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30

 

 (1)

心理学医生海伦.瓦默巴赫(Helen Wambach)所着的《转世的证据》一书引起了读者的广泛兴趣,为了满足广大读者的要求,我们选译了此书中一些片段,以飨读者。

公元前期的生活

在我研究的1100人中,21%去了基督诞生以前的年代,其中第一组800人有21%,第二组300人有20%。两组惊人的相似对应于研究对像生活在公元前2000年的比例:第一组7%,第二组8%。在公元前1000年到公元前500年间,两组完全一致:生活在公元前1000年的两组各有7%,生活在公元前500年的两组各有6%。很明显,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文明时期生活的人口密度高于后来时期。

我查看了三个公元前时期的上、中、下层阶级构成比例的图形,以找出两组间是否有关联。两组的图形惊人地相似。公元前2000年,两组的5%属上层阶级。中层阶级占第一组的26%,第二组的30%,平均为28%。下层阶级两组平均为67%

公元前1000年,第一组的4%和第二组的9%属上层阶级。中层阶级的图形也很稳定,第一组有33%,第二组有36%,平均为34%。下层阶级平均为61%。相对于其它时期的阶层分布,图形显示公元前期更为繁荣,直到1500年左右。

到公元前500年,手工艺人、商人以及其它中层阶级人民的数量仍然大体相同,约占30%。而上层阶级增加到6%。下层阶级占第一组的62%,第二组的72%,平均为65%

我很感兴趣地注意到我的研究对像在公元前2000年时期居住的地点。84人中只有7个生活在西半球。尽管只有一人知道精确地点,但内部证据显示另一人住在现今的美国(可能是阿里桑那州),其它六人在南美。

生活在中美洲的一个人有着愉快的经历。他发现自己是一个女人,蓬松的头发又黑又长,发上系着珠子,腰裹皮裙,上身赤裸。景象是一个山谷,前望平原,河流绕左,森林在后。建筑物“看起来象树枝搭盖的平房”。在回答儿童时期有什么活动的问题时,他说骑马,然后补充说,他觉得在公元前2000年这是不可能的。有趣的是,考古队曾发现一匹马的残骸,提示西半球早在公元前3000年即已知道马的存在。

生活在公元前2000年的南美洲的研究对像(7%)描述了当时的文明,听起来相当先进。一名男子报告了如下生活:“我穿着布做的长裙,腰扎皮带。好像还套着类似马甲的衣服,以及装饰华丽的宽宽的金属肩带。我的头发是黑色的,长及颈部。皮肤是深棕色。天气暖洋洋的,十分舒适。我看见建筑物,很像寺庙。它们有着光滑的石墙,以及台阶。”食物是黄白色的米粥或玉米糊。

他在儿提时代学写过一些符号,但无法进一步详细描述。他觉得成人后从事一种刻字或印符的工作,并终身以此为生。他在五十多岁时死去,原因不明。他的宗教信仰教导说“心灵的太阳是主或力量”。他形容灵魂离开肉体时“金色的光芒如瀑布般向我洒下”。他看见的地图是秘鲁。(待续)

本文網址: http://kzg.io/gb3XpB

 

 


 

 (2)

另一名人士(被挑选的研究对像)也回忆起自己在公元前2000年前后南美同一个地区的一次转生,同样是暗红色皮肤、黑发垂颈、穿皮革鞋子。他讲不来衣服的样子,只说出了他看到的建筑物,同第一名人士讲述的很相像,他讲那建筑工艺精美、外观漂亮。说在童年还掌握了一种符号表达的书法。成年后是农夫,可是显然还造瓦罐,因为他回忆说把符号绘在瓦罐上。他还在附近一栋房子的墙上看到复杂精美的图案。他对自己的去世知之甚少,不过那时他已经很老了,应该是自然死亡。和那名秘鲁的人士一样,他也在死后经历了光芒。在资料表后他这样注解“那是个非常高级精妙的国度,它异乎寻常地存在了那么久远的年代。我死于公元前2031年。我确实很真实地看到了,我是个印第安男人,长着黑色的直发。”

 

3个受测者于公元前2000年在南美,都描述自己在丛林地带、赤脚、穿缝制的衣服。他们都谈到自己深色皮肤、而非棕色或红色。他们讲房子是“泥的基底”(受测者1)――小圆顶;“可以透过墙上的洞看”(受测者2);还有“草泥结构”(受测者3)。有意思的是他们在同一年代同一地区都看到了同样结构的建筑。看来他们也都吃同样的食物――一种黄色的糊状物,其中一人讲是一种“根茎,像土豆。”另一人讲“有点发黄,像玉米糊。”而他们的活动则差别甚微。2名男士说在磨长矛打猎;那名女士说在制造、打磨箭镞。

