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7 OSHO 奥修每日分享

 

 

问题:你在演讲中用到“获得幸福快乐”这句话,我的头脑跳出来说:做更多的工作,更努力的工作。但我如何才能为了臣服工作呢?那似乎有些疯狂。

 

OSHO 奥修:

 

这个问题来自Amida

 

她有一个极为工作导向的头脑:工作才有价值,玩乐没价值。任何需要获得的,都要通过工作获得。

 

那已经成了她脑袋里根深蒂固的习惯。但每个人都受的是这样的教导。全世界额都按照职业道德而活。玩乐顶多可以容忍,工作才是被欣赏的。

 

所以即便在这里,当我谈论臣服,当我谈论接受性和女性化,你的头脑也不停的跳出来。每当它找到任何支持,它就立马跳出来说,“是的。”“获得”这个词让你内在思绪完全:获得?得工作,得努力工作才行。这个词就勾起了你一大堆思绪,好像头脑一直在等、在观察,好跳到任何能让它延续下去的东西上。

 

你就是那样听我讲话的。我必须使用语言,那些非常沉重的词语,那些你用各种方式理解的词语,对你来说有着不同的内涵、关联和意义的词语。我必须使用语言,而语言是非常危险的。

 

只是听到“获得”这个词,整个工作导向的头脑就开始运作了。那么你并没有聆听我,聆听我在说什么。

 

我说的是,唯有你不试图得到时,获得才是可能的。唯有所有要获得的努力都放下了,获得才是可能的,因为那个你试图获得的已经在哪里了。它无法被获得。获得它的努力本身会继续在你跟你的实相中间制造阻碍。但头脑一直在观察,总是准备好为自己找到支持。

 

让我跟你讲一个趣事。

 

一个小村庄里有个警察,他干了差不多20年了,但并不很受村民欢迎。他远谈不上是一个当地村长里的警察,顶多跟当地的屠夫或邮递员一样,但他始终自以为是西部电影里的州长,即便是最不起眼的违法案件,他也会将其当成伦敦警察局里的要案。让他引以为豪的是,因为自己的鞠躬尽瘁,每个村民都会收到一张传票。

 

随着时间的流逝,等他即将被一辆能覆盖至少6个村庄(包括他所在的村庄,他把这个村庄视为自己的地盘)的警车取代时,他突然意识到他从没逮到过当地的牧师。不把这个牧师绳之以法,他的自尊就不允许他退休。

 

他的任务看起来没戏。但是随着他观察牧师在村子里骑自行车,有一天他想到了一条妙计。他蹲在村里的小山脚下,等着牧师骑车出现。

 

牧师离他一米远时,他走上前,心思着,“他会压到我脚上。虽然疼,但我能因他刹车不及时而逮他。”好在牧师反应及时,车停在了离他脚几厘米远的地方。那个警察很不情愿的承认自己失败了,“我以为这次能抓住你,牧师。”

 

牧师说,“哦是的,但上帝与我同在。”

 

“逮到你了!”警察说,“骑车载人!”

 

头脑就是这样,不停的观察。任何理由,合理的,不合理的,任何借口,即便很荒谬,头脑也会立马跳出来,试图继续它的老模式。

 

我在跟你们讲这么多事情,当然我必须使用语言。保持警戒,对这个狡猾的头脑保持警觉,它就躲在你后面,等着任何能充当借口的东西出现,好强化自己。

 

工作是好的,把工作当成工作则是丑陋的,不好。如果工作也是玩乐,那么它是好的。如果工作有内在价值,那么它是好的。

 

你画画,因为你热爱画画,因为你享受画画。当然,如果画卖掉了,你能拿到钱,那是次要的,那无关紧要,那不是重点。如果你拿到钱,很好,如果你拿不到钱,你也没失去什么,因为画画的时候你是如此开心。你几乎受到奖励了。超出你的努力之外,你被奖励了。

 

如果画能卖掉,那就是额外奖励了:上帝对你太好了。但就你的奖励而言,你已经得到了。当你画画时,当你写诗时,当你在花园里工作,在太阳底下流汗时,你已经得到了奖励。

 

工作作为玩乐,工作作为享受,工作作为朝拜——那么它是美的,它是优雅的。把工作当做经济行为是丑陋的。那么你成了生意场上的一部分。那么你只会想着自己会得到什么,你将永远无法活在此时此地,你将总是活在结果里,而结果是在未来。

 

永远不要以目标为导向——那就是人的头脑之苦——要以当下为导向。你不会通过工作得到你内在深处的存有。你会通过活在当下,通过保持觉知而得到它。所以也把你的工作当成一个情景。

 

但会发生什么?你听我讲话:你脑海里不停的记下我说的话。但你并没有真的在聆听我。你不停的搜集线索,你搜集的不是理解、明白。你搜集线索,而它们会造成各种问题。

 

让我跟你讲另一件趣事。

 

过去,一个医生带着自己的助理去给病人看病。那个爱尔兰牧师的脸通红,他的体温很高。医生拍了下他的后背,说“起来,吃点腌的牛肉白菜。”隔天爱尔兰牧师回去工作了。那个助理学徒记了个笔记:脸红,体温高——腌的牛肉白菜。

 

事后不久,医生不在,那个年轻的学徒被叫去给一个德国人看病,他的脸通红,体温也高。学徒说吃点腌的牛肉白菜。隔天他们告诉学徒,那个德国人死了。于是他在笔记本上补充道:腌的牛肉白菜——对爱尔兰人有好处,德国人会死。

 

这就是你对我所做的——搜集线索。试着去理解我所说的。不要搜集线索。观察我,观察我在这里所做的。当下这一刻,在这里,你我之间正发生着什么;当下这一刻,什么样的能量交换正发生在你我之间:观照它,感受它,让它融入你的存有。不要记笔记,否则你会麻烦不断。

 

译自: OSHO Yoga - The Alpha and the Omega, Vol 10. 译者Aashna,仅对个人译文声明原创。

 

附:翻译的这些文章皆选自还没有中文版的奥修书籍。如果你想看更多奥修中文书籍,可以购买纸书,也可以在www.osho.tw上看电子书。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