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4 OSHO 奥修每日分享

 

 

问题:危险的活着,是什么意思?

 

OSHO 奥修 :

 

危险的活着,意思是活着。如果你不危险的活着,你就根本没在活。生命只在危险中盛开。生命永远不会在安全之中盛开,它只在不安全里盛开。

 

如果你开始有安全感,你就成了一潭死水,你的能量不再流动了。然后你变的害怕,因为人永远不知道如何进入未知。为何要冒险?已知的更安全。然后你执着于熟悉之物。你总是对其受够了,你对其厌倦了,它让你感到痛苦,但它仍然是你熟悉的、舒服的。至少它是已知的。未知让你发抖。一想到未知,你就开始觉得不安全了。

 

世人只有两种。想活的舒服的人——他们在寻求死亡。他们想要一个舒服的坟墓。想真正在活的人——他们选择危险的活着,因为只有在危险中生命才会茁壮成长。

 

你有爬过山吗?你爬的越高,你就越觉得有活力,你越觉得年轻。掉下去的危险越大,峡谷越深,你越觉得活着……在生死之间,当你悬在生死之间。接着就没有无聊了,没有过去的尘埃,没有对未来的欲望。当下这一刻如火焰一般强烈。这足够了。你活在此时此地。

 

或是冲浪、滑雪、滑翔。只要有丢掉性命的风险,就会有无限的喜悦。因为丧命的风险让你觉得非常活生生。所以危险的运动很吸引人。

 

人们去爬山。有人问希拉里,“为什么你尝试攀登喜马拉雅山?为什么?”希拉里说,“因为它在那里,它一直在发出挑战。”爬它风险很大,很多登山者人死了。这六七十年来,很多团队爬过,而那几乎必死无疑。但人们仍然去爬。那有什么吸引力呢?

 

爬的越高,安稳、日常生活离的越远,你再度狂野起来了,你再次成了动物世界的一份子。你再次活的跟老虎、狮子或一条河流一样。你再次像小鸟一样展翅高飞,飞的越来越远。安全感、银行存款、妻子、丈夫、家人、社会、教堂、声誉……这一切每时每刻都在淡去、越来越遥远。你单独了。

 

这就是为什么人们这么醉心运动。但那也不是真正的危险,因为你很容易就能游刃有余。你能学好,你能熟练掌握。那是一个计算好的冒险——如果你允许我这样说,计算好了的冒险——你可以接受登山训练,你可以做好所有防范措施。

 

或者开车、飙车。你可以开 160 迈。那有危险,也令人兴奋。但你能驾轻就熟,危险只是针对门外汉的,对你来说则不。即便有危险,也微不足道。而且,那些冒险仅仅是肢体上的冒险,只有身体有参与。

 

当我跟你说危险的活着,我指的不只是身体上的冒险,也有心理上的冒险,最后是灵性上的冒险。宗教是灵性冒险。它去的非常高远,那里或许没有回头路。那就是佛陀所谓的“ anagamin”—— 永不回头之人。它去的非常高远,那里没有回头路,然后一个人直接消失了。他永远不回来了。

 

当我说危险的活着,我指的是,不要过有着普通声誉的生活——你是一个镇长,或是协会的一员。这不是生活。或许你是个部长,或许你有一份好职业,收入颇丰,银行存款越来越多,一切都完美无缺。

 

当一切都完美无缺的时候,睁眼看一看——你在死去,什么也没发生。人们或许尊敬你,你死后或许会有一大帮人为你送行。不错,仅此而已。报纸上或许会刊登你的照片,别人会评价你,接着人们会忘记你。你这辈子就只为这些东西而活。

 

观察一下——一个人能为平凡、平庸的东西荒废一生。成为灵性的,意味着明白不应该给那些小事太多分量。我没有说它们没有意义。我说的是它们有意义,但没有你想的那么有意义。

 

钱是需要的,这是一个需求。但钱不是目标,也成不了目标。房子是需要的,当然。这是一个需求。我不是个禁欲者,我不想你把自己房子拆了,跑去喜马拉雅山。房子是需要的——但是,是因为你,才需要房子。不要误解这一点。

 

我看到人们把整件事情搞反了。就像房子需要他们一样。他们为房子不停的工作。就像银行存款需要他们——他们不停的赚钱,然后撒手人寰。他们从没活过。他们的生命一刻也没悸动、流淌过。他们仅仅是被囚禁在安全、熟悉和声誉里。

 

然后如果你厌倦了,这很自然。人们来找我,跟我说他们感到无聊透顶。他们受够了,他们卡住了。该怎么办?他们以为只要重复唱一个咒语,他们就能再次充满活力。事情可没这么容易。他们必须改变自己的整个生命模式。

 

爱,但不要以为那个女人明天还爱你。不要期待。不要把那个女人贬成你的妻子。那么你就是在危险的活着了。让你的男人继续做你的男人,你的女人继续做你的女人。不要让你的明天能被预见。什么也不要期待,为了一切做好准备。那就是我所谓的危险的活着。

 

我们在做什么?我们爱上一个女人,我们立马跑去法庭,跑去结婚登记处,跑去教堂结婚。我不是说不要结婚。它是一个形式。很好。满足社会(亲戚朋友们的期待)。但内心深处永远不要占有那个女人。永远不要说“你属于我。”因为别人怎么可能属于你?当你开始占有那个女人,她也会开始占有你。那么你们的爱就完蛋了。你们只是在碾压、扼杀彼此,让彼此瘫痪。

 

爱——但不要让你的爱堕落成婚姻。工作——工作是需要的。但不要让工作成为你唯一的生活。玩乐应该始终是你的生活,你生活的中心。工作应该是玩乐的工具、方式而已。在办公室里工作,在工厂里工作,在店铺里工作,但只是为了有时间、有机会来玩乐。不要把你的生命缩减成一个工作程序。因为生命 / 生活的目标是玩乐。玩乐意味着为了事情本身而做。

 

未完待续。译自: OSHO The Discipline of Transcendence, Vol 2 ,译者 Aashna ,仅对个人译文声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