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博士:史蒂夫,你好!

乔布斯:千面博士你好!

 

千面博士:很多人都知道你有禅修的习惯,可是在公共场合你很少谈及禅修,这是为什么呢?

乔布斯:因为大多数采访我的主流媒体并不关心这个。他们不问,我就没有谈及。

 

千面博士:原来如此。本次,我们想专访禅修方面的话题。

乔布斯:好啊!

 

千面博士: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禅修的?

乔布斯:1972年我在里德大学读书,六个月之后,我却看不到其中的价值,我不晓得我人生要干嘛!


千面博士:你也曾经迷茫过?

乔布斯:是啊。都有这个阶段吧。那时候,我也不清楚大学能如何帮我理出个头绪,可是我却正在花光父母一辈子所存下的血汗钱。所以,我当下决定休学,而且相信一切都会有个圆满的结果。


千面博士:休学需要很大的勇气决断吧?

乔布斯:是的,这个决定在当时看起来很可怕,但现在回头发现,那是我做过最好的决定之一,我一休学就可以不用去上我没兴趣的必修课,并开始重寻看起来有趣的事物。我在图书馆里读到了铃木俊隆的《禅者的初心》, 帕拉宏撒 · 尤迦南达的《一个瑜伽行者的自传》,理查德 · 比克的《宇宙的意识》, 以及丘扬创巴的《突破精神唯物主义》,我爱死它们了。我和最好的朋友科特基在一间屋顶阁楼的狭小空间里开辟了一间冥想室,在里面布置了印度花布、一块手纺纱棉毯、蜡烛、熏香还有冥想坐垫。大多数时候我们在里面冥想。


千面博士:也就是,在你迷茫的时候,你遇到了禅学?并获得了一些指引?

乔布斯:是的。我对此很着迷!

 

千面博士:禅学给你什么样的启发?

乔布斯:可以说,禅学给了我一套来自东方的独特的宇宙观和人生观,完全不同于之前我所知道的西方主流社会价值观。

 


197419岁的乔布斯手写的一份备忘录

 

千面博士:然后呢?

乔布斯:1974年我在阿塔里公司上了一段时间的夜班。罗伯特· 弗里德兰强烈推荐我去印度进行一趟精神之旅。我希望公司承担费用,公司于是派我去欧洲进行技术支持,以便节省些路费。我在印度总共待了7个月。

 

千面博士:这期间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

乔布斯:有一天我在喜马拉雅山脉走着,凑巧碰到一件事。原来这天是某一个宗教的节日,一位巴巴”(圣人的意思)——这个特殊节日里的圣人——正带着一大群信徒在庆祝。我可以闻到美食的味道,而我已经有很长时间不曾闻过美食的味道了,因此我走上前致敬,并在那里吃起了午餐。不知什么原因,这位巴巴看到我坐在那儿吃饭,马上走向我,坐下并大笑起来。他不太会说英语,而我也只会讲一点北印度语(即印地语),但他试着与我交谈。这一点很好玩,因为这里有数以百计的印度人,他们跋涉了数千英里,为了与这位巴巴待在一起十秒钟,而我只是为了吃点什么而偶然加入,他却拉着我走上山路。半小时后,我们到达了山顶,那儿有一口小井和池塘,他把我的头浸到水里,并从口袋里拔出一把剃刀,开始刮我的头。我彻底被吓到了。19岁的我在异国,登上喜马拉雅山脉,而这位印度巴巴,把我从人群中拉出来,在山顶给我剃头。

 

千面博士:为什么会这样?

乔布斯:我猜,是因为这位巴巴看出我——对真理的执著追求。19岁的我,为了追寻心中的理想,能不怕艰苦,不远万里,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国度,其中甘苦非亲身体验不能自知。

 

千面博士:你还做了些什么?

乔布斯:在酷热难耐的夏天,我以新德里作为据点,白天出门乘坐破旧的公交车。晚上,要走过用破铁皮和包装箱做的贫民窟小房子,还有在垃圾堆上觅食的奶牛和睡在马路边的穷人。我沿着干涸的河床长途跋涉好几天,忍受着脚被磨出了血的痛苦,去拜访了几位瑜伽导师。后来,受到西藏的诱惑,来到喜马拉雅山脚下,不过却糊里糊涂到达了古老的温泉小镇马纳里,睡在油渍渍的床单上,染上了疥疮……

 

千面博士:如此看来,这次精神之旅,应该有很大的心理落差?

