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

因為人有各種障礙,有思想障礙不相信,他不敢去做,他覺得沒有意義,也就看不到它的真實存在。但是不管你想不想看到,可是它會偶爾露真容。忽然間有的人看到了,陰差陽錯的物質在運動的狀態下突然間顯露出來,這可是時有發生的。人們都把海市蜃樓說成是一種大氣的折射,那是現在科學解釋不了的一種自圓其說,沒有任何道理。其實就是另外空間的真實體現。」

 

一提起海市蜃樓,人們就容易聯想到蓬萊仙閣,認為是虛無飄渺但又美好的景象。實際上,它是一種實實在在的現象。近年來,在中國各地不斷有海市蜃樓景象出現的報導,從北國的哈爾濱到南方的廣東惠來,從沿海的上海,青島等城市到黃土高原上的古城西安,從地處四川盆地的成都到雲貴高原的雲南巍山。海市蜃樓已經不僅僅是人們通常所認為的與大海聯繫在一起的現象了。中國古代及國外都有海市蜃樓的記載,由於對它不瞭解,從而給披上了一層虛幻的面紗。

 

《列子》:「勃海之東,不知幾億萬里,有大壑焉其中有五山焉,一曰岱輿,二曰員嶠,三曰方壺,四曰瀛洲 , 五曰蓬萊而五山之根無所連箸,常隨潮波上下往還,不得暫峙焉。」

 

《山海經海內北經》:「蓬萊山在海中,上有仙人,宮室皆以金玉為之,鳥獸盡白,望之如雲,在勃海中也。」

 

《史記秦始皇本記》:「齊人徐市等上書,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萊、方丈、瀛洲,仙人居之。」

 

《史記封禪書》:「自威、宣、燕昭,使人入海求蓬萊、方丈、瀛洲。此三神山者,其傳在勃海中,去人不遠,患且至,則船風引而去。蓋嘗有至者,諸仙人及不死之藥在焉,其物禽獸盡白,而黃金白銀為宮闕。未至,望之如雲;及到,三神山反居水下;臨之,風輒引去,終莫能至。」

 

《夢溪筆談異事》(北宋沈括):「登州海中,時有雲氣,如宮室、臺觀,城堞、人物、車馬、冠蓋,歷歷可見,謂之海市。或曰蛟蜃之氣所為,疑不然也。歐陽文忠,曾出河朔,過高唐縣,驛舍中夜有鬼神自空中過,車馬人畜之聲,一一可辨,其說甚詳,此不具記。問本處父老雲,二十年前嘗晝過縣,亦歷歷見人物。土人亦謂之海市,與登州所見大略相類也。」

 

《菽園雜記》(明陸容):「蜃氣樓臺之說,出天官書,其來遠矣。或以蜃為大蛤,月令所謂雉入大海為蜃是也。或以為蛇所化。海中此物固多有之。然海濱之地,未嘗見有樓臺之狀。惟登州海市,世傳道之,疑以為蜃氣所致。蘇長公海市詩序謂其嘗出於春夏,歲晚不復見,公禱於海神之廟,明日見焉。是又以為可禱,則非蜃氣矣。遼東志云:‘遼東東南皆山也,其峰巒疊翠,蔥倩可觀,當夏秋之交,時雨既霽,旭日始興,其山嵐凝結而城郭樓臺、草木隱映、人馬馳驟於煙霧之中,宛如人世所有。雖丹青妙筆,莫盡其狀,古名登萊海市,謂之神物幻化。’豈亦山川靈淑之氣致然耶?觀此所謂樓臺,所謂海市,大抵皆山川之氣掩映日光而成,固非蜃氣,亦非神物。東坡之禱,蓋偶然耳。況此老素善謔,又安知非自神其事以鳴其不平耶!」

 

《廣陽雜記》(清劉獻廷):「萊陽董樵云:登州海市,不止幻樓臺殿閣之形,一日見戰艦百餘,旌仗森然,且有金鼓聲。頃之,脫入水。又雲,崇禎三年,樵赴登州,知府肖魚小試,適門吏報海市。蓋其俗,遇海市必擊鼓報官也。肖率諸童子往觀,見北門外長山忽穴其中,如城門然。水自內出,頃之上沸,斷山為二。自辰至午始復故。又雲,涉海者雲,嘗從海中望岸上,亦有樓觀人物,如岸上所見者。」

