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8 奥修

 

 

  奥修检查了一个团体成员的能量,并说他受到失去母亲的影响…

 

  -----------------------

 

  对一个孩子来说,很难在没有母亲的情形下真的感到快乐。如果孩子在童年的早期失去了母亲,那就像是失去了生命的汁液,他会变得枯竭。这就是为什么你会觉得自己像个和尚。

 

  母亲不只是个保姆。她不只给你食物,她是在给你生命的能量。她不断的将她的爱倾注在你身上。她的感情使你觉得被爱、被需要、被珍惜,而且觉得你是有价值的,如果失去了你,有人会非常非常不快乐。你的微笑是非常重要的,它会令别人微笑。一旦母亲不在那儿了,孩子就会切断和存在的连结。别人会照顾他,会给他食物,每件事都好好的,但是没有别人会只是因为你在那里就觉得非常快乐,只是因为你的存在就使得某人非常快乐。孩子会开始觉得他好像是个负担。人们会照顾他,但他觉得自己不被需要,如果他不在那儿会比较好。

 

  这些非常间接、细微的感觉进入了他的心,而这会使一个人枯竭。事情就是这样。但从某方面来说,解决这个问题总比陷入因果循环要容易,因为只要再去经验它一次,你就会再度充满生命力。只要去认清事实,知道这就是过去所发生的事,所有的重担就会消失。你的生命里需要一些意义。如果母亲不见了,意义也将随之消失。如果可以再度唤回这些意义,你就会发现存在成为你的母亲。

 

  就在某天,我读到Jean-Paul Sartre写的一个句子。他认为人是一种无益的热情,一种无谓的热情。失败是绝对的。根本没有意义。生命只是一个意外,哪里也去不了。他说生命就像一个孩子在火车里睡觉,然后他被来查票的车掌叫醒了,而这个孩子既没有票,也没有钱。不只如此,这个孩子根本完全没有觉知到他正在前往何处,他的目的是什么,还有他为什么在火车上。到最后,这个孩子还是没办法弄清楚这些问题,因为从一开始他就不曾做过决定说他要上这辆火车。为什么他在那里?在现代的头脑中,这个情况越来越普遍,因为人们不知怎么的,都远离了自己的根,失去了所有的意义。一个人只会觉得:「为什么?我在往哪里去?」

 

  你不知道你在往哪里去,而你也不知道你为什么在火车上。你没有票,而你也没有钱买票,并且你还不能下车。有些警卫不准你跳下火车,因为自杀是重罪。你不被允许下车,也看不出来待在车上有什么意义,因为你不知道你在往哪里前进,而且你从最初就不曾做过决定要上火车。每件事看起来都一团乱,令人抓狂。事情之所以会这样是为失去了爱的根,你不是唯一一个落入这种处境的。很显然的,你的母亲死了,但不要因此为你自己感到遗憾,因为那些母亲还健在的人也跟你在同一条船上,而且有些人还要更糟。

 

  问题不在于母亲死了。母性不见了。爱消失了。人们只是在过着一种没有爱的生活…以某种方式拖着他们自己。所以,怎么办呢?我知道每个人在某天都会觉得自己像是火车上的小孩。但我仍然不会说生命正在走向失败,因为在这个大型火车上有上百万的人在沈睡,但也总是有某些人还醒着。孩子可以去找,可以发现某人没有在睡觉,没有在打呼,某人是有意识的上车的,某人知道火车正开往何方,或者至少知道他正往哪里去。接近这个人,孩子也会学到如何变得更有觉知。那就是你所需要的。

 

  变得更有意识,因为不管发生过什么,它们就是发生了,而不管没有发生过的是什么,它们就是没有发生。太过于受到它们困扰是没有意义的。只要变得更有意识,而且非常慎重从容的去看看你过去的人生,不要加以辩护,也不要加以合理化──就是赤裸裸的事实。允许你过去的人生大戏在眼前一次又一次的经过。每天睡觉前都这么做,花半个小时,再次从最初开始。不要回顾,从最初的那一点开始。从你人生中的第一件事开始,然后来到你目前所在之处。你将会很惊讶──有越来越多新的事情将会浮现。渐渐的,你将可以记得更远更远的过去。

 

  有一天,你将会记得你从子宫诞生的那一天。到那一天,你会记得这件事,你也会穿越过那些苦恼和伤痛,将会有一个原始的尖叫出现。而你的目的就是要来到这个原始的尖叫,因为它是如此痛苦,以致于它成了头脑所压抑下来的第一件事。那就是头脑最底层的基础。一旦那个压抑被解除了,你将会有一个全然不同的头脑,一个清新的,全新的定位。一旦你从过去以及过去的干枯中解脱出来而自由了,你会再度感到活生生的流动,再度像孩子般充满好奇、惊奇、意义与重要性,还有诗,呣?它将会发生的。

 

  摘自《玫瑰是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

(图片|来自网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