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7 17:09:52)

 

 

导读:与神秘家对话系列博文的最新一期中,萨古鲁于201385号在德里与塔伦·塔希里安尼(Tarun Tahiliani)碰面。塔伦问道,怎样才能立志成就大事。萨古鲁指出社会环境和教育系统不鼓励人们立志成就大事,反而支持他们甘于平庸。

 

塔伦·塔希里安尼:我此前一直在看你与谢加.凯普尔的对话,并且他也提到了禁欲者,说他们具备不可思议的能量。每个人的极限都是不同的,所以一个人要如何得出一个逻辑上的结论,让自己在渴望成就事业和追求实际利益和幸福之间求得平衡?

 

萨古鲁:这是一个关于选择和关于做对你有意义的事情的问题。举个例子,我准备明天跋涉去西藏。当我进行这个路程120公里的跋涉的时候,会双腿疼痛,卫生间条件差,要各种天气都露宿户外。我本可以躺在舒适的床上,惬意地蜷着身子,吃得很好,而不用吃半生不熟的野营食物。这不是一种牺牲——这是一个选择。每个人都要根据什么对自己最重要来做出选择。现在,很多孩子都在选择容易的事,而不是他们渴望的事。你所渴望的事情未必是容易实现的。如果你选择容易实现的事情,这意味着你不渴望生活。睡觉是很容易的事情。最容易的事情就是死亡。

 

生命不是艰苦的。你感到某些事物是困难或者容易,仅仅取决于这件事情对你的重要性。如果某件事情对你真的重要,这件事情让你经受痛苦也无关紧要的,你仍然渴望去做它。在群山上跋涉,每一件事情都是痛苦的,但是如果你抬头仰望山峰和天空,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了,哪怕双腿断掉。每个人都必须做出选择。你说每个人的极限都是不同的——我不这样认为。每个人都能成就大事,但是社会和他们身边的家人一直在鼓励他们去做容易实现的事情。他们对于成功的概念就是觉得比一个跛足的人快一步就行。这不是成功。这是一种荒诞残忍的想法。一心想要胜过别人是一种非常可悲的存在方式。

 

塔伦:但是,我们的整个教育都是这样,你始终在与别人竞争——你要么胜过别人,要么落于人后。

 

萨古鲁:上学的时候,我从来没有翻看过我的成绩报告单。我只是带着,把它给我父亲,因为,我认为这是我的老师与父亲之间的一种交易。这与我没有丝毫关系。不管怎样,我知道里面的数字是最有价值的那个数字0,因为,我一直交的是白卷。

 

 

塔伦:Shoonya(梵语,意为空、无、开放)?还有比这个数字更大的?

 

萨古鲁:是的。这个数字是最有价值的。其他所有数字只有凭借零才能增长。

 

从孩提时代,人们就被教育说,他们必须比别人优秀,而不是完全地实现自我。如果你看着一棵芒果树和一棵椰子树,而你认为的优越就是长得高,那么你会对芒果树做的事情就是砍掉它所有的树枝,只留下那根最高的,并且希望它还能长。这就再也不是一棵芒果树了——这将是一棵受到摧残的芒果树。这就是在大多数人身上发生的事情。因为,他们一直努力想去超过别人,他们已经变成了残废。这样的教育体系目的何在?

 

这种教育体系演化自工业化时代。随着工业化的进行,他们的教育理念就是为大机器生产齿轮。在某种程度上,英国为本国的公民设计了这种教育模式,尤其在殖民地的人民,以便培养符合雇佣条件的人,他们就是能够切合大型机器的齿轮——这台为女王服务的机器。英国人离开的时候,我们本应该重新审视这一切,但是我们却不管不顾,听之任之。在这个国家,几乎所有的体系都是英国留下的,而我们却被认为获得了自由。在我们原封不动地采用英国的体系的时刻——从行政,到教育,再到司法,等等一切,我们就丧失争取自由的运动的真正意义。除非建立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国家,否则进行抗争将他们驱逐出去又有什么意义?他们本可以更好地管理这个国家。当我们将他们驱逐出去的那一刻,我们本来应该审视一下我们应该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印度,对我们意味着什么?这是世界上幸存至今历史最为悠久的国家。在英国人来之前, 我们从未把国家理解为一个政治实体。我们始终把国家理解为某种文化的统一,某种意识的联系和让我们团结一致的民族气质,尽管我们在各个方面都是如此的不同。虽然,历史上很多时候,我们被200多个政治实体统治过,但是,每个人还是认为这是巴拉特(Bharat,梵语,意为印度)或者印度斯坦,因为我们的存在是一个整体。其他国家要么是因为语言,宗教或者种族得以维系。以上情况我们都不适用。为什么我们的国家缔造者没有审视是什么让印度成为一个国家?我们只是对一切照抄照搬,而这就是结果。

Love&Grace

Sadhguru

爱与恩典
萨古鲁

SOURCEhttp://blog.sina.com.cn/s/blog_a2236d400102xl7h.html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