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9 奥修每日分享

 

 

问题:在一本美国的女性杂志中的一篇文章提到有五千万的美国人患有所谓的失眠症。在感冒和头痛之后,这种病是排名在看医生的病的第三名。你能谈论它吗?

 

奥修:

 

失眠症不是一种病。失眠症是一种生活的特别的方式。

 

人类被自然设计为要辛劳工作至少八小时。除非他辛劳工作八小时,否则他无法赚到沉睡的权利。而随着社会越来越富有,人们就不辛劳工作了,没有必要,别人可以为他们工作。整天他们在做一些他们喜欢做的小事情,但是那不是像切石工或是伐木工那一类的辛劳工作。

 

身体是被设计来让八小时后的辛劳工作后自然地需要睡觉以恢复身体的能量。但似乎很难…你已经赚到了足够的钱了,而你仍然还要砍八个小时的树吗?那么你赚了那些钱是为了什么?那似乎很愚蠢。甚至用不着成为一个百万富翁你都可以砍树。

 

所以如果在美国有五千万人正为失眠症所苦,那只表示这些人是那些没有赚到睡眠权利的人。他们并没有工作到足以创造睡眠可以发生的情况。你无法在贫穷国家找到五千万人…你连五个人都找不到。

 

几世纪以来大家都知道乞丐睡得比皇帝更好。劳动者,徒手劳动者比劳心者睡得更好。穷人比富人睡得更好,因为他们必须辛劳工作来赚取他们的面包和奶油,但是另一方面他们也赚到了拥有一个美好睡眠的权利。

 

失眠症不是一种病,它是生命中最富有的方式。事实上所发生的是:你整天都在休息;然后在晚上你就在床上翻来覆去。那就是唯一留下来给你做的运动,而你甚至不想做那种运动。你要尽可能的翻来覆去。如果整天都在休息那么晚上就无法睡觉。你已经休息过了。

 

如果那些得到失眠症的人真的想要摆脱它,那么他们不应该将它当成一种疾病。看医生是没用的。他们应该开始到花园工作,做一些辛劳的工作,然后忘掉所有关于睡觉的事;睡觉会来临。它总是会来的,你不必把它带来。

 

这些事就是困难所在。自然从来不倾向于一些人应该拥有世上的所有财富而大部分的人却应该是贫穷的。仔细看看自然的意图,它似乎想要每个人工作。它似乎从来不想要这些穷人和富人的阶级;它想要一个无阶级的社会,而在其中每个人都在工作。

 

可能工作会有所不同。如果你整天一直在粉刷油漆,那也将会带来睡眠。或者你必须创造人工的运动—到体育馆去,跑个几哩、慢跑。许多傻瓜正在做它。那是一种徒劳无益的运动—当你可以砍树的时候为什么要慢跑呢?当你的花园被某个睡得很好的人照顾时你为什么要慢跑呢?你付钱让他工作,然后他睡得很好。

 

你慢跑,没有人付你钱然后你发现你很难睡着。你能慢跑多远?你能跑多远?一个整晚都没睡的人也不会想要在早上跑步,因为他整晚都在挣扎着要找到一点睡眠。他疲于翻来覆去,而在早上他找到了一点睡眠—而那是被人建议他应该去跑步或慢跑的时刻!

 

失眠症不应该被算为一种疾病。人们应该要注意到你们并不是在遵照身体所需要的自然程序。你可以做一些小事情…游泳、打网球—但是它将不会是八小时辛劳工作的代替品。人类基本上是一个猎人—不是用机关枪,只是用弓箭—追逐着鹿。不是每一天他都能捉到他的食物。他会整天追逐和跟踪动物却无法捉到一只动物,他会两手空空的回家而非常地疲倦。

 

你的身体仍然要求你那样做。你可以选择你要以什么方式做它;那么失眠症就会自己消失。

 

这五千万失眠患者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他们必须直接了当的被告知:“你的生活方式是错的。改变它;不然就受苦。”而如果这五千万人开始一天工作八小时那将会带来一个很大的革命。他们并不需要为了食物、为了衣服、为了居所而工作,但是他们可以为那些需要食物、需要医药、需要其他的生活必需品的人而工作。

 

如果五千万人变成每天辛劳工作八小时于服务穷人,那将会改变整个社会的气氛。那个争斗的想法、和出自于阶级之间的挣扎,将会消失—因为将不会再有阶级。

 

而每一天这个问题将会变得越来越大,因为机器已经在每一方面取代了人类。机器是更有效率的、更服从的,它可以二十四小时工作而不用任何的休息,一星期七天…没有假日、没有宗教的假日,因为它们既不是犹太教徒,也不是基督徒或印度教徒。

 

机器不会要求任何东西,甚至不会要求休息时间。而一台机器可以代替一百人或一千人,所以很快的整个世界都会陷入麻烦:失眠症在不久的将来将会变成最大的麻烦之一因为机器已经接手了,人类已经自由了。他将会因为他没有工作而领钱,而他领到足够的钱以致于他不会去找工作。他会有足够的钱。

 

所以他能做什么呢?他可以玩扑克牌、下棋、喝酒、打架—然后得失眠症。失眠症将会成为一种全世界的现象。发生在美国五千万人身上的事情将会发生在每一个工作被拿掉的人身上。当人们退休时他们开始得到失眠症,而那是他们以前没有得过的。

 

所以我不相信那是一种疾病。不要将它归类于第三种最普遍的疾病。它不属于疾病的种类;它是我们错误的生活方式。

 

也许会有一些人、非常少数的人,对他们来说它也许是一种疾病—例如,那些头脑在持续工作而且变成一种工作习惯的知识分子。那么在晚上当他们想要睡觉而头脑会继续工作,而那就足以引起失眠症。他们无法控制头脑以使它停止。他们也许会叫喊;然而头脑却不会在意。

 

头脑,当你在床上休息的时候,继续在自己解决事情,因为在白天有许多思绪仍然未完结;它们必须被完结。头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它想要完美地做每一件事,不论是什么事情还没有完成头脑就会试着去完成。它不需要睡觉。是身体需要睡觉。

 

如果身体还没工作过而且还没有赚得任何睡眠,而头脑已经做得过多而且跑得太快以致于它已经习惯如此,这种人也许甚至身体有工作却仍然会得到失眠症。那么它会变成一种疾病。那么他需要我称之为静心的医药,然后他的头脑才能放松然后让身体进入睡眠。

 

但是那些无法睡觉的人真的是非常痛苦,因为在他们的人生中什么都没有—没有意义、都是伪善。他们称之为“社会化”。然后在晚上他们甚至无法睡觉。白天是没有用的、晚上是没有用的。他们失去了和生活的所有接触。他们应该被帮助。

 

应该要有更多的为失眠症的人而设立的静心中心。静心将会帮助他们放松。而当他们去静心的时候他们应该被告知:“只有静心是没有用的,那只是一半。另一半你必须工作。”而我认为受到这种无法睡觉之苦的人会有能力去做任何被建议的事情。

 

而辛劳的工作有它自己的美。砍着树和流着汗还有冷风吹来…在身体之中有如此美丽的感觉,那是一个不做辛劳工作的人甚至无法了解的。贫穷的人也有他的奢侈。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些奢侈的事情是什么。

【相关阅读】

【如果你失眠,这个方法会带给你很大帮助】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