵蒂岡城也是自由邦。

 

隆納德伯納德: 沒錯。華盛頓特區也是一個自由邦。世界各地有許多類似國際清算銀行的自由邦。倫敦金融城是一個世界級的金融重鎮。倫敦的銀行家們有權決定黃金的價格,而且他們每天都在操弄金價。 他們有能力讓人們賺飽荷包,也可以人們一貧如洗。這種操控財富的能力讓倫敦金融城在全球金融體系雄踞一方。倫敦銀行家們在金字塔控制體系中代表著非常重要的控制機制。國際清算銀行位於世界金融控制體系的頂層。第二層是國際貨幣基金和世界銀行。 第三層是美國的聯邦儲備委員會以及世界各國的中央銀行。第四層是一般的民營銀行和股票交易所。世界各地的自由邦擁有不受任何人或組織管轄的司法豁免權。這些自由邦底下的工作人員也享有司法豁免權。

 

主持人這些自由邦的地位跟國際清算銀行是一樣的嗎?

 

隆納德伯納德: 不一樣。國際清算銀行將任務委派給其它單位。它是所有金融機構總部的大總部。國際清算銀行發出指示之後,金融體系會逐層執行它的指示。 

 

主持人:倫敦金融城也要服從國際清算銀行的指示吧。

 

隆納德伯納德: 當然要。這些自由邦都要服從來自頂層統治集團的指示。回到剛才提到的金融控制體系。一般的民間銀行底下是跨國企業。跨國企業底下是世界各國的政府。政府底下則是平民百姓。金融控制體系裡面有一個我們已經習以為常的控制手段:利率。 人類社會的金錢源自一份基於債務的合約。我們舉個日常生活中的例子吧。我們到銀行要求貸款。我們在合約書上簽字蓋章。 我們簽字的同時就在自己的銀行帳戶產生了債務和借款。我們用貸款購買房屋、汽車或其它物品,同時背負著相對應的債務。銀行利用這種方式憑空創造出金錢。全世界的所有的金錢都源自於債務。

 

銀行貸款有一個我們可以稱做使用費的額外費用,也就是利息。學校的經濟學告訴我們:銀行的借款是其他儲戶的血汗錢。銀行借款收利息好讓別的儲戶多存錢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不過事實並非如此。我們假設貸款的年均利率是 5% 利率產生的利息並沒有列入貸款合約的清償項目。這代表銀行用另外的合約造成了全球貨幣短缺。貨幣短缺造成全世界的競爭,進而導致世界各地的苦難。金字塔頂層的統治集團每年都可以從金字塔底層民眾的貸款中抽取5%的金額。 我們可以簡單計算一下。每年5%的利息乘上10年就是50%;乘上20年就等於100%。金融體系的貨幣缺口只會變得越來越大。為了要解決貨幣稀缺, 金融體系的每一層都是以債養債。平民百姓、政府和公司行號都是以債養債。新產生的債務都是為了要遮掩被統治集團剝削的5%。統治集團像吸血鬼一樣搾取全世界上真正有價值的資源和服務。他們只要用20年就可以完全竊取真正有價值的資源和服務。貨幣短缺導致世界各國的國債增加。各國民眾的個人債務也不斷增加。樂施會曾經做過一份調查報告。他們發現世界上前八位富豪的財富加總起來相當於全世界所有人類財產的一半。這怎麼可能?這份報告並不是主觀的猜測。這是因為利率把真正有價值的資源和服務轉移到頂層統治集團的荷包。統治集團利用各種規範、法律、軍隊、警察、財務服務和其他機制維持金字塔的控制體系。統治集團利用各種規範、法律和組織確保金字塔底層的民眾永遠過著底層的生活,而不是讓700萬人晉身上流社會。他們不想讓上流社會人滿為患,因此他們把上流社會打造成一個非常封閉的社交圈。 一旦平民百姓不知道控制體系的運作方式;不知道自己受到甚麼樣的欺騙,權貴集團就可以繼續靠著掠奪真正有價值的資源和服務並且變得越來越富有。所有人間的苦難都是商業模型。敘利亞戰爭就是一個商業模型,一個列強攫取資源和各種利益的模型。這些模型都是由金字塔頂層的統治集團策劃並且交由底下的各種組織分層執行。