 

清同治版《黃縣誌》載戚綸祖《海市說》:「海市稱天下奇觀,尚矣。蓬萊有之,黃邑亦然。登朝宗門樓憑眺而寓目焉,往往可得也。或曰倒影,此高談闊論失實者;或曰蜃氣,近乎似矣。顧蜃氣奚獨向登郡吐也?譬如龍之噓氣成雲,豈雲興岩岫,盡屬龍耶?竊以為海市之觀,地氣所氤氳者耳。每逢春夏之交,微風徐動,淡日掩映,非陰非晴,似霧似煙,此海市時也。非時則否。且其市也,不在汪洋水面無際平流,皆倚山傍島而成,其為地氣升而陽和聚無疑也。當斯之會,或結而為樓閣,或錯而為村廬,或若人物遊行之狀,或若木石森列之形,忽而眾島連為一景,忽而各島自成一像,忽而散則島之本色呈,忽而聚則島之真跡變,以意會之,無乎不有。余親見其然。他日執島人而詢之,彼殊不自覺也。且曰居此島之中,望他島之市,亦猶是耳。旁有詰餘者曰:東坡公胡以歲暮禱海而市乎?應之曰:此偶然之事,不可以常理測。夫渡河得冰,拜井得泉,錢塘返其潮,鮭魚徙其潭,精誠所格,能動鬼神,時或有之,豈可執彼以例此哉!既以告其人,退而為之說。」

 

古今文人墨客也不乏對海市蜃樓進行描述的,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蘇東坡的《海市》詩,開首幾句寫道;「東方雲海空復空,群仙出沒空明中。蕩搖浮世生萬象,豈有貝闕藏珠宮?」楊朔在《海市》中也記述了他見到的一次海市蜃樓:「記得是春季,霧濛濛,我正在蓬萊閣後拾一種被潮水沖得溜光滾圓的鵝卵石,聽見有人喊:‘出海市了!’只見海天相連處,原先的島嶼一時不知都藏到哪兒去了,海上劈面立起一片從來沒有見過的山巒,黑蒼蒼的,像水墨畫一樣,滿山都是古松古柏;松柏稀疏的地方,隱隱露出一帶漁村。山巒時時變化,一會兒山頭上現出一座寶塔,一會兒山□裡現出一座城市,市上游動著許多黑點,影影綽綽的,極像是來來往往的人馬車輛,又過一會兒,山巒城市漸漸消散,越來越淡,轉眼間,天晴海碧,什麼都不見了,原先的島嶼又在海上現出來。」

 

現代海市蜃樓現象偶爾出現於沿海,但近幾年並不僅僅限於沿海,在遠離大海的內陸也出現,而且出現頻率之高也屬罕見。據中新社消息 ,1999 8 30 日的哈爾濱經過一夜大雨的洗禮,西北天空上午八時十分左右突然顯現「海市蜃樓」奇觀。據目擊者稱,房屋、森林、山巒等景象綿延數華里,持續約半小時,蔚為壯觀。

 

在松花江上開旅遊船的王曉彤描述說,大雨初停時天空仍為烏雲籠罩,透過薄薄的江霧,他突然發現西北天空變得很亮,宛若漏個大洞,弧形的七彩光帶下依稀可見連綿不斷的山峰、層次分明的房屋,景象最清晰時約有五分鐘,整個過程約持續了半小時。

 

曾在山東海濱親眼見過「海市蜃樓」的黑龍江地礦研究所高級工程師魯德實,也從位於江畔的自家七樓目睹了這一奇特景觀。他說,當時明亮的帶狀天空裡呈現出蜿蜒的山脈景象,還可清晰分辨出齒狀的樹影和突兀的山石,景象前後共持續了半小時左右。他表示,這一景象雖不及蓬萊「海市蜃樓」那樣清晰,但是自始至終未發生過移動,因此這不是雲彩形狀本身構成的景物。