乔布斯:确实,我没有找到心中的圣人。我找不到一个地方,能待上一个月,得到醍醐灌顶的顿悟。此时的印度已不是两千多年前那个文明古国,曾经辉煌的佛教已在这里消失,剩下的只有印度教瑜伽士高深莫测的说教、保健符和礼拜桌。印度的真实状况与它神圣的光辉之间所存在的触目惊心的差距,让我产生了许多疑问。我生平第一次开始思考,也许托马斯·爱迪生对改变世界作出的贡献,比卡尔·马克思和尼姆·卡洛里·巴巴两个人加起来还要大。

 

千面博士:为什么你这么看?

乔布斯:在印度,我遇到了许多灵性大师,却感觉到透心凉。没有一个大师可以启示我如何在混沌浮躁的世界安身立命。后来,我索性搬到靠近尼泊尔珠穆朗玛峰的一个村庄过着简单的生活。一天晚上打坐,从涌泉穴进入一种热流,流过我的腿、腰、身、头,我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电灯。电灯,在美国、在新德里都看到过电灯,没有感觉。就是那个晚上,看到电灯,我想起了发明电灯的爱迪生。即使在印度最偏远的村落,爱迪生发明的电灯都在给他们提供光明。那些伟大的灵性大师对世界的影响却微乎其微。灵感启发我,唯有通过有形的物品、通过创造独一无二的产品,来传递无形的思想和价值,带给彼岸世界!

 

千面博士:这个对你的影响应该是决定性的吧?!

乔布斯:是的。后来创立苹果公司,研发个人电脑,乃至ipodiPhoneipad,都是受这个灵感驱动。

 

千面博士:哇哦!一个灵感的影响真的的是不可思议啊!现在看来,它改变了世界!

乔布斯:确实。这就是禅修的威力!

 

千面博士:在大多数人看来,禅修是少数修行人的专利,一般人可望不可即。

乔布斯:其实大多数人的意见和看法一点都不重要。人生的时间很有限,所以不要将它浪费在过其他人的生活上。不要被其他人的观点的噪声掩盖你真正的内心的声音。人要有勇气去听从自己的直觉和心的指示。

 

千面博士:这些话,现在成为很多年轻人内心的指引,你是如何获得这些洞见的呢?

乔布斯:通过禅修,一切你希望搞清楚的东西都会清晰!这些感悟都是禅修后的副产品,是非常有用的副产品!

 

千面博士:确实如此!你为什么对禅修情有独钟呢?

乔布斯:我回到美国之后感受到的文化冲击,比我去印度时感受到的还要强烈。印度乡间的人与我们不同,我们运用思维,而他们运用直觉,他们的直觉比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要发达得多。直觉是非常强大的,在我看来比思维更加强大。直觉对我的工作有很大的影响。西方的理性思维并不是人类先天就具有的,而是通过学习获得的,它是西方文明的一项伟大成就。而在印度的村子里,人们从未学习过理性思维。他们学习的是其他东西,在某些方面与理性思维同样有价值,那就是直观和经验智慧的力量。


千面博士:你认为理性思维和直觉有何不同呢?

乔布斯:在印度的村庄待了7个月后再回到美国,我看到了西方世界的疯狂以及理性思维的局限。如果你坐下来静静观察,你会发现自己的心灵有多焦躁。如果你想平静下来,那情况只会更糟,但是时间久了之后总会平静下来,心里就会有空间让你聆听更加微妙的东西——这时候你的直觉就开始发展,你看事情会更加透彻,也更能感受现实的环境。你的心灵逐渐平静下来,你的视界会极大地延伸。你能看到之前看不到的东西。这是一种修行,你必须不断学习。


千面博士:后来,你是如何学习禅修的?

乔布斯:我曾经想过要去日本,到永平寺修行,但我的精神导师要我留在这儿。他说那里有的东西这里都有,他说得没错。我从禅中学到的真理就是,如果你愿意跋山涉水去见一个导师的话,往往你的身边就会出现一位。

 


1991318日,乙川弘文为乔布斯和劳伦·鲍威尔主持婚礼。

 

千面博士:你说的是乙川弘文禅师吧?

乔布斯:是的。从印度回来后,我经常到位于洛斯阿尔托斯的禅宗中心,跟随乙川弘文修习。

 

千面博士:乙川弘文禅师给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乔布斯:1976年,我对未来仍然感觉迷茫,不清楚自己是否留在硅谷创业,还是要去日本修行。乙川弘文的一段话让我醍醐灌顶:一切万法,不离自性。去吧,既然心向往之,还有什么可纠结的?全心即佛,心佛无异。当心性再无滞碍,行止皆随本心的时候,你就是大彻大悟的佛陀呀!再结合我在印度的见闻,我看到唯有科技和商业才能真正解决贫穷的问题。于是我决定进入电子行业,就和沃兹尼克创立了苹果公司。

 