 

主持人你之前說過:順著金錢流動的方向走,因為人間的各種問題終究是錢的問題。

 

隆納德伯納德: 沒錯,差不多就是這樣。我今天帶了一篇荷蘭新聞頻道寫的報導。大家可以上網搜尋這篇文章。文章標題是油價上漲導致通貨膨脹( “Gas prices increase inflation”)。這是一篇相當有趣的文章,不過它的標題不符合事實。這篇文章的刊登日期是201729日。大部分報導內容都不符合事實。油價上漲其實不代表生產石油的成本真的有增加,而是代表我們的荷包要變薄了。  

 

*****

(報導內容)

除了通貨膨脹,油價也會受到市場供需以及人為操弄影響。 

*****

 

隆納德伯納德: 通貨膨脹導致貨幣一直貶值而且購買力持續下降。雖然這篇報導有很多缺失,它還是有講到一些真相。 “現在荷蘭的年均通膨率是1.6%,可能再過不久就會變成跟歐洲一樣的1.8%。這代表民眾的收入和消費能力每年會減少1.8%。以前一個人只要有一份收入不錯的工作就能養活一整個家庭。現在就連雙薪家庭都入不敷出;身陷財務危機。荷蘭有120萬名負債人口。這些人一輩子都還不清自己積欠的債務。這不是天方夜譚。歐洲央行這兩年都一直維持低利率和貨幣寬鬆政策。歐洲央行每個月都向貨幣市場投入800億美元。歐洲央行試圖利用這種以債養債的貨幣政策把歐元區的年均通膨率升到接近2% 換句話說,統治集團每年都可以從眾人的勞動成果中竊取 2%。他們每年都竊取 2%的勞動成果然後跟眾人說物價上漲。這擺明是睜眼說瞎話。事實就是大家手中的貨幣貶值了。統治集團幹的盡是這種勾當。 我接著講我們已經習以為常的利率。利率是另一種形式的通貨膨脹,也就是另一種剝削手法。統治集團有好幾種偷盜手段。

 

權貴階級利用金融體系和貨幣經濟掠奪真正有價值的資源的服務。他們利用銀行偷竊和掠奪。每個荷蘭人都有一組社會保險號碼 (Citizen Service Number)。我有時候會想:社會保險號碼?。社會奴隸代碼還差不多。

 

主持人:我也認為是後者。

 

隆納德伯納德: 如果人們想知道為何人們會生活在充滿競爭而且資源匱乏的死胡同,答案就是金融系統的設計就是讓貧者更貧,富者更富。根據經濟學家的計算,全世界有80%的人一輩子都在付利息。10%的人付出和收入利息。剩下10%的人則是只進不出。這個統計已經點出了經濟問題的根源。世界上大多數的民眾一輩子都在清償利息,而一小部分的人則靠這些利息在控制體系內作威作福。荷蘭人過去30年已經為了國債支出130億美元的利息。 支付這些利息的錢都來自荷蘭人的稅金。我們支付的130億美元最後都流入私有銀行。這些利息都出自憑空產生的借款,而我們的政府也樂於採用這種債務合約。政府開心地拿著借款到處花然後付使用費給私有銀行。如果荷蘭人可以省下130億美元的利息,所有國民都不需要拮据度日了。看似無害的利息其實是經濟問題的一大元凶。更何況,天主教會仍規定歐洲人不准收利息。放貸收利息不僅違法而且最重可以判處死刑。天主教經典認為收利息是一件大奸大惡的事情。

 

主持人收利息其實仍然是違法的。

 

隆納德伯納德: 的確。伊斯蘭國家的銀行規定不收利息。雖然現在有些銀行採用一些新的計算方式變相收取利息,正統的伊斯蘭銀行仍然不收利息。伊斯蘭國家的銀行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這些銀行的儲戶和員工有一半不是穆斯林。他們純粹是出於良心和道德原則選擇了沒有利息的銀行。這些人都知道利息造成的傷害。

 

主持人:政客們都只會姑息。我知道歐洲審計院根本無權過問歐洲中央銀行的帳目。

 

隆納德伯納德: 當然沒辦法。歐洲中央銀行是一群私營組織。它們享有一大堆它們根本不需要的權限和保護。

 

主持人這麼說來,歐洲審計院和政府到底能為老百姓做甚麼事情?