 

死后的经历则各有千秋,有2人确实有死后经历(另一位因我的建议而被妨碍),说在死后在空中高飞。一任讲宗教教导说他将是鸟精灵。另2位没有讲宗教教导说死后如何,尽管他们也讲在飞翔;这都同那位秘鲁人士看到更高文明的金色光芒形成对比。

 

最为迷人的是,他们在南美的转生也住在智利―秘鲁地区,那里的文明在“约公元前2000年左右”也用符号文字。完全不同于我其他的所有例子。

 

受测者是一名男士,当它俯视自己的脚时,他看到“明亮光滑的金属”。“我穿着一种镀银的软金属衣服,像连身服一样从头到脚”。他讲,“我没有毛发、戴着一种手套,我长着长长的手指。我在一个山区,可是气候温和。”建筑物是“石头和金属的,相当高大。看起来很现代化。”童年活动有操作一种电子板、玩复杂的计算游戏等。食物是“一些蔬菜、一些水果。”他的成年生活是写作、学术活动,在“优美的环境中”度过。他讲死时已经老了,死因是“电气化学故障。”他死时“感到正是时候。不懂任何宗教教义。意识离开肉身时,感到惬意而柔和。”

 

在他的资料表后,他勾画了一些离奇的建筑。有一个酷似金字塔,只是比金字塔更长。有一个圆柱形的建筑,带一条直达建筑中部的矩形人行道。他画的椅子只有一条宽腿儿。他的餐厅有一个像箭簇的扁东西,似乎是个铲子。难道他是来自消失的大西洲?他旅行到南美建立了一个文明?另两位人士讲述的高级文明都是这个文明没落后的产物?我的数据相关信息不能提供答案。只是接近的地理位置暗示着可能有联系。

 

接下来,来自接受催眠的受测者的一组原始报告,将会提供公元前年代里过去世的风情。(待续)

 

本文網址: http://kzg.io/gb3Xs1

 


 

 

(3)

 

来自接受催眠的受测者的一组原始报告,提供公元前年代里过去世的风情:

 

女性转生女性

 

地点:亚洲

 

相貌:粗黑的直发。“很像印第安人的深色皮肤。眼睛下有黑圈。”

 

衣着:胳膊外露。赤脚。“衣服宽松地围着身体。”

 

地形场景:阳光明媚、酷热干燥,植被稀少、土地沙化,稻田贫瘠,屋顶巨大、圆形屋门。

 

饮食与进餐时间:“我们一家人用手或者面包片吃光了无数的****。”

 

童年生活:“我在一小洼水边的泥巴里玩。我看见自己在玩一个算盘一样的东西,在学算术什么的。”

 

成年生活:“很少活力、很少干活。”

 

去世:公元前2083年去世。“很安详――在一棵树下坐着时意识离开了肉身。”宗教的教诲说会有来生的。离开肉身后,“意识起初处于一种十分模糊的状态。”

 

亲缘:“有个兄弟。”

 

男性转生女性

 

地点:巴比伦尼亚―美索不达米亚(西南亚地区)

 

相貌:在头顶把头发束成小辫辫。

 

衣着:便鞋,简单的长衣。

 

地形场景:土坯房子、半沙漠,夏季。

 

饮食与进餐时间:“枣椰子、芝麻饼、黄瓜、果仁等。”餐具是新烧制的。作牧师的父亲、母亲和兄弟姐妹们,一家人一块吃饭。

 

童年生活:“在一间大屋子里的织布机上织布。”

 

成年生活:“17岁嫁给了一个黑黑的卷发男人。与父母同住。拥有大片土地、有运河水灌溉大麦、小麦、枣椰田。成为一个大家庭的母亲,有了孙子。”身体健康、还能干活,希望拥有更大的畜群、更大的田产。

 

去世:60岁因病去世。全家服丧,而“我的意识想安慰他们。我呆在他们附近、然后丈夫去世。以光速飞向一个新的国度。”去世时间是公元前2060年。

 

亲缘:……未提及。

 (待续)

 

本文網址:http://kzg.io/gb3Xte

(图片来源:Pixabay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