千面博士:禅给你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乔布斯:禅是我的生命哲学,贯穿在我生命的方方面面。从婚礼到饮食,从工作到产品,从健康到生活习惯,方方面面我都履行禅的思想。《禅者的初心》里有句话说:做任何事,其实都是在展示内心的天性,这是我们存在的唯一理由。我一直在用心实践这句话。禅宗不注重看经文,不讲究繁文缛节,不提倡繁琐思辨,倡导一切唯心、万法唯识,讲究内心的顿悟,iMaciPodiPhoneiPad的设计都尊重来自内心和直觉的呼唤

 

千面博士:哇!我想这可能是精髓所在。很多人只是在借用禅的思想,而不是贯穿到生命的方方面面。

乔布斯:确实。我非常幸运,在18岁就找到了生命哲学的依归,并且遇到了自己的禅修老师,再结合时代背景,走出了自己的独特人生道路。

 

千面博士:你能给现代人一些建议和指引吗?

乔布斯:虽然我只是一个特例,一个世人认为的成功人士,但是,我认为拥有了正确的人生哲学是迈向成功或有意义人生的第一步!什么是正确的人生哲学?追寻自己内心的直觉就是,它是一种一贯地活法,不是偶尔为之的佐料。所以,如果可能,我会大力推广禅修、禅学思想。

 

千面博士:哇!你认为禅修对大众有什么好处呢?

乔布斯:好处太多,无法尽述。首要的好处是能够全面深入地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思维的局限,了解大众的内心,洞悉事物的本质……用在商业上,可以直击核心,做出极致的产品……在健康方面也有很大的助益,虽然我被诊断为胰腺癌,医生说只能活3-6个月,可是我却多活了7……如果用在育儿方面能教育出天才,这是改良人种的极佳方式……

 

千面博士:你觉得自己为什么会得癌症呢?

乔布斯:现在看来,是因为我还有很多习气,对完美的极致追求,让我对庸人和丑陋的产品,产生了极度的厌恶,以至于时常发脾气,长此以往就导致身体生病。

 

千面博士:现在来看,发脾气是必要的吗?

乔布斯:显然是不必要的,发脾气很简单直接,却不利于我的身体,还可能导致糟糕的人际关系。假如还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考虑用更柔和的方式来处理,这样我可以活得更久……但人生没有假如!

 

千面博士:所以,你也不后悔?

乔布斯:在每一个当下我已经百分之百尽心了。没什么可后悔的。

 


乔布斯2005斯坦福大学毕业演讲

 

千面博士:哦,很多人认为你能够预见未来,你能吗?

乔布斯:如果你看过我2005年在斯坦福大学的毕业致辞,就会知道,只有在回顾自己人生的时候,我才能把一些点串起来。我只是在每个当下,全身心投入到自己感兴趣的事物上,聆听自己的直觉。我并未预见到我会被自己创办的公司赶出来,并未预见到Mac Lisa是如此地失败……这些巨大的挫折,都不断地把我推到禅者的初心上,提醒我去做直觉或内心指引我去做的事情。

 

千面博士:如果你的竞争对手学会禅修,会对你的企业有影响吗?

乔布斯:事实上,真正领悟了禅修的精髓,就会放下竞争的思想,会结合自己企业的特点,走一条独一无二的道路。竞争,意味着两个类似的东西在争斗,这不是禅,禅是单一,是独一无二;禅还有整体的意思;禅是在每个当下百分百。如果践行禅的思想,人类会进入一个全新的商业文明!

 

千面博士:哇哦!所以,推广禅修、禅学思想将是一件改写人类历史的事情!

乔布斯:确实!只是我没能在有生之年去做。我欣慰地看到稻盛和夫在做类似的事,我很欣慰你能进行这样的专访,将很多我想告诉这个世界,而没来得及说的,终于有机会说出来了!

 

千面博士:很高兴听你这么说,其实,我们现在就在做这件事!

乔布斯:哇,那太棒啦!如果可能,我愿意给你们推广推广……

 

千面博士:哈哈哈……有人看了我们这个专访,可能会有怀疑,毕竟我们阴阳两隔,怎么会进行对话呢?

乔布斯:放心吧,只要你在开头写上本篇专访,真实不虚,明者自知!即可。有缘的人自会相信!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另一个世界的存在,而且还能进行沟通。事实上,iPhone之所以可以让两个相隔万里的人进行实时通话,也是通过看不见的世界实现的。

 

千面博士:好的。谢谢你,史蒂夫。

乔布斯:也谢谢你,让我在生物硬件报废后(身体死后)依然可以向这个世界传递我的思想和声音。有需要随时联系我。

千面博士:好的。

 

来源: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NTcyNzA5Ng%3D%3D&mid=2650139137&idx=1&sn=067273553f9eebe3d15110861b3ec5d6&scene=45#wechat_redirect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