 

隆納德伯納德: 這兩個單位是為服務政治而存在的機構。舉例來說,他們會審查政黨的選舉預算和選舉計畫。這種審查可以是正當的監督,不過有心人士也可以用這種手段達成某些目的。 他們在選舉期間使用的計算方式會讓一切看起來天下太平,政通人和。他們會告訴大家現在景氣開始升溫、就業機會增加、國家的前景一片美好。等到選舉結束之後,我們又會聽到政府看衰景氣然後要縮減開支。 

 

主持人歐洲審計院可以介入選舉,卻根本拿不到銀行的資料。它無權過問銀行的帳目

 

隆納德伯納德: 民營公司都有正式的年度財報,但是我們都知道公司肯定有不會對外公開的決策。

 

主持人說的沒錯。

 

隆納德伯納德: 國際清算銀行是一家充滿黑幕的銀行。歐洲還有很多法外機構。其中一個是歐洲穩定機制。歐洲穩定機制是在2012年正式啟動的跨國機構。它和它的員工一樣擁有絕對的法律豁免權。這個機構可以為所欲為而且不用對外公開任何決策。它也接近是一個自由邦。

 

*****

歐洲穩定機制

歐洲穩定機制必須在急難發生時保護歐洲各國(的銀行

歐洲穩定機制可以向歐洲政府索討數十億歐元

歐盟各國必須在7天內支付歐洲穩定機制要求的款項

歐洲穩定機制具有不可撤銷和無條件的權限

歐洲穩定機制享有絕對的司法豁免權

歐洲穩定機制的工作人員不受任何法律干預

*****

 

隆納德伯納德: 歐洲穩定機制是一家由歐洲議會、各國總理和政府授權的金融機構。它的成立宗旨是解救陷入金融危機的國家,但是過沒多久就變成了銀行的靠山。 歐洲穩定機制可以要求歐洲各國的政府在7天內透過荷蘭繳交100億甚至1000億歐元。假設歐洲穩定機制需要一筆處理希臘金融問題的資金,它可以向德國索討100億歐元。德國就得在7天內透過荷蘭繳納100億歐元。歐洲穩定機制接著就能拿著100億歐元替銀行紓困。希臘政府實際拿到的救命錢還不到5億,其餘的款項都從希臘直接進入德國、法國和荷蘭的銀行。這些銀行在過去投資希臘國債而且確信自己可以平安脫險。現在這些銀行可以利用歐洲穩定機制和其他手段確保自己可以安全下莊,而且它們的紓困基金都是來自納稅人的血汗錢和政府的國債。統治集團利用這些確保貧者越貧,富者越富。 

 

主持人這就是你想出面喚醒民眾的原因。

 

隆納德伯納德:沒錯。 我們最近在荷蘭和比利時舉辦講座。主講者不光只有我,還有我的同事。我們正逐漸地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

 

主持人沒錯。

 

隆納德伯納德: 這些講座都很有趣,不過倒也不輕鬆。我親眼看過統治這個世界的核心架構。統治集團仍持續利用各種手段和計劃碾壓全世界而且把世界變得越來越糟糕。他們的統治手段也包括疫苗。前陣子歐洲突然發生流行病疫情。荷蘭人都跑去診所打疫苗。

 

主持人疫情已經趨緩了。

 

隆納德伯納德: 是啊。所幸疫情已經趨緩了。我記得當時的荷蘭的衛福部部長還一直呼籲大家盡快注射豬流感還是禽流感疫苗。不管是那種,當時的情況真的很嚇人。

 

主持人: H1N1之類的疫苗吧。

 