 

大約不到一年,海市蜃樓奇觀再現哈爾濱。據哈爾濱日報報導, 2000 7 12 日晚 7 30 分,家住哈爾濱道裡區西六道街 22 樓的居民王琰,偶然發現在落日的霞光中,松花江索道北段出現奇景:在陸地上空出現大片水面,有一小島浮現其中,島上有兩片樹林,沙灘與樹林之間幾處亭臺樓閣依稀可見,小島在紅色霞光襯托下分外好看。這一現象持續了大約 30 分鐘,於 8 時左右逐漸消失。 ( 待續 )

以卡圖片來源:http://i.epochtimes.com

 

 


 

 

 

 

(下)

海市蜃樓出現在內陸城市實屬罕見。除哈爾濱外,在成都、雲南大理五印山、西安也有報導。

 

1998 6 3 日晚 7 30 分至 8 45 分,四川成都正北上空出現了罕見的海市蜃樓奇觀。瑰麗明亮的光帶中,雲霧繚繞,樹影、山巒、湖泊隱約可現,令目睹者驚嘆不已。該日成都市陰雨綿綿,氣溫明顯降低。到下午 7 點左右,雨過天睛,陰沉沉的天空逐漸明朗,至 7 30 分,市區北方上空中出現一條若隱若現的光帶。 8 點整,從西北方向射來的光芒向東延綿數公里長,雲霧飄緲中隱約可見巍峨險峻、氣勢輝宏的山巒,群山間樹影婆娑、湖泊鑲嵌。隨著時間的推移,天空越來越暗,空中奇妙的景象開始緩緩隱去,至 8 45 分,空中只剩下一條細長的光帶。

 

此外, 2000 09 17 日前後幾日,雲南大理州巍山彞族回族自治縣五印山上頻頻出現「海市蜃樓」奇觀,令遊客和當地群眾大飽眼福。「海市蜃樓」被當地群眾稱之為「五印靈光」。其中「佛光呈祥」、「彩雲現瑞」、「蜃樓玉宇」三景最為奇特。

 

海市蜃樓在沙漠、海上出現已屬奇景,在黃土高原上的西安出現更為罕見、令人不解。 2000 8 8 19 30 分,西安西北方向的半空中出現了壯麗的海市蜃樓景象。往西北方向望去,夕陽西下泛著紅光、半空中一道道彩霞自北向西層層展開,農舍、樹木、高大的建筑物依稀可見,這一壯觀景象持續了大約 40 分鐘。據一位在西安生活了 30 多年的老者講,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奇觀。

 

海市蜃樓往往出現在沿海,因而海濱的人們相對有幸能一睹海市風采。近幾年來海市蜃樓在沿海出現的地方有:連雲港 (1999 8 ) ,威海 (2000 4 ) ,上海 (2000 7 ) 、青島 (2000 7 ) 、日照 (2000 11 ) 、廣東惠來縣神泉港 (2000 3 ) 等,其中持續時間最長的出現在神泉港,前後持續時間達 5 個多小時,也是當地歷史上出現海市蜃樓時間最長的一次。

 

2000 3 4 日中午 12 時左右,仙境的海市蜃樓現象開始出現在廣東揭陽市惠來縣神泉港澳角灣西北方向的海面上,一向捕魚為生的神泉港村民奔走相告。一時間,澳角灣的海灘上聚集了老老少少的村民,場面煞是熱鬧,這熱鬧吵醒了酣睡於油庫的黃老闆,黃老闆見海面上的海市蜃樓持續1個多鐘頭仍未消失,趕緊用手機告知一位朋友,由他通知惠來縣攝影家協會名譽會長林錫彬帶上攝影和攝像趕來。年近不惑的林先生事後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仍有抑不住的興奮:我好幸運!全世界也許是我第一個攝下海市蜃樓。

 