隆納德伯納德: 沒錯。不過後來荷蘭還剩下很多沒用到的疫苗。政府還得用各種化學方法銷毀這些會危害動物和環境的疫苗。整體來說,疫情不過一種商人用來牟利的商業模型。大家可以調查各家藥廠在疫情發生幾個月之後的股市行情。它們的股價創下連續好幾個月的高點。它們靠疫情多賺了幾十億美元。跨國企業正是疫情的幕後原兇。 不光是我這麼說,很多專家學者都發現到這種現象。 跨國企業和銀行已經成為了統治世界的組織。它們利用我們提到的各種手段和計劃統治這個世界並且利用自由邦的地位規避司法。自由邦的司法豁免權是跨國企業很重要,因為我們等同賦予它們司法豁免權。 司法豁免權讓跨國企業變成了罪犯們可以肆意妄為的犯罪天堂。這種情況就好比父親跟小孩說:”儘管放手去幹。就算是天塌下來也有老爸扛著。這些企業罪犯就在這個史上最大的犯罪溫床裡日益壯大,逍遙法外。自由邦的司法特權造成了各種我們現在遇到的各種亂象。如今荷蘭的日常事務八成都是由布魯塞爾決定。 現在政府舉辦的各種選舉活動都只是為了讓民眾同意當前的社會制度。

 

主持人同時也保持我們生活在民主社會的幻覺。

 

隆納德伯納德:各種選舉讓民眾以為自己對民主有所貢獻,而且可以帶來實質的變革。可是大家回顧過去40年,哪些事情真的變了嗎?我們真的有透過這些年的選舉改變政治議題嗎?

 

主持人:終究是舊瓶裝新酒。換湯不換藥。

 

隆納德伯納德: 投入政黨政治的人剛開始都是堅持原則而且真心想要改革的明理人。不過一旦他們組成聯合政府,他們效忠的對象就再也不會是人民而是權貴集團。這時候改革的承諾就變成了一張空頭支票。我們不需要長篇大論的解釋。大家都知道荷蘭經過幾任首相的治理之後變得越來越糟,然後只有極少數人的生活變得越來越好。大家再看看這些人在從政生涯和他們退休之前的處境。我現在真的覺得部長的存在意義就是個僕役。我看的不僅是部長在任期內服務的對象。我也注意他們卸任之後的規劃。好比說前財政部長迪雅哥( Jan Kees de Jager)。歐洲穩定機制在他擔任財政部長的時候通過。 我沒看過他像個郵差一樣四處奔波。我知道他現在已經在商業界做到了頂尖的職位(荷蘭皇家電信的財務長) 我不羨慕他的職位,不過我們可以從他的境遇中看出一些端倪。大家可能以為他的仕途只是單一個案,但是他其實是照著前人的腳步走過同樣的利益迴轉門。我們可以看到一小群魁儡官員充當夾在權貴集團和平民百姓之間的中間人。他們在政府裡面演好自己的角色。他們出賣了自己一部份的人格,否則我們根本看不到這種利益輸送的模式。 我們可以看看這些政黨在選舉期間做出的承諾,再看看那些人曾經在選舉期間高呼我們要貫徹經濟、金融和貨幣改革”? 人類需要擺脫現有的銀行體系。我有找到一個人選,但是現在檯面上的主要人物都缺乏政治實力。即便是民主論壇 (Forum for Democracy),它們能在政府裡有一個黨員都算僥倖了。我們當然不能期望這些小黨能造成任何重大的變革。它們都在檯面下活動。有些甚至不想公開露面。這些公民團體有些可以造福平民百姓的計劃。這才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而且這些計劃有發展的潛力。

 

隆納德伯納德: 它們肯定有發展的潛力。現在荷蘭有一個名叫公民運動(Burger Beweging)”的政黨。這個有參與國內的選舉活動。如果大家看過這個政黨的政見,肯定會希望它掌握140-150個政府職位。

 

主持人這些政黨缺乏民眾的關注。

 

隆納德伯納德: 這些政黨是民意的真正代表,也是真正能造福百姓的政黨。但是這些政黨卻不能上台執政。為什麼因為既得利益者們不容許這些政黨實現它們的政見。統治集團會用盡各種手段阻撓真正的改革。

 

主持人他們需要善用媒體,因為他們缺乏主流媒體的關注。社會大眾根本不知道這些政黨。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 

 

隆納德伯納德: 這些政黨都是地方性政黨。它們四散各地,各自為政。它們缺少突破現狀的方法。它們不僅需要支持,也需要金錢和可以打通主流媒體的人脈。

 

內容來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C-KHt9vi5k

翻譯:Patrick Shih

本文出處網址

www.golden-ages.org/201/02/18/real-big-power-revelations-by-insider-ronald-bernard-part-2/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