林先生最先讓記者開眼界的是一段長達4分鐘的錄像,螢幕上的景象讓人感嘆大自然的神奇:海市蜃樓呈現在神泉港西海域的海天交接處,幻景呈東西條狀時隱時現,左右移動,不斷組合,進入視線中有高層建筑、高大煙囪和直聳空中的塔狀物,但較為穩定的多為綿長山巒、樹木。一旦消失時,幻景總是徐徐沉下海中,後又復從海中升起,然後再變幻、組合,左右移動。最後,起伏的山巒沉下海裡無影無蹤,海面獨剩一片空寂。林錫彬接著讓記者觀看他已擴沖為62厘米寬的照片。照片畫面以海邊礁石、水鼓為固定前景,一望無際的海平線上浮現山巒、樹木、高聳樓宇。

 

事實上,廣東惠來縣的林錫彬先生已經不是第一個用攝像機記載下海市蜃樓的了。早在 1988 6 月山東電視臺記者孫玉平就用攝像機記錄下了發生在山東登州海市的海市奇景。觀察研究登州海市 30 多年的老學者高英評論說:「孫玉平同志拍下了 30 多年來最罕見、最好的、特好的、據我所知沒有比這再好的海市奇景。用一句科學上的話說,他填補了一項世界空白。」中央電視臺曾在節目中指出:「這是我國第一次用攝像機拍到的海市蜃樓,這在世界上也是首次。」

 

孫玉平記者在《我拍登州海市》中記敘道:1988年6月17日下午2點20分,我在蓬萊水城東炮台上,發現天海交接處又飄來灰白色的光帶當即撤下水城,向海灘奔去。海面上原有的景物消失了,原來沒有的景物出現了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地架起攝像機,把鏡頭迅速推向廟島海灣,只見海天交接處,迎面聳立起了一片當地人說從來沒有見過的‘金字塔’。隨著大氣折射發展成為全反射,每個金字塔上空又扣上一個形狀大小相似的倒金字塔,黑乎乎的像一座座鋼筋混凝土澆注的巨大橋墩。橋墩上部漸漸展寬,腰部緩緩收緊。一會兒,橋墩又呈工字形。隨著蜃景變化,工字上下兩橫各沿著水平方向延伸出去,很多工字連成一體,形成了一座龐大的多孔長橋。當我把鏡頭移向南部海面的時候,尋像器裡另是一番景象:海面上空赫然出現了像雙層樓臺的物體。

 

只見上層平臺時大時小,忽明忽暗,與下層樓臺似接非接,若斷若連。樓臺右側不遠處,有座單孔拱橋,一端搭在山坡上,一端伸進大海中,長長的橋面凌空飛架,橋形酷似趙州橋。我把鏡頭緩緩拉開,眼前很像一片寧靜的‘湖’。時隔不足一分鐘,當我把鏡頭再推近單孔拱橋時,懸空的橋面由寬變窄,慢慢地斷裂,融化,消失了。只剩下一座殘缺的橋墩孤零零地豎在水中。一會兒,我又從海面上尋覓到一座‘古城堡’,這組建筑群,右邊聳立著兩座高大的建筑物,樣子很像關隘上的古城牆,中部有一片平坦的空地,彷彿古代練兵的校場,空地中央還立著一株高大的樹。建筑群左邊像一座兩層樓閣。

 

開始,一股雲氣由左向右緩緩地漂浮游動,樓閣上層隨著向右擴展延伸,一直和空地中央的大樹連接起來,好像為空地搭上了一個巨大的涼棚。後來,雲氣消退了,空地中央的大樹變成了光禿禿的旗桿,旗桿下隱隱約約的彷彿有人影在晃動。5點多鐘,長島東部海面赫然冒出了兩座高山,山大得出奇,而且還在不斷地往上升騰。其中一座大山,在場的當地人說,平時是看不到的,它很像百里之外,隱藏在地平線以下的大連老鐵山。7點多鐘,海市蜃景象石沉大海一樣從海天交接處消失了,一切恢復了正常。

 

来源: 看中國、奧秘網

http://www.aomiwang.com/articles/201712/%E6%B5%B7%E5%B8%82%E8%9C%83%E6%A8%93%EF%BC%9A%E5%8F%A6%E5%A4%96%E7%A9%BA%E9%96%93%E7%9A%84%E7%9C%9F%E5%AF%A6%E9%AB%94%E7%8F%BE%E4%B8%8B